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九十一章:恭贺陛下
    皇太极的表情是骗不了人的。

    他的脸上有嫉妒,当然也有羞愤。

    这一路上,他自然知道,一夜之间将自己的铁骑杀的片甲不留的,便是什么东林军校。

    而东林军校,竟是张静一操练的精兵。

    若说不佩服张静一是不可能的,他见识过不少所谓明军的名将,其实……都不过尔尔。

    譬如那在大明声名赫赫的袁崇焕,在通了一些书信的过程中,皇太极能分明感觉到对方爱用所谓的‘技巧’,而不尚实干。

    这几乎是整个大明的通病,每一个人都自诩是诸葛亮,可一旦到了练兵和出战这个层面就拉胯了。

    东林军校虽然是夜袭,可是表现出来的军事素养,却令皇太极震惊。

    因为皇太极出身在建奴,自然最是清楚夜袭的难度。

    想要数百人不溃散,在夜间保持整齐划一,各司其职,这种难度非常大。

    能操练出一支这样的军马的人,已远在大明的许多名将之上了,只有传闻中的戚继光才可以做到。

    当然,戚继光已经久远,大明的颓势已显现出来,皇太极得到了汗位,本来以为正该是大干一场的时候,结果直接摔进坑里,什么都没了。

    而众人听说他是皇太极,已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皇太极……竟被俘虏了……

    这是建奴的首领啊。

    从万历年到现在,这二十多年来,建奴猖獗,已成大明心腹之患,无数的忠臣良将,都无法解决的隐患,现在……

    孙承宗的眼中已经放光,他镇抚过辽东,自然是清楚这个努尔哈赤的儿子是个极有才干的人,如今又得汗位,本就让孙承宗忧心忡忡。

    甚至孙承宗还曾和人断言,若是努尔哈赤还在,建奴人对大明的威胁固然甚大,但是……绝没有到动摇大明根基的地步,可若是这个皇太极,就完全不同了!

    皇太极比他的父亲努尔哈赤更擅长手腕,用兵也更加狡诈,这是最难缠的对手。

    眼看着皇太极竟被押送至此,孙承宗猛地眼眶一红。

    这是什么感觉呢?

    就好像是……一直以来内心都有一种焦虑,觉得内忧外患,难有作为,无数的事情缠身,可突然之间,眼前豁然开朗,却是发现,所有的问题迎刃而解。

    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

    孙承宗忙是道:“陛下……陛下圣明啊……”

    这句话,纯粹出于肺腑。

    真情实意。

    “我大明……也有扬眉吐气的一日……”

    其他人在错愕之间,无论出于何等情绪,可在此时……却也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悦。

    尤其是魏忠贤,好家伙,就连皇太极都抓来了,可恶……咱怎么就一下子慌了神呢?居然让孙承宗这个平日里不擅长溜须拍马的家伙占了先机。

    于是魏忠贤立马拜倒在地,行五体投地大礼道:“陛下武略过人,今只身入辽,即擒贼首,历朝历代天子,谁可及陛下万一,奴婢恭喜陛下……立此不世大功!”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道:“吾皇万岁,万岁!”

    天启皇帝顿时志得意满,精神奕奕地道:“朕平心而论,这功劳,可不是朕的,朕固然……咳咳……朕固然运筹帷幄,也上阵斩了几个建奴人,可这贼酋皇太极,却是张卿拿住的,张卿奋不顾身,勇猛过人,生擒了皇太极……这是他的功劳,你们不要算在朕的头上。”

    张静一听罢,倒是有些意外。

    他没想到,一直振振有词地表示'这是朕拿住的皇太极'的天启皇帝,转过头,居然谦让地将这大功劳让给了他。

    我靠,那我之前隔三差五的在皇帝面前暗示'陛下不要忘了我',岂不是白白暗示了?

    张静一连忙道:“陛下……这是陛下的功劳,陛下怎么可以让给臣呢?当初……是陛下……”

    天启皇帝一挥手,大气地道:“你休要再谦让啦,你真以为朕一点气度都没有吗?和你抢一个头功?是你的便是你的,何须多言。”

    张静一大受震撼,这不是我认知的朱由校。

    不过却不再说什么了。

    倒是其他人,依旧还处于震惊之中。

    尤其是那信王朱由检,他不可思议地看着皇太极,心里产生了无数个念头……

    这怎么可能?皇兄这样胡闹下去,理应是天下大乱才是……可是……眼前这些,如何解释?

    王欢更糟糕,因为他没想到,自己拿皇太极举个例子而已……

    结果人家真的把皇太极从辽东拎到了他的面前,这还怎么讲道理?

    天启皇帝却是看着皇太极,随即道:“皇太极,这样说来,你认为张静一是人才了?难道他不该是奸贼吗?”

    皇太极很耿直地道:“这样的奸贼,给我大金一个,今日束手就擒的,便未必是我了。”

    这话说的……

    王欢:“……”

    天启皇帝又道:“他有什么厉害的?他又不是什么道德君子。”

    皇太极觉得天启皇帝在侮辱自己,他甚至气得一口吐沫吐在了地上,接着厌恶地道:“什么道德君子,行军打仗,有何道德可言?我大金也看你们汉人的书,只是从不看什么狗屁四书五经,却只看《三国演义》,里头总还有一些用处。大金之所以能横扫辽东,就是因为你们眼高手低的糊涂虫太多,平日里只会高谈阔论,事到临头,个个便开门乞降。我本以为,此等风气在你们大明已蔚然成风,这大明本该是纸糊一般,只要一踹便倒,哪里想到……竟撞着了东林军校还有这个张静一……哎……这是时运啊。”

    皇太极此时面色已是动容,其实他一直都在反省这一次的失败,像他这种聪明的人,自然很快便洞悉了这一次战败的原因。

    这些东西,憋在肚子里太久了,不吐不快,皇太极感慨道:“这张静一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他虽身居高位,却肯实干,这与你这皇帝养着的其他酒囊饭袋不一样。”

    说到酒囊饭袋,皇太极忍不住瞥了一眼其他人,一副在座诸位都是垃圾的表情。

    “不说其他,这火炮乃是你们大明的技艺,火炮的犀利,也一直让我大金忌惮。只是可笑的是,你们派去辽东的那些文臣武将,哪一个在乎过火炮?结果就是,空有这样的宝贝,却忽视了火炮的操练,身居上位的人,只知敛财,要不就是清谈,每日说一大堆的屁话,除了正经事,什么都干。结果就是什么呢?就是上行下效!这许多的火器,到了你们辽东的军马手里,成了一坨坨废铜烂铁。”

    王欢:“……”

    皇太极继续道:“可这东林军校不同,这能夜战,已经算是百战精兵了。我自己是带兵之人,自然清楚这夜战的厉害,这需要协同,需要兵知将,将知兵,需要一次次的操练才可以做到。而更难的,是夜里放炮。这么多的火炮,怎么放,如何校准,火药怎么处理,这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熟练的。”

    “真以为我行军打仗,是书上说的,摇一摇羽扇,对着舆图指点几句便可以了?大明的酒囊饭袋太多,可这张静一,经历了那一场夜战,我方才知道,他不但擅长练兵,让这将士与他同心同德,而且士兵们的作战技艺也是高强,夜里如何放炮,哪一些人负责伏击,什么时候冲杀,如何判断是否开始追击,这些………统统是大学问,张静一却做的极好,他若是投的不是大明,而是我大金,我定要将最爱的女儿嫁给他,让他做我的额驸,再给他正黄旗的身份,分他十个八个牛录不可。”

    众人听的动容,而那王欢,自是羞愧难当。

    当然,他的羞愧并不是因为自己错了,而是来源于,天启皇帝居然真把一个活蹦乱跳的皇太极搬到了他的面前来,狠狠地打他的耳光。

    他绷着脸,最后冷哼一声,表示不屑于顾的样子。

    天启皇帝倒是听的极认真,某种程度而言,他居然觉得皇太极的话,每一句都很对自己的胃口,于是手指了指,点着这王欢道:“此人一直倾慕你,还说要用礼义……”

    皇太极居然觉得这话很耳熟,还不等天启皇帝说下去,就立即道:“是不是说什么礼义为干戈和甲胄之类,还有什么……实行仁政,什么大治天下,什么尧舜禹汤之类?”

    “呀。”天启皇帝惺惺相惜地看着皇太极:“对,你也听说过?”

    皇太极又一口吐沫吐在地上,脸上毫不保留地露出轻蔑厌恶之色,骂道:“这样的土鸡瓦狗,跑来投我大金的人,多的去了,简直屁话一大堆,实则半分本事都没有。讲起这些屁话来,能说好几个时辰,既不能上马领兵,也不能治理一个庄子,居然还每日沾沾自喜,自以为自己很高明。这样的人……到了我那里,我恨不得一个个宰了,此等狗才,只能去捡马粪,也只有你们大明将他们当宝贝看待。”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