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三十八章:史无前例的暴涨
    “交易所?”

    在澳门,确实有一个交易所。

    当然,交易所里什么都交易,无论是最新从欧洲来的货物,还是马六甲的香料,亦或者是倭岛的各种特产。

    这荷兰商人,抿着嘴,似乎很疲倦,一路的舟船劳顿,海上的颠簸,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一般情况,几乎所有船只抵达了码头,他们下船之后,要询问的事,就是当地寻欢作乐的场所或是休息的小旅馆。

    可这商人却显得很敬业,居然一下船就立即想着去交易所。

    在看过了商人的证明文件之后,葡萄牙的士兵便点点头道:“朝东过两条街。”

    澳门很小,尤其是这个时候,更像是一个巨大的村落。

    这荷兰商人却是走得很急。

    他生怕有人比他更早得知消息似的,带着一身疲倦,却是一路疾步赶到了交易所。

    所谓的交易所,其实就是一个小酒馆。

    小酒馆里很热闹,人们议论着从各地送来的消息。

    商人进了这里,直接走到了柜台前,而后取出了一个葡萄牙盾。

    这枚银币丢在了酒保的面前,酒保立即就意识到,有生意上门了。

    酒保看出对方不是葡萄牙人,便用生涩的法语道:“先生,有什么可以效劳的?”

    这商贾也不多废话,很直接地道:“我需要收购东印度公司的股票,这里有人售出吗?”

    酒保在这里消息灵通,听到这荷兰人居然来澳门收购股票,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商人。

    “怎么?”商人尽力用平缓而平静的语气,慢悠悠地道:“有什么问题吗?”

    “是的。”酒保点点头道:“现在市面上,已经没有人关心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股票了,就在不久之前,已经有人大量的收购了市面上所有的股票,几乎南来北往的各国商人,早已将股票抛售给了那个东方人……”

    说到这里,酒保压低了声音:“听说……这个东方人,是明国的一个很有权势的人物。姓张……在这里的人,大家都叫他东方蠢驴张伯爵。”

    这荷兰商人听罢,一脸错愕,似乎觉得有人比自己先来了一步,于是一下子的,他变得焦急起来:“这位东方蠢驴阁下……是什么时候收购走了股票?”

    酒保如实道:“那是两个月前的事了,不过前段时间,听说他派的人还在这里继续收购呢,说是一荷兰盾一张股票……这个价格,还算公道……”

    “一荷兰盾……”这时,荷兰商人已是脸色惨然。

    酒保笑道:“付出这样代价,收购这些股票的人,是需要极大勇气的。”

    荷兰商人听罢,忍不住道:“是啊,如果是两三个月前,付出这样的代价,确实需要勇气……”

    他说着,脸色变得越加糟糕起来。

    酒保似乎察觉出了异样,不由道:“先生您是从哪里来的?”

    荷兰商人却不理会他的询问,而是道:“我还是希望收购这些股票,或许还有人持有也不一定,我可以出……一个半荷兰盾……”

    这时……

    酒保已经感觉出不对劲了。

    像这样的人,很明显的属于得到了什么消息。

    澳门毕竟只是一个据点之一,而这个时代,消息的传递并不顺畅。

    所以……有一些专门的商贾,往往是靠消息差来进行牟利,譬如当他们在马六甲,得知了某些货物已经在欧洲暴涨的消息,便会趁着澳门、倭国等地还没有察觉的时候,乘坐快船,率先抵达澳门等地,进行收购。

    为了防止这种商人,所以本地的商贾往往需要很小心,必须能够分辨出对方的疑点,以确保自己不会吃亏上当。

    而酒保见多识广,这样的事,他见得太多了,现在有人急匆匆的跑来收购股票,不只如此,在得知股票已经被人收购之后,神色明显的开始不对劲起来,再观察对方的身份,显然是从其他地方风尘仆仆而来,于是酒保立即敏锐地察觉出了什么。

    酒保试探地问道:“先生,难道是荷兰东印度有利好的消息?”

    荷兰商人则是支支吾吾的摇头又点头。

    而这时,柜台附近的几个商人似乎也听到了什么,都忍不住纷纷凑了上来询问:“东印度公司怎么了?”

    酒保便劝道:“先生,您就不要再隐瞒了,我敢确定,在这里,绝没有一张股票能够再收购到了,所以……如果真有什么消息,就请说吧。”

    荷兰商人依旧有些不甘心,千里瞧瞧来到这里,自己难道白跑了一趟?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市面上应该会有大量的股票,而且因为之前的行情不好,许多人都在等待抛售。

    可现在,大家七嘴八舌,荷兰商人已经知道,这件事瞒不住了,即便他不说,这种可能会出现利好的消息,也足够让那些原本想要抛售股票的人选择观望。

    于是他道:“你们得请我喝一杯。”

    一个本地的商贾点点头,朝酒保使了个眼色。

    酒保连忙给荷兰商人倒酒。

    随即,荷兰商人才不无遗憾地道:“荷兰东印度公司,已经发出了去年和今年上半年的财报。”

    这一下子,不少人来了精神。

    那酒保也没心思去擦拭酒杯了,而是凑过来,忍不住道:“财务的状况一定很糟糕吧。”

    荷兰商人却是略带几分激动地道:“不,不但是不糟糕,而且……利润增加了四成,相比于去年的财报,利润暴增了四成。”

    怎么可能……

    一下子,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有人不免冷笑道:“这不可能!我听说,有一支装满了香料的船队,就在去年年底沉没,荷兰的东印度公司损失如此惨重,怎么可能利润能增加四成?不是早先预计,今年的利润,至少要暴跌三成以上吗?”

    “先生们。”这荷兰商人叹息道:“原本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可谁也没有想到,因为这支船队的沉没,直接导致了整个欧洲市场香料的供应短缺,以至于香料的价格涨了一倍以上,如此一来,其他抵达欧洲的东印度公司香料船便大赚了一笔。先生们……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众人一个个露出不可置信的样子。

    可很快,有人意识到了这商业的原理,荷兰东印度公司虽没有完全垄断香料,可是一支船队规模的香料船沉默,确实可能带给市场的短缺。

    而短缺……就意味着价格疯涨。

    大家只想到了船队沉没的巨大损失,却没有想到,香料的盈利,直接翻了几番。

    这荷兰商人露出惊人激动的样子:“这就意味着,荷兰东印度公司只要存在,无论它承受多少多大的沉船事故,它也将持续的盈利,先生们……在欧洲……三个半月前,当东印度公司的财报发出来之后,欧洲市场,荷兰东印度的公司,当日就涨了一倍,三天之后,在此基础上,又上涨了一倍,很快,它的股价就回到了去年年初的顶点,已经达到了七个荷兰盾一股了,可是……只用了一天,它就达到了八个半荷兰盾。而且照这趋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欧洲那边的股价,还在暴涨。”

    这一下子,人们疯狂了。

    许多人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因为在这酒馆里的不少人,都曾出售过股票。

    售出的股票,就好像前妻,它的身价涨得越高,过得越快活,对于一个抛售者或者是离异的男子而言,都是一件痛苦不堪的事。

    短短时间,连续翻了许多倍。

    要知道,东印度公司的一系列事故之后,股票可是跌到了谷底,从七荷兰盾,跌到了接近一荷兰盾,究其原因,是人们意识到东印度公司根本不值这个价,它即将失去最庞大的远东市场。

    而沉船带来的成本增高,销量降低等等原因,都可能引发破产的可能。

    一但破产,莫说是一荷兰盾了,这股票就必然成了废纸一张。

    可当人们意识到,东印度公司的舰船,即便沉没,哪怕整个船队全部葬身海底,依旧可以获取超额回报时,这就意味着……这原本是一个带着巨大风险的股票,现在却变成了一个一本万利的买卖,只要买了它,就可以永远盈利。

    “先生们,你们谁的手里还有股票?”

    有人开始询问。

    这时候,所有人都不做声了。

    酒馆里,每一个人都铁青着脸。

    终于有一个人道:“那个明朝人呢,那个一直驻在澳门的东方蠢驴的代理人呢?他在哪里?”

    其中一个商贾道:“其实就在前几日,他就已经离开了,据说是完成了使命,他临行前,还说……他的任务已经完成,说是东方蠢驴,就是那位大明的伯爵,给他写来了书信,召他回去京城了。临走的时候,他还找我喝了一杯。”

    “卡米罗先生,卡米罗先生……您这是怎么了……”

    此时,已有人一头栽倒,昏厥了过去。

    人们手忙脚乱的,纷纷前去抢救。

    …………

    第五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