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九十六章:众望所归
    天启皇帝看着张静一,一言不发。

    便听张静一继续道:“说穿了,太祖高皇帝的时候,让士绅代治天下,乃是当时的最优选择!毕竟,新朝建立,需要安稳人心。可如今,这些人的土地越来越多,他们的利益也越来越重,现如今,已到了尾大不掉的趋势。倘若继续这样纵容下去,陛下需要花多少的代价,去买下他们的忠诚呢?

    张静一的提问,其实直指问题的本质。

    想要让人为你效力,你得给好处。

    可是这些好处,天启皇帝的父祖们该给的都给了。

    从科举,从优待士人,从免士人的税赋,再一步步制定对这些人有利的国策。

    “这天下之利,若有十成,朝廷已给了他们八成之利。现在国家困难,陛下只是让他们让渡一成的利益,对他们而言,却也比割肉一般,痛不欲生。人的贪心是没有止境的,他们有了一万亩地,就会想要两万亩,天下的地只有这么多,陛下难道还能割肉饲虎吗?”

    天启皇帝冷冷道:“那如何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呢?”

    “用税赋打击他们,取消他们的特权。”张静一斩钉截铁地道。

    天启皇帝皱眉起来:“税赋?”

    张静一道:“从前大明的税赋,都是丁税,所以都是按人口的多少来算税收,这一个士绅人家,家里可能只有十口人,可他们却有十万亩地,那么他们所收的税赋,也是按十人来征收,至于他们的奴婢,则大多是隐户,朝廷根本不知有这些人,又如何征税?而那些寻常的小民,家里也是十口人,可实则他们却是上无片瓦,下无立锥,连自己都养不活,可朝廷却还要以十丁的税赋来向他们征收税赋!敢问陛下,这样合理吗?”

    “所以,想要打击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按着天下土地的多寡来征收他们的税赋,有十万亩地的人家,征收十万亩地,没有地的人家,不收取任何税赋,这样才最是合理。”

    天启皇帝听罢,连连点头道:“你说的没有错,若是当真能如此,那么大明就有希望了。”

    大明的财富还少吗?两京十三省,经过了两百五十年的和平发展,虽然时常会有一些灾难,可实际上……积攒起来的财富是十分惊人的。

    可现在尴尬的处境就在于,如此富庶的一个帝国,朝廷的财政却是一年比一年糟糕,比两百多年前遭遇了战乱,百废待兴时还要糟糕一些!

    而寻常的百姓,日子只怕过的比两百五十年前那些百姓还要辛苦,以至于官逼民反,流寇遍地,天下糜烂。

    那么这些财富究竟去了哪里呢?

    这样的国家,它不灭亡都没有天理。

    天启皇帝随即道:“这样说来,朕只要效仿张居正,改革税制,便可解决这些问题了?”

    张静一便立即摇头道:“哪有这样容易。陛下圣明,何况这天下人,谁不知道问题的根结在哪里,可为何,大家都在装聋作哑呢?其实……除了一些大臣,本就利益相关,改革税制,就等于是让他们的家产减半。可是我大明,也不乏有有识之士,他们为何不吭声呢?说到底,因为大家都明白,这样的旨意一发出,只怕这两京十三省,都要烽火连天!流寇可怕,难道那些掌握了大量人口,有无数的奴婢,通过姻亲而在本地产生盘根错节关系的士绅们,就不可怕吗?莫说是京城外头保不住,便是京城之内的文武百官,只怕也都要反了不可,到时陛下身边,就只有臣这样的赤胆忠心之人了。”

    天启皇帝拉下脸来,其实他也明白,这玩意……它改不得。

    一改就死。

    可说了这么多,分析出来的结果还是这样,不就等于没说?

    于是天启皇帝叹息道:“你说了这么多,改又不能改,岂不是白费口舌?”

    “这不一定。”张静一道:“天下不能改,可我们在有些地方,难道不能改吗?如今陛下敕臣封丘为封地,臣便想着,不如臣来做这个坏人,这改制,何不从封丘开始?咱们可以一步步来,走一步看一步,成了当然好,不成……大不了找个人来背黑锅,拉出去平一下民愤便好了。”

    “拉你?”天启皇帝若有所思,一副于心不忍的样子。

    张静一道:“这……”

    他没有说背黑锅的是他,好吧!

    天启皇帝道:“好啦,你尽管去试一试吧,朕知道你的意思了,总而言之,你们张家在封丘无论做什么,朝廷都不干涉。你有什么难处,朕都鼎力相助,你尽管放手去做便是。”

    “那臣真做啦。”张静一笑起来,他就等这句话了。

    于是他又道:“陛下将来不要后悔。”

    天启皇帝倒是很爽快地点头:“当然。”

    张静一想了想道:“要不要立个字据……哈哈,臣开玩笑的,陛下言出法随,谁敢不信呢?”

    张静一这番话,让天启皇帝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过之前一直赶路,回到京里来又发了这么多事,今日实在疲乏了,张静一看天色不早,自然也就告辞而出,回去休息了。

    次日,经过一夜休息,精神恢复饱满的张静一巡视了一下新县,这里的工作,大抵都按部就班,没什么差错。

    见这边稳定,张静一便打起了主意。

    既然封丘只是一个县,而且授予了全权,张静一打算,就不妨激进一些,他不断地开始给管邵宁写信,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授予他在封丘不妨将步子迈大一点。

    频繁的通信过程,也大致让张静一了解了封丘的情况。

    封丘有三大姓,是县里最大的士绅人家,出了一个进士,十二个举人,至于秀才就数不清了。

    户口不多,人口是两万三千户,九千七千多人。

    不过……隐户十分多,管邵宁的大致估算,这隐户应该是在册人数的一倍以上。

    也就是说,有接近十万人口,是簿册里不存在的,可是……明明这些人就活生生的在封丘活蹦乱跳。

    张静一于是提笔,他思量了很久,最终写了一封洋洋洒洒上万言的书信,让人送去了封丘。

    这天下已经失衡了太久,是该给大家一点刺激了。

    其实书信送出去的时候,张静一是颇有些后悔的,觉得是不是太激进了一些。

    可很快,就打消了念头。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张静一唯一明白的就是,这大明朝要嘛天下大乱,相互残杀,而后数千万上亿的人口被杀去大半,而后新朝建立,又开始百废待举的过程。

    要嘛就是他张静一来杀,血流成河之后,焕然一新。

    张静一注定只能选择后者。

    过了三两日,张静一却被张顺传唤入宫。

    张顺见了张静一,眉开眼笑,直接一甩,便是两锭金子,显然,他这个提督的油水不少。

    张静一掂量了金子,忍不住道:“儿啊,你贪污了多少钱呀?”

    张顺脸一红:“干爹……我……我自己攒的。”

    张静一意味深长地看了张顺一眼:“是吗?”

    等入了宫,到了暖阁,却见天启皇帝大发雷霆,这被召来的内阁大臣们,也一个个显得很尴尬,一个个低着头,被骂得抬不起头来。

    “走了这么多,干什么吃的,朕的笑话还不够吗?”

    见张静一进来,天启皇帝便怒道:“张卿,事情你听说了吗?”

    “臣这几日都在家里修身养性……不知陛下所言何事?”张静一见天启皇帝暴跳如雷,一时也是惊愕。

    天启皇帝道:“翰林院,走了二十多个学士、修撰、编修、庶吉士。御史走了十七个,还有……六部也走了四五十人……人心浮动啊……京中的大臣,投奔那归德府的,居然有百人之多!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的读书人……好啊,现在全天下都在看朕的笑话了。”

    张静一震惊的样子,忍不住道:“陛下,他们为何要跑?”

    “还不是你说,要让信王去归德建藩吗?还说朝中大臣,想去的都可以去,这下好了,真跑了。”

    张静一见天启皇帝气急败坏的样子,一下子便明白了,大家这是用脚站队,对朝廷深为不满,宁可都去投奔信王,也不愿在朝为官了。

    卧槽……他张静一为啥心里想笑呢?

    当然,此时暖阁里的气氛很凝重。

    天启皇帝觉得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居然京官都不做了,跑去归德府,宁愿去给自己的那兄弟效力,这不是摆明着说,他信王是众望所归吗?

    几个内阁大臣,也是痛心疾首,一副苦不堪言的样子,没办法啊……他们也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

    消息传出之后,朱由检立即启程就藩。于是乎,雪片一般的辞呈,便递了上来,都要去投效贤明的信王。

    至于这朝廷……现在大家都说,朝中是豺狼当道、朽木为官,当然不能与这些豺狼和朽木为伍了。

    好吧,这些人……居然真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