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一十三章:入宫报喜
    张静一吩咐过了张顺,这才心满意足地出宫。

    不过在这宫外头,各千户所的锦衣卫却已忙开了。

    虽说京城的军民百姓,还是后知后觉。

    可有心人却察觉到,厂卫突然开始緹骑四出。

    宫中也开始起了变化,防卫开始变得越发森严起来。

    此时,一处宅邸里。

    有人疾步匆匆地进入了宅邸的小厅。

    这小厅,四壁都没有窗,因而,即便是白日里,也显得阴森。

    来人进入了小厅之后,立即拜倒,随即道:“老爷……宫里出了消息。”

    “什么消息?”

    坐在小厅的最深处,一人正盘膝坐着,镇定自若状。

    来人匍匐在地,不敢抬头,只口里道:“也不是有人传出的消息,而是小人让人去查看,发现宫禁突然森严了许多,厂卫那边,也变得格外的紧张。”

    “是吗?”那坐在小厅深处之人,依旧气定神闲的样子,施施然地呷了口茶,才又道:“这样说来,应该是毒药已经发作了,是吧?”

    “理应是的。”这人小心翼翼地道:“河豚之毒,天下无人能解,只要毒发,便是神仙也难救。或许……这个时候,陛下已经身亡了。”

    “天下没了皇帝,可怎么得了啊。”小厅深处的人叹了口气。

    “是啊。”这匍匐在地的人道:“没了皇帝,那些人,哪里还有心思顾着其他的事?这一门心思,都准备着争权夺利呢,尤其是厂卫,只怕都要吓着了。”

    “好啦,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别急……后头还有许多热闹可看。只是……那些银子……”

    “那些银子……已经藏妥当了,就等闹起来的时候,再悄然送出去,请老爷放心。”

    “嗯,去吧。”

    那人便站起来,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厅中又恢复了安静。

    此时,小厅深处之人又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我世受国恩,本不该如此,只是……这怪得了谁呢,要怪就怪你们非要为难,这天底下,谁不贪财呢?别人贪得,老夫莫非贪不得?”

    说罢……

    又是一声叹息。

    …………

    当日,一队锦衣卫在田尔耕的亲自带领之下,拿着驾贴,抵达了一处府邸。

    而后,众人破门而入。

    一时之间,鸡飞狗跳。

    紧接着,便有人被捆绑出来。

    第一个被捆绑着出来的,正是宣城伯卫时春。

    卫时春大怒咆哮:“我有何罪?”

    而田尔耕却是面无表情,只皮笑肉不笑地道:“等到了诏狱,便知有没有罪了。”

    站在田尔耕一旁的,乃是锦衣卫指挥使佥事周正刚,周正刚此时也已跃跃欲试,朝校尉们喝道:“带走,立即审讯!”

    紧接着,便是一长串人同样被捆绑出来,宣城伯卫时春的几个儿子,以及两个弟弟,还有妻妾人等。

    数十人直接押上了囚车。

    田尔耕此时松了口气,忍不住道:“还好,总算是来得及。”

    周正刚则是小心翼翼地在旁赔笑道:“田指挥,这审问之事,就交给卑下吧,卑下一定在十二个时辰之内,审出结果。”

    田尔耕点点头,道:“要尽快,不可耽误了,陛下已经震怒,这是天大的案子,若是不赶紧,仔细你自己的脑袋。”

    说罢,田尔耕又换了一副温和的语气,这周正刚毕竟是他的心腹,于是道:“你自己心里清楚,陛下对你的印象已是不佳,若是再有什么差池,你这佥事……还能干的下去吗?现在是你将功补过的时候,知道了吗?”

    周正刚立即正色道:“请田指挥放心便是,此等事,卑下手到擒来。”

    说罢,忙领着人,匆匆至诏狱。

    诏狱里头,这卫家上下二十七口分别审问,一时之间,整个诏狱之中凄叫连连。

    周正刚不敢怠慢,直接提审卫时春,足足一夜过去,他才一脸疲惫的从诏狱中出来,带着一沓供状,前往北镇抚司。

    北镇抚司里,田尔耕也是一宿未睡,一直在此等着结果。

    一听周正刚来了,顿时豁然而起,劈头盖脸的便问:“怎么样,如何了?”

    周正刚面带喜色道:“统统都招供了,这卫时春倒是硬气得很,起初的时候,一直喊冤。他的一个弟弟,没熬过,乖乖的供认了,说是这些年,卫家一直都和建奴人有牵连,和不少的私商有关。后来……得了这些供状,又去提审他的几个儿子,他那几个儿子,也都供认不讳。此后卑下亲自拿着他那兄弟和儿子们的供状去提审卫时春,卫时春眼看大势已去,大哭一场……”

    “他哭什么?”

    “还能哭什么。”周正刚此时露出了阴狠的一面,虽然他极力想在田尔耕面前掩饰,可眼里的杀气,却还是露了出来。

    周正刚慢悠悠地道:“当然是知道自己无所遁形了,呵……到了诏狱,还想抵死不认,真当我们锦衣卫是吃素的。”

    田尔耕便又问:“那卫时春可供认了?”

    “已经供认了。”周正刚点点头,脸上有掩盖不住的得意,接着将一沓供状统统送上去。

    田尔耕低头看了看,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于是松了口气,道:“这些贱骨头,非要打了才肯招供,此事你办得好,十二个时辰不到,便人赃俱获了!噢,对啦,这里写着,还发现卫家在府邸里,藏着七十多套铠甲和四十多张弓……赃物都还在吧?”

    “都在呢。”

    “可是赃银呢?”

    “赃银还在审。”

    田尔耕点头,接着意味深长地看了周正刚一眼。

    卫家既然一直跟建奴人做买卖,一定有一笔巨大的财富。

    到时候抄没起来,只怕可以大发一笔横财了。

    田尔耕随即道:“这案子,按理来说,理应还需继续审下去,这卫家的罪行,肯定不只这么几件,不过眼下嘛,陛下对此格外重视,老夫需立即入宫去报喜。所以你这边继续提审,老夫先去禀告。”

    周正刚连忙点头:“是。”

    田尔耕又道:“好好干,你放心,等入了宫,老夫会为你美言的,不管怎么说,你我也是郎舅之亲。”

    周正刚喜滋滋地道:“知道的。”

    田尔耕说着,便带着供状,火速入宫报喜去了。

    …………

    张静一也同样坐镇着新县千户所。

    新县緹骑,以及军校的特别行动队生员,已是统统放了出去。

    他足足一夜没有睡,和邓健彻夜梳理着送来的讯息。

    此时,张静一的一双眼睛已有些熬红了,眼下有着乌青,忍不住唏嘘:“邓千户。”

    邓健神色一正,认真地道:“叫副千户,多了一个副字……”

    张静一便道:“一样的。”

    “不一样。”邓健委屈地道:“可叹我……做了副千户还没有娶着……”

    张静一便立即拉着脸道:“认真一点,不要说笑。”

    邓健只好点点头,咕哝道:“为了这个案子,饭也没得吃,睡也睡不了,连开句玩笑也不成,这兄弟和妇人一样,都是善变的,平日里……”

    见张静一瞪眼过来。

    邓健立即噤声。

    就在此时,一个书吏匆匆进来,手上似拿着什么,口里道:“侯爷……宫里有消息。”

    张静一立马打起了精神,随即站了起来,手往前一伸,道:“拿来我看。”

    这书吏便忙将一封字条送到张静一的手里。

    这字条,乃是张顺所书,是张顺清早就送出宫来的。

    张静一一看字条,便松了口气,口里道:“果然……我的猜测没有错。”

    说罢,张静一将字条交给邓健道,吩咐道:“顺着字条,召集人马,给我拿人吧。”

    邓健取过字条,一看到字条之中的姓名,大惊失色,忍不住道:“此人……来头可不小,咱们千户所去拿人……会不会……”

    张静一冷冷地道:“不必有什么顾虑,现如今,我们都在和时间赛跑,若是再不拿人,难免贼子会警觉,要快……无论是什么人,谁敢阻我们的人,统统格杀勿论。”

    得了张静一的准话,邓健便没有犹豫了,立马起身:“我这就去。”

    随即,邓健按着腰间的佩刀,大喝一声:“还喘着气的人都来,到我这儿来,招呼所有的弟兄,集结,待会儿发布命令。”

    张静一则长长地松了口气。

    片刻之后,却有宦官匆匆而来,到了张静一的跟前,就立即道:“新县侯,陛下召您立即入宫,说是有大事商议。”

    张静一打起了精神,却是笑着问这宦官道:“怎么不是张顺来?”

    这宦官点头哈腰道:“张提督告了假……”

    张静一点点头:“嗯,可知道陛下召我入宫,是为了什么事?”

    “田指挥已经拿着人了,陛下请新县侯立即入宫商议。”说着,这宦官压低了声音:“除此之外,还有旨意,陛下说了……他痊愈的事,不得声张。”

    张静一微笑着拍拍他的肩道:“知道啦,入宫!”

    ………………

    第五章送到,剧情一点都不水,老虎就差点把大纲发给大家看了,每天只能更一万五千字,大家都看的到,几乎每一次更完,已经快到晚上十二点了,能力有限,一天除了睡觉,只能写一万五千字,咱们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