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六十三章:上阵父子兵
    张静一其实早就知道这位刚认的三叔公是个藏着许多秘密的人。

    而且不知多少秘密,都要烂在他的肚子里。

    可现在,张三既对他说有机密的事相告。

    张静一当然知道,这事儿若不是自己成了他的侄孙,他是绝不会说的。

    于是张静一的脸色认真了几分,道:“请三叔公赐教。”

    张三直接道:“关宁一线,有大量的人与皇太极都有书信往来,这些事,你可知道吗?”

    张静一点头道:“我们曾抓到过建奴的总兵官李永芳,他那边倒是交代了一些人,这事是知道一些的。”

    张三随即凝视着张静一:“那么你是否知道,辽东巡抚袁崇焕,与皇太极也有不少书信,交往密切?”

    张静一皱了皱眉道:“对于这个,李永芳那边,倒是没有问出什么……”

    张三冷笑道:“李永芳这个人,终究不过是建奴人的狗而已,狗是用来使唤的,可若真正机密的大事,又怎么会让这狗知道呢?”

    张静一顿时想起,袁崇焕在历史上,确实是和皇太极有过书信往来,不过在史学界,大家的评价不一,有人认为袁崇焕是叛徒,但也有人认为,这是袁崇焕稳住建奴人,让建奴人不进攻关宁的手段。

    当然,毛文龙也会和皇太极写信。

    只是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毛文龙这厮写了书信,都会立即向朝廷奏报,然后邀请请赏似的跑来跟朝廷说,你看……我又将皇太极耍了。

    袁崇焕则不同,他的许多书信往来,却没怎么声张,也没有提前和朝廷打招呼。

    张静一也无法理解,这到底是袁崇焕太过自信,觉得他得到了朝廷的完全信任呢,还是单纯因为袁崇焕这个人性格……比较莽。

    张静一倒是诧异地道:“这些事,三叔公怎么会知道?”

    张三笑了笑道:“这汪洋大海,就是藏污纳垢的场所,无论是建奴人,还是大明人,亦或者是倭人,但凡是在陆地上活不下去了,就不得不下海为生。有些人……他们知道一些秘密,可掌握了秘密的人,难免身家难保,除了下海,又能如何呢?”

    好家伙……原来……这个时代就已经有官员出逃啊。

    张三接着道:“这海上的人,和陆地上的人不一样,内陆的人……有国仇和家恨,可海上的人,只有利益之争,谁也不会问对方过去的事。所以在北海,无论是获罪的建奴人、朝鲜国人、辽东人,应有尽有,你三叔公在海上,总能听到一些有趣的事。”

    张静一便道:“袁崇焕与黄太极有书信往来,却也未必证明他就私通了建奴人。”

    张三道:“但也不能证明他没有通敌。”

    张静一一时哑口无言。

    张三继续道:“而辽东巡抚,是何等重要的位置,朝廷能够承受这风险吗?何况这关宁军内部,恕我直言,早就是烂得不成样子了……不少关宁军的人,实在受不了,于是纷纷下海……”

    “我那船队里,单单关宁军下海的,便有三成,你现在是锦衣卫,这些东西,叔公已经和你说了,你自己斟酌着,若是觉得有用,便顺着这线索查一查,若是觉得无用,当然也可以选择视而不见。好啦,叔公要走了,对了,有没有银子,借我一些。”

    张静一:“……”

    张三笑着道:“明日我要偷偷去谒见九千岁呢,来京城的路上时,叔公就已和他偷偷约好了的,本来我手头上只剩下几百两银子,原是想着,这几百两银子应该也够了,可如今思量着,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叔公肩上的担子很重,还是要给咱们张家多出几分力的,想多送一些。”

    张静一便哭笑不得地道:“叔公这是真把自己送礼送穷了?”

    张三微笑:“钱财是身外之物,不送出去,留在手上反而成了祸患的根源。你一定觉得,我过于巴结那九千岁了吧。你呀,账没有算明白。你看这满天下,内阁大学士,你想送礼,他们还自恃清高,难有门路呢。可若是一味进献给皇帝,这皇帝眼界高,一般的东西看不上,你三叔公将家底都掏出来了,也不过换来皇帝几个好字罢了。只有咱们那位魏公公,简直就是上天赐予你三叔公的礼物啊。”

    张静一:“……”

    张三道:“你想想看,魏公公这个人,毫无节操,裤腰带都系在脚裸上的人,既不似那些大臣一样矜持,送个礼还要想各种名目,又来者不拒,给一万两他要,给一百两他也开心。何况这等阉人,其实未必真贪图你的礼,也不过是没了命根子,猜疑心重罢了,见了谁都觉得好似别人心里没有敬着一般,也都觉得,这人定是在背后笑话他。因而魏公公最需的,是别人真心实意的敬意。叔公不需花多少钱,好生敬着他,便能将他哄得合不拢嘴,到时有了好处,便能想到你。花出去的银子,不出一年,便可千百倍的挣回来。”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才又道:“你来说说看,这样的好买卖,是不是堪比那些海上的私商了?这是暴利啊,我若是不做这买卖,祖宗们在天有灵,也都要骂我的。”

    张静一不禁笑了,他们张家一路下来,都是老实人,没想到到了三叔公这儿,直接基因突变了。

    于是张静一道:“这个好说,三叔公放心,钱的事,包在我身上,过几日,我便让人偷偷送十万八万两银子到你那儿去。”

    张三倒也没有客气,点点头:“走了,往后找机会再聚。”

    说着,又对张天伦道:“天伦我侄,你人不聪明,所以家里的事,你也少去管,让静一处置就成了,静一是极聪明的人,他做什么事都有分寸的。”

    张天伦顿时脸色不好看了,张口想说点什么。

    张三随即瞪大眼睛:“若是不听话,我这做叔的,抽你。”

    张天伦:“……”

    关于袁崇焕和关宁军的事,既然今天听到了这些信息,张静一还是留了心。

    不过在他内心深处,依旧还是没有将袁崇焕和通敌联系上,更多的只是觉得袁崇焕这个人做事有点鲁莽过头罢了。

    而此时,浩浩荡荡的‘海贼’女眷们纷纷到达了京城,张静一这边,早已命人提前做好了准备。

    此时,幸福家园那里,已预备了大量的屋舍,对这些家眷进行稳妥的安置。

    又过几日,张三给天启皇帝上书筹建公司的章程。

    天启皇帝自是批准,几乎一切的章程,都以东印度公司的蓝本。将天津卫口岸,作为基地,准许公司在内陆采购特产,也准许公司的舰船将倭国、西洋诸国以及欧洲的特产,就在在口岸卸货,进行贩卖。

    同时,明确规定了公司可以对大明之外的各藩采取较为灵活的外交策略,也允许公司招募一定的雇佣兵以及水手。

    紧接着,张静一便开始大量的采购物资了。

    张静一对于这个是有了解的,海外对于丝绸和瓷器的需求历来是特别大的,无论是欧洲还是倭国或者是西洋诸国,也都以能够购买到丝绸和瓷器为荣。

    因此,这第一批货,就是将足足七艘舰船的货物,送去马六甲进行贩卖,再从马六甲收购当地的特产,运回大明来。

    之所以第一趟选择马六甲,也是张三精心挑选过的。

    现如今的马六甲,已是各国海运的一个集散地。

    无论是欧洲来的船只,还是从大明海域进入印度的舰船,往往都需途径此地,在这里,早已聚集了大量的商贾,一旦运到,便可立即销售。

    当然……这只是小试牛刀而已,送去马六甲,终究便宜的还只是赚差价的中间商,而公司的目的是未来直接控制住几条主要的航路。

    在张三的章程之中,特别提到的是,海贸是不挣钱的。

    因为海贸所需大量的舰船和补给,更需要许多的人选,在海中的风险也是巨大,在如此多不利因素之下,即便赚钱,这收益……其实也并不高,说穿了,这就是卖命钱罢了。

    东印度公司之所以能够大发横财,不是因为它进行海贸,而是因为……它垄断航线。

    说到底,垄断才能确保财源滚滚。

    若是大明的公司不追求垄断,而只靠海贸来挣得一些蝇头小利,这就是舍本求末。

    天启皇帝对于这道奏疏,深以为然。

    于是,御笔朱批,大明东印度公司正式成立,第一批船队在采购了大批的货物之后,正式出港。

    一群衣衫褴褛的水手们,登上了舰船,在无数好奇目光的目送之下,扬起了风帆。

    此时,人们对于这些即将远行的水手,绝大多数还是轻蔑的。

    在他们看来,这些水手,可谓是比军户还惨,军户固然已经够悲惨了,可好歹还是在陆地上,而登上了船,辞别了大陆,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归家,便真是朝不保夕,人不如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