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零二章:皇太极开口了
    那周正刚一见天启皇帝的眼色,骤然明白了什么,便忙是猫着身子,跪到了天启皇帝的脚下。

    天启皇帝不露声色。

    便听这周正刚小心翼翼的轻声道:“陛下……臣曾审过这皇太极,皇太极此人极为狡诈,我看……他故意如此,定是又有什么图谋……”

    天启皇帝暗暗点头。

    周正刚便跪在天启皇帝脚下不走了,似乎他很想卖弄一下自己的本事。

    “陛下,待会儿您看着,等新县侯进去的时候,那皇太极一定会一声不吭,无论如何,都绝不会开口说一个字,此人在这方面,很硬气,之前臣等想尽了办法,也没能让他开过口。”

    天启皇帝噢了一声,便继续透过玻璃,观察着皇太极。

    这时候,对面审讯室的门开了。

    却见张静一腋下夹抱着一沓的文牍进来。

    后头跟着一个做记录的书吏。

    张静一显得气定神闲,一副很自在的样子。

    刷刷刷……

    后头一群生员开始拿着炭笔,进行记录。

    天启皇帝奇怪地回头看他们一眼,不禁莞尔。

    张静一这儿,简直就是怪物集中营,什么样奇怪的人都有。

    张静一进入了审讯室,居然没有吭声,而是背着手,打量着皇太极,而后将腋下的文牍搁在了桌子上。

    之后,张静一与皇太极面对面地坐下。

    审讯室里鸦雀无声。

    周正刚见状,不禁眉飞色舞,低声道:“陛下您看,果然就是如此,这皇太极……是死也不会开口的。”

    天启皇帝深深地看了周正刚一眼,这个人……倒是个……人才。

    ……

    而张静一此时端坐着,似笑非笑地看着皇太极。

    皇太极也看着他。

    二人四目相对。

    张静一居然没有开口说话的兴致,就好像……他不想搭理皇太极。

    可谁知道……皇太极这时清了清嗓子道:“新县侯,别来无恙。”

    ……

    周正刚的脸色开始慢慢的僵硬起来。

    天启皇帝也奇怪地瞪了周正刚一眼,眼里仿佛是在说,你不是说,这皇太极死也不愿开口的吗?

    周正刚一时冷汗淋漓,很显然……他的预料好像有点错误,于是忙低声道:“陛下……我看……这……这可能是皇太极的谋略……”

    天启皇帝便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

    ……

    张静一居然对皇太极的话没有任何的回应。

    而是低下头,拿出了文牍,转动着手里的炭笔,细细地看着文牍。

    空气骤冷。

    这审讯室里,一下子又没有声响了。

    皇太极这些日子,饱受着精神折磨。

    他极想找个人来说说话,哪怕只是对骂也好。

    外界消息的隔绝,让他不断的胡思乱想,而囚室里无所事事的环境,也加剧了这种情况。

    他见张静一不理他,还是有些没忍住,便继续道:“新县侯何故不言?你叫我来,难道只是来此装聋作哑的吗?”

    ……

    周正刚:“……”

    ……

    张静一这才抬头起来,微微一笑,道:“噢,当然不是来装聋作哑的。你看,我带来了文牍,看了看你近来的身体状况,还有你的作息。嗯,很不错,你身子好很多了,大夫说你的伤也好了,可喜可贺。”

    皇太极则是忍不住道:“辽东那里……可有消息吗?”

    “你是阶下囚,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张静一打断他道:“你们建奴,与我大明势不两立,这一点,你是清楚的。既然清楚,自然知道,作为阶下囚,大明朝廷无论如何对付你,也是理所应当的。不过我心好,奏请了陛下,将你安置在这里,所以以后你就将这里当做是自己的家吧。放心,我已吩咐下去了,未来你的生活起居,会更好。”

    皇太极只觉得百爪挠心,好不容易见一次张静一,可张静一却只对他说一些完全没有营养的话。

    皇太极随即道:“我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危害,就算知道一些辽东的情况,也没什么妨碍。”

    张静一摇头道:“你还关心辽东?”

    皇太极极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有一种说不清的孤独感。

    甚至……此时见着了张静一,他居然莫名的有几分亲切。

    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明明该憎恨张静一才是,毕竟因为张静一,他才会被俘。

    可他现在却有一种感动,深吸一口气,抑制住自己几乎已经要失控的情绪,皇太极道:“总是难免关切一些。”

    张静一朝他笑了笑道:“还是不要关心的好,如若不然,你心里会不自在的。”

    皇太极便立马关切地看着张静一道:“有坏消息?”

    张静一摇头:“我若是跟你说是坏消息,你一定不会相信,你不是一直认为,你们建奴人实力强大,自当可以扫平辽东的吗?”

    这个信念,一直都根植于皇太极的心中,可张静一这样说,反而让他信心动摇了。

    说不清的感觉,他发现自己居然对张静一有一种依赖的情绪,而且有一些愿意去相信张静一所说的话。

    皇太极又忙道:“你们就打算一直这样关押着我?”

    张静一点点头道:“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

    皇太极苦笑道:“我在这里,有时候会想我的妻儿,若是能给他们一封书信,告诉他们我还平安,该有多好。”

    “这……”张静一稍稍犹豫,便道:“我会帮你代办的。”

    “什么?”皇太极一愣,有些不可置信。

    张静一道:“书信我会亲自撰写,告诉他们,你在京城过的不错,所以……你不必有什么顾虑。”

    张静一说着,又低头看了一眼文牍,口里道:“好啦,既然知道你在这里一切都好,我便放心了。”

    张静一一面说,一面站起身来:“那么……后会有期,下个月,我可能还会来看看你,再会。”

    说罢,又将文牍夹在了自己的腋下,张静一便转身准备要走。

    ……

    天启皇帝看着这一切,一脸懵逼,就……这么走了?

    周正刚则是一时看得瞠目结舌,因为皇太极在他审问的时候,一共都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呢!

    不过现在看张静一转身要走,他似乎想要将功补过,于是立即摆出一副经验丰富的样子,对着天启皇帝,轻声道:“陛下,新县侯一定知道问不出什么,所以知难而退了。”

    ……

    在那头,张静一带着书吏,几乎要走到了审讯室的门口。

    而这时,突然皇太极道:“等……一等……”

    ……

    天启皇帝:“……”

    周正刚:“……”

    这时候,天启皇帝对于周正刚开始变得厌恶起来。

    这个废物……

    说啥,啥不中。

    一旁的田尔耕则是大汗淋漓,很明显……周正刚是废物,那么他也和废物没有任何的分别。

    ……

    张静一在审讯室门前驻足,笑着回头看皇太极,声音温润:“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请坐下,我想与你谈一谈。”皇太极显得很平静。

    可平静之下,却是惊涛骇浪。

    事实上,他自己不知道在这里关了多久,却是觉得,好像已过了十年二十年一般。

    一肚子的话,还有许多关于外界的事,他都想知道。

    而现在,张静一却说下个月来探望,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忍受了。

    张静一却是气定神闲地道:“我很忙的,待会儿……还要去扫黄……”

    皇太极不知道什么是黄。

    不过此时他急迫地道:“耽误不了多久。”

    他一副很害怕张静一立马就走的样子!

    张静一则是很无奈的样子,叹了口气,才道:“好吧,只是……你抓紧。”

    于是重新坐了回去,张静一十指交扣,不急不慌地道:“还有什么话?想改善伙食?还是觉得卫生不好?这些都可以商量的,放心,我和别人不同,别人都想对你喊打喊杀,可在我看来,你我是各为其主,我不愿刁难于你。”

    皇太极摇头道:“伙食如何,还有其他的事,我都不在乎。”

    张静一道:“不知你在乎什么?”

    皇太极道:“你认为,辽东的局面,最终会谁胜谁败?”

    他居然还有这个时候,极端想和张静一讨论这个问题。

    张静一笑了笑道:“那你如何认为?”

    张静一依旧平静地看着皇太极。

    而皇太极,很显然的透出了几分急躁之色。

    皇太极皱眉道:“你们大明已是糜烂,历来天下,没有三百年的江山,而我建奴风头正劲,固然没有我,也必定会有雄主取而代之,就说那多尔衮,他虽年轻,可一旦被选上了汗位,必定能继父兄的大业,继续攻城略地!”

    “何况……朝鲜国应该在这个时候已经称降了!而失去了朝鲜国,那么东江镇的毛文龙,便等于是失去了爪牙的老虎。我大金解决毛文龙,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所以……不出我所料,三年之内,东江镇便会覆灭,而我大金,定会联合蒙古诸部,对锦州和宁远施加压力,也用不了多久,整个辽东便可以尽落入我大金之手了。”

    ……………………

    还有,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