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二十七章:诛其满门
    天启皇帝顿生疑窦起来。

    钦赐的麒麟衣,给谁穿来着?

    不过天启皇帝摆摆手:“你先把事办好。”

    “是。”

    片刻之后,天启皇帝便一切都明白了。

    穿着麒麟衣的人,乃是武长春。

    武长春先到张静一这边来,战战兢兢地给天启皇帝和张静一行了个礼。

    天启皇帝何其聪明,一下子就知道了张静一的主意。

    张静一这是让武长春去审问,而让他穿着麒麟衣,其实也不过是给那李永芳一个盼头。

    你看,武长春这样的大汉奸,尚且可以穿着麒麟衣来,说不准,他李永芳也有活下去的希望呢。

    毕竟对于李永芳而言,横竖自己都要死的,有些事,为何要交代?

    可有了希望,就显然不一样了。

    天启皇帝一挥手道:“去吧。”

    武长春战战兢兢,而后匆匆地到了隔壁的囚室。

    他见了李永芳,一开始显得有些胆怯,毕竟……这是他的岳丈。

    当然,在生死面前,哪里有什么翁婿之情?

    武长春定了定神,笑了笑道:“泰山大人,许久不见,一向可好?”

    李永芳本是半眯着眼睛,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此时一见到武长春,顿时激动起来,立即道:“是你?”

    武长春笑道:“自然是小婿,我一直担心泰山大人旅途劳顿,所以赶紧的来了。”

    李永芳一下子就什么都明白了,冷着脸道:“老夫其实早猜着是你了,可一想到你的妻儿都在辽东,却也未必敢做这样的事,所以……才一直疑虑不定,但万万没有想到你……”

    武长春依旧保持着笑容,道:“我的妻子是你的女儿,而我儿女,也是泰山大人的女儿生出来的,说实话……我为了荣华富贵,都可以给建奴人为奴了,这世上,还有什么是我割舍不掉的东西吗?我今日即便为了性命,丢弃了妻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建奴人想杀便杀了。”

    他的话,说的很平静。

    此等三观,让另一边的天启皇帝和张静一都禁不住倒吸冷气。

    其余臣子,纷纷垂头不言,也都忍不住心底冒着寒意。

    李永芳似乎自嘲地大笑道:“哈哈……老夫……老夫没有看错人。”

    天启皇帝:“……”

    张静一:“……”

    不得不说,这李永芳和武长春也算是棋逢对手了。

    可话又说回来,仔细想一想,若是李永芳不知道武长春有多无耻,当初又怎么肯将女儿嫁给他?

    倘若武长春但凡有一点正义感,他李永芳只怕还舍不得女儿嫁呢!毕竟……谁晓得武长春会不会暗中勾结明军,要为王先驱。

    武长春笑道:“泰山大人过奖。”

    李永芳深吸一口气,才又道:“你现在在大明,是何官职?”

    “已是锦衣卫千户了。”武长春糊弄人的本事,却也是一套一套的。

    他好像是真的一般,摆出了官架子的样子。

    李永芳冷冷道:“出卖了老夫,才得一个千户?”

    武长春道:“虽是官职卑微了一些,可好歹……还有用,有了用处,将来少不得会有一番前程的,将来再娶一房媳妇,自然又可生许多儿女。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不就是这个道理吗?泰山大人,这个道理,还是你从前教我的呢。”

    李永芳:“……”

    武长春又道:“我在这里,现在只给清平伯当差,清平伯为人豪爽,又深得皇帝陛下信任,将来的前途,自是不可限量……”

    ……

    张静一忍不住看一眼天启皇帝,眼里写满了无辜:陛下,你别听他瞎说,我可没给他吹过这个。

    天启皇帝却没心思去理这个,依旧专心致志地侧耳倾听隔壁的对话。

    ……

    李永芳这时冷冷地道:“你说了这么多,还是开门见山吧。”

    武长春便道:“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泰山大人自己犯的过错,想来也就不必小婿多说了吧,今日既然已将泰山大人抓来了这里,泰山大人还想逃吗?如今……到了这个份上,说句实在话,这刑具,其实早就给泰山大人准备好了的。这厂卫的滋味,可能泰山大人还没有尝试过,不过我可以保证,泰山大人到时一定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且……泰山大人放心,很快朝廷,还有咱们了不起的清平伯……”

    ……

    张静一继续眨眼,依旧显得自己很无辜。

    天启皇帝看都不看他一眼。

    ……

    “清平伯已准备好了散播消息,很快建奴那边,便会得知泰山大人已经降了我大明,而且……已将建奴人的底细,统统都抖落了出来,所以……用不了多久,这建奴人便要尽诛泰山大人的满门了。我就实话说了吧,泰山大人,你我是近亲,我们翁婿二人,不久之后都要全家死光光,从此之后,你我便只能相依为命啦。”

    李永芳暴怒,额上青筋曝出来,破口大骂道:“畜生!”

    武长春得意道:“多谢泰山大人夸奖,咱们翁婿二人,一个老畜生,一个小畜生,如今在这世上,已是无依无靠,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好说的,自然是苟延残喘,投靠明廷,自此跟着清平伯吃香喝辣了。泰山大人,这乞降的事,您又不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也就别扭捏啦,这事得赶紧,你这边被拿的消息,很快就要传出去了,到时再乖乖顺从,不但少不得要白挨一顿毒打,放跑了平日里与你联络的人,这将功补过的机会也就错失了。难道泰山大人,要为了别人的性命,委屈自己不成?”

    李永芳越来越怒,其实……这一路来的时候,他尚且还有几分理智,一直都在观望,可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他的情绪,顿时有些崩溃了。

    暴怒之下,拼命想要挣扎绑着自己的绳子,恨恨地破口大骂道:“武长春……你这……”

    啪……

    转瞬间,武长春目露凶光,却是跨步上前,扬手便是给他一个耳光,龇牙咧嘴地道:“老狗,事到如今,你还没有自知之明吗?”

    这一巴掌,打得很干脆。

    这巴掌声,便是连隔壁的天启皇帝和张静一都听得心惊肉跳。

    而此时……天启皇帝满脑子只想着……朕……当真抓着李永芳了,朕抓着李永芳啦……朕……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其余人的心里大抵是,此人真是李永芳无疑了…李永芳这样的人,他张静一,到底是如何抓到的?

    细思极恐啊。

    ……

    而这时候,隔壁囚室里的武长春却是一点不清闲,又啪啪啪的连续给了李永芳几个耳光,而后厉声道:“老畜生,你还敢叫吗?”

    倘若动刑,还只是肉体上的折磨。

    可现在……得知武长春向明廷献计,竟要害死自己一家老小,如今,更是受着这原本对他恭顺有加的女婿一顿打骂,李永芳此时真是身心都受了无穷的煎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时,传出了李永芳的大笑,大笑之后,李永芳凄凉地道:“想不到,真是万万都想不到啊,临到老来,我竟有今日这样的下场,武长春,你好狠。”

    武长春非但不觉得惭愧,反而得意洋洋地看着他道:“这算不得什么,还有更狠的,到时候,自然都会让你尝尝看,再者说了,我这点手段,当初不都是向泰山大人学的吗?泰山大人,咱们是自己人啊……”

    李永芳瞪大着眼睛看着他,冷笑道:“我与你不共戴天?”

    “不共戴天?”武长春又笑了:“看来,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啊!也罢,我正好带了一根针来,你还记得,当初你是怎么拿着这针去收拾那些明廷的将士的么?来啊……将他的裤头扒下来……”

    几个校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觉得好像有点龌龊。

    武长春却笑得乐开了花:“咱们就先不用厂卫的手段了,不妨,先用咱们在抚顺时的手段,这也是您老人家教我的……咱们慢慢的来,时间还有的是……”

    李永芳听罢,似乎是恐惧到了极点,慌忙道:“不要……不要,你别过来……武长春,我X你全家……”

    “泰山大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的家人,不就是你的家人吗?”

    “我……我……”李永芳的喊叫越发的激烈,显然,他对于自己的手段,最是清楚的,于是连忙带着哭腔道:“我……我有事要奏……有事要奏……先不要审我……要审……该审与我一同拿来的人……那个人……比我重要十倍……武长春,武长春……贤婿……啊……”

    …………

    一声凄厉的吼声,已是传出,就像是要划破长空。

    所有人不禁如芒在背。

    便连天启皇帝这时也觉得头皮发麻,后背多了一层冷汗。

    张静一心里不禁想,这武长春真是个该死的变态,人家都要招了,他还在那……干这勾当。

    此时天启皇帝倒是道:“还拿了一个人?”

    “是。”张静一道:“是同李永芳一道俘来的。”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