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五十八章:重赏
    天启皇帝显然有些不可置信。

    这才刚刚死了的人,怎么转眼之间又冒出来了?

    他下意识地看向了张光前,不禁道:“你不是说张卿已经死了吗?你还说……你见着他被海贼……杀了……”

    张光前:“……”

    他有些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张静一居然还活着?

    那些海贼穷凶极恶,怎么可能让他活?

    这是张光前没办法解释的。

    他有些慌乱,却见黄立极和孙承宗也都意动,纷纷朝着他看来。

    张光前却是一时哑口无言,老半天才道:“这……当时黑夜,看不甚清,臣……臣听到了喊杀声……”

    天启皇帝便懒得理会他,则是怒视着魏忠贤道:“张卿当真活着……为何还不来见朕?朕要亲自见着人才成,去,你亲自去将他带来……”

    魏忠贤本来还陪着笑,可见陛下如此,哪里还敢说什么,忙不迭的点头,接着飞也似的去了。

    天启皇帝便脸上惊疑不定。

    一边言之凿凿,说是死了,另一边却又说活着。

    这不是活见鬼吗?

    张光前在旁,已是心乱如麻,惊惧不已。

    孙承宗则是严厉地看着张光前:“张郎中,你这些话,到底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张光前便期期艾艾地道:“这……都是真的,怎么敢欺君罔上呢,想来……一定有什么误会……我……我……”

    天启皇帝怒气冲冲地道:“不急,等水落石出再说!”

    张光前便脸色惨然,他还是没办法接受:“或许新县侯……运气好,也和臣一样逃出生天了。这新县侯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啊,臣以为……这都是陛下庇佑……”

    天启皇帝冷哼一声,没有理他。

    此时,天启皇帝焦灼万分,心里冒出无数的念头,到现在还不敢置信张静一活着。

    可随即,他心里又冒出一个念头,诏安的事办不成也就办不成,为何冒这样大的风险!

    一个东印度公司,比性命还紧要吗?

    他若当真如张光前所说,是九死一生逃了回来,朕一定不饶他。

    这般犹豫不安的想着,令他感觉时间异常漫长,总算魏忠贤终于去而复返,他前脚进来,随即,张静一后脚便也跟着进来。

    天启皇帝眼睛一定,目光便落在张静一的身上。

    只是张静一比之从前显得清瘦了一些,张静一快步上前:“臣见过陛下……”

    张光前本还存着一些希望,觉得张静一回不来,可如今见着张静一活人,脸色已是惨然,便在角落里,大气不敢出。

    天启皇帝目光炯炯地上下打量着张静一,方才还暗恨张静一这家伙胆大包天。

    可见着张静一之后,一切责怪都已烟消云散,他忍不住道:“你还活着?”

    张静一正色道:“陛下,臣当然活着,怎么,谁说臣死了?”

    天启皇帝的目光便落在张光前的身上。

    张光前吓了一跳,脸憋得很红,最后干笑道:“没……没想到……新县侯竟也逃了出来……”

    张静一一看张光前,立即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他心里忍不住佩服张三果然厉害,先将这张光前赶回来,十之八九,就是猜透了张光前的心理。

    张静一便朗声道:“逃?我为何要逃?”

    张光前一愣,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此时,张静一却是脸色转冷,道:“倒是你,身为副使,却为何先逃回来……”

    张光前立即矢口否认:“没……我没有。”

    “还说没有。”张静一道:“如若不然,为何你提前回来了。”

    张光前觉得自己已是百口莫辩,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突然发现……现在自己无数个谎言堆砌起来,已经根本没办法解释了。

    天启皇帝来回看着他们两人,道:“到底怎么回事?”

    “陛下。”张静一看向天启皇帝,此时却是气定神闲:“臣已不辱使命,诏安了海贼,现如今,这些海贼已在天津卫登岸,特来复命。”

    “什么?”天启皇帝又禁不住一愣。

    他继续狐疑地看了一眼张光前:“不是说……这些海贼个个桀骜不驯,他们还辱骂了朕和朝廷,不肯诏安吗?”

    张静一一脸诧异道:“陛下,这是谁说的?这些海贼,日夜都盼着朝廷能够诏安,臣出海之后,他们尽心款待,殷勤周到至极,我向他们说陛下有意诏安,要让他们为我大明效力,他们欣喜若狂,个个都称颂陛下圣明,又说他们虽是流亡在海外,可世代都为大明的臣民……臣从未听说过,有什么辱骂朝廷和陛下的话,陛下是听了谁的奸言?”

    张光前:“……”

    天启皇帝顿时就愤怒地看着张光前。

    此前,他对张光前还只是有一点怀疑,只是悲痛过度,所以也没心思去理他。

    现在一下子,就全部都明白了。

    感情眼前这个人,一直都在搬弄是非,这些事,都是他鼓捣出来的。

    张光前已能感受到天启皇帝散发出来的杀意,整个人吓得魂不附体,连忙辩解道:“陛下……陛下……这……空口无凭,或许……或许……对啦,一定是这样,一定是新县侯得了那些海贼的好处,被海贼所收买,所以处处说他们的好话……陛下……臣所说的,句句属实……”

    到了如今这个份上,命悬一线,只能奋力一搏了。

    张光前决心拼了。

    张静一忍不住笑了,道:“陛下,他说臣收了海贼的好处,那么何不妨,就请他口里所说的海贼头子亲自来辩解呢。”

    天启皇帝眉一挑,不禁惊异地道:“那海贼已来了?”

    魏忠贤在旁道:“就在殿外候着。”

    天启皇帝脸色一正,随即落座,道:“宣他进来。”

    过了一会儿,张三入殿,他的表现倒是十分镇定,并不慌乱,行了礼:“罪民张三,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打量张三,口里道:“朕听闻……你给了张卿好处?”

    张三面无表情地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眼张光前,而后道:“陛下,罪民倒是带了许多好处来,只是这些好处,与新县侯没有关系,统统都是送来给陛下的。”

    天启皇帝一时打起精神:“什么好处?”

    张三便从怀里取出了一本簿子,恭谨地往前一递,道:“请陛下过目。”

    天启皇帝便看了魏忠贤一眼,魏忠贤会意,连忙将簿子取了,交到天启皇帝的面前。

    天启皇帝打开簿子细看起来,这上头,自然是张三所进献的财货,诸如黄金七千四百斤,白银两万一千二百斤,珍珠十七斤,香料九百七十二斤……

    这琳琅满目的各种财货,看的天启皇帝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

    他努力镇定下来,继续往后翻阅。

    随即又见着所献的数十个建奴人首级,不禁一愣。

    天启皇帝越看越是吃惊,继续看下去,便是各种舰船和水手人员的资料,无一不是记的清清楚楚。

    足足花了一炷香功夫,天启皇帝才看完,而后,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簿子里,若是情况属实的话,那么这个叫张三的人,真比这文武百官都要忠义了。

    这等于是将自己的全部身家都掏了出来,统统送到了天启皇帝的手里。

    要知道,天启皇帝困难的时候,向大臣们借钱,这群家伙,平日里都拿着天启皇帝和朝廷的好处,可一听到钱字,便立即一毛不拔。

    反观这张三……

    天启皇帝越看越觉得这个张三顺眼,此时激动得满面通红:“这些……是献给朕的?”

    张三道:“罪民其实看到诏安的诏令,心里也有疑虑,直到新县侯亲自到了罪民的巢穴,对罪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罪民方才知道,陛下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圣君,远迈汉唐之君,而今国家危难,罪民虽是年纪老迈,可陛下若有借重之处,罪民自当赴汤蹈火。这些簿子,既有罪民平日里积攒所得。至于罪民和弟兄们的舰船,自然随时为陛下所用。罪民还有弟兄们还有几分气力,对海上的航线以及船只颇有一些了解,也可供陛下驱策。至于那些建奴人,建奴乃是陛下心腹大患,他们与大明为敌,便是罪民不共戴天的死敌,罪民自然将其杀了,献给陛下……”

    天启皇帝不断点头,满意极了,口里道:“好,好,好,说的很好………果然是板荡见忠臣……”

    他连说几个好字,激动不已。

    随即,他振奋精神:“原本历来做皇帝的,只有施恩给自己的臣民,哪里有接受臣民财货的道理,可是……朕今日就破例收了。至于卿家,此番既杀了建奴人,立了功劳,如今又幡然悔悟,愿意一改前过,为朝廷效命,那么…朕自当不计前嫌。朕既诏安,自然要予以赏赐,来……下旨,敕封伯爵,再封为天津卫水师副将,望你能再立新功。”

    一听敕封伯爵,倒是黄立极急了,忙是想说什么。

    天启皇帝却是将这簿子往黄立极怀里一丢,中气十足地道:“卿家先别说话,自己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