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七十五章:不世之功
    袁崇焕现在什么心思都没有。

    听到义州卫来了消息,面上没有丝毫波动。

    这个时候,谁还顾得上义州卫?

    袁崇焕冷笑道:“义州卫……又怎么了,建奴人就已攻破了义州卫吗?”

    建奴人的动向,他是知道的,这两日就有人奏报,建奴已经派人一路朝着宁远奔袭而来了。

    在袁崇焕看来,建奴人杀来这里,是冲着皇帝来的。

    可皇帝都没了,拉倒吧你们。

    “不……”这书吏摇头,却还是一脸紧张的样子:“义州卫那边,有东林军校的送来了书信,说是陛下与新县侯,就在义州卫。”

    “什么?”袁崇焕大为震惊:“陛下在义州卫。”

    “正是,这是新县侯的亲笔书信。”

    书信送到了袁崇焕的手里。

    袁崇焕捏着书信,禁不住颤抖。

    他低头看过,随即眼睛都红了,嚅嗫着道:“没死……没有死……陛下没有死……”

    可随即,他的心突然好像扎针一般:“没死的话,那些奏疏怎么办?这么多的弹劾奏疏……这该如何收场?”

    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陛下若是没死,那他不是白弹劾了吗?

    而此后,又一个可怕的念头冒出来,连忙道:“等一等,那……建奴人杀到了何处?”

    书吏道:“已杀到义州卫了……是今晨送来的快报,建奴铁骑,直奔义州卫,只怕昨天下午,便已抵达了。”

    袁崇焕战栗起来,忍不住道:“陛下在义州卫,建奴人也到了义州卫,这建奴此番奔袭,动用的乃是八旗精锐,势不可挡。区区一个义州卫……根本无险可守,那土夯的城墙……聊胜于无……还有义州卫……义州卫……”

    袁崇焕随即看着这书吏:“义州卫是谁在守备?”

    “千户张彦。”

    “此人如何?”

    “此人……前两日,就已接到了调令,离开了义州卫,来宁远听调了。”

    袁崇焕一下子就明白了。

    只一下子,他的脸色就已苍白如纸。

    本来陛下还活着……他不知如何应对。

    敢情到了现在,陛下他还要重新死一遍啊。

    土木堡之变……

    一个念头如电光火石一般的在袁崇焕的脑海里掠过。

    袁崇焕脸色已是惨然,完蛋了。

    “那该死的新县侯!这定是他的主意!”袁崇焕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起来。

    现在事后回想起来,可能性似乎只有一个了,陛下是自己跑去义州卫的,而那火,也十之八九,是陛下他们自己烧的。

    现在好了,玩火自焚,却不知要害死多少人。

    若是陛下在义州卫有什么闪失,袁崇焕他们,将是没一个人会有好下场。

    当然,袁崇焕是不敢骂皇帝的。

    虽然他隐隐觉得,这事极可能就是皇帝吃饱了撑着的举动。

    可作为臣子,他不敢骂君上,思来想去,该死的不就是那个跟在皇帝身后的新县侯吗?

    “陛下若是有什么好歹,他新县侯便是王振,死无葬身之地!”

    袁崇焕又气呼呼地骂了一通,可越骂越发现这样的大骂,没有任何的意义。

    等着吧……

    很显然,袁崇焕已经有了主意,对书吏吩咐道:“你……赶紧以老夫的名义,修书一封,送去京城,说明事情原委。此事……都是新县侯所为,新县侯罪无可赦,鼓动陛下烧了行在,跑去义州卫,罪恶昭彰,罄竹难书!”

    “是,是……”书吏慌忙点头。

    “快,来人,给老夫换衣。”袁崇焕随即大声嚷嚷:“召总兵官满桂人等来。”

    其实不等袁崇焕传唤。

    得到了消息的满桂等人便已急匆匆地来了。

    袁崇焕和满桂可谓是仇人见面,不过今日却没有眼红,大家都知道……以前的事再去追究没有意义,当初都是为了自保。

    可现在……局势已经彻底的改变了。

    满桂见到袁崇焕,就冷着脸道:“新县侯罪无可赦,他是我天启朝的王振啊。”

    当面便是开门见山。

    袁崇焕点头,接着露出忧心忡忡的神色,道:“建奴人气势汹汹而来,陛下若是有失,你我必死无疑,新县侯的罪责,且放一放,眼下当务之急,是陛下该怎么办?”

    满桂咬牙切齿地道:“还能如何,救驾!”

    这一声救驾,立即让二人统一了意见。

    “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只是……建奴此番来的乃是八旗精锐,一旦宁远的军马出击,一旦遭遇……恐有覆亡的危险。”

    满桂皱眉,感叹道:“不去救驾,你我必死,救驾的话,至少还可作出一个公忠体国的样子。”

    袁崇焕又道:“若是救援不及呢?”

    满桂沉默了片刻,道:“若是救援不及,就只好死在建奴人的刀下了。”

    这是实话。

    这个时候,战死是最好的选择,至少……可以减免一些罪责。

    二人心里都沉甸甸的。

    其实论起来,辽东的败坏,与这二人不无关系,可事到临头,却也只能临危一死报君王了。

    “末将亲自去,带五千关宁铁骑,立即出发。”

    “五千只怕不够。”袁崇焕道:“再调三千,老夫与你同去。”

    满桂一愣,八千关宁军,是整个宁远、锦州一线的老底,全部送出去,一旦遭到建奴铁骑的攻击,可能这宁远和锦州一线……便彻底的垮了。

    大明屯驻于这一线的兵马,看上去有十数万之多,可实际上……二人心知肚明,真正有战斗力的战兵,只有这么多。

    其他的,不是老弱病残,就是空饷吃的严重,还有一部,则被调去了山海关,所以,这等同于是倾巢而出了。

    满桂不由皱眉道:“若如此……宁远怎么办?锦州又怎么办?”

    袁崇焕跺脚道:“都到了这个时候,陛下若是遇害,或是被人擒获,有再多的宁远和锦州又有什么用?”

    满桂再没说什么了,此时……作为巡抚和总兵官,这辽东的一号和二号人物,都必须表现出足够的忠诚,如若不然,秋后算账,谁也别想逃。

    当日,满桂点齐人马,与袁崇焕迅速出发。

    这里距离义州卫并不远,这一路疾行,竟也不管后队有没有跟上。

    至于本该派出的斥候,此时也顾忌不上了,因为前锋策马狂奔,跑的比斥候还快。

    只是越到这义州卫周边,却越发觉得蹊跷。

    这里哪里有建奴人的踪迹?

    难道是……误报?

    若是当真附近有建奴人,这建奴人一定会在四周遍布探马,按理来说,此时肯定能遭遇几个的。

    袁崇焕和满桂心里不无疑虑,却依旧不敢放下心。

    二人一路疾行,都有些疲惫,下马休息的时候,袁崇焕满腹心事。

    满桂此时想起了一件事来,道:“你弹劾本将的奏疏,只怕已送到京城了吧。”

    袁崇焕便冷冷地看他道:“你又弹劾了多少,莫非以为本官不知吗?”

    说罢,二人都沉默了许久!

    缓了缓,满桂才又道:“若是陛下真有什么不测,我们该共体时艰,不能再相互攻讦了。”

    “你有何策?”

    “新县侯!”满桂斩钉截铁地道:“新县侯就是当今天下的王振,陛下若有不测,新县侯难辞其咎……”

    袁崇焕点点头,对此深以为然:“走吧,不能再歇了。”

    说着,袁崇焕已翻身上马。

    满桂道:“怎么,袁公为何不说话。”

    袁崇焕道:“新县侯成了王振,你我……总算可以平安落地,也幸好你我还有用,这辽东的诸将也还有用,朝廷没有我们,守不了辽东,更别提,抵御建奴了。朝廷既离不开我等,那么……总不至情况太坏。只是陛下的安危,依旧是重中之重,若有不测,你我依旧难辞其咎,不要耽搁,先勤王要紧。”

    满桂顿时明白了袁崇焕的心思,也不禁定下神来,若是陛下是死在宁远,他们二人肯定死无葬身之地了。

    可若是在义州卫出了意外,这新县侯则负有主要责任,再加上如袁崇焕所言,朝廷若是真将他和袁崇焕连根拔起,又需株连多少军中的将军呢?一旦大家离心离德,这辽东还要不要?朝中诸公,拿头去应付建奴人吗?

    这样一想……他似乎觉得事情没有这样的糟糕了。

    …………

    义州卫里头,所有的尸首,都被收敛之后,集合在一起埋葬。

    不过军校生员损失并不多,倒是伤了不少,如今,也都带回军镇之中进行救助。

    天启皇帝休憩了一个多时辰,却又亢奋的起来,寻到了张静一:“哈哈……朕做了一个梦,梦到抓了皇太极,谁晓得这一觉醒来,咦,还真将皇太极拿住了,哈哈哈……朕的功劳,远迈先祖,依着朕看……朕以后要做的不是光武帝,朕要做唐太宗。”

    张静一炸了眨眼道:“陛下……此言差矣,分明是我们一起捉到的人,怎么就一口咬定是陛下擒住的呢?当然,陛下要这功劳,臣当然拱手相让的,可话得说清楚,不然不明不白的,毕竟大家都看到是臣一把擒住了皇太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