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六十六章:往死里整
    张静一在傍晚的时候,终于和天启皇帝‘接头’了。

    第三教导队扩充的五百人。

    再加上特别行动教导队的二百人。

    以及匠人和给养若干,这一次张静一可谓是倾巢而出。

    其实他自己也不清楚,天启皇帝这是要干啥,只是觉得天启皇帝有些‘不靠谱’,还是小心为好。

    等‘接头’之后,方才看到天启皇帝大大方方的带着两三千勇士营,以及宦官若干,竟已在京城北面的驿站里等他。

    一见到张静一,天启皇帝就兴奋地道:“朕带你去巡边。”

    张静一道:“陛下打算去何处巡边?”

    “明面上当然是山海关,不过实际上是去关宁。”

    张静一心里一句卧槽,姓朱的果然没一个省油的灯,这事他也干得出来?

    说到这里,天启皇帝似乎就想起不愉快的事情,随即就咬牙切齿地道:“敢拿朕的钱,朕就要他们的命,朕不弄死他们,便不是太祖高皇帝的子孙。”

    张静一道:“陛下说的太好了。”

    天启皇帝道:“可你为何不高兴的样子。”

    张静一道:“那是当然,魏哥没来,我心里有些没底气。”

    傻子都看得出来,皇帝是不会有错的,所以皇帝就算真溜达出了关,那也一定是奸臣进了谗言。

    这横竖一看,魏忠贤没跟来啊,若是魏忠贤来了,自然是大奸大恶的魏忠贤进谗,居然带着陛下出了关。

    可现在……

    张静一左看看,右看看,怎么没有背锅的人?

    而最后……张静一才发现,小丑竟是我自己。

    天启皇帝冷冷地道:“魏伴伴若是不在京城里,朕怎么安心,你真以为朕信得过那文武百官?”

    他这番话,算是将关系讲透了。

    魏忠贤的一切权力,都来源于天启皇帝,没有了天启皇帝,这文武百官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可换了新皇帝,也不算太坏的事。

    可魏忠贤不一样,没了天启皇帝,他就等于什么都不是了。

    天启皇帝出京,必须得有人看着,不然,后院着火。

    张静一苦笑道:“这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其实……也可以来伴驾啊……”

    田尔耕来了最好,到时这黑锅便直接栽在他的头上,我张静一不过是个千户,田尔耕乃是我的上司,就算总得有个大奸大恶的人,那总该不是我张静一。

    天启皇帝道:“少来啰嗦,朕谁也信不过,只信得过张卿。人都齐了没有,齐了我们就出发。”

    就算不愿意,可现在的情况也不到张静一说不,于是他只好叹了口气,点点头道:“陛下,我们做事要稳重啊,所谓谨言慎行……”

    “知道,知道了。”天启皇帝不耐烦地点头。

    倒是这时候,他看了一眼随着张静一身后来的张顺,不由道:“你怎么也来了?”

    “奴婢……”张顺瞪大眼睛,他似乎窃听到了许多不该听的秘密,此时他也懵逼。

    可陛下,是您让我给咱干爹传旨的啊,奴婢传了旨,可不就跟着人来了吗?

    不过……听说要去辽东,张顺已觉得自己浑身发寒了,他忙道:“奴婢这就回宫……”

    天启皇帝阴森地看着他道:“来了你还想走?”

    张顺:“……”

    天启皇帝露出了果决的一面。

    他立即命令队伍疾行,两日之后,便抵达了山海关。

    在这里,假装巡视了一下边镇,而后……却突然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疾奔宁远。

    这一下子,却将所有人吓坏了。

    可此时阻止,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天启皇帝身边,只有五百军校生骑着马护驾。

    哪怕是勇士营,也拉在了后头。

    这一路,几乎没有停歇,七日之后,天启皇帝与张静一便马不停蹄地到了宁远不远的义州卫。

    这一切太快,骚操作可谓是一套接着一套。

    以至于京城那边,刚刚听说陛下居然跑出了山海关,还没来得及批判,接着不久,就听闻陛下这是奔着宁远去了。

    于是,一面连忙命沿途的兵马防范。

    一面纷纷让人快马请陛下立即回京。

    可天启皇帝作为债主,此时好像铁了心。

    毕竟,你可以欺君罔上,你也可以无视朝廷,但是你不能骗钱。

    天启皇帝命一队人马驻扎义州卫,却突然下旨,说是随来的军校护卫们人困马乏,让他们原地休息,随即,命义州卫的游击将军护送自己前往宁远城。

    张静一也算是服气了,不得不乖乖地跟着天启皇帝一路抵达宁远。

    这宁远上下,早就乱做一锅粥。

    辽东巡抚袁崇焕,辽东总兵官满桂,这辽东最重要的两个人物,一文一武,连忙摔着众文武官员在宁远城外接驾。

    等好不容易见到了风尘仆仆的天启皇帝,众人行礼。

    天启皇帝只道:“进里头说。”

    浩浩荡荡的文武官员只好压着一肚子的火气,乖乖随天启皇帝入城。

    张静一此时已觉得自己的体力,消耗到了极限,他气喘吁吁,一脸疲惫,不过此时,他才真正有功夫好好的来打量袁崇焕和满桂二人了。

    袁崇焕是一副书生模样,有一副长髯,这几乎是所有有前途的文臣标配的胡子,怎么说的,但凡有一看,就很斯文,他说话和颜悦色,不似历史上那般动不动就砍人,而且还是砍自己人的样子。

    至于满桂,则是虎背熊腰,却也是深藏不露的人。

    城中早已预备好了皇帝的行在。

    天启皇帝升座,而后左右四顾这文武大臣,道:“朕听闻,边军这边……有人私通建奴人,此事可有吗?”

    张静一站在一旁听着,浑身一抖,心都要跳出来了。

    踏马的,跑来这里说这个话,这是嫌自己命太长了吗?

    真以为这些丘八不敢做掉你?

    于是,张静一在一旁拼命咳嗽。

    袁崇焕倒是笑吟吟地站出来,道:“既然陛下有耳闻,那么一定不是空穴来风,臣一定彻查。”

    满桂也连忙道:“陛下,末将也定要彻查到底。”

    天启皇帝冷笑:“彻查到底?若是你们能彻查到底,那么朕来此做什么?朝廷为了供应辽饷,不断的给百姓摊派钱粮,关内百姓的负担你们不知道吗?可是这些钱,花在了什么地方?成日说修城和练兵,说什么平辽,可迄今为止,修了几座城,又练了几个兵!怎委卿等如此重任,卿等就是这般的报答的吗?”

    皇帝显然一肚子火,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阵痛骂。

    袁崇焕和满桂以及其他诸官个个惶恐,连忙拜下:“臣万死。”

    当然,虽是说万死。

    可他们对于天启皇帝,在内心深处,却也未必有多惶恐。

    这惶恐只是写在脸上罢了。

    辽东的贪墨和渎职,又不是一个两个,难道陛下能把大家都查办了?

    真要查办了,谁来给陛下守辽东?

    袁崇焕甚至心里觉得好笑,这陛下过于年轻,此番带来身边的,竟只一个锦衣卫千户张静一!

    倘若魏忠贤来了,他倒还忌惮几分,可就这么两个年轻的家伙,却跑来辽东,他们怕是不知这辽东骄兵悍将的厉害吧。

    满桂自然心里也是不屑,什么天子,在这辽东……没有人认。

    就算陛下要彻查,好啊,来彻查便是,能查出什么来?

    当然,满桂虽然一肚子牢骚,不过也还算是忠心之人,虽挨了骂,心里不服,却也只能想,陛下不过是少年气罢了,等发泄完了,自然也就走了,实在不成,丢一两个千户做替罪羊便是。

    天启皇帝果然没有让袁崇焕和满桂失望,又恶狠狠的骂了一通,见这文武大臣们都唯唯诺诺,却突然觉得,好像这样骂没什么意思,便只好道:“诸卿好生反省,该彻查的要彻查,朕今日就在此坐镇,查到了什么,立即奏报。”

    袁崇焕道:“陛下,这里乃是边关,建奴人随时杀至,此处……不甚安全……还请陛下先回京再说。”

    天启皇帝冷冷地道:“是你是天子,还是朕是天子,朕说的话,难道不算数吗?”

    袁崇焕只笑了笑,便没说话了,拱拱手:“陛下教训的是。”

    将这些人打发走了,天启皇帝随即满肚子牢骚:“朕发现,朕即便到了他们面前,他们也不在乎,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张静一似乎一点不意外,只苦笑道:“陛下,这样除了发泄之外,能有什么效果?这辽东的骄兵悍将,铁板一块,这么大的利益在里头,怎么可能陛下三两句,就会认怂?”

    天启皇帝皱着眉,不由道:“看来……要做太祖高皇帝并不容易。”

    “不过……”张静一却是笑了笑:“臣却有一个办法,可以让这辽东上下,再不是铁板一块,将所有的问题,都暴露出来。”

    天启皇帝顿时精神起来,看着张静一道:“说来听听?”

    张静一咳嗽道:“就是这法子,太狠,臣怕这辽东的骄兵悍将承受不起。”

    “他们骗朕的钱,朕要的就是这个!”天启皇帝反而大喜道:“快说来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