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六十九章:中兴之主
    天启皇帝听了这老卒的话,真是心都凉透了。

    虽然久在宫中,也知道外间有许多人对他颇为微词。

    可直接大逆不道得将皇帝不放在眼里的,他算是头一回听说。

    他冷冷道:“那什么千户、百户,什么指挥和总兵,见了天子,哪一个不要磕头,你不过是无知老儿罢了。”

    这老卒挨了骂,却不动气,依旧喝了口茶,这茶水喝干了,他似乎还舍不得,尽都将这茶渣也一并倒在口里咀嚼,笑呵呵地道:“不过是敬一声陛下而已,这又算得了什么?实际上,谁真正当一回事啊。”

    天启皇帝不服气,还想说什么。

    这老卒又笑着道:“你啊,太年轻,只怕是戏文听多了。来,小老儿来问问你,就像咱们这些当兵的,做皇帝的,管得着我们吗?可是我们的生死,却都捏在这千户、百户手里,他们要咱们挨饿,咱们就得饿肚皮。他们叫咱们去死,咱们敢不死?这饷银……每一次发的时候,大家都说黄恩浩荡,可谁不晓得,这银子……是千户和百户们发的,他们说给你多少,便给你多少,那皇帝老儿,又有什么用?”

    这一番话,问的天启皇帝竟是哑口无言。

    “若是建奴人来了,皇帝老儿能差你去送死吗?还不是这些千户、百户们,说你做先锋,你便得冲在前头,如若不然,回头宰了你,连带着还宰了你的妻儿,你能有什么话说?”

    老卒很世故的叹了口气:“倘使你运气好,你斩了一个建奴人的头颅,立了功劳,那皇帝老儿可知道吗?还不是上头的千户和百户们来给你报功,他们说你有功你就有功,你便是无功,也是有功劳的。可若说你没有功劳……嘿嘿……你待如何?有本事找他们去啊。”

    “可见啊,这天大地大,皇帝老子大,也没有这百户、千户和总兵官们大,那皇帝老儿若真似戏文里说的那般厉害,什么洞若烛火,什么明察秋毫,那我来问,咱们这辽东怎么日子过的这么苦。那建奴人,又为何猖狂到这般的境地?那些平日里作威作福的千户和百户们,又怎么非但没有获罪,反而个个高升,一个个穿着绸缎做的衣衫,家里十几房的妻妾,天天吃着山珍海味?可怎么咱们这些卫戍了一辈子,拿命做先锋的人,却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呢?你瞧瞧……你说不出话来了吧。别急,等你到了小老儿这个年纪,也便这样想了。”

    天启皇帝顿时觉得无地自容,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想到自己在京城里,为了辽饷的事,时常睡不着,想到一次次焦虑的催促着辽饷的摊派,想着没了银子,一次次下旨节省用度。

    这些钱,不敢说是饿着肚子节俭下来,可至少……为了这祖宗的江山,他这个做天子的,平日里扣扣索索,可对辽东这边的请饷,却是大方的,每年数百万两的纹银源源不断地往这儿送,眉头都不皱一下。

    结果呢……

    张静一已越发的感觉到天启皇帝那平日里深藏不露的贵气,渐渐的消失不见,心里忍不住叹了口气。

    装逼被打脸,惨!

    天启皇帝此时换了个话头道:“你既是军户,怎的成日在此喝茶?”

    “小老儿已经欠饷七个月了,不喝茶做什么?难道还操练不成?卫里上下……都是这样……”他点了点一旁的茶摊伙计:“你看他是个茶小二吧,其实他也是营里的,是步弓手。”

    他又点了点隔壁算命的一个瞎子:“你看他是个算命的吧,其实他是一个刀牌手。”

    “还有……”他又指一个街对面抱着妇人在那喝酒欣赏着远处屋脊雪景的肥胖商贾:“你看他是一个商贾对吧,说出来吓死你,他是咱们的总旗官,现在专门做的乃是粮食买卖,当然,这买卖也不常做,他主要还是在这窑子里做恩客,每日都要来的。”

    天启皇帝听得瞠目结舌。

    连张静一也不禁震惊了,踏马的,这个操作就比较秀了。

    老卒老神在在,却点着远处一条啃骨头的流浪狗,笑道:“就算是在咱们这里,那一条癞皮狗,你瞧见了没有,那也是军犬,说不定,咱们指挥和千户、百户们,还给它造了册,每年能从皇帝老儿那里,领来几十斤肉,百来斤粮呢。我喝茶……我老啦,不知什么时候,两腿一蹬,便要去极乐啦,我喝口茶也不行?”

    天启皇帝道:“你……你……”

    天启皇帝憋红了脸,很显然,天启皇帝真给气的不轻。

    张静一怕天启皇帝惹事,便赔笑着对老卒道:“这样说来,老叔已算是这卫里的精兵强将了,佩服,佩服,我这兄弟……脾气坏,你包涵着。”

    说着,连忙拉了拉天启皇帝的袖子。

    天启皇帝张了张口,似还想对老卒说点什么,最后还是合上了嘴,极不情愿地和张静一走开。

    回到了营里,天启皇帝勃然大怒,怒骂道:“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啊……朕这是白白做了冤大头……张卿,你难道没有听见吗?这义州卫上上下下的人,都该杀。”

    张静一深深地看了天启皇帝一眼,语出惊人地道:“陛下,不是臣要抬这个杠,陛下这话不对,而是整个辽东上上下下的人,都该杀。”

    天启皇帝被张静一的话吓住了,这比朕还狠。

    张静一却道:“可是……他们固然该杀,可又怪得了谁呢?他们不将王法放在眼里,难道是他们的错吗?那喝茶的老卒有什么错呢?他吃不饱,穿不暖,卖了一辈子的命,临到老了,还要为了自己的儿子,在军中听用。你让他日夜操练,他的饷银却拖欠了七八个月,就算是发放下来,那也七扣八扣,没剩下几个了。他该怎么办?让他时时刻刻将忠义挂在心里,提到了陛下,就要露出感恩戴德的样子吗?可他和陛下您八竿子也打不着啊!他没有去作奸犯科,没有去投靠建奴人,就已算是良民了,你能教他怎么办?”

    天启皇帝便涨红了脸,最后冷笑道:“朕会让他们知道,谁才是天子。敢情他们这是将朕当做汉献帝了,朕是太祖高皇帝,朕要做的是汉光武帝!”

    说着,他怒气冲冲地道:“要提早做好备战,建奴鞑子若是要朝宁远去,那么……势必要拿下义州卫,这义州卫,乃是宁远的门户,咱们就在这,给建奴人一个迎头痛击。”

    张静一笑了笑:“陛下现在也相信,建奴人会来攻了?”

    “以前还有怀疑。”说到这里,天启皇帝的脸色沉下来,道:“现在信了,只怕这辽东一听到有朕来这辽东的消息,早就有人悄悄给那建奴人送信去了,这建奴人知道朕在辽东,还不知高兴成什么样子呢!”

    张静一翘起大拇指,道:“陛下果然聪明伶俐,与臣不谋而合。”

    话虽如此,虽然一切好像都有准备。

    可当义州卫外围开始出现了大量的建奴斥候时,天启皇帝还是不安起来。

    其实这种不安,还是义州卫本身造成的,一时之间,这一座小小的军镇里流言四起,卫中上下的人,惶恐不安。

    义州所屯驻的军镇,乃锦州门户,建奴人进兵,势必要长驱直入,击破义州卫才成。

    于是乎,这义州卫驻扎在此的千户官一面立即向宁远求援,一面如临大敌一般。

    那些老弱病残,个个都分发了武器,穿着如破絮一般的绵甲,登上了城墙。

    派出去的探子很快送来了消息,一支两千人的骑兵,已火速抵近。

    先锋两千,且都是骑兵。

    这让义州卫上下已是慌乱起来。

    傻子都明白,显然建奴人是要大举进攻了。

    天启皇帝也不禁开始慌乱起来,平日里吹牛是一回事,真要碰到了事,却又是另一回事。

    更甚是生死存亡的事?

    何况宁远那儿,还在为火烧行在,陛下不知所踪的事乱成一团。

    显然,这些人……肯定是指望不上了。

    张静一看着淡定,其实也有些心慌,不过毕竟是经历过战阵的人,在召集了教导队的教官们开完了会议之后,心也就渐渐定了下来。

    “陛下,这建奴人,只怕明日就可抵达义州卫,只是他们长途奔袭,一定是人困马乏,不会急着攻城,这里的城墙低矮……若是固守,肯定是指望不可若是等待援军,宁远那儿的情况,只怕也不容乐观,臣的建议是,趁着他们初到,立足不稳,直接攻击,让这些建奴人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

    天启皇帝还以为张静一会提出什么十面埋伏,或者是空城计之类比较有技术含量的战法来呢。

    结果……开了一天的会,你就提出这么个玩意,打就是了?

    于是天启皇帝皱眉道:“这样能成?”

    天启皇帝直直地看着张静一,似乎想看出张静一是不是在跟他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