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七十二章:灰飞烟灭
    没良心炮的可怕之处就在于。

    它携带方便,根本不需要携带笨重的火炮。

    随便一个什么圆筒,便可带着,简直就是野战利器。

    不只如此,因为发射的时候,它埋在坑洞里,所以根本就没有炸膛的风险。

    毕竟,人家四周都是土呢。

    明军的炮队曾经出过一种情况,因为害怕炸膛,所以在发射的时候,尽力的减少火药的药量。

    如此一来,这炮弹的威力便小了许多。

    可没良心炮不一样,这火药包里不但装满了火药,而且还有大量的铁砂,这半个磨盘大的炸药包,足足十几斤重。

    这可比寻常的炮弹份量更重一些。

    却因为不怕炸膛,所以这火药的药量,拼命的添加,因而炮筒里火药炸开,这炸药包便生生的炸出去,射程还不低。

    天启皇帝只觉得自己的心肝都要炸出来了,然后抬头看着天上飞起的炸药包,也忍不住吓了一跳。

    因为那玩意……它还在发光。

    这光,乃是炸药包上的引线。

    这可不是寻常的炸弹,寻常的炮弹,就是一个实心的铁疙瘩,砸中了谁便算谁。

    而火药虽然将炸药包推出去,真正威力巨大的火药,却在炸药包里。

    张静一在一旁看着,却早已捂住了耳朵。

    天启皇帝也不傻,也连忙捂耳。

    另一边,哨声又响。

    这是命令炮队继续装填火药。

    这个时代的火炮,一般情况之下,放出一炮之后是不能连续装药的,毕竟……此时的炮管已经烧得通红,若是连续炮击,就增加了炸膛的概率。

    而这埋在土里的没良心炮,其实炮筒内部已是千疮百孔,可又如何,在连忙浇水冷却之后,大家七手八脚地继续装填火药,置放炸药包,反正这玩意不炸膛,而且是一次性的玩意,埋在土里的炮筒,早就和土石深深的嵌在了一起,这玩意,可是牢固无比。

    …………

    一听到炮响。

    建奴大营这边居然出奇的安静。

    这建奴大营虽然很安静,可此时鳌拜等人,心中却是大定。

    他们早就察觉到了有人在大营附近集结,这是夜袭的前兆。

    这一声炮响,并没有令埋伏在帐中的鳌拜等人觉得惊诧。

    在和明军的作战之中,他们早对明军的火炮有着非常深刻的了解。

    这玩意,与其说是火炮,不如说是抛石车。

    看上去威力很吓人,惊天动地的,可不过是天上砸下几个铁疙瘩而已,只有极不幸的人,才可能被砸中。

    因而,这些精锐的建奴人只屏住呼吸,依旧耐心地埋伏在帐中等待。

    这些都是精挑细选出来,没有夜盲症的人,鳌拜心里猜测,只要这炮弹砸进营里,明军一定会趁乱杀来,到了那时,便杀他们一个屁滚尿流。

    紧接着,这数十个火药包开始散落。

    鳌拜没有听到有人哀嚎,心里却越发的觉得好笑了,他忍不住朝身后的几人道:“这些明人的火炮,越发的无力了,连一个都没砸中。”

    嘲笑的意味十分明显。

    “哈哈哈……”

    “待会儿杀光这些明狗。”

    众人欢快地叫嚣着。

    可就在此时……轰隆……

    又是爆炸。

    而这一次,却是将大家都炸懵了。

    因为这一次爆炸距离他们应该是非常近,而且威力更加大了不知多少倍。

    震耳欲聋的轰鸣一响。

    便见火光四溅开来。

    硝烟大作,而后无数的烫红的铁砂便四处飞溅。

    一个炸药包里,数百个铁砂,便如狂风骤雨一般的炸开,又如花瓣飞舞一般往四周肆意地飞溅。

    而建奴大营的这些可怜的牛皮帐篷,根本无法抵挡,于是瞬间……就在这鳌拜的牛皮帐子里,这数十个建奴武士,还没察觉出发生了什么事,便如割麦子一般一个个倒下,伴随而来的,则是他们口里发出的激烈惨叫……

    鳌拜大惊失色,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一个又一个的爆炸,在大营各处接二连三地炸起。

    下一刻,他才疯了似的扶住一个要倒下的人,口里大声道:“哈察,哈察……你怎么……”

    可这时,他便见那哈察,却好像筛子一般,直接被七八个铁砂直接砸中了脑袋,整个脑袋,像瘪了的气球,鲜血自他的头骨疯了似的流淌下来。

    有人更是捂着自己的眼睛,吃痛地大呼道:“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边说边疯了似的到处鼠窜。

    鳌拜大惊。

    他从未见过威力如此巨大的火炮,于是惊慌不已地冲出了帐子,而后不可思议的场景,便出现在他的眼前。

    只见四周火光四射,整个大营,到处都是混乱。

    这些精锐的武士,被打得措手不及。

    一次次的爆炸之后,大量的帐篷燃烧起来。

    附近的马棚的战马已受惊了,竟是挤垮了栏杆,疯狂地乱奔。

    许多人被炸的血肉模糊,在地上拼命的蠕动。

    “救命啊……救命啊……”

    这些平日里建奴人中的‘硬骨头’们,只不停地哀嚎着,指望身边有人搭救。

    这炸出来的铁砂威力惊人,竟可以直接射穿人的身体。

    即便是受了轻伤的人,现在也一瘸一拐的四处想要躲避。

    要知道,若是直接炸死,某种意义而言,也是一种幸运。

    因为这种铁砂,大多在装入炸药包之前,都生了铁锈。

    铁锈一旦进入了肉体,那么伤口便会造成持续性的危害,足以折磨人一辈子。

    而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是不存在能够完好地将生铁的铁砂取出的。

    这基本上……等同于造成一个人残疾,并且一辈子疼痛难忍,亦或者一两年后流脓化血而死。

    很快……远处又是轰鸣。

    鳌拜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终于看到对方放炮的位置。

    此时,他不禁悲愤的拔出了腰刀,高呼:“随我去那儿,将明军杀个干净。”

    只可惜,他的话被隆隆的炮声掩盖。

    而且此时大乱,也没人理会他。

    又是无数的炸药包飞入大营。

    这一次对方显然更有准头。

    紧接着,炸药包炸开。

    轰隆隆……轰隆隆……

    硝烟加上大火烧起的烟尘,已将整个大营笼罩。

    鳌拜几乎看不到人。

    而巨大的轰鸣,还有四面八方的惨叫,也令他几乎已经没办法分辨声音了。

    又一次不断的爆炸。

    他只依稀看到身边的几个人影,一个个倒下。

    而就在此时,一枚铁砂啪的一下,砸中他的胳膊。

    而后,深深地嵌入他的手骨。

    他呃啊一声,剧痛一下子弥漫全身,手中的刀险些拿不住。

    终究,他还是忍住了痛,却是茫然地在滚滚硝烟之中,漫无目的地走。

    身边,有人慌不择路地直接将他撞开。

    这撞开他的人,对他没有丝毫的畏惧,此时……内心的恐惧已经弥漫开,平日里敬畏的牛录,哪里及得上逃命。

    这些建奴人,乃是精挑细选出的精锐。

    某种程度而言,他们并不怕死。

    可是……像这样稀里糊涂的死去,不明不白,尤其是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之下,却已令他们的勇气荡然无存。

    这时,鳌拜似乎想起来了什么,顿时眼睛瞪大,接着疯了似的朝着大帐而去。

    等冲进了帐里,一下子跪倒:“主子爷,主子爷……不妙,不妙啦。”

    他嚎叫着………嚎啕大哭。

    可这位主子爷,却已不在帐里。

    鳌拜便又冲了出去,却见附近,有数十个建奴人,护着一人,正寻了一匹马,想要护着这主子立即离开。

    鳌拜便冲上去,急匆匆地道:“主子……我护着你。”

    这主子爷惊慌失措地上了马,头上的镶嵌了东珠的暖帽早已不翼而飞,他惊魂未定,只看了鳌拜一眼:“护……护着我,鳌拜,你很好……快,收拢我们的勇士……”

    “是。”

    可就在此时……

    附近……一个炸药包飞来。

    轰隆……

    这时,鳌拜才真正的见识到了这炸药包的威力。

    来不及思考,鳌拜已一下子朝着那马上的主子爷猛扑了过去。

    紧接着……炸开的无数铁砂……便瞬间将他的后背炸成了筛子。

    平日里穿戴在身的棉甲,此时显得极其可笑,因为在炸药包面前,它几乎没有任何的防护能力。

    鳌拜只觉得数十个铁砂,自自己的后背贯穿了自己的身体,似乎伤到了自己的五脏六腑。

    他艰难地呼吸,弥留之际,努力地张眼,看着怀里早已瑟瑟发抖的主子。

    这主子已是一脸苍白,若不是鳌拜及时扑过来,只怕他早和身边数十个亲卫一样,倒下了。

    鳌拜咬牙,一字一句地道:“主子,为奴才报仇啊……”

    报仇二字出口……

    他那主子,却几乎已身躯颤颤,拽开他的尸体,努力爬起来,茫然地看着这大营,方才的马,早已吓得不知奔去了哪里,地上躺着的鳌拜和数十个亲卫,已是死透了。

    刺鼻的硝烟,让他越发的意识到,自己身处于地狱之中。

    爆炸引发的大火熊熊燃烧,冲向天穹,翻滚的浓烟,已将整个天空遮蔽,抬头……再也看不着星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