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五十一章:下海
    当日天津锦衣卫千户官设宴。

    把酒言欢。

    自然不免说到了这个北霸天。

    几个在天津卫的武官和太监纷纷要张静一小心,海贼断不可信。

    张静一应下,接下来便是官场陋习的环节。

    酒醉的张静一回到自己的钦差行辕,紧接着到了厅里坐定,随行护卫的锦衣卫百户王程便偷偷进来:“千户,方才指挥使司、千户所、镇守太监府那儿,送来了几箱东西,都是一些字画和珠宝。”

    张静一摸着自己滚烫的额头:“啊……这样啊,饭也吃了,酒也喝了,怎的还送礼,这样不好。”

    王程道:“我也觉得不好,便要退回去。”

    张静一打了个激灵,酒醒了:“退回去了?”

    王程道:“他们不肯收,说是送出去的礼便是泼出去的礼,若是原路带回,回去要受罚的。”

    张静一松了口气,叹道:“罢了,也不要强人所难,只是可惜,我自诩自己奉公守法……也罢,反正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些财货,十之八九都是民脂民膏,既然到了我的手里,终究还有用处,至少可让利于民,教百姓们可以多过一些好日子。以后再碰到这样的事,就不要退啦。”

    王程点头。

    王程又压低声音道:“那北霸天的人,已经接触过了,他希望直接见钦差。”

    张静一点点头:“明日傍晚,在此相见,还有,叫上那个该死的副使张光前。”

    王程应下:“这张光前要不要做掉?”

    张静一诧异道:“他乃副使,做掉他做什么?”

    王程咬牙切齿道:“我听说他得罪了你,所以千户才请他来做副使的,放心,很干净的,到时灌他酒,而后给他面上贴一张帕子,帕子上再洒上水,一觉醒来,神不知鬼不觉。”

    张静一则道:“死很容易,有时候活着却很难,他好歹是官身,不要轻易动手,你我兄弟,这些话咱们私下里说可以,出去外头,就不要胡说了。”

    王程咧嘴笑了,道:“千户放心,晓得的。”

    张静一道:“百户所的人都布置出去了吗?”

    “已布置出去了。”王程道:“都在打探这北霸天的消息,还有派来的这个人,也在打探他的讯息。”

    张静一点点头,摸着自己的额头:“成,随时奏报,我乏啦,得睡一觉,醒醒酒。”

    王程却是站着不动:“千户,我陪着你在这儿睡吧。”

    “什么?”张静一忍不住道:“大哥,你……”

    王程道:“这天津卫里……我总觉得不放心,父亲有交代,出门在外,要小心再小心,不要出了事才好,我在这里睡,心安一些。何况,千户难道你忘啦,当初你还小的时候,都是我和你二哥带着你睡得,父亲他平日公务忙……”

    张静一松口气:“随便吧,我去睡啦。”

    说罢,和衣睡下。

    次日等到了傍晚。

    外头下了大雨,随即,一个头戴斗笠,穿着蓑衣的人进入了钦差行辕。

    这是一个年轻人,比张静一大一些,大喇喇的进来。

    而在里厅,张静一已是等着了。

    这年轻人进来之后,直接坐下,随即打量张静一。

    张静一也同样打量他。

    一旁的校尉喝道:“见了钦差,为何不跪。”

    坐在一侧的,是副使张光前,张光前这几日都是心神不宁,睡觉都不踏实,他心思多,越想越可怕,此时完全没心思招抚。

    何况这招抚海贼,他作为大臣,自是极力反对的,于是心不在焉。

    年轻人看了张静一一眼,道:“我乃江湖中人,不讲这些虚礼客套,钦差注重此等繁文缛节吗?”

    说着,他起身来,一副要拜下的样子。

    张静一微笑,心里骂尼玛卖批,可脸上的笑容更盛,对方挤兑自己,自己若是不拦住,就显得很注重繁文缛节了。

    于是张静一和善地道:“不必多礼,坐下说话。”

    年轻人便又坐下。

    张静一便道:“北霸天原名是什么?”

    年轻人摇头:“从下海的那一刻起,从前的那个人便已死啦,现如今,他只是北霸天。此番他是带着诚意而来,就是不知朝廷有多少诚意。”

    张静一道:“什么诚意?”

    年轻人行事,很干脆利落,直接从怀里摸出了一本簿子,而后交给站在一旁的校尉,校尉接过了簿子,送到张静一手里。

    张静一打开簿子,簿子里详细的记录了北海三十六岛的人员以及船队规模情况。

    号称有人员四千三百九十二人。

    当然……张静一知道,其中可能半数以上都是家眷。

    除此之外,大小舰船一百二十多只。

    这个规模,其实不算小了,只是真正可供远洋的大船,张静一猜测可能屈指可数。

    毕竟,船和船是不一样的。

    此时天灾频繁,大量的百姓为了生计,不得不违反禁令,下海做贼,再加上佛郎机人的到来,倭岛的白银和金矿开始发掘,大明的丝绸和茶叶的需求,以至海上贸易开始膨胀。

    这自然而然,滋养了大量的海寇,这些海寇的实力都很强大,比如那郑家,他们手中的人手和船队规模,足以支持一支庞大的军队。

    而现在和张静一接触的这个北霸天,规模自然比郑家全盛时期的时候规模小很多,不过,有数千人和百多艘船,也绝不是省油的灯。

    张静一细细看过之后,笑了笑:“很好,若是你等愿为朝廷分忧,那么大事可定,到时我定当奏明天子,给予你们妥善的安置……尤其是妇孺。”

    这年轻人笑了笑,摇头道:“诚意,我们已给了,可钦差的诚意,还没给。”

    张静一道:“噢?”

    年轻人道:“既然要谈,就不该在天津卫谈,钦差,汪直的教训,可是历历在目啊,所以我来的目的,是恳请钦差移步海里,到那时,北霸天会亲自与你谈。”

    一旁的张光前本是浑浑噩噩,他对于这些海贼,自是不屑于顾的,可现在听到此,吓了一跳,立即道:“我反对!”

    说罢,张光前就站了起来:“朝廷格外开恩,才招抚你们,你们不要不识好歹,堂堂钦差,岂可进入贼巢,简直就是笑话,此事断然不能应。”

    张静一却是拉下脸来:“你是正使,还是我是正使。”

    “你……”张光前随即坐下,而后冷笑道:“那么新县侯有本事答应了便是。”

    张静一站起身,没有去理会张光前,而是看着这年轻人道:“可以,只要你们愿意谈,我愿去海中与北霸天一晤,只是如何出海,北霸天可有章程了吗?”

    年轻人喜道:“早已准备妥了,到时自会接应,只是不知何时成行?”

    “事不宜迟,越快越好。”

    张光前已吓得脸色苍白,出海……出海啊……

    自己这副使……莫非也要……

    张静一随即送走了那年轻人,理也不理张光前,随即便动身也离开了厅里。

    王程追了上来,张静一吩咐他道:“让弟兄们早些准备,要出海了。”

    “是。”

    “你的情报,不会有误吧。”

    王程摇头:“不会有误。这个年轻人,绝对是被北霸天的儿子,他带来了几个随从,那几个随从一看就是练家子,个个不凡,可对这年轻人却是言听计从,处处照顾,一切都以这年轻人马首是瞻。千户,你想想看,一个人他气力不如人,资历不如人,可这些气力比他大、资历比他高的人,却纷纷对他毕恭毕敬,那么此人唯一的可能就是身份高贵了。对海贼而言,身份高贵的人,除了是那北霸天的儿子,卑下想不出其他的理由。”

    张静一点点头,之所以答应出海,其实是早有计划的。

    对方肯定不会相信钦差,虽然钦差之名在这两京十三省里威风凛凛,可到了海外,人家是绝不相信的。

    所以,空口无凭,必须得找个地方和北霸天谈。

    北霸天绝不会上岸自投罗网的,毕竟汪直的教训还在呢。

    如此一来,只能张静一去了。

    这一点在京城的时候张静一就已经想过。

    之所以最后张静一下定决心,一方面是为了他的航海大业,非要弄到一批船和人员不可,大明的欠账实在太多了,可一旦失去了这个时间窗口,大明与佛郎机人的海上实力只会悬殊越来越大,所以张静一不得不选择冒险。

    当然另一方面,其实百户所里的緹骑也都在不断打探消息,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对方确实颇有诚意,前来邀请张静一下海的人,是北霸天的至亲之人,这就说明,北霸天应该是真的招抚的念头,他有这个心思。

    只要双方都有心接触就好办,张静一不相信,自己这堂堂钦差,他北霸天敢如何。

    毕竟,从张静一的了解是,海贼们虽然也劫掠,可更多的却是走私的买卖,说白了,就是一群海上的商人,这些人会杀人,但是更多是求财,可无端跑来彻底惹翻大明朝廷的亏本买卖,他们却是不敢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