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五十二章:但愿海波平
    人的认知是不同的。

    对于朝廷而言,海贼就是做贼的,到处劫掠,杀人盈野。

    可张静一却清楚,这个时代的所谓海贼,反而更偏重于商业的属性,这与明初时期的海贼完全不同。

    毕竟在这海上,万里碧波,哪里有这么多地方供你去抢。

    这些海贼能发展出如此巨大的规模,唯一的可能就是进行商业贸易。

    这也是为何到了明末的时候,郑家直接能拉出一支庞大的军队原因。

    他们这些人,最早接触佛郎机人,佛郎机人的一手持剑,一手经商的模式,其实他们早就有样学样了。

    真正汉人的海贼几乎彻底绝禁,是在清朝彻底消灭了郑明,以及兰芳共和国彻底消亡之后的事。

    毕竟,失去了母国的滋养,面对那实力越来越强大的殖民者,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之下,消亡只是迟早的事。

    这也是张静一和张光前的区别。

    张光前听闻了要下海去见那北霸天,已是吓得魂不附体,因为他根深蒂固的认为,海贼是凶残无比的,只晓得杀人,和他所臆想的杀人狂魔没有任何的分别。

    可在张静一看来,海贼是理性的,是可以谈的,只要他……爱国……不,心向大明的话。

    因而,听闻张静一要出海,一时之间,天津卫里乱成了一团。

    本地的镇守太监,以及当地的指挥、锦衣卫千户官,纷纷来劝。

    张静一只轻描淡写地道:“本侯身负皇命,招抚之事,乃陛下腹心之忧,而今招抚有望,怎可退却呢?尔等勿忧,我今在此赋诗一首,以明心志,你们将此事报上,朝廷并不会责怪你们。”

    说罢,便让人取来了笔墨纸砚。

    提着毛笔,歪歪斜斜地写下狗爬的一行行大字。

    众人见罢,哭笑不得,这狗日的字难看也就罢了,这诗还是抄的:“小筑暂高枕,忧时旧有盟。呼樽来揖客,挥麈坐谈兵。云护牙签满,星含宝剑横。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大家面面相觑,都憋红着脸。

    说实话,站在这里的不是厂臣就是宦官,要嘛便是武将,节操其实是没多少的,可即便没有节操,等张静一将诗写完了,大家一时竟也觉头皮发麻,纵使底线再低,此时此刻,竟连夸赞也没地下口,找不到角度啊。

    张静一心里感慨,我张静一算是文化程度最低的穿越者了,可惜,明末大乱,我既不会抄诗,又没将字练好。

    他倒是很坦然,笑了笑道:“此乃是戚太保的咏志诗,今日借来一展我张静一的大志。好啦,诸公勿言,再会。”

    说罢,回头交代王程道:“张光前副使启程了吗?”

    王程道:“他不肯去。”

    张静一便厉声道:“钦差出使,如战士上战场,岂是他说不去便不去的?绑了,带上船去。”

    码头处,早有几艘船在候着。

    都是小船,不大。

    那年轻人早已在此候着张静一了,见张静一果然来了,居然很是诧异:“钦差果然讲信用。”

    张静一道:“不必寒暄,我知你是江湖中人,多说这些无益,现如今,本侯算是将自己的性命交给你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年轻人抱拳,倒是显出了几分敬佩,道:“佩服。”

    说着,眼角的余光去看绑成了粽子的张光前,不禁露出了轻蔑之色。

    随即,一艘艘小船直接离了码头出发,带着张静一以及随扈数十人,直接出了天津卫的港湾。

    张静一站在船头,看着天上海鸥盘旋,等再远一些,这海鸥便越来越稀少了,可见这里距离大陆已经越来越远。

    那年轻人站在张静一的身旁,他似乎对张静一很有好感:“钦差不休息一下吗?”

    “不必。”张静一道:“随处看看。你是北霸天的什么人?”

    “义子。”这青年说到自己义父的时候,露出敬仰之色,接着道:“义父有义子十三人,我们十三兄弟都是义父抚养长大的。”

    张静一便道:“那你叫什么?”

    青年呵呵一笑:“十三虎。”

    张静一一愣:“这也叫名字?”

    “海上的人都懒,名号不过是招牌而已,我上头有十二个兄长,老大叫大虎,老二叫二虎,如此排列下来,也免得别人去记。”

    张静一只噢了一声,倒没有再多说什么。

    等这些船出了外海,又不知行了多久,远处……竟开始出现了一艘大海船。

    张静一在这扁舟上看去,不禁目光发亮起来。

    好家伙,这大海船在扁舟上仰望,真是庞然大物,看的教人心生敬畏,张静一细细去看,忍不住道:“此船不像是我汉船。”

    “这是佛郎机船。”十三虎道:“当初佛郎机的东印度公司,想要夺取葡萄牙的商港,葡萄牙不敌,便四处请人助战,我义父见有机可乘,便也带着弟兄们去分了一杯羹,趁那东印度公司战败,船队要逃之夭夭,便派人将这败退的荷兰舰船给劫了两艘,你瞧瞧,修补一下就能用了。”

    张静一听着无语,待船靠近了那停泊在海中的佛郎机大船,紧接着,这佛郎机船便放下了吊篮,众人纷纷登上去。

    那张光前最惨,他身体本来就孱弱,又捆绑了手脚,下了海,便觉得自己晕乎乎的,随即呕吐了一地。

    张静一没理他,到了这大船的甲板上,大船升起了风帆,杨帆乘风破浪。

    他忍不住又问十三虎:“你的义父,是何等样的人,能在海中有这番的事业,想来也不是无名之辈。”

    十三虎道:“这个……却是不能说的,我等做贼的,怎么能露出自己的行藏呢?你是钦差,却很有胆魄,小人自是敬着你,只是在这海上,钦差还是不要随意问人来路的好,这是忌讳。”

    张静一哈哈大笑道:“我自然晓得这海中的规矩,只是想试探一下而已,万一问出来了呢?”

    十三虎:“……”

    大船走了一日一夜,方才趁着凌晨的雾气,缓缓地进入一处港口。

    张静一也不知这是哪里,等上了码头,便见这是一处岛屿,岛屿虽不大,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在这里,似乎很清冷,并不见什么人迎接。

    那张光前下了船,人已昏了过去。

    张静一只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却没理会什么。

    随即,张静一问十三虎道:“本侯既已来了,北霸天为何不来相见?”

    十三虎笑着道:“请。”

    说罢,领着张静一朝着岛屿的深处走去,到了一处庐舍,才又道:“请。”

    张静一信步上前,王程等人要跟着上去。

    十三虎却拦住了他们:“诸位留步。”

    王程面上满是担心,忍不住按住自己腰间的刀柄,冷笑道:“这是何意?”

    十三虎道:“诸位放心,若是真想对钦差不利,就算你们时刻在他身边,又能如何呢?”

    王程忍不住瞪他一眼,似乎也晓得这十三虎的话有道理,倒是不吭声了。

    到了这儿,就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张静一则是径自进了庐舍。

    却见一个小女婢在这里,并没有看到传说中的北霸天。

    这里好像是一个书斋,里头不但有藏书,而且笔墨纸砚一应俱全。

    张静一便问女婢道:“此间的主人呢。”

    女婢回答:“现在不能来。”

    张静一倒是好奇起来,道“这是为何?”

    女婢道:“当家的说了,要见,需得先考一考你。”

    张静一:“……”

    女婢又道:“若是考过了,钦差便是上宾,自然是以礼相待,到时自然赔罪。可若是考不过,自然请钦差打道回府,从此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再不相干。”

    张静一倒是怒了,道:“本以为北霸天是讲信用的人,谁晓得竟在此故弄玄虚,果然名不副实。”

    女婢不说话,却是取了一张卷子,送到了张静一的面前。

    张静一低头一看,立即明白了那北霸天的意思。

    这所谓的试卷,其实就是几个问题,一个是让张静一答出荷兰东印度公司如何运作,其二是问各地的特产……

    大抵,都是一些海贸方面的问题。

    此时,张静一便知道,为何会有一场这所谓的考试了。

    其实是想摸底来的。

    他们不知道朝廷的招抚是真是假,可既然招抚,用意最大的可能就是借助北霸天这些人进行海洋贸易。

    可若是朝廷对海贸一窍不通,却打着招抚进行海贸的名号,那么就可能是招抚是假,骗海贼们登岸是真了。

    若是张静一这钦差,对于海外的事务了如指掌,那么情况可能就不一样了,说明朝廷对于海贸已有了初步的了解,这才决心效仿东印度公司,想借此牟取汪洋大海中的巨利。

    张静一撇撇嘴道:“我这人最讨厌答卷了,我就直接将这东印度公司的情况告诉你,你去转答就是。”

    说到这里,他表情认真起来,又道:“不过,我只一句话,我转述之后,他再不来相见,那么本侯这便离开,诚如他所言,井水不犯河水,再不相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