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零六章:罪恶滔天
    事实上,张静一也未必敢轻易的相信皇太极。

    但是,皇太极所抛出来的这件事……张静一是相信的。

    在历史上,确实有一批商人,一直源源不断地给建奴人输送大量的军用物资,给予了建奴人极大的便利。

    尤其是建奴初期,对物资的需求极大。

    是这些商人,通过了重重的关卡,将建奴人最需要的军械和粮食送了去,才让建奴人得以慢慢侵蚀辽东。

    以至于等到了后来,建奴入关之后,当时的顺治皇帝亲自在紫禁城里宴请他们,敕封他们为皇商,给予了他们一定的优待。

    可张静一一直认为,这绝不可能只是一群寻常的商贾。

    因为很简单,输送的大量货物,都是违禁品,什么样的商人,能得到这些东西,又能轻易的送出关去?

    这可是暴利啊!

    建奴人最需要的物资,一旦能运送出去,至少价格可以暴涨十倍,而那建奴人所掌握的药材以及皮货,质量上乘,一旦运回关内贩卖,却又能大赚一笔。

    从万历年间到现在,足足二十多年的时间,随之建奴人的崛起,不知从中牟取了多少的暴利。

    张静一凝视着皇太极道:“爵位极高,陛下对此人也颇为信重,而且还勾结了商贾……只是这些吗?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皇太极摇摇头:“我所知的,就是这些,这些商贾自然也都仰仗此人,自然不会轻易透露给我。”

    这是合理的。

    这些商贾虽然资贼,可实际上……他们也要留一手,毕竟他们是中间商,若是建奴人得知了背后之人的身份,直接把他们这些中间商给一脚踹开了呢?又或者,借此来要挟他们呢?

    张静一道:“这样说来,这个人……一定是富可敌国,他才是对你们建奴贸易,获利最大的人。而且此人危害一定极大,如若不然,既然能得到陛下的信任,那么一定耳目灵通。除此之外,他能轻易让这些商贾穿过重重的关卡,说明他在军中颇有声势。是吗?”

    皇太极点头道:“是。”

    皇太极盯着张静一,接着道:“最好是迅速找到此人,我想……一旦他发现自己被猜忌和怀疑,难保……不会狗急跳墙。”

    这个是必然的。

    张静一点点头,道:“知道啦,只不过,却还需委屈委屈你,继续在狱中住几日。”

    皇太极心平气和,此时他恢复了一个聪明人该有的神智。

    其实抛出这个重要的消息,也是在试探张静一的能力。

    张静一若是能快速的抓到人,这也证明了张静一这个人,包括了天启皇帝的实力。

    若是他们毫无头绪,这件事势必会走漏,而一旦那商贾们背后的人得知自己的身份随时可能揭穿,那么难免不会铤而走险。

    一个随时可能面见皇帝的人,若是要铤而走险,甚至在军中还有威望,所造成的危害显然是巨大的。

    这一次试探,对皇太极而言,正是一箭双雕。

    无论怎么样,他都不亏。

    张静一没有再说什么,朝书吏使了个眼色,便立即有人将皇太极押了下去。

    另一边,天启皇帝也已心急火燎地与张静一会合,魏忠贤和田尔耕人等,一个个面露惊骇之色。

    天启皇帝显然是气得不轻,怒骂道:“竟然有朕身边的近臣与那建奴人有关,好啊,真是太好了,朕对建奴人一无所知,倒是身边……不是酒囊饭袋,便是那建奴人的细作,真的好得很。”

    他这话,让魏忠贤和田尔耕都不免抬不起头来。

    二人执掌厂卫,可谓是天启皇帝的心腹厂臣。

    这么大的事,却能隐藏这么多年,可见厂卫的疏忽和无能。

    天启皇帝继续气呼呼地道:“若不是张卿从皇太极口里审出了点什么,只怕此人还要逍遥法外……甚至……说不准……有朝一日,朕不定还要遭遇不测呢!”

    魏忠贤立即道:“陛下……您言重了,这事……这事……奴婢一定要彻查清楚。”

    “怎么。”天启皇帝便瞪着魏忠贤,咬牙切齿地道:“你们还想不彻查清楚吗?混账,真是混账。”

    田尔耕吓得浑身一抖,硬着头皮道:“臣……也一定尽心竭力……”

    天启皇帝黑着脸,手指着田尔耕破口大骂:“尽心竭力?哪一次你不是说尽心竭力的呢?”

    说着又骂:“你所谓的得力干将,似这周正刚这般的人,你不也说精干吗?可结果呢……今日一见,还不是教人失望!”

    田尔耕被骂得不敢再吭声。

    那周正刚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张静一则道:“陛下,人有疏忽,实在是在所难免嘛。不过眼下当务之急,是立即将那皇太极所说的人,想尽办法拿住,若是迟了,只怕要滋生大祸。”

    这倒是实在话。

    现在责怪谁都没用,捉到人才是面前最紧要的事。

    天启皇帝便阴沉着脸道:“这个人,当然要拿,若是拿不住,朕便成了天下第一号傻瓜了。必须要彻查到底,否则,将来朕有不测,你们……”

    说着,他指了指魏忠贤、田尔耕、周正刚,冷声道:“你们没一个有好下场。”

    魏忠贤再不敢怠慢了,连声说是。

    田尔耕和周正刚更是拜下,齐声道:“臣等这便不眠不休,立即揪出此人。”

    说着,田尔耕精干的样子:“臣这便告退,立即去查阅宗卷,派出緹骑。”

    魏忠贤也道:“陛下,奴婢只怕也要去东厂一趟,布置一下。”

    天启皇帝脸色总算稍稍缓和了一些,他虽是震怒,却也保持着理智,现在就让这厂卫亡羊补牢吧。

    于是天启皇帝点头道:“你们去吧。张卿,你也要加紧查办,此事关系重大,这样的人,若是一日不揪出来,朕便如鲠在喉,一日不安。”

    张静一立马道:“是。”

    魏忠贤抬腿要走,突然又想起自己的儿子魏良卿还在,便给魏良卿使了个眼色。

    意思是说,跟爹来。

    可魏良卿显然没注意到父亲的暗示,反而兴致勃勃地跟在张静一的后头,似乎也在思量着,这事可不小,不晓得张静一这边怎么查,这张叔父向来聪明绝顶,想来他一定能运筹帷幄。

    魏忠贤连使了七八个眼色,又特意咳嗽了几声,见魏良卿一丁点反应都没有,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了,此时又急着去布置东厂追查的事,便只好先行泱泱而去。

    天启皇帝此时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只铁青着脸,便匆匆地摆驾回宫。

    这天启皇帝等人一走,张静一也拉下脸来,对身边跟着的书吏吩咐道:“召集所有人,告诉他们,要查乱臣,千户所上下,都要给我行动起来,三日之内,若没有结果……我便没脸见陛下了。”

    魏良卿在一旁忍不住好奇道:“叔,三日之内就能查出结果?”

    张静一道:“三日不知道能不能查出来。但是三日是消息走漏的最大限度的时间,甚至可能一日之间,消息就会走漏,一旦消息走漏,对方便会得知,他一定会先不安,可是……却绝不会逃亡,毕竟,这样位高权重的人,家大业大,他一个人可以跑,可这么多亲族怎么办?如此巨大的财富,他想要搬出去,又怎么搬?何况,他又能搬动哪里去?”

    “我若是那乱党,唯一的办法,就是火中取栗,既然跑不掉,又迟早可能浮出水面,索性就在京城制造混乱,甚至……刺驾也有可能。因为只有如此,他才能乘乱,将事情摆平下去。此人如此胆大,既然敢做这些事,一定有不少的心腹,所以……我们现在是在和时间赛跑,越迟,造成的意外的可能就会越大。”

    魏良卿不禁钦佩地道:“听了张叔的一席话,真是醐醍灌顶,原来是这样的……张叔,你看我……有没有用,我也想跟着你学一学。”

    他很真诚的样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张静一拍拍他的肩,带着微笑道:“好极了,我们千户所,正需要的就是你这样的人才,既然如此,这几日你就跟着我吧,噢。对啦,你平日都会点啥?”

    魏良卿想了老半天,才道:“唱戏、跳舞、打马球……”

    张静一:“……”

    这算是才干?

    不过这是可以理解的,比较魏忠贤一直将他视做是自己的亲生骨肉,真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这魏良卿虽然从小贫寒,可自从魏忠贤发迹之后来了京城,却一直生活在蜜罐里。

    张静一便道:“那你这几日,就跟着我吧,跟着我熟悉一下千户所的情况,顺道学一点有用的东西。”

    魏良卿整个人高兴得眼睛发亮起来,小鸡啄米似地点头:“嗯哪,跟着张叔长本事。”

    当日,东厂、北镇抚司、新城千户所已各自召集骨干,如山一般的卷宗,统统搬了出来。

    数不清的番子、緹骑、校尉、力士,也如沙子一般地撒出去。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