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一十八章:乱臣伏法
    朱纯臣显得很平静,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继续抵赖,甚至从他脸上,看不到一丝的情绪变动。

    其实到了张静一派人开始针对朱家的时候,朱纯臣就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完了。

    理由很简单,朱纯臣做的是这么大的买卖,一定牵涉到的是许多人。

    牵涉到的人越多,漏洞必然就越多。

    他其实已经十分缜密了。

    可在这一条利益链条上,不可能靠缜密就可以平安无事的。

    而之所以这么多年不为人知,道理其实很简单,因为永远不会有人怀疑到堂堂的成国公头上。

    就算哪怕有一丁点的怀疑,也没人敢去查。

    可现在……抵赖有什么用?

    他已经成了焦点。

    被新县千户所锁定为了目标,这就意味着,就算漏洞没有出在那赵敬的身上,也会出在其他人的身上,躲不过去的。

    哪怕赵敬也很谨慎,那么朱家的家人呢?那些心腹的仆役呢?

    就算仆役们不肯招供,还有不少知道这事的至亲呢?

    总会有人有破绽,只要有一点破绽,那么一切也就真相大白。

    朱纯臣默默地叹了口气,他做的一切,其实都在争取被关注的时间,而并不是不被人发现。

    因为他很清楚……当案子已经开始查的时候,被发现只是迟早的问题。

    这才有了下毒的一幕,又让所有人的注意力,转到了宣城伯卫时春。

    只有这样,他才有足够的时间,将这些自己苦心经营了十数年,所挣来的银子,统统转移出去,令朱家可以安然无恙地潜逃。

    此时,天启皇帝整个人都在盛怒之中,怒不可遏地道:“这样说来,你是承认了?”

    “臣就算不承认,还有用吗?”朱纯臣道:“承认是死,不承认也是死,只是……”

    天启皇帝瞪着他道:“只是什么?”

    朱纯臣道:“只是,这又怪得了谁?这买卖,朱家不做,自然也会有别人做……”

    “呵……”天启皇帝突然觉得莫名的好笑。

    眼下这个人,显然还妄图给自己的行为辩护,甚至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

    可朱纯臣继续道:“源源不断的火药和铁器,仍然会流入辽东,别人做得,臣为何做不得呢?就算是陛下,若是知道其中暴利,也会如此吧。”

    朱纯臣随即又道:“再者说了,朱家为大明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靖难之役有朱家出生入死,征安南也有朱家,便是土木堡之变,朱家的血也曾染在那里,这些功劳,只得一些钱财之利,又有什么过分?”

    “我只是做了一件寻常人都会做的事而已,现如今事情败露,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他尽力使自己做出正人君子的样子:“这些年来,我也做了许多的善事,拿出了不少银子给寺庙,也救济了不少的流民,修桥补路的事也做了不少。虽做了些许的坏事,可好事也做了不少……”

    他说的很认真。

    显然他相信自己说的每一句话。

    身为大明的国公,世受国恩,早就有了一身的富贵,似乎说出这些话,才让他心里好受一些。

    天启皇帝却已是气得发抖,他是真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只是他气急败坏,反而张口,却不知如何骂起。

    “噗嗤……”

    却在此时,有人直接笑出了声。

    朱纯臣显然是已准备好承受陛下的雷霆之怒,他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万万没想到,有人噗嗤一笑,这……就有点侮辱性了。

    朱纯臣皱眉,朝着笑的人看去。

    却见张静一正一脸鄙夷地徐徐踱步出来,笑着道:“成国公这是因为良心不安,才拿这些鬼话来骗人吗?”

    朱纯臣淡然一笑:“你相信这是鬼话,它就是鬼话,你若是不信它是鬼话,自然也可将其奉为圭臬。无非还是成王败寇而已……”

    张静一不禁道:“成王败寇?你也配说这句话?似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平日里张狂无比,做尽了丧尽天良的事,等到事情败露了,便又觉得心中不安,于是便将成王败寇四字挂在嘴边。我来告诉你,贼就是贼,不管你成与不成,你都是一个贼。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莫说这天下人视你为贼,便是你祖宗有灵,他们也视你为贼。一个贼子,却在此高谈阔论,奢谈自己做了什么善事,而叛国杀君都被你说成是些许坏事,真是猪狗不如!”

    朱纯臣脸色微微一变。

    方才他尽力地保持着镇定,这是因为……既然到了这个地步,纵然是必死无疑,可他还想给自己留一点体面。

    可张静一的这番话,就好像连他最后一丁点的遮羞布也撕开了。

    他羞愤难耐地道:“投效建奴人的,可非我一人。”

    张静一想也不想的就道:“因为人人都可以投靠建奴人,辽东的士卒,他们欠着饷银,家小难以养活,所以即便投效建奴人,虽为大逆,却还情有可原。寻常的百姓,税赋日益沉重,一旦遭灾,便要全家饿死,建奴人劫掠了辽东的土地,招徕辽民们去开荒,他们禁不住诱惑,也情有可原。可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和他们比?”

    “他们在辽东那天寒地冻的地方,生不如死,是不得已而降贼。而你呢?”

    “他们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却好歹还杀过贼,好歹还奉上过税赋。那么你朱纯臣呢?”

    “天下大饥,饿死了不知多少人,可是朝廷让你们朱家有一人挨饿吗?国库空虚,辽东欠饷,朝廷可少过你一文的俸禄吗?”

    “别人在挨饿受冻的时候,而你因为祖先的恩泽,因为朝廷许你的恩禄,却依旧让你成日美味佳肴,吃那山珍海味!你朱家门外头的饥民们饥肠辘辘的时候,你们朱家高墙里,却是歌舞升平,个个绫罗绸缎。你这样的人,本就是吸着民脂民膏,却还不满足,勾结建奴……我骂你朱纯臣一句畜生,可有错吗?”

    朱纯臣的脸色微微变的惨然起来。

    他似乎很努力地保持自己的镇定,随即冷笑道:“买卖而已……只是买卖……”

    “你还在自欺欺人?”张静一鄙夷地看着他道:“不过不打紧,事到如今,你要自欺欺人下去,又有何妨呢?今日你犯下这样的大罪,自是百死莫赎。等进了大狱里,自然会有人好好款待你!好好的国公不做,非要做贼,那你便很快会知道乱臣贼子的下场。”

    张静一随即看向了邓健,道:“朱家的族人,都控制住了吗?”

    邓健看了一眼天启皇帝,随即回答道:“都控制住了,七十九口人,一个没落下。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儿子不在府中,已经去捉拿了,只怕这个时候,已经拿下。”

    张静一满意地点点头。

    朱纯臣的脸色越来越差,其实他虽做过最坏的打算,可这最可怕的后果即将来临的时候,却还是不禁后怕起来。

    内心的恐惧不断的叠加,终于,他朝天启皇帝磕了个头,恳切地道:“陛下……请陛下念在臣先祖的功劳份上,祸……不及家人。”

    天启皇帝早已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老半天,才慢慢地平缓了自己的心情,他死死地看着朱纯臣:“你…说呢?”

    朱纯臣一听这三字,骤然间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十岁,他便道:“那么……那么……就请给臣一个痛快。”

    天启皇帝面带杀气,身上丝毫没有半分的情感,却是淡淡道:“张卿家,你如何说?”

    张静一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天启皇帝点头:“朕懂你的意思了,那么,就将他交给你处置吧,凌迟自然是要凌迟的,这凌迟之前,你来审问,且看看,是否还有其他的罪责!他的党羽,也都一并要拿下,一个不留。至于朱家家人……也一并如此。”

    朱纯臣听罢,眼前已是一黑,他拼命想要告诉别人,自己犯的不过是任何人都会有可能犯的错,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如此不留一丝情面。

    于是,他瑟瑟颤抖起来,期期艾艾地道:“陛下……陛下……臣……”

    天启皇帝极尽嘲讽地看着他道:“现在才知道害怕了,朕还以为,你当真不怕死呢。”

    朱纯臣却已是泪流满面,良久才爆发出一句话:“臣冤枉……”

    “谁冤枉了你?”天启皇帝越发觉得,眼前这个人真是可笑至极。

    先是不断的为自己的事辩护,转过头,被人揭穿了他的遮羞布,随即又开始请天启皇帝念他祖先的功劳,而如今……磕头如捣蒜,居然喊冤起来了。

    朱纯臣痛哭流涕地道:“臣……臣想要将功补过,臣有事,有事要检举!”

    天启皇帝见他如此丑态,心里越发的寒心。

    眼下这个人,哪里有半分国公的样子?

    这些延续迄今的国公们,难道都是如此?

    天启皇帝冷漠地道:“说罢,检举谁人?”

    朱纯臣道:“检举那些商贾,这些人的底细……都没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