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六十章:黄恩浩荡
    天启皇帝的许多行为,对那些所谓恪守传统的人而言,确实怪异。

    不过孙承宗却没那么保守,当然,读了一辈子的书的人,终究还是觉得天启皇帝有许多话是不应该说的。

    可又怎么样,改不了!

    习惯了,也就慢慢的接受了吧。

    天启皇帝依旧还兴致勃勃,命张静一留下,其他人则纷纷告退。

    等人都走干净了,只留下了天启皇帝、魏忠贤和张静一三人,天启皇帝才道:“你们对张三怎么看待?”

    张静一只笑了笑,道:“不知魏哥怎么看。”

    魏忠贤其实最是能猜透天启皇帝的心思的,道:“陛下,朝廷放了诏安的皇榜,可迄今为止,只有这张三肯真心来投效,海贼在海外,不似在内陆,内陆有王法,可下了海,便可无法无天了。难得这张三心里还尚存着忠义,所以奴婢以为,对待这张三,该多给一些甜头。”

    魏忠贤顿了顿,接着道:“一方面,是表示朝廷宽大为怀,其次呢,也是给其他的海贼们做做样子,让他们知道,陛下既往不咎,愿意对海外的子民一视同仁的心思。”

    “还有就是,此番张三带来了数千人上岸,这些人……绝大多数,从前都是我大明的良善百姓,其实……就是活不下去了,才下海为盗。如今他们这么的识相,朝廷现在要做的,是稳妥的安置,尤其是老弱妇孺,万万怠慢不得,如此一来,那些男丁们见陛下如此的宽厚,自然竭尽全力,想要拼死效力了。东印度公司,奴婢也研究过,但凡是下海跑船的人,无不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有道是皇帝不差饿兵,这些人用的好了,自然可为陛下分忧,可用的不好,只怕他们又下海做贼。”

    魏忠贤随即,轻描淡写地说出了一句话:“他们若是重新下海,或者是和朝廷有什么隔阂,只怕这海贸的大策无法实施,这天下人也要笑话陛下啊。”

    海贸无法实施,就是失去了利益。

    天下人笑话,就是丢尽了脸面。

    这最后一句话,可谓是直接切中了天启皇帝的要害。

    天启皇帝点头道:“魏伴伴说的不错,这事儿……关系重大,这些人,要稳妥的安置,要展现朝廷的宽厚,朕思来想去,魏伴伴,这事儿,你得要费心。”

    魏忠贤大喜,连忙道:“是。”

    张静一坐在一旁,心里想,魏忠贤这是摆明着想要拉拢张三啊。

    难道只是因为张三说话好听?

    显然并不只是如此,魏忠贤是个极聪明的人,想来,他也开始看出来了。

    他魏忠贤能深得陛下的信任,一方面是天启皇帝重感情,另一方面,是魏忠贤能真真切切的给皇帝带来好处,比如魏忠贤这些年,顶着巨大的压力,放出许多的镇守太监,让这些镇守太监们在天下各处收取矿税。

    而大明最大的问题,就是税赋收不上来,收不上,就意味着皇帝受穷,甚至是辽饷,也得一直拖欠着。

    可魏忠贤能征上税来,虽然这些税杯水车薪,可总好过没有。

    说穿了,这是雪中送炭,是救命的钱。

    而这一次,魏忠贤很快地意识到,陛下的决定可能是对的,海贸还真可能挣来钱,就不说那被无数人追捧的东印度公司股票了,若是没有巨大的利益,那些佛郎机人还有尼德兰的荷兰人,如何会争抢着高价买股票呢?

    就说那张三,好家伙,直接就进献了价值数十万两纹银的财货。

    这还只是其中一股海贼呢,若是大明垄断了海贸,这岂不是就等于让大明多了一个聚宝盆,财源滚滚?

    魏忠贤深知财源对于天启皇帝的重要性,可他需要一个抓手,只有像矿税一样,通过自己任命的那些镇守太监们,牢牢的抓住海贸,那么他的权势,便可稳如磐石了。

    在魏忠贤看来,张三就是一个很好的抓手,只要拉拢住他,他负责拓展海贸,源源不断的给皇帝带来财富!

    而魏忠贤呢,大大方方的给那张三升官,给他排除各种隐患,他自然会对魏忠贤死心塌地,那么,这海贸方面,即便张静一已经先插了一脚,可魏忠贤也可以控制住一大部分,陛下对魏忠贤自然也就更加倚重了。

    张静一不得不钦佩魏忠贤的眼光和决断力,他可能其他地方有局限,可在这方面,简直就是母鸡中的战斗机。

    当然,那张三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张静一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张三就是属泥鳅的,虽谈不上阴险狡诈,可是下了海能杀人,说要登岸,那些桀骜不驯的海盗们便毫不犹豫随他诏安!

    这说明什么?他有很强的组织能力。

    到了京城的表现,也可见他看事很准,这种人……将来天知道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至少,这张三只片刻功夫,就和魏忠贤混成了自己人,而和张静一的关系,似也不错。

    现如今,也在天启皇帝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他娘的才一天功夫啊。

    张静一突然感觉到,自己虽有穿越者的优势,可在这方面,稍有欠缺。

    张静一素来好学,嗯……有功夫是得好好学一学。

    此时,天启皇帝道:“那些老弱,安置在其他地方,朕不放心,就担心有官吏欺压……要不,就将他们安置在新县吧,朕对张卿最是放心。”

    他看着张静一,便道:“这件事,张卿来处置。”

    张静一自是应下:“臣遵旨。”

    天启皇帝则是叹了口气,道:“朕再说一遍,下不为例,以后万万不可再冒这样的风险了。”

    张静一自是明白天启皇帝对他是真心实意的关心,心下也不由一暖,口里道:“臣当时只想着为陛下分忧,没有顾忌后果,现在思来,确实有些后怕。”

    天启皇帝便又笑着安慰:“你现在却知怕了,知道便好。”

    说罢,他站了起来,脸上笑容越加柔和,兴致勃勃地道:“随朕去张妃那走走吧,咱们一道去看看长生。”

    “啊……”张静一道:“深宫禁苑,只怕……不好吧。”

    天启皇帝便不以为然地道:“你是皇亲国戚,又有什么妨碍。”

    张静一为难地道:“臣其实是怕有人说闲话。”

    天启皇帝摇摇头:“其实你不去,也有人说闲话的,嘴长在别人身上,你管顾得过来吗?”

    张静一却也乐了,等到了张妃的寝殿,张素华见了张静一来,自然大喜,只是碍着天启皇帝的面,却不好多说什么。

    那长生抱了来,许多日子不见,他的个头一下子长了许多,见人已开始晓得笑了。

    天启皇帝手舞足蹈,在旁逗弄了一会儿,喜滋滋地道:“你瞧瞧,和朕一模一样,不只如此,还很聪明呢。”

    张静一横看竖看,也没看出很聪明的样子。

    当然,毕竟是自己的外甥,张静一很认真地点头:“是啊,他见了我便笑,可见还记得臣,真是绝顶聪明啊。”

    长生只是不断地握着自己的手,伸出来。

    天启皇帝以为他的小手想要抓握自己,于是忙伸出手去。

    谁晓得长生努力的将小拳头塞进了自己的嘴里,这一下子,好像心里得到了满足,愉快的蜷着身,便不理外间的事物了。

    …………

    张三出了宫,早有礼部的官员在外等着,这礼部的官员请他暂时去歇一歇。

    张三却对人道:“我随意走一走,第一次来陆地,想四周看看。”

    这礼部随来的官员心里觉得好笑,此等海贼,怕是没见过什么世面,所以才来了京城,便想四处闲逛。

    如今,张三显然已有了良民的身份,而且种种迹象来看,理应是要得官职的,于是这人便道:“那便调拨两个差人随你。”

    张三倒也没说什么,心知若是没有差人在,这礼部的人也不放心。

    倒是两个差人本是一脸不情愿的人来,等张三每人给他们一锭银子,他们却是打起了精神,一下子热情了起来。

    “张爷打算去哪儿逛,要不去贡院吧,贡院那儿热闹。”

    “附近还有一处寺庙……香火最是鼎盛的……”

    张三却道:“老夫只想随意走走,对啦,我在海中的时候,听说京城里有一个地方,叫清平坊……想去瞧一瞧。”

    这两个差人听罢,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笑道:“说到清平坊,那就问对地方了,那地方也热闹得很,既如此,我兄弟二人便随张爷走一趟。”

    张三便笑了笑:“有劳。”

    只是不经意之间,张三的眼角似有些许湿润。

    好在,他已别过了脑袋,没有让人察觉。

    这两个差役却是叽叽喳喳,一路介绍着风土人情。

    张三道:“清平坊那地方,听说都是一些厂卫的遗孤们住的,现在不知如何了?”

    “现在可不一样了,现在那地方,可是寸土寸金,那儿现在叫新县啦,不晓得多少人想要搬迁过去呢!张爷是识货的,莫非想要将来便定居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