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八十章:格杀勿论
    袁崇焕历来爱卖弄聪明。

    这其实也是许多文臣们显著的特点。

    毕竟,在一个文盲遍地的社会,能中进士的,自然鹤立鸡群。

    可今日,袁崇焕只感到森森的寒意,这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让他一刻都不愿待在这里。

    他心思已彻底的乱了。

    先是怀疑众将谋反,然后才知击溃了建奴人,擒住了皇太极,此后又开始大开杀戒。

    袁崇焕这才察觉到,自己这点小聪明而产生的优越感,在绝对的权势面前荡然无存。

    他此时剩下的,只有惶恐。

    “陛下……陛下……要杀谁……”

    天启皇帝语气平静,淡淡道:“你久在辽东,对于这辽东的情况最是熟悉……前几日,你可有向朝廷上奏?”

    袁崇焕猛地惊觉了什么,前几日,行在被焚毁,为了自保,他上了不知多少道弹劾的奏疏,弹劾的都是那些骄兵悍将。

    之所以弹劾,是因为当时的情势岌岌可危,行在被烧,朝廷第一个想到的,必定是有人想要刺驾,而是谁想让皇帝死,这就值得商榷了。

    正因为如此,为了确保自己的清白,向朝廷表明这辽东之地,有许多人贪赃枉法,而陛下一来彻查,便惨遭毒手!

    为了撇清自己的关系,袁崇焕可没少拿着各种罪证,送到京城里去的。

    为的……就是保全自己。

    他方才所感受到的,乃是天启皇帝的狠辣,而现在所感受到的,竟是一种智商上的侮辱。

    难道……火烧行在,是早就预料到了今日?

    倘若如此的话,那么后头与建奴人在此决战,想来也是预料之中?

    再到今日的斥责,今日的杀人……这一切一切,都在陛下的掌握中?

    假若是如此……是如此的话……

    袁崇焕唯一的念头就是,自己岂不成了猴子,被陛下耍弄在掌心?

    这么多的弹劾奏疏送出去,不只有袁崇焕弹劾别人,也有别人在弹劾其他人,鬼知道有多少的罪证,都送到了内阁里去。

    这些多是查有实据的,毕竟……生死关头,到了那个地步,谁还顾得了什么脸面,而现如今……随手拿出来,都是铁证如山。

    官场上的规矩,历来是你好我也好,其实袁崇焕是个极聪明的人,即便是他杀毛文龙,其实也是料定了毛文龙的靠山不够瓷实,拿他的人头树立自己的威信,实是百里无一害。

    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等于是完全撕破了脸皮。

    而这一切……始作俑者便是现在高高坐在这里的青年天子。

    天启皇帝这时与张静一对视一眼。

    二人会心一笑。

    随即,天启皇帝又道:“如今,辽东糜烂到了这个地步,若是不严惩那些违法乱纪之人,这辽东宁可拱手让给皇太极。”

    拉倒吧……

    张静一心里道,你口中的皇太极就在外头绑得严严实实的呢。

    天启皇帝又道:“你是巡抚,彻查不法,乃是你应尽之职,朕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辽东需要整肃,而且要好好的整肃,贪墨了钱粮的,就将他们的钱粮挖出来。蓄养了私兵的,就将他们的私兵重新整编。仗势欺人,害了人命的,还有那勾结建奴,与建奴沆瀣一气、暗通款曲的,就直接的杀,统统都杀了。再有就是……侵占了下头军户和良民田地的,也要杀。朕要看到这些地,看到这些钱和粮食,也要看看……到底有多少的私兵……这事……你来办,你不是平日里都说三年平辽吗?朕现在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三年平辽,就三月之内,除邪惩恶,可不可行?你给朕一个准话吧。”

    袁崇焕听完天启皇帝这番话后,心都凉透了。

    这得杀多少人,得查抄多少人的家产?

    这些人有的世代在辽东,早已自成体系,别看官职不高,实则却是盘根错节。

    还有一些人,与朝中的贵人们关系匪浅,哪一个都不是好招惹的啊。

    他若动了这个手,将来还能立足吗?

    天启皇帝看着他笑了笑,只是这笑显然不达眼底,道:“你可不要心存侥幸,这辽东诸将的罪证,可都在京城,在内阁,在司礼监呢!朕的丑话说在前头,你若是对他们网开一面,朕若是发现与你们上奏弹劾之事不符,朕不找别人,朕届时只找你,你少杀一个,朕就杀你家一人,你包庇一个,朕就抄了你的家当。朕懒得继续和你讲什么情面,你我君臣之情到底有没有,有多少,就看你自己的了!你就直接说罢,三月除恶,你办得成办不成?”

    袁崇焕已是心如死灰。

    他宁愿辞官,也不愿做这等恶人。

    这已经不是恶了,这等于是刨人祖坟!这么多的文臣武将……他袁崇焕岂不是千夫所指?做了这等事,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只是……他此时心里只有恐惧,他现在似乎发现,和这凶神恶煞的天启皇帝相比,好像这些个骄兵悍将们……才是软柿子。

    他抿着唇,犹豫着不答。

    天启皇帝则是冷声道:“看来,你是不肯为朕效命了,那也好,张卿家,我们就先给袁卿家来算一算他的账吧……”

    “陛下……臣愿效命。”袁崇焕慌忙道:“为陛下尽忠,乃是臣的本份……”

    他说着,似乎生怕天启皇帝不肯利用自己,为了彰显自己有利用的价值般,便急速地道:“臣久在辽东,对于辽东的种种积弊,知之甚详,这些枉法的骄兵悍将,臣岂有不知?只是臣糊涂,以往只是纵容,今陛下要整肃,臣甘为先锋,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这话的意思是,陛下,找我吧,我还有用的,这个我很擅长,选我,选我吧……

    天启皇帝微微一笑道:“那你说,三个月可以吗?”

    袁崇焕重重点头:“三月之内,必见成效,敢有抗拒者,臣一一杀之,教他们鸡犬不留。许多的罪证,都是现成的,臣这边心里有数。”

    天启皇帝于是站起来,一步步走到袁崇焕的身边。

    这袁崇焕早就吓得魂不附体了,天威难测,伴君如伴虎,今日总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原本以为……这天子年轻,没什么手段,随意都可糊弄。

    现在才知道,人家不但能杀人,而且还敢杀人,一举一动,一心一念,即决定人的荣辱。

    天启皇帝随即和颜悦色起来,甚至伸出手将袁崇焕搀扶了起来。

    袁崇焕顿时吓得浑身发抖,他一点没感受到君恩,有的依旧是恐惧和不安。

    将他搀扶起来之后,天启皇帝脸上的冷意也收敛了许多,此时道:“如此甚好,朕拭目以待,你要谨记着,你的背后,是朕。所以,大可不必有什么顾虑,放手去杀、去抄便是!若是干得好,也不失忠臣本色。将来……朕定有重赏。”

    袁崇焕面如死灰,却比谁都知道他没有选择,便忙不迭地点头道:“臣敢不效命,继之以死。”

    “很好。”天启皇帝踱了几步,背对着众臣,随即又回过头去,看着这跪了满地,隐隐发抖的文武大臣。

    他突然想起什么来,便道:“满桂满卿家……”

    这满桂也算是一员虎将,战场之上,不知杀了多少人,可谓是杀人不眨眼。

    现如今,却已吓得魂不附体,天启皇帝唤他,让他打了个寒颤,随即口不择言地道:“陛……陛下……臣也可以杀人,臣……臣也可以抄家,臣……臣也是可以效力的。”

    到了这个份上,傻子都看得出来了。

    三个月内,整个辽东文武,只会有两种人,一种是杀人的,一种是被杀的。

    若是不能做到杀人,不能像袁崇焕一般,成为陛下手里的利刃,到时候……只怕他第一个就是被杀被抄家的那个。

    在辽东的武将,有哪一个真正敢说自己是干净的?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满桂却不似袁崇焕那般的扭捏,不就是杀人和抄家吗,我觉得我可以的。

    天启皇帝则是微笑道:“是吗?既然卿家如此自告奋勇,那么……你就从旁协助吧。”

    “是,是……”满桂这膀大腰圆的军汉,此刻居然将臀翘得老高,脑袋重重地磕下,像是小小的松了口气:“臣一定尽心竭力。”

    张静一却在一旁道:“陛下,臣听说,满总兵官倒还算是洁身自好,家里虽蓄养了不少私兵,却没有其他的恶迹,只是满总兵久在辽东,与不少军将都打成一片,平日里很是和气,臣担心,满总兵下不去手,对人网开一面,那不少军将,都是他提拔起来的,怎么忍得下心呢?陛下,依臣看……就不要让满总兵为难了吧。”

    天启皇帝便露出了狐疑之色:“是这样吗?”

    满桂听了,已是吓得浑身冷汗,脸色煞白,立即道:“不,臣……可以的,臣……绝不会有私心偏袒的,臣心中只有君臣,其他所谓私情,哪里抵得上君臣大义?陛下……臣可以……”

    …………

    双倍月票了,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