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二十四章:数钱数到手软
    天启皇帝:“……”

    见天启皇帝不说话,张静一狐疑地看了看他。

    天启皇帝于是伸出手,掐了掐自己的脸。

    似乎感受到脸上的痛感,他一双剑眉轻轻地皱了皱,然后故作镇静地道:“三百多少万两,是两还是钱?”

    张静一耐心地道:“三百七十二万两。”

    天启皇帝又忍不住开始掐自己的脸了。

    像是做梦一样。

    似乎只有那点痛觉,才能提醒他,这都是真的!

    然后天启皇帝才一惊一乍地道:“什么,三百七十二万两?朱纯臣这个畜生,他不过是贩卖了一些火药和军械去辽东,再将辽东和皮货和药材贩至关内,就挣了这么多的银子?”

    天启皇帝要跳起来。

    便连跟在天启皇帝身后的魏忠贤也震惊无比。

    张静一道:“陛下,还没有点验完毕呢,这才点了一小半。”

    “一小半是什么意思?”天启皇帝已不能呼吸了。

    这意思是……还没完?

    天启皇帝急了:“意思是还有许多金银,没有点算?”

    张静一苦笑道:“是,还有很多。”

    天启皇帝觉得脑子昏昏的,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而后眨了眨眼睛道:“朕觉得余毒未消,头晕的有些厉害。”

    魏忠贤吓着连忙搀扶住天启皇帝,道:“陛下,陛下,你要保重龙体啊。”

    天启皇帝深呼吸了几下,才又道:“别慌,朕缓一缓就好了,张卿……走,去见一见…银子,见了银子,朕的身体就可痊愈了。”

    强撑着身体,天启皇帝越走越快。

    三百七二十二万两银子是什么概念呢?

    这么说吧,这几乎等于张居正改革之前,朝廷国库接近一年的白银收入。

    天启皇帝觉得百万两纹银,就已经是很吓人的事了。

    好家伙,居然……

    “朱纯臣也并非是一无是处。”天启皇帝的脸有点烫:“不如只杀他家一半人,留着另一半,让他们继续做这买卖吧,等过个十年八年,再杀一茬,怎么样?”

    张静一忍不住觉得好笑,便道:“陛下,这又不是韭菜,还能一茬一茬的割。”

    天启皇帝脚步极快,他心里不无遗憾,自己如此聪明的想法,似乎可行性有点低。

    当然……想想,这也不可能的,这是资敌啊,朕最恨资敌了。

    只是……这背后……竟有如此的暴利,却是天启皇帝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

    事实上,等进入了公府的后园,天启皇帝就已经感受到了。

    这里雕梁画栋,虽然受限于格局,可这里的建筑和山石,无一不是精雕细琢,似乎在夸耀着宅邸主人的财富。

    等再折过了一处长廊,随即……天启皇帝便看到了一个阔地。

    在这里……一座金山银山便出现在了天启皇帝的面前。

    天启皇帝看的眼睛都花了。

    因为这真的是金山银山。

    两百年的积攒,还有十数年走私带来的暴利,朱纯臣这个成国公,其实这十几年,又能花销多少呢?

    虽是国公,其实本质就是土财主,土财主最爱干的事,就是在家里打一个洞,然后扣扣索索的将财富藏起来,一直藏……

    天启皇帝只觉得自己的眼睛要刺瞎了。

    到处都散乱着金银。

    金银堆砌起来,比人还要高。

    许多人从这金银山上,取了金银之后,便开始上称。

    而称之后,立即报出重量,另一边,专门有人进行记录。

    记录好了的金银,则进行装箱,此后再有人用木楔将箱子钉死,贴上封条。

    上百个人,就这么机械式的重复这些动作。

    所有已经点验好的金银,会抬到一边去。

    而此时,一层层的宝箱,也已是堆积如山了。

    天启皇帝见此,已是惊的说不出话来。

    然后他开始脱衣服。

    邓健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他毕竟没有经验,忙道:“陛下……请自重……”

    倒是魏忠贤和张静一,面上倒是一副习以为常的麻木表情。

    天启皇帝将外衣脱下,露出了里衣和马裤,道:“朕要亲自去数……你们数的太慢了。”

    张静一道:“是有点慢,这一个时辰,这么多人,只能清点二十来万两银子,臣真的惭愧得很……”

    “看朕的。”天启皇帝此时哪里还有一点不适,整个人精神奕奕起来,兴冲冲地便往金银山方向疾奔。

    他不知疲倦的,开始帮着搬运金银。

    不过又觉得这事太简单,还是盯着负责记录做账的人才实在,便又趁着记录的文吏全神贯注做账,记录数目的时候,悄咪咪的躲到此人身后偷看。

    金银的数目,还在不停地追加。

    邓健一看天启皇帝亲自上阵了,便也不闲着了,屡起袖子道:“弟兄们,都给我再卖力一些,没吃饭吗?能给陛下数银子,是你们的荣幸,陛下待会儿定有厚赏。”

    看着不断累加的数字,天启皇帝也激动起来,高兴地道:“对。每人赏五十,不,二十两银子!”

    这些校尉和生员们,早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哪里还有一分半点的心思去管什么赏赐,现在听到银子二字,就有生理性的厌恶感,不过大家还是强自镇定起来。

    张静一看着这热火朝天的一幕,不禁心里舒服了许多。

    魏忠贤上前,与张静一肩并肩站着,笑着道:“田尔耕,咱已教训过了,这个家伙……真是不懂事,张老弟,你也别往心里去,这天底下,多的是没眼色的人,可是……你也要理解咱的苦衷啊,咱得给陛下办事,办事就要用人。”

    张静一哦了一声。

    魏忠贤看着那金银山,目中也掠过了一丝贪婪,忍不住道:“你说,做这买卖,就这样的挣钱?”

    张静一道:“怎么不挣钱,东西运到辽东,就是数十倍的暴利,成国公刨除掉所有的开支,自己能有十倍的纯利。再将上好的皮货以及顶级的药材运到关内,又是数倍的利差。这十数年来,随着建奴的壮大,不知掠夺了辽东多少的财富。建奴人只要铁器和火药,而成国公只要钱……”

    魏忠贤忍不住点点头道:“哎,真是耸人听闻。”

    那一头的天启皇帝,干的不亦乐乎,一直数到了晚上,这后园里便点起了一个个的火把,将这里照的通亮,天启皇帝继续鼓舞大家:“继续啊,不要停,今夜朕不睡啦,大家也要尽心竭力,你们自己看着办。”

    终究皇帝在此,还是很能鼓舞人心的,陛下身先士卒,都把不睡这样的话说出来了。

    这校尉和生员们还能说啥?

    当然,他们若知道陛下其实就是一个夜猫子,夜里不到三更睡不着的,想必定会吐血。

    到了夜半三更,数目已增加到了四百七十万。

    这样最原始的点验方法,终究效率还是慢了点。

    可听到四百七十万两这个数目,天启皇帝已是高兴得似孩子得了特别喜欢的玩具般欢快。

    他身体本还没完全修养好,其实已有些倦了,魏忠贤催促他回宫,他却执着地道:“这数目还没有数出来呢,回宫做什么?在宫里朕肯定要寝食难安,朕就睡这里,朕要和将士们同甘共苦。”

    魏忠贤苦笑道:“陛下,明日大臣们还要觐见。”

    天启皇帝便拉下脸来,像个耍赖的孩子般,道:“不见,谁也不见,现在不想见任何人,和这些虫豸一般的人,有何可见的!每日跟他们议一两个时辰,为的就是几万两银子的赈济钱,为十几万两银子的辽饷……还要看他们争执的面红耳赤。朕在这里数上一个时辰,就是二三十万两银子上下。”

    魏忠贤无词了,既然这样,那就这么着吧。

    魏忠贤毕竟是习惯了事事顺着天启皇帝,便道:“既然如此,那么陛下就在此安寝,奴婢……让人收拾一处卧房。”

    天启皇帝手指一抬,直接点了点那一片阔地,道:“就这,睡在这里就很好,朕要和大家同甘共苦,去取被褥来,朕就想睡这里,张卿,你也睡这里……”

    张静一无奈地道:“陛下……臣……”

    天启皇帝道:“点完了银子,朕就算你大功,这朱纯臣是被你拿住的,抄没了这么多钱,你便是大功一件,不要扭扭捏捏啦,这里没有外人,就这么办。”

    魏忠贤和张静一面面相觑。

    他们一致认为,天启皇帝有点魔怔了。

    事实上,天启皇帝这一天下来,都处于某种莫名的亢奋的情绪之中,脑袋晕乎乎的,就好像这个世界给他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门里的世界很精彩,于是他浮想联翩,脑子总能在一刹那之间,冒出无数个想法。

    魏忠贤只好苦笑道:“奴婢……这就去抱被褥来。”

    “让下头的人去办便是。”

    “这不成。”魏忠贤听到张卿家大功一件,便来了劲头,自觉得他以后只怕要更殷勤一些了,至少没有功劳,也要显得自己有苦劳。

    此时,魏忠贤很是认真地道:“换做是别人,奴婢不放心,陛下你等着,奴婢去去便来。”

    …………

    第二章送到,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