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二十六章:天文数字
    天启皇帝一脸憔悴的样子。

    此时,大致的数目已经出来了。

    当然,这个数目只是金银,当确定了最后的数目的时候。

    天启皇帝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还虚弱,还是因为这几日睡得太少的缘故,他甚至觉得有些头重脚轻。

    拿着账目,天启皇帝忍不住看了一遍又一遍。

    最终……他眉一挑。

    “邓健……”

    邓健耷拉着脑袋过来,行礼。

    天启皇帝道:“此次你助朕抄家,立了大功,朕一定要赏赐你一点什么,就赐你纹银五百两。”

    邓健依旧还是耷拉着脑袋,五百两……打发叫花子呢。

    若是从前,这也算是一笔不菲的钱财了,邓健绝对少不得要高兴一下,可帮别人数了这么多的钱之后,邓健此时对这区区五百两,已经提不起多少兴致来了。

    “以后朕抄家还找你。”天启皇帝喜滋滋地道。

    魏忠贤站在天启皇帝的一旁,偷偷去瞄那账目。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可还是被这天文数字给吓着了。

    此时,天启皇帝狠狠地握紧了拳头,道:“朕……有钱啦。”

    这一次,算是真正的有钱了。

    一千一百三十五万两,这还是刨掉了尾数的结果。

    天启皇帝格外的激动,这是凭本事抄来的钱!

    随即,他又咬牙切齿地道:“朱纯臣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朕还记得几年前,他曾向朕叫穷呢,原来此人,竟有如此的身价。这些银子,统统充入了内帑,朕……朕……朕就有许多事可以做了,朕要修宫殿,要造船,要造炮,朕还要挣更多的钱。”

    一夜暴富。

    这种感受,是旁人无法理解的。

    寻常人想赚钱,是因为希望一家富贵。

    天启皇帝想要钱,是因为他这做天子的,花钱的地方实在太多太多了。

    天启皇帝说到这里,居然有些感动,这种发财的感觉,就是舒坦。

    张静一站在一旁,欣慰地看着天启皇帝,因为很快,他就可以回家去,美滋滋的睡一觉了。

    天启皇帝乐呵呵地道:“忙活了这么久,大家都辛苦了,尤其是新县千户所和东林军校的人,魏伴伴,该赏的要赏,宫里不能小气了,张卿家当然也是头功,若没有他,哪里来这么多银子……不过,他和邓健还有朕,乃是郎舅之亲,这也是他们该当的,朕有了钱,不就是他们的外甥有了钱吗?”

    陛下说的好有道理。

    张静一打了个哈欠。

    却在此时,有宦官匆匆小跑而来道:“陛下,内阁大学士黄立极与孙承宗带大臣求见。”

    天启皇帝现在心情非常的好,满面红光地道:“来的正好,带他们到厅里去。”

    说着,领着魏忠贤、张静一人等,至成国公府的大厅。

    而在这里,黄立极几个早就等候多时。

    一见天启皇帝到了,立即拜倒道:“臣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精神奕奕地道:“卿等来此,所为何事?”

    黄立极立即道:“陛下,臣等是来迎驾的。”

    “知道了。”天启皇帝很爽快地道:“朕待会儿就回去。”

    黄立极和孙承宗面面相觑,黄立极则是苦笑道:“陛下乃九五之尊,怎么能为了这些许小事,而耽误了国家大政呢?现在陛下不在宫中,朝中许多事都耽误了,陛下……臣……哎……”

    他实在有点忍不住了。

    孙承宗也忍不住道:“黄公说的是,臣也有一言,不吐不快,成国公若是犯法,自然有有司来处置,可陛下却每日待在此,却不知这天下,有着多少的大事正等着陛下处置。”

    天启皇帝见孙承宗开口,倒是显得没有什么底气了,咳嗽一声才道:“好啦,好啦,这天下有什么大事,非要朕处置的?”

    于是孙承宗便道:“有一件事,是关于陕西府免赋的,此事争议很大,朝中百官一直围绕这件事,争执了很久……这件事,陛下应该也有印象,当初是争执不下,可臣觉得,不能再拖延了。”

    天启皇帝满不在乎地道:“原来是这么一个事啊。”

    他这话一说,黄立极和孙承宗倒也罢了,后头的几个翰林待诏,却都急眼了。

    一个道:“陛下,此言差矣,民生乃是大事啊,怎么可以如此的轻忽呢?现在灾情如火……耽误不得了,何况关中的流寇,愈演愈烈,若是陛下再不决定,只怕……”

    “朕不是说了吗?”天启皇帝打断他,现在的天启皇帝心里有着足够的底气,于是理直气壮地道:“这赋免了。”

    “免了?”众人又惊了。

    这演变有点突然啊!

    天启皇帝道:“国库若有什么不足,朕来补这亏空就好,对啦,还有什么事?”

    “还有东江镇的毛文龙……”

    这孙承宗还没说完,天启皇帝便大手一挥,豪爽地道:“这事,朕也记得,好像你们议过,也闹过一阵子,兵部和户部,争执不下对不对?”

    黄立极皱着眉点头道:“正是……关于此事,臣的看法是,毛文龙的要求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朝廷这边,也有困难,犒赏的银子就算了,理应拒绝,可欠饷也却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

    “不用啦。”天启皇帝又打断他,很直接地道:“多大一点事啊,朕都准了,犒赏当然要给,不给,将士们怎么拼命?欠饷也很没道理,将士们都要养家糊口的,成日欠着人家的饷银,他们吃什么呢?这一共要花多少?”

    黄立极和孙承宗几个,都觉得天启皇帝莫不是疯了。

    黄立极小心翼翼地道:“怕是三万两银子上下。”

    “给五万!”天启皇帝当机立断地道:“东江镇的军民,困居在皮岛,生活艰难,又要耕,又要战,在那天寒地冻的辽东,很是辛苦,不能委屈了他们。对啦,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

    黄立极:“……”

    孙承宗已是吓了一跳,直接给五万……那还不把他这老骨头给卖了?他忙道:“陛下,国库今年只怕拿不出……”

    “那就从内帑来拿,朕来给,毛文龙与东江镇的诸将,朕是知道的,他们极为艰难,不能委屈了,告诉他们,好好建功立业,将来,朕少不得他们的好处。”

    陛下……好像吃枪药了。

    可天启皇帝很爽,就说这两件事,其实已经议论很久了,大家都在争执,说到底……就是一文钱得分为两瓣花,朝中的大臣们,围绕这二事吵得不可开交。

    只是现在……这就是一个屁。

    朝廷穷,这就是天大的事。

    朕有钱了,这还是事吗?

    “陛下,当真?”

    一下子,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纷纷紧张地看着天启皇帝。

    这家伙不会是吹完牛就跑吧,到时拿不出钱来……

    天启皇帝却是突然笑了起来,口里道:“朕是那种开玩笑的人吗?就算开玩笑,也断然不会拿陕州府的百姓和东江镇的将士们开玩笑。不过……朕有一事,还想向你们请教。”

    这一下子,大家都打起了精神,纷纷道:“恳请陛下示下。”

    天启皇帝先问黄立极:“黄卿家,你家里有多少银子?”

    黄立极有点晕,这是要干嘛?

    天启皇帝见黄立极一脸为难,便笑了笑道:“朕就问问,你只管答。”

    “臣……穷的很,家里至多只有一两千。”

    天启皇帝点点头,一下子精神了,忙招呼张静一:“记下,记下,他家有两千……”

    于是又问其他人,这些人都傻了,这个道:“只有三百。”

    那个说:“只有五百。”

    天启皇帝吁了口气,再不问了,道:“好啦,朕知道了。”

    他面上的表情很诡谲。

    可这一下子,却令黄立极不放心了:“陛下……何故要询问这些?臣等……臣等……”

    “也没什么,只是问问而已,想当初啊,朕记得,好像是三年前,朕问成国公朱纯臣,问他家里如何,他和朕哭穷,说是快活不下去了,田庄的收益如何不好,家底要没了,只五六千两银子……”

    这话说的,黄立极更不放心了,连忙追问:“这……这和今日问臣等的有什么关系?”

    天启皇帝气定神闲地道:“可朕现在从他家里,抄出来的金银,就有一千一百三十五万两。”

    一千一百三十五万两纹银。

    黄立极和孙承宗听罢,已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天文数字啊,难怪陛下如此痛快。

    这成国公府居然这样有钱?

    此时,却听天启皇帝又道:“用这个除五千,是多少来着?”

    张静一在旁立即道:“两千二百七。”

    天启皇帝不禁惊讶地看着张静一:“你算术这样好。”

    转过头,又叹了口气:“方才黄卿家说,家里只有两千两银子,若黄卿也和朱纯臣一样低报了数目的话,我看黄卿家家里只怕藏着五百万两银子,还有你……孙师傅,你家得有一百七十万了,还有你……你家……”

    这话一出,大家的心都凉了。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