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五十三章:三叔公的大礼
    很快,在这岛屿中的某个偏僻的屋舍里。

    那女婢走进来,朝那北霸天行了个礼。

    北霸天此时正听着十三虎低声说着什么,随即抬头看着女婢,问道:“那钦差这么快便答出来了?”

    女婢道:“他不肯答卷,只口头说了一些东印度公司的事。”

    “说来听听罢。”

    女婢道:“所谓东印度公司,其本质就是商行,却又有别于商行,它最大的创新之处就在于,它发行的股票,保障了所有合伙人的利益。这历来合伙做买卖,最难的便是分账,便是亲兄弟也难免因此而生分了。股票便是解决分账的机制。”

    女婢顿了顿,又道:“天下最难的是分账,可天下对商业而言,最好的也是分账。因为只要能把账算好了,谁出了多少钱,可以得到多少利,童叟无欺!如此一来,便有一个巨大的好处,只要人们没了疑虑,便纷纷出力出钱,将公司办出来,这公司吸收的人力和物力越多,自然而然可以获得更多的利润。现如今,大明朝廷也想试一试,这才有了诏安咱们海里的好汉,一道入股分红的打算!此次名为招抚,实则其实就是合股做点买卖,海里的弟兄出船和力气,而陛下许诺允许大船靠岸,可以就近采买买卖特产,这就解决了销售和采买的问题,而后,大家各自根据出的资金和人力物力来分股,有钱一起挣。至于其他什么……倒没什么心思了。”

    北霸天听得很认真,最后诧异地道:“看来……明廷是真心的了。”

    十三虎不由道:“何以见得呢?”

    北霸天皱眉道:“我一直最担心的,就是这钦差到了岛上,和我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什么忠义之类的话。若是这样说,便难免要怀疑他们的居心了。现在他们将话摊开来,可见这件事,明廷是谋划了很久的。他们对于荷兰东印度公司,也是了解得极为透彻,这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北霸天说罢,又道:“老夫什么都不担心,唯独担心的,就是明廷只讲大义而不讲利。大义是不能长久的,当初的汪直,便是上了这个当!他有大量的船队,因而他相信,只要自己忠心耿耿,明廷知晓他的忠心,便会接纳他。可最终的结果,则是身死族灭。”

    “可我等而言,若是只重申这个……难免会重蹈汪直的覆辙。可以利结合不一样,只要明廷能意识到汪洋大海中的巨大利益,那么就离不开我们,需要我们的舰船,也需要我们这些常年在海上漂泊之人!如若不然,靠着那些在陆地上上百年没有下过海的一群酒囊饭袋吗?只要这个利益还在,我等的性命就可无忧了。”

    十三虎点点头道:“这样说来,我们这就和这位张钦差谈妥吧。”

    北霸天微笑道:“我方才听了你与那钦差的总总作为,倒是让老夫对此人生出了兴趣,看来这明廷的皇帝,也并不昏聩,身边也是有能人的。此人叫张静一……”

    “正是。”

    北霸天便点头道:“好的很,这钦差的意思是尽到了,该有的诚意,也都给了。若是我等再拿翘,就是没有眼色。待会儿,多送去几个女子,好好侍奉这位张钦差……”

    “我看他似乎对女子没兴趣,我在天津卫的时候……与他喝酒,身边也有女子,他却正襟危坐……”

    “笨蛋。”北霸天瞪他道:“你等在身边,他当然要正经,四下无人的时候,就不好说了。总而言之,要尽心款待,等过一些日子,再将事情谈妥。”

    “过一些日子?”十三虎诧异道:“义父不是说已经谈妥了吗?”

    北霸天淡淡道:“谈妥是谈妥了,可但凡是归降,总不能空着手去,如若不然,就显得我们礼数没有尽到了。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诚意,我们也该有诚意才是,如若不然,便是不知天高地厚了。得先等着我准备的两份大礼来了再说。”

    十三虎点头。

    随即,北霸天笑了起来:“走,去见识一下这位张钦差。”

    …………

    张静一此时正坐在宽敞舒适的茶室里,差一点忘了,这里竟是海贼的巢穴。

    他被引到的地方,乃是这一处岛屿的山顶上。

    在这里,是一处开辟出来的平地,搭建起了一个砖房,里头的陈设很是雅致,丝毫没有海盗的粗犷!

    就在此时,有人笑着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张静一抬起头,边起身来。

    只见这个人很清瘦,虽头发有了白丝,不过却格外的精神,他穿着长衫,举手投足,倒是很有几分气势。

    于是张静一道:“足下何人?”

    “北霸天见过钦差,这一路颠簸,钦差一定辛苦了吧,小人实在惭愧,有失远迎,死罪。”

    张静一神色从容,只点点头:“坐下说话吧。”

    北霸天坐下。

    张静一打量着他,居然有一种似曾熟悉的感觉。

    可在哪里见过呢,又好像……实在想不起来。

    北霸天这时已落座,同时,从门外进来了两个婀娜的女侍,这两个女侍都是倭人的打扮,踩着木屐,碎步进来,随时躬身,她们面上施了倭人特有的粉黛,让张静一觉得瘆得慌。

    不过细细打量,却又能感受到两个少女特有的风情。

    北霸天则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不急不慢地道:“张钦差姓张?”

    张静一:“……”

    “冒昧了。”北霸天笑了笑道:“这问的实在有些蠢,是弓长张吗。”

    张静一道:“正是。”

    “祖籍何处?”

    张静一心里想,我特么的都没问你,你倒是问起我来了。

    张静一随口道:“不知。”

    “噢?”

    张静一道:“我爹没和我说,我也懒得问。”

    北霸天便笑了,他显然很清楚,张静一这是故意回避了这个问题。

    说罢,张静一开始说起自己的打算,如何成立公司,如何先运货,此后再募股。

    北霸天便道:“做买卖,最怕的就是遇人不淑,张钦差所说的,其实都没什么问题,既然张钦差有诚意,那么老夫也没什么话。这事……就算定了吧。张钦差真是豪杰啊,小小年纪,便已封侯拜相,可见这姓张之人,都不容小觑。”

    张静一便笑着道:“不错,此番来的正使、副使,都是张姓,我叫张静一,副使张光前。”

    北霸天微笑之后,却露出了厌恶的表情,淡淡道:“张光前……他是什么东西,也配姓张吗?”

    张静一:“……”

    北霸天随即满怀歉意道:“实在万死,无论如何,这也是副使,小人不该诽谤钦差。”

    张静一大度地道:“无妨,那张光前心胸宽阔,即便知道,想来也不会见怪的。只是,我们打算什么时候去天津卫?”

    北霸天笑着道:“需等两日。”

    “等两日?”张静一却是等不及了:“为何?”

    “到时张钦差便明白。”北霸天笑了笑,随即岔开话题:“好啦,先不说这些,我们喝茶。”

    张静一心里狐疑,喝过了茶,两个侍女便服侍他回自己的屋舍去。

    一回到自己的屋舍,王程便匆匆而来,激动地道:“不得了了,张光前不见踪影了。”

    张静一挑眉,道:“什么意思?”

    王程道:“反正就是不见了,也不知去了哪里,这定是被那些海盗们拿走了。”

    张静一听罢,皱眉起来:“去将十三虎叫来。”

    过了一会儿,十三虎便来了,对张静一很是尊敬。

    张静一则是冷笑道:“我那副使呢?”

    “送走了。”十三虎的表情很坦然。

    张静一不解,便道:“送走?”

    十三虎道:“此人在岛上,骂声连连,弟兄们都怒不可遏,我怕到时有人会忍不住将他做掉了,所以便提前将他送走。”

    张静一却不好忽悠,道:“我怎么没见码头处有大船离开?”

    十三虎笑了笑:“是用小船,让他自己离开的,当然,给了他两天的干粮。”

    张静一心里一声卧槽,张光前这大喷子,这还能有命在?

    张静一便厉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

    “这是我义父吩咐的,说是送你的第一份大礼,除此之外,还有一份大礼,马上就到。”十三虎道:“义父其实早就看出来,那张光前和你不对付,只是钦差只怕不方便对他动手,既然如此,那么这个坏人,义父来做便是,这是汪洋大海之上,哪有什么王法?何况我义父现在还是海贼,还没有诏安呢,趁着诏安之前,也算帮钦差一个小忙了。”

    张静一道:“还有一份大礼?什么大礼?”

    十三虎听张静一的心思居然全在那大礼上,心里忍不住想笑……那位副使……就这么被默契的卖了……

    他定了定神道:“这份大礼,事关重大,还需过两日,才能送到岛上来,钦差到时便知了。”

    顿了顿,十三虎话锋一转,道:“这样说来,我们这就和这钦差谈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