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七十一章:万炮轰鸣
    趁着夜色的掩护。

    所有人已是蓄势待发。

    远处的营地,依旧火光阵阵。

    而与此同时,张静一下达了命令:“迅速准备。”

    这时,没有人吹起哨子。

    大家开始将一个个圆筒,装进土坑里。

    这土坑大抵可以容纳圆筒,当然……会留有一些余量,这余量的缝隙,恰好可以作为校射之用。

    张静一看大家热火朝天,只一声吩咐,便开始熟稔的在土坑里装填圆筒,不无得意。

    前些日子,军校生在新兵训练之后,已经开始进行大量的军事训练了,而现在张静一在折腾的玩意,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所谓‘没良心炮’。

    明朝军队最大的问题,不在于火药的花样太少,而在于使用火药的人,以及火炮制造工艺的问题。

    这使用火炮的人,譬如那些炮手,基本上没几个操练合格的,绝大多数,都是混日子的老油条。到了战时的时候,临时抱佛脚,对校射之类的事一窍不通,甚至连火药的装填量,也没办法拿捏。

    结果就是,各种事故频出,有时候……火药给自己带来的伤亡,甚至比给敌人带来的伤亡还要大。

    其实炮兵历来都是技术兵种,在这个还未机械化的时代,炮兵的正规化非常重要,同样都是炮,在不同的人手里,发挥出来的效用,可谓是天壤之别。

    而另一方面,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工艺制造的问题了。

    因为这个时代的冶铁水平不过关,铸造出来的火炮往往有许多的气孔,为了防止炸膛,所以大家琢磨出了一个土办法,为了防止炸膛,好嘛,我铁不好,但是我可以把炮管加粗啊,只要加粗到足够的水平,就保准不会炸膛。

    于是乎,许多大家伙出现了,火炮的跑管,厚实无比,却也沉重无比,这玩意除了守城之外,没有任何的效用,可这么粗的炮管,其实威力也有限得很,想凭借这个大规模的杀伤敌人,不啻是痴人说梦。

    而没良心炮,就解决了后者的问题。

    至于前者的问题,张静一已经通过不断的训练进行弥补了。

    炮兵不只放炮这样简单,还需要懂得基础的数学知识,更需学习抛射的原理。

    如若不然,连基本的军令都听不明白,瞎比比的乱射一通,除了浪费钱之外,没有什么用处。

    天启皇帝果然很专业,一看到这些家伙……果然在装‘炮’,顿时吓了一跳。求生的本能,让他迅速地远离那一个个的圆筒。

    他是专业打过炮的。

    当然晓得火炮威力确实不小,可是……风险却很大。

    这要是炸了膛,贼没杀到,说不定自己就先完蛋了!

    大家默默地将一个个圆筒塞进了坑洞里之后。

    便又开始熟稔的装填火药。

    天启皇帝目不转睛地看着,一看这些人装填火药的药量,几乎要窒息了。

    于是顾不上身为皇帝的威严了,带着几分恐慌道:“慢着,慢着,怎么装这么多?张卿,要炸死人的。”

    “这也叫多?”张静一忍不住不屑道:“炸药包里装的才叫多呢。”

    “什么?”天启皇帝的脸色一下子白了,惊道:“这包里头……包里头也是炸药?”

    “对呀。”张静一很坦然地道:“不只有炸药,里头还有铁砂呢,铁砂里都是浸泡过屎尿的,陛下……你不会害怕了吧?”

    这……就有点刺激了。

    天启皇帝没见过这样的玩法。

    他忍不住皱眉问:“你就不怕炸膛?”

    张静一笑着道:“铁桶不是埋在土里吗?它还能把土炸了。”

    装填了大量的火药之后,大家开始在圆筒里搁上了一个隔离板子,紧接着……便是开始往炮筒里塞火药包了。

    塞火药包是技术活,因为得布线,这些家伙们,不知操练了多少次了,动作非常的纯熟,很快就将这引线布置妥当。

    紧接着,似乎还嫌火药包装填得不够密实,有人甚至伸脚进去,狠狠地踩这火药包两脚。

    如此,齐活!

    “准备好了吗?”

    “准备妥当了。”

    “那就干吧。”

    “是。”

    黑暗之中,回应张静一的人很兴奋。

    其中这队官一样的人,拿起了一个单筒的望远镜。

    这玩意是从佛郎机人那儿买来的,花了大价钱,军校里就只有四个。

    他不断地仔细观测着什么,最后压低了声音道:“朝着三点的方向……这营盘够大,拼命的炸就是了。都听我号令……”

    听到号令……

    天启皇帝又禁不住急忙离远了一些。

    虽然他内心也很兴奋,但是不想自己死得不明不白。

    ……

    而此时,在这建奴的大营里。

    中军大账之中,却有一个明军甲胄模样的人正坐在大账里,脚踏着羊毛毯子。

    外头虽是寒风凛冽,可这里却是温暖如春。

    这明军甲胄的人正笑着道:“那陛下的行在,突然之间生了火,宁远城里已乱成了一团,袁崇焕与满桂相互攻讦,彼此挖对方的老底,可谓热闹无比,主子……只怕这辽东大溃,已成定局了。”

    “现在这大明群龙无首,辽东诸将们又离心离德,正是一举攻克宁远,袭了锦州,引兵山海关的大好时机。当初大明皇帝来这辽东,奴才就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所以立即给主子爷修书,奴才早料想到,主子爷雄心壮志,一得到准信,准要引兵而来,与那大明皇帝一较雌雄的。”

    这人口里所说的主子,披着一件华贵锦衣,头上戴着暖帽,暖帽上镶嵌着一颗东珠。

    他看着眼前这个奴才,眼里似笑非笑,却是起身,用夹生的汉话道:“此番我引兵而来,只可惜那大明小皇帝竟是先死了,如若不然,擒住那小皇帝,便可直取北京。不过……现在辽东人心浮动,却也是大举进攻的好时机,此番你报信有功,到时定有重赏,等此战之后,我抬你的籍,让你做真正的旗人,到了那时,你我就是真正的主奴了。”

    这人于是大喜过望,连忙啪嗒一下跪下,激动地道:“能为主子效力,奴才真是三生有幸,主子您看好吧,宁远城里,我的部下早就做好了准备,等主子您先拿下了义州卫,便可长驱直入,到时我让部下开了城门,主子便可一举拿下宁远。”

    这主子颔首点头,面带微笑,如沐春风地道:“好啦,你不必激动,我素知你的忠心……你先赶紧回去吧,不要让宁远城中的袁崇焕和满桂怀疑。”

    “是。”这人感激涕零地起了身,又是抹泪又是擦鼻子,点头哈腰道:“主子保重。”

    随即,快步踏出了大帐。

    他前脚一走。

    便有一个建奴的牛录进来,此人虎背熊腰,虽是年轻,可面上却已是满脸络腮胡子。

    他回头,眼露不屑地瞪了那汉人将军一眼,等那人走远了,才冷笑道:“此等人……主子还说他忠义,他若忠义,怎么会为我们效力。”

    这头戴着暖帽,面上白皙的建奴人背着手,笑了笑道:“汉人就是这般,你要驾驭他,便免不得要说一些漂亮的话,这就好像我们渔猎一般,放狗去追熊的时候,也需先给他一块肉,摸摸它的脑袋,怎么,鳌拜……你来做什么?”

    这叫鳌拜的年轻人似是想起了重要的事情,连忙道:“探子说,东南方向好像有人活动,起初以为是斥候,可又察觉,不像……似乎人数不少。”

    这戴暖帽的人却是哈哈一笑:“明军自打在京城打败了我们一小股军马,便已不知天高地厚了。看来……近来他们熟悉了夜战,只可惜……我今夜,就是专等他们来夜袭的!这用他们的兵法来说,就叫以逸待劳!等他们真攻来,便可将他们精挑细选的精卒一网打尽。”

    “我早听说,此番大明皇帝来此,也带来了一支精兵,驻扎在金州卫,我们两千八旗精锐,对他们几百汉卒,怎么可能输?今夜……就给他们一个结果吧。你好好布置,假装没有察觉到他们的踪迹,在营中藏下伏兵,到时……将他们一网打尽。”

    “是。”

    鳌拜行了个礼,志得意满地去了。

    ……

    而在此时,大明军校生们将所有的炸药包已经装填完毕。

    张静一和天启皇帝已很熟稔地都趴在地上,做出一副男孩子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姿态。

    紧接其后,随着在这静谧的夜空之下,一声长哨吹响。

    于是,一个个火折子,先是引燃了炸药包的引线,紧接着……有人再点上了铁桶中火药的引线。

    轰……

    一声闷响,大地震撼。

    张静一顿时觉得这震动,让自己五脏六腑都变得难受起来。

    与此同时,埋在土坑中的铁桶剧震,发出火光,随后……第一个有半个磨盘大的炸药包……便在天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半弧,那火药包的引线,还在半空发出耀眼的火光。

    随后,连续的轰鸣传来。

    数十个火药包同时飞在夜空。

    这一刹那。

    火树银花,漆黑的夜空点上了点点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