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零五章:惊天秘闻
    一旦皇太极屈服,那么对于整个明廷而言,将是巨大的利好。

    这对于军民士气的提振,还有建奴人的心理冲击,都是巨大的。

    除此之外,皇太极所掌握的东西,只怕比那李元芳的要多得多。

    因为再如何,这李元芳也只是汉人。

    建奴人虽然一直给与了不少汉人高官厚禄,却是从未真正相信过汉人的。

    哪怕他们摆出了宽容的姿态,而那些汉人们对建奴忠心耿耿,为他们流血流汗,这种怀疑却也从来没有停止过。

    这也可以为将来收服建奴人,打下最坚实的基础。

    天启皇帝精神奕奕起来,此时十分的振奋。

    而张静一已是返身,走回了审问室。

    他笑着看向皇太极。

    皇太极是个极聪明的人。

    一个聪明的人,一定是识时务的。

    皇太极作为建奴的大汗,即便是被俘的时候,也不认同建奴的失败,他认同的只是自己的一时失策而已。

    正因为如此,他绝不会轻易屈服。

    张静一的办法就很简单,一开始,隔绝他的消息,让他每日都在胡思乱想之中煎熬。

    这种聪明人一定想的很多,想的越多的人,面对这种无法交流的情况越痛苦。

    而当然,这只是手段而已,本质上,不过是让皇太极主动和张静一进行交流。

    他一定很珍视这一次交流的机会,而不是抱着抵触的情绪。

    因而,这一次深入友好的沟通,就变得十分珍贵了。

    皇太极摆出了建奴人的优势。

    而张静一却直接抛出了大明的所有底牌。

    从清查辽东诸将,到大明在未来可解除粮荒,再到火器会变得越发的犀利,以及明廷掌控能力的提升,甚至是大明朝摆出消耗的战略。

    以皇太极领兵打仗,以及治理一方的丰富经验而言,甚至不必张静一反复念叨你们建奴已穷途末路,他也能感受到建奴未来的前途,只怕堪忧。

    毕竟他是一个还算高明的领导者,有足够的能力去分辨和过滤张静一这些话的虚实,同时做出一个基本的判断。

    而一旦皇太极意识到,建奴可能覆灭之后,他反而多了几分使命感。

    既然打不赢,那么何不如好好的和明廷合作,尽力的加速建奴的瓦解?

    到了那时,至少可以幸存一部分的族人,索性和那北元一样,固然有一部分会顽抗到底,却也有一部分人成为朵颜三卫,为大明效力。

    这对于建奴人的价值观而言,其实并不算可耻,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加入赢的那一边,这是任何一个生活于穷山恶水的民族的生存之道。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

    那李永芳的惨状,对皇太极的刺激太直观,于是大大地促进了皇太极下定决心。

    有时候,单纯的酷刑未必能让人屈服。

    可若是拖一个真正饱受酷刑,且和这个人熟识的人来,反而容易让皇太极如芒在背。

    因为他已经预感到,现在的李永芳可能就是未来的自己,遍体鳞伤或许还算轻的,而这种肉体的折磨,最终导致的精神麻木和涣散,却让皇太极格外的震撼。

    皇太极抬起头,道:“我愿意为明廷效力,也愿意为新县侯效力,只是……我有一个要求。”

    张静一值得玩味地看着他:“你说来听听。”

    皇太极道:“将来,若还有大金……”

    说到这里,皇太极面带苦痛起来,艰难地接着道:“不,若还有建奴的俘虏,是否可以容许给他们一个选择,若是还是冥顽不宁的,自然是任你们处置,可若是肯悔改的,是否可以饶过一条性命,让他们有一个为皇帝和新县侯效力的机会?”

    “这个……”张静一笑了笑道:这就要看你了,你若是能劝降,那自然再好不过了,大明是讲道理的,尤其是当今陛下,更是慈悲为怀,大家都是讲道理的人,这个包在我身上。”

    皇太极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张静一随即道:“你方才说的商贾,是什么意思?”

    “大金……建奴地处偏僻之地,能够起家,起初是靠着辽东的军将,这一点,你想必也有耳闻吧。我的父汗,虽说是建奴人,可实际上,却一直为辽东李家效力的,若不是靠李家的支持,怎么可能兼并女真诸部呢?一统女真诸部之后,这辽东的药材,如人参,还有皮货,就大多都操持在我们的手里了。可药材和皮货毕竟没用,何况自父汗谋反,大明就断绝了与我们的边贸,想要和大明作战,需要粮食,需要盐巴,需要铁器,甚至需要火药,还有其他的药剂,这些东西,起初是我们与蒙古人交换,不过很快,就有汉商寻到了我们,愿意与我们贸易。”

    张静一的眼睛亮了几分,道:“这些人的姓名,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皇太极道:“不过很遗憾的是,这些人做的乃是杀头的买卖,他们虽然来往穿梭于关内和关外,可想来,当他们知道我被俘之后,只怕早就逃亡关外了。”

    张静一点点头:“这样说来,岂不是便宜了他们?”

    皇太极镇定地看着张静一:“这却未必,这些年来,他们给我们送来了无数的粮食、火药,还有铁器、盐巴,再交换了数不清的药材和皮货,偷偷送进关内来贩卖。我来问你,他们的火药从何而来?他们的药材和皮货,又如何能大摇大摆的出入关禁?这些东西,寻常的商贾是决计弄不到的,更别提是大规模的交易了。”

    张静一眯起眼来:“你的意思是,他们的背后,有人操纵?”

    皇太极点头道:“正是如此。单凭一些商贾,能带着这么多违禁品,穿过重重关防,招摇过市吗?”

    张静一便直直地盯着他道:“那背后的人是谁呢?”

    皇太极苦笑道:“不知道。”

    张静一的脸色冷了下来。

    皇太极道:“这些都事涉到的是他们的商业机密,这些商贾,为了银子,敢于铤而走险,不惜与我们勾结,又怎么可能不防我们建奴一手呢?所以,他们是绝不会向我们泄露的。不过……我对此,也一直很好奇,想知道……大明到底有谁,有如此巨大的能量,能操纵这些人。所以,一直都留了心,因而有一个叫范永斗的商贾,他亲自压货到了盛京,不,到了沈阳城的时候,我便请他喝酒,旁敲侧击了几句……”

    ……

    另一边的天启皇帝已是留心起来。

    有人勾结建奴,而且皇太极的分析是有道理的,这个人……一定是朝中重臣。

    天启皇帝心里不禁大怒,有这么一个人存在,源源不断地资贼,甚至这个人,还被他这个皇帝所倚重……

    天启皇帝此时依旧恨不得立即将这个人揪出来,然后剁碎了。

    当然,天启皇帝也不免狠狠的斜视了魏忠贤和田尔耕一眼。

    魏忠贤和田尔耕立即垂头,露出惭愧之色。

    这不是摆明着的吗?

    这么多年,给了你们这么大的权柄,可是你们……居然对此毫无察觉,甚至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若不是皇太极今日交代,这个人只怕现在还在逍遥。

    朕要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

    净知道吃朕的,喝朕的。

    那跪在脚下的周正刚张口,他本想说一点自己的看法,才刚刚出口:“陛下……”

    天启皇帝却已勃然大怒,一脚将这周正刚踹翻在地,如金刚怒目一般,低声呵斥道:“酒囊饭袋,一群废物!”

    天启皇帝正是心情暴躁的时候呢,也只能怪周正刚没有眼色了。

    周正刚直接吓得魂不附体,哪里还敢说什么,只是脸色惨然地爬起来,而后又结结实实地跪好了,再不敢做声。

    …………

    另一边,张静一则认真地倾听着。

    他知道……可能一条大鱼就要浮出水面了。

    皇太极是个聪明人,既然打算投靠,就一定要奉上一个投名状,而这个投名状,也绝不会是一些小鱼小虾这么简单。

    如若不然,以皇太极的身份而言,实在有些小题大做了。

    于是张静一关切地问:“说罢,发现了什么线索?”

    皇太极便道:“当时,那范永斗有些微醉,却还是保持着几分警醒,不过还是透露出,他身后的这个人,在明朝廷中位高权重不说,且还在军中颇有几分势力,甚至爵位……极高……且就在大明皇帝的身边……”

    张静一大吃一惊,这特么的,差一点就说是他自己了。

    毕竟这些条件,他都对上号了!

    不过,他却是新近窜起的,而且年纪不大,显然不可能是维持了十几年私通建奴的那个人。

    好险啊!

    张静一的额头默默地出了一点冷汗。

    只是……即便是如此,张静一还是心里咯噔了一下。

    距离天启皇帝很近,一个这样的人……岂不是只要他高兴,便可直接刺驾吗?

    皇帝边上有这么一个人……这是多可怕的事啊。

    张静一不禁认真地观察着皇太极,心里判断着皇太极的话里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