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章:陛下驾到
    天启皇帝随即叹息道:“这样说来,张卿好似还没有成婚,他这个年纪,血气方刚,又没成婚,难怪饥渴如此……”

    居然,开始对张静一同情起来。

    魏忠贤:“……”

    显然魏忠贤想说的不是这个。

    倒是田尔耕这时道:“陛下,前些日子,新县侯向陛下拍着胸脯保证,一定能从皇太极身上审出结果,陛下也一再说,皇太极此人关系重大,事涉我大明在辽东的方略,若是能令皇太极屈服,将来经略辽东,才可事半功倍。”

    “这样重要的事,臣可一直都惦记着呢,可新县侯自提走了皇太极,却一直没有音讯,听说这新县侯也不派人审问,成日游手好闲,打着青楼的主意,这青楼的妓家们,被他害苦了啊。”

    天启皇帝听到这里,才正襟危坐起来:“原来是为了此事,张静一对皇太极不闻不问?”

    “是的。”田尔耕正色道:“不只是不闻不问,还好生伺候着,那皇太极在大狱里头,日子过的逍遥得很。”

    天启皇帝不由皱眉:“那么你们看,此事怎么处置?”

    “臣以为,新县侯既然已经信誓旦旦,说是一定能让皇太极就范,陛下还是过问一下才好,厂卫的职责,就在于此,新县侯毕竟是锦衣卫,担负着此等的干系,怎么能下了军令状,又不闻不问呢?”

    田尔耕咬死了张静一的保证是军令状。

    要知道保证是一回事,军令状又是另一回事,有道是军令如山,是不能打折扣的,如若不然,便要军法处置。

    锦衣卫从编制而言,确实属于亲军的一种。

    天启皇帝皱眉,对田尔耕露出不喜之色,而后又看向魏忠贤:“魏伴伴怎么说。”

    魏忠贤面带着微笑,弓着身道:“其实也没这么严重,张老弟年轻嘛,正是如狼似虎,如饥似渴的年纪,有些时候……犯一些小错,也是正常的,奴婢在张老弟这个年纪,就远远不如他,田指挥使这番话,过于言重了。”

    见天启皇帝的脸色稍好了几分,魏忠贤又道:“只不过,这事确实是非同小可,好不容易拿下了皇太极,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现在建奴人猖獗,若是不能令皇太极屈服,拖延下去,等那建奴人有了新的首领,慢慢站稳了脚跟,这皇太极便没有丝毫的用处了。”

    “当然,这也不是张老弟的错,他年轻,而且陛下对他信重,给他加了许多的职责,什么新县县令,又是什么船队的总督,如今又封了藩,他的本职,又是锦衣卫千户官,这么多的职责,他分身乏术啊。”

    顿了一下,他看着天启皇帝神色,继续道:“陛下,您若是为了张老弟好,就不该给他这么重的担子,得给他缓缓气才好。要不,这锦衣卫千户……”

    天启皇帝沉吟了一下,随即摇头:“不成,朕信任他,锦衣卫之中,朕得有个尤其信得过的人。”

    田尔耕本来见魏忠贤开了口,心里暗喜,干爹出手,果然非同凡响啊!

    这张静一若是被革去了锦衣卫千户之职,那便再好不过了,就算张静一将来怎么飞黄腾达,都和他田尔耕没有关系,只要不是锦衣卫就成。

    可天启皇帝的话,却一下子让田尔耕跌入了谷底,心都凉了。

    我这指挥使还不够信任吗?他一个千户……

    魏忠贤干笑一声道:“是是是,陛下思虑甚密,奴婢倒是忘了这一茬,只是奴婢想到那皇太极,已成了阶下囚,却还一直对我大明心怀怨恨,他这是不将陛下您放在眼里啊,所以才如此的硬气。这样的人真是死不悔改,可偏偏,咱们大明却还需浪费民脂民膏,好吃好喝的将这皇太极供着,奴婢每念于此,都是寝食难安。若是陛下不闻不问,奴婢担心……因为张老弟的疏失,反而让皇太极阴谋得逞,他就是想拖延时日,奴婢这一点心知肚明。”

    天启皇帝听罢,若有所思,关于这一点,他倒是需认真考虑。

    抓住皇太极,也算是天启皇帝的一份功绩,这是他人生之中的神来之笔。

    正因如此,所以天启皇帝自然十分看重,而且还涉及到了平辽大略,确实不能小看。

    天启皇帝想了想,便道:“召张静一来问问?”

    魏忠贤一听召张静一来问,反而觉得不妥了。

    对于张静一的能耐,魏忠贤是领教过的!

    只怕这一招来,肯定知道是他在说坏话了,何况张静一伶牙俐齿,这一过来,立即就哄得陛下龙颜大悦,反而让他魏忠贤里外不是人。

    魏忠贤便像是不经意地看了一眼田尔耕。

    田尔耕似乎意会了什么,立即道:“陛下,这事没这么简单,若只是例行询问,臣以为大大不妥,何不……何不亲自去看看。且看看那皇太极……近况如何?”

    魏忠贤也在旁怂恿道:“主要还是为了眼见为实,奴婢其实也怕捕风捉影的事不实,冤枉了张老弟。”

    天启皇帝倒是觉得有道理,况且他也想去看看,于是起身道:“也罢,看看便看看。”

    于是天启皇帝微服,偷偷地溜出了宫。因为没有大张旗鼓,所以只坐了轿子,从午门出去。

    只是这午门外头,早已站着几个人,在此束手而立了。

    天启皇帝通过掀开的轿窗看到了他们,对一旁步行护卫的魏忠贤,询问道:“那些是何人?”

    “也是锦衣卫的。”魏忠贤一旁的田尔耕道:“一个是指挥使佥事周正刚,此人最擅长的就是刑狱,乃是卫中的好手,此次臣入宫奏报,连带着他也带来了,是怕陛下关心起刑狱的事,让他在此候着备询。”

    “他很厉害吗?”天启皇帝狐疑。

    田尔耕立即道:“此人很是精干,许多大案,还有钦犯,到了他手里,他都轻易能解,钦犯们见了他,都只有哭爹叫娘,乖乖伏法的份。”

    魏忠贤也在一旁道:“陛下,此人奴婢也略知一二,确实是干将。”

    “那便将他一并带上吧。”

    说着,天启皇帝便放下了帘子。

    一路到了新区。

    而后来不及领略这新区的市井喧闹,直赴新狱。

    到了大狱外头,却被人拦住了,几个锦衣卫校尉厉声道:“什么人?”

    田尔耕有皇帝在身边,底气十足,于是大声道:“我乃锦衣卫都指挥使田尔耕,现在要进去提审钦犯,你们……带路。”

    他说着,取出了腰间的腰牌,志得意满。

    门前的两个校尉站得笔直,一脸肃容,却是立即回应道:“我等奉命在此守卫,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除非拿到新县千户所开具的凭引。”

    田尔耕顿时勃然大怒,这只是区区一个千户所而已,而且还只是两个小小的校尉,居然不将他这指挥使放在眼里?

    于是他怒气冲冲地道:“你可知道……”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其中一个校尉就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只认凭引。”

    “大胆,你们放肆,你们可知道,在我身后的还有……”

    田尔耕怒不可遏地咆哮,这锦衣卫上下的人,按理来说,都是他的部下,莫说是锦衣卫指挥使同知、佥事这样的高官,便是新县千户所千户见了他,也该行礼,眼前这两个小小的校尉……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胆子?

    可就在他咆哮的时候。

    似乎校尉察觉到了危险一般,立即按住了腰间的刀柄,唰的一下,将刀抽出了半拉子,雪亮的刀身格外的耀眼。

    田尔耕的咆哮立即戛然而止,他啥也没说了,立即小跑着回轿子边,低声道:“陛下,臣执掌锦衣卫多年,就不曾见过有人嚣张跋扈至此的……”

    天启皇帝却是略带不满地道:“跋扈?你是锦衣卫指挥使,碰到这样的事,要嘛就立即拔出刀来,杀进去,谁敢不从你,格杀勿论。要嘛你就守规矩,人家不让进,你就别进,跑到朕这儿来状告做什么?”

    田尔耕惭愧无比,他倒是真想直接杀进去,奈何那两个校尉……实在太精壮了,一看就是练家子。

    天启皇帝看着倒是神情自若,对人道:“来人,去将张卿请来,让他将逛青楼的事搁一搁,告诉他,朕在此,赶紧的来。”

    于是,轿子落在了新狱的外头,天启皇帝也不出轿子,就在轿子里等着。

    说实话,其实挺让人难堪的,好在天启皇帝躲在轿子里,只要我不出去,难堪的就不是朕。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张静一才领着一群人,气喘吁吁地赶来了。

    魏忠贤低声道:“陛下,新县侯来了,还带来了不少人,看来都是陪着他逛窑子的……这大白天的……”

    他正开心呢,一面说,一面抬眼看狼狈跑来的张静一,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这一下子的……魏忠贤直接愣了,而后擦了擦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等他看清了……脑子已一片空白。

    魏良卿……你在这儿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