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七十九章:天威难测
    这张文英乃是副将。

    官职不低。

    位列总兵官之下,算起来,已是整个辽东有数的高级武官了。

    现他这般的人,在这辽东也是跺跺脚能让地皮颤一颤的人物。

    何况,每一个副将之后,鬼知道背后人家巴结上了什么人物,这背后至少有个巡抚,说不定,人家与某个尚书关系匪浅也不一定。

    更不必说,往往副将之下,都有自己的几营兵马,也有自己的家丁。

    而像张文英,平日里空饷吃的不少,可武官虽然空饷吃的多,养起家丁却是不含糊的。

    家奴在辽东就是财富,家奴越多,财富就越大,毕竟武力是可以变现的。

    这张文英便有家丁七百多人!

    七百多个家奴,而且个个都被他养得膀大腰圆,都是与他唇齿相依的人。

    像这样的人,是绝不可能轻易杀的,因为一杀,就可能出乱子。

    这就好像历史上的袁崇焕斩杀了毛文龙一样,毛文龙是总兵官,他这一死,于是整个东江镇立即瓦解!

    许多当初跟着毛文龙的人立即投了建奴,这些人甚至一度成为入关的主力军马,譬如赫赫有名的耿静忠、尚可喜、孔有德人等。

    也就是说,袁崇焕诛杀毛文龙,直接就给建奴人贡献了三个功高,以至于可以位列王爵之人,至于其他因为毛文龙死后而降了建奴,为建奴立下赫赫功劳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由此可见,破坏力之大。

    朝廷之所以对于辽东的这些总兵官和副将们有所忌惮,其实也是有原因的,这些人盘根错节,下头有太多仰仗他们生存的人。

    你一旦将人贸然杀了,其余之人就算编入其他的军马,也难以驾驭,何况他们自己也已离心离德,毕竟无论调去哪里,在他们心中,自己终究不是对方的嫡系,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而在辽东这地方,你若是在军中没有一个靠山,就意味着每一次冲锋陷阵,都是你去送死,而每一次邀功领赏,你都得靠边站着。

    这等人身依附的关系一旦变成了习惯,这些在辽东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军头们,自然而然也就成了不能轻易去碰的人物,尤其是在大敌当前。

    而那张文英,起初以为只是吓一吓他而已,因而口里叫着冤枉,倒还不至恐惧。

    直到他如死狗一般地被人拖拽着出了大帐。

    外头早有几个刀斧手在此候着,接下来人如死猪一般的捆起来,按在长条凳上,只一个脑袋悬空在凳子外。

    而后,那虎背熊腰的刀斧手直接举起了利斧。

    这时候,张文英才发现这不是开玩笑了,这是真的要命……

    于是他惊得脸色煞白地连忙惨呼:“救命,救命啊……我……我……饶我这一命,我冤枉啊……袁公,满总兵……”

    利斧直接剁下,那脑袋便如开瓢的瓜一般,生生与身体分离,孤零零地滚落在地。

    他的声音已戛然而止。

    很快,有人提着他的脑袋进来,道:“陛下,恩师……张文英伏诛。”

    天启皇帝面上没有丝毫表情,只是眯着眼,依旧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对此像是无动于衷。

    张静一倒是点点头道:“悬在营外,立即传书本地锦衣卫,抄家拿人,不可走漏风声,也不得有误!”

    “喏。”

    此时……这大帐里弥漫的,却是刺骨的寒意。

    袁崇焕万万没想到,事情比他想象中的要糟糕得多,这张文英平日里颇受他的器重,乃是辽东军中的一员大将,如今……一声号令,便人头落地了。

    他再也淡定不下来了,内心顿时惶恐起来,副将如此,他这个巡抚,难道不是难辞其咎吗?

    他忙道:“陛下,陛下……臣万死。”

    那满桂也已吓得面如土色,此时竟已不敢直视天启皇帝了。

    天启皇帝依然保持沉默,对于这些文臣武将们的请罪,充耳不闻。

    他施施然地端起了跟前的茶盏,慢吞吞地喝茶,帐中只有他揭开茶盖和吹着茶沫的声音。

    张静一又道:“参将刘龙,张建义,游击将军王信,赵烨……”

    他面无表情地报出一个又一个的名字。

    只是此时,却没有人敢回应了。

    被点到名的人,要嘛是屁滚尿流,要嘛……便是直接昏厥过去。

    紧接着,生员们开始一一辨认,直接将人拖了出去。

    这时候,一声声的惨呼,在这大帐之外此起彼伏起来。

    “陛下……陛下……”袁崇焕这时……哪里还有半分封疆大吏的威严,神色惊恐,伏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地道:“臣……万死,万死……臣不该隐瞒陛下啊……”

    天启皇帝只淡淡地道:“不要急,你的事,可以慢慢地说,账总是要一笔一笔地算的……”

    袁崇焕万念俱焚,惶恐地道:“臣……臣……”

    天启皇帝笑了笑,今日这笑,却显得气定神闲,很是轻松:“卿家不是说,怪罪辽东诸将,会引来人心浮动,会让大家伙儿寒心吗?朕今日不但要怪罪,还要杀人!不只一个人,还要祸及他们的家人,朕倒是很想看看,他们是怎么离心离德,又怎么让这辽东人心浮动,更会造成什么样的乱子。”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才又道:“若是当真出了什么乱子,那就来好了,朕杀得了建奴,还杀不了你们这些叛臣吗?尔等与那皇太极相比如何?”

    皇太极就被押在帐外头,见这天启皇帝命人拉着一个又一个人来杀,这帐中天启皇帝的语气,竟还轻松自在,就像是这杀人乃是家常便饭一般,连眼睛都不需要眨一眨。

    此时,皇太极的内心也变得阴沉沉起来,他陡然发现,这大明天子,并没有他此前想的这样简单。

    可当他听到那句尔等与皇太极相比如何,皇太极顿时觉得心口发堵。

    扎心了……

    天启皇帝的声音这时又响了起来:“你们要作乱,就作乱吧!花了朕这么多的钱粮,朕每每在想,你们到底是明军,还是那建奴的人,即便是建奴,他们虽也攻城略地,却不会吃朕的血,啃朕的肉。朕与其养着你们这群废物,倒不如索性壮士断腕。”

    “袁卿家不是说,你们要离心离德吗?离心离德也很好,但可以去投建奴,且看建奴是否养得起你们,你们若是也能在建奴那里,每年花费四五百万两纹银,能吃他们几百万石粮,能吃那建奴人的空饷,这也算是为我大明立下赫赫功劳了,等将来朕犁庭扫穴,将这建奴人铲干净了,说不准朕还要记你们的大功呢!这功劳,可比你们在宁远和锦州龟缩在城中,为朕守边要高得多,朕一个个都要赏赐你们。”

    张静一:“……”

    张静一在一旁,不禁无语,这话说的,好像大明现在养着一群猪一样。

    那袁崇焕等人听到这里,可谓是羞愧得无地自容,只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了。

    天启皇帝则继续道:“朕还就实话告诉你们,朕还真不打算将今年和明年的饷银和军粮给你们了,你们不是养不起兵,这养兵的钱粮都在你们自己的私库里呢,朕呢,一个个的抄,且看看,诸卿平日里叫穷,见识一下你们到底有多少银子,藏着多少粮,蓄养了多少的私兵?朕要知道,朕的钱粮都花去了哪里!”

    说到这里,天启皇帝又是震怒:“为了筹措这些钱粮,朕派太监到各地镇守,去收取矿税。这关内之人,个个将朕恨得牙痒痒,说朕与他们争利。为了喂饱你们,朕加辽饷,逼迫着多少百姓山穷水尽,个个骂朕是昏君。朕在关内做昏君,换来你们在此快活吗?”

    “朕就实言相告吧,这样的好日子到头了,你们一个个,要嘛挖地三尺,将朕的钱粮吐出来,要嘛……就去建奴那里,朕会让皇太极修书一封,为你们举荐,你们拿着皇太极的书信,去见那建奴人,顺道儿,也代朕传一句话,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他们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袁崇焕已是五内俱焚,世上哪里还有逼着自己人去投敌的。

    这是什么,这是奇耻大辱啊。

    作为封疆大吏,辽东巡抚,这不成了天大的笑话吗?

    他叩首,此时哽咽着道:“陛下……陛下,臣死罪…臣与建奴,不共戴天,臣在辽东多年,身无寸功,实在愧对陛下……”

    天启皇帝没有丝毫动容的样子,只是道:“想死还不容易吗?可要活,却难得很!你对辽东,也算是知根知底了,你若当真还想改正,那么……就给朕做一件事吧。”

    袁崇焕越发觉得天启皇帝天威难测,此时只有诚惶诚恐,他其实更害怕天启皇帝发现他与皇太极通了书信,要知道,这些事,他根本没有奏报。

    因而,袁崇焕此时只有战战兢兢地道:“请陛下示下。”

    “杀人。”天启皇帝冷着脸,目光如冰,一字一句地道:“替朕杀人,你不杀,朕就杀你,并诛你三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