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六十二章:大型认亲现场
    在宫中,看完了长生。

    张妃亲自去给天启皇帝和张静一斟了茶水。

    二人落座,紧接着,却是一场密谈。

    天启皇帝道:“这东印度公司的章程里头,最大的一点,倒是让朕心里颇有几分疑虑。”

    张静一道:“还请陛下示下。”

    天启皇帝端起茶盏,呷了口茶,道:“这荷兰国,授予的乃是东印度公司全权,除了让他们每年上缴一成八的收益之外,其余的,都是股东的分红。不过……这是其次,朕所看重的是,荷兰国还授予了东印度公司专断之权,这……便有值得疑虑了。”

    这也是实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所谓的专断之权,等于是让渡给公司一部分的主权。

    自行招募士兵,自行进行外交。

    除了缴纳一成八的收益,等于是大明准许他们以大明朝廷的名义,公开在各国进行外交和军事活动,这就不只是商业行为这样简单了。

    张静一认真地想了想,才道:“既然是开公司,那么这公司就一切以牟利为主,这是利益为导向。公司和朝廷是不一样的,朝廷要顾忌国计民生,可公司不需要。”

    顿了顿,张静一又道:“这才是问题的所在,这大船出航,没有一年半载,也回不来,在外头若是没有临机应变的大权,别说做买卖,便是这些水手们能不能生存都不知道。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便是这个道理。陛下,海外的情况,与大明不同,世上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总需有得有失。”

    天启皇帝颔首:“这张三,你可信任吗?”

    张静一却道:“陛下怎么看呢?”

    “若是信任,则授予他全权倒也无碍,若是不信任,朕倒是有些担心。”

    张静一道:“陛下乃是最大的股东,照着这公司的规矩来,拿自己所得的银子便是,对待这公司,不能用治理天下的方法。”

    天启皇帝便笑了笑道:“也有道理,朕倒是多虑了。说起这个张三,朕倒是想起来,朕诏安海贼之后,倒是有人极力反对。”

    张静一一点也不诧异,这诏安海贼,朝中若是没有人反对,那才是怪了,却还是顺着天启皇帝的话道:“不知是谁?”

    天启皇帝淡淡道:“袁崇焕。”

    张静一一愣:“这是为何?”

    天启皇帝道:“无非是老生常谈,认为朕这是在养贼为患,将来迟早要被这些贼子反噬,说朕眼下当务之急,是解决辽东的问题,尤其是要供给关宁军的给养。而至于这些海上的贼子……杀都来不及,怎么还可以诏安他们。”

    张静一立即敏锐的察觉到,海上贼子这个用词:“奏疏之中,也是用海上贼子?”

    天启皇帝道:“朕对这个词儿,印象颇深,没错,用的就是这个词。”

    张静一立即意识到,袁崇焕的这份奏疏,根本不是奔着张三来的,所谓海上贼子……根本就是朝着毛文龙去的。

    毛文龙在皮岛,驻扎在海岛上,招募了大量的辽东百姓,通过舰船来袭扰建奴人。

    而因为东江镇所在皮岛距离关宁一线距离较远,毛文龙的性子又很刚烈,自然不可能事事听远在千里之外的袁崇焕节制。

    这二人的矛盾,怕是已经白热化了。

    再这样下去,非要到不共戴天的地步。

    张静一对此颇为反感,辽东的局势,已经糜烂到了这样的地步,现在还在借任何的机会,相互攻讦,那皇太极若是知道,只怕做梦都会笑醒吧。

    张静一道:“陛下,不知皮岛那边,可有奏疏来?”

    天启皇帝道:“你说的是毛卿家?毛卿家也上了奏疏,极力赞成收编海贼,他认为海贼若能为我大明所用,对于辽东的战局,有着巨大的好处。”

    张静一顿时得知了真相,招揽了海贼,某种程度而言,就大大的加强了大明的海上运输和作战的能力。

    这对于袁崇焕为首的关宁军,并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对于东江镇的毛文龙,却因为可以得到更有力的船队保障,势必朝廷会大大增加东江镇的实力。这东江镇的一切都来源于舰队的补给,如此一来,此消彼长,关宁军与东江镇之间实力可能出现逆转。

    说到底,这已是利益相关的问题了。

    天启皇帝看张静一沉着眉头不说话,于是道:“张卿为何不说话了?”

    张静一苦笑道:“我大明论人口、军力,甚至是火器,都远在那建奴人之上,可如今连连败北,臣一直在想,大明何至于此,今日听陛下说起这两份奏疏,心里便明白了。”

    天启皇帝也不禁道:“朕难道看不透吗?只是登基以来,放眼看去,都是如此,真真教人心寒啊!可心寒又有什么用,朕管不住他们。”

    听到这里,张静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又见天色已是不早,便起身告辞。

    等他出了紫禁城,却见张家人居然在这里候着,一见到张静一,立即上前见礼,随即兴冲冲地道:“老爷请少爷赶紧回去。”

    张静一点点头,张家的人已备下了车马,张静一则道:“父亲怎么今日这么急?”

    “说是有客人,请少爷去一趟茶楼。”

    茶楼……

    这却不知又卖了什么关子。

    张静一随即坐上马车,一路到了一处茶坊,下车,而后由伙计领着,上了一处包厢。

    徐步进去,却见张天伦和张三二人正坐在这里,张静一不免略有诧异。

    一见到张静一进来,张天伦就立即激动地道:“可算等到你回来了,你这混账,快,来见礼。”

    张静一一脸无语的看着张三,心里说,一天时间,这老家伙攀上了天下最大的大腿魏忠贤。

    转过头……这是连他家亲爹的大腿也攀上了。

    张三则对着张静一微笑。

    张天伦乐呵呵地道:“静一啊,你可记得,我曾和你说过……三叔公……”

    张静一不由道:“三叔公?三叔公不是已经死了几百次了吗?”

    “胡说!”张天伦瞪大眼睛:“为父可听不得你这般说三叔公,他是你的长辈,是血脉相连的至亲,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

    张静一道:“可这是你说……”

    张天伦便立即打断张静一道:“好啦,不要啰嗦了,这便是你的三叔公,你还不来见礼?”

    张静一:“……”

    就在张静一呆若木鸡的时候,张三已起身,感慨地道:“侄孙……”

    张静一此时可谓是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了。

    张天伦只好尴尬地道:“三叔,这孩子不懂事,你不要计较。”

    “老夫没什么计较的,老夫只惭愧,静一还未出生,我便已远走他乡了,不能看着他长大,哎……静一是好侄孙啊。”

    张静一只觉得晕乎乎的。

    诏安了一个海贼回家,结果,诏安了一个爹……不,一个叔公回来。

    他呆呆地坐下。

    张三起身,亲自给张静一斟了茶,而后叹了口气道:“静一相貌堂堂,不知娶亲了没有。”

    张天伦责怪的口吻道:“静一,你叔公都给你斟茶了,你不可对你叔公不敬,你别忘了,这便是为父经常在你面前提起的叔公。”

    张三微笑:“他一时接受不了,却也无妨,何况以后出门在外,老夫与他,却还需保持距离。私下里他认与不认,这都没什么妨碍,无论认不认我这老家伙,我这老家伙……反正也是孑身一人。静一啊,方才和你父亲攀谈,才知道原来你这般的有出息,我们张家……不但后继有人,而且还光耀门楣,我在海外的时候,一直担心着这个家,现在……家里有你这样的顶梁柱,我这做叔公的,也就可以放心了。我很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的父亲,更对不起亡兄……”

    说着,动了真情,又忍不住抹泪:“可现在……能见着你们,便不知该有多高兴了……我无儿无女,将来还不是什么都给静一的吗?静一……你叫一声三叔公,三叔公也就知足了。”

    张静一听着,只觉得哭笑不得。

    心里挣扎了很久,才乖乖道:“三叔公。”

    张三这才大喜,道:“如今,我们一家人,可算是团聚了,将来我要出海,至少在这陆地上,也有了值得眷恋的人,静一……你要早些娶妻生子……”

    张静一苦笑道:“在努力了。哦,不对,这不是我该努力的事,这是我爹的事。”

    张三便看向张天伦。

    张天伦感慨道:“在努力了。”

    三人一起吃过了饭。

    张三便起身:“我不能留在此了,礼部那边,给我预备了一个客店,我若一直在这里,只怕让人生疑,侄孙,以后在外头,我们还是像从前一般,不要露出什么马脚。”

    张静一倒是没有多说什么,虽只是相处了几日,可他心里清楚,张三的性子是十分谨慎的人。

    “对了。”张三倒是想了起什么来,又道:“现在既然知道你是我的侄孙了,那么有些机密的事,我却还需说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