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二十九章:世外桃源
    这分明就不讲道理。

    世上有这样的不平之事。

    对下,是将沉重的税赋转移到那穷困潦倒的百姓身上,自己却是好处占尽了。

    转过头,却欺瞒天启皇帝,收他们的税,他们便鼓动人抗税,哭哭啼啼,哀怨四起。

    这不是把人当猴耍吗?

    官逼民反,民反了这锅是他天启皇帝的,大明完了,死的是天启皇帝。

    他们呢?他们膝下一跪,说不准就又不失高官厚禄。

    这样一想,天启皇帝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怒不可遏地道:“是吗?所以你们就可以不缴税?”

    杨芳为难地道:“臣并非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杨芳今日算是被逼急了,可没法子,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他决定痛陈利害:“陛下,读书人的税若是征了,那么陛下与谁共天下呢?谁来入朝为官,谁又来为陛下剿贼,谁来为陛下治民?不说其他,便是地方的粮税,也是读书人来代劳的。大明朝……是陛下与读书人的天下啊,倘若天下的读书人和士绅,与陛下离心离德,那么臣窃以为……只恐会有大厦将倾之祸。”

    杨芳今日算是说了实话。

    你自己看着办吧,征我的税可以,但是有本事让大家一起交。

    而逼迫大家割肉的后果,还请陛下三思。

    天启皇帝直接给气得直想骂无耻。

    他咬牙切齿地道:“若是命你们缴税便要离心离德,那么就离心离德好了。大明已给了足够的恩德,该给的,能给的,即便是不能给的,也统统给了。这税,不但要收,还要加紧了收。杨卿,你就起个头吧。”

    杨芳一听,却委屈起来:“陛下……臣……”

    天启皇帝目光阴森地看着他,道:“若是不交,那也无妨,朕就亲自去抄,抄多少是多少。十税一,乃是历来的规矩,这银子,你不交也得交。”

    杨芳一时愣住,此时他的脸色已彻底变了。

    在他看来,天启皇帝这和昏君没有什么分别。

    天启皇帝说罢,直接拂袖:“你放心,有的是人陪你,要钱还是要命,你们自己思量着便是!”

    “还有,往后少到朕面前说什么与民争利的话,你们想做民,那便乖乖地做民,这天下的民,现在大多都从了闯贼去了,你们也大可以从贼嘛。”

    天启皇帝说罢,随即就道:“起驾回宫。”

    天启皇帝没有再多言。

    一千多万两银子都抄来了,天启皇帝不信这个邪,还治不了一个杨芳。

    回到了西苑的勤政殿。

    天启皇帝落座,依旧气愤难平。

    张静一也跟了来,天启皇帝显然是有话要说,道:“都坐下。”

    魏忠贤和张静一统统欠身而坐。

    天启皇帝抚案道:“此事,真如那杨芳所言那般吗,是否是这杨芳危言耸听?”

    张静一道:“实际情况,应该就是如此,臣听说过一句话,叫劣币淘汰良币,就是人们若是手上有劣币,他们会倾向于拿着这劣币去市场上流通,而将良币储存起来,如此一来,这市面上的劣币就越来越多,以至于人们不愿拿良币去购物了。”

    “经商也是一样,士绅在地方上盘根错节,通过联姻,早就形成了牢不可破的关系网。同时他们子弟大多都是有功名的读书人,可以随时结交官府,甚至结交大臣,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商品才可以畅通无阻,可免去地方上如狼似虎的差役和官兵的骚扰。商贾要缴税,可也只有他们敢抗税,因而,他们经商的成本,是远远的低于寻常商贾的,那些寻常商贾所冒的风险比他们高,货物的成本也比他们高,久而久之,自然真正的商户,也就被他们挤垮了。”

    天启皇帝目光一冷,气咻咻地道:“既然如此,朕定要将这商税收缴上来,只是如何收,若是十个一百个人,倒也罢了,可若是一千个一万个这样的人呢?”

    魏忠贤立即道:“这有何难,奴婢催派镇守太监,命他们镇守各府,定能为陛下分忧。”

    张静一听着好笑,在他看来,镇守太监这一套,根本就行不通。

    且不说,这治标不治根,难道地方上的镇守太监就是好人?

    只怕他们想尽办法收来的税,他们自己拿走一半,层层上缴之后,只怕也没多少了。

    于是张静一道:“这天底下,历来收税,都有成本,镇守太监收税倒是没问题,可是……凭借他们自己,如何收税?说到底,一个人是征不了税的,臣听说,不少镇守太监到了地方之后,就招募人手,可是地方上,谁愿意与士绅为敌,却与投靠太监呢?太监虽有钦命,可是毕竟过几年便可能要回宫去,但凡是有一点见识的人,也不愿去投靠。”

    “最后的结果就是,投靠镇守太监的往往是地方上的鸡鸣狗盗之徒。这些人……虽也能敲诈来一些银子,可对地方上的危害更大,那些士绅能够鼓动人心,掀起抗税,依着臣看,只怕和镇守太监的爪牙们欺男霸女,也不无关系。”

    魏忠贤忍不住瞪了张静一一眼,嫌张静一坏了他的好事。

    可天启皇帝却点头道:“不错,那杨芳敢对朕说,士人不该缴税,因为朕要与士人治天下,这番话不是没有道理,他是吃准了朕投鼠忌器,也知道朕若是与士人彻底离心离德,那么这天下,能被朕所用的,在这各州县,只剩下一群地痞泼皮了。这样长久下去,反而会坏事,张卿可有什么好办法?”

    “还真巧了。”张静一道:“臣在封丘,其实也在改革商税,也不知成效如何,臣在想,如何用最低的成本,将这商税征上来,原来的征税法子,过于陈旧。何不如,臣这边先试试,若是陛下觉得稳妥,将来也可推而广之。”

    天启皇帝道:“是吗?为何不早说?”

    张静一笑着道:“臣的封地,不过区区一县,说起来,真是难为情,这些许的小事,臣……不好开口。”

    天启皇帝倒是对此满怀期待起来,于是道:“一县之地虽小,却也不可小看,既如此,那么你就放心大胆去做,只要能从这些人手里弄来钱,朕无论如何都支持。”

    “真的吗?”张静一整个人都精神起来,激动地道:“臣有些不敢置信。”

    天启皇帝还在气头上呢,听了张静一的话,便瞪着他道:“朕的话,你也不信了?”

    张静一道:“要不……立个字据?”

    天启皇帝:“……”

    张静一大着胆子道:“就说臣无论做任何事,只要在封丘,便都无罪,立字据为证。”

    天启皇帝一听,却忍不住道:“怎么,你当真在封丘做了什么要掉脑袋的事?”

    张静一真想说一句,知我者,朱由校也。

    张静一道:“其实还不敢做,只是现在陛下既然如此说了,臣就想试一试。当然,若是陛下不肯,臣自然是绝不敢的。”

    天启皇帝便一脸认真地道:“字据就不必立了,朕当着魏伴伴的面,已给你下了许诺,自当信守承诺。”

    说着,天启皇帝站了起来,边道:“给朕盯着这杨芳,先从他身上的商税交出来。”

    张静一是能理解天启皇帝的心情的。

    这是一种被愚弄的感觉,或者说,天启皇帝并不是一个单纯的人,他是能够理解一个人舍不得缴税,毕竟,若是这税若是收到了天启皇帝的头上,天启皇帝只怕也要心疼。但是他无法接受,这些人一面贪婪无度,另一面却又振振有词,将自己包装成为民请命的模样。

    张静一起身正待要告辞。

    倒是此时……却有宦官匆匆而来道:“陛下,归德府急奏。”

    又是归德府……

    天启皇帝对于这兄弟显然还是有些关心的,应当是交代了若有归德府的消息,便立即奏报。

    天启皇帝便道:“取来朕看看。”

    接过了奏疏,天启皇帝低头一看,却忍不住发出啧啧的声音。

    张静一也不由好奇地道:“陛下,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天启皇帝便惊叹地道:“这信王卫真是厉害,又击溃了数千流寇,流寇纷纷丧胆。不只如此,礼部侍郎温体仁,你们可有印象吗?”

    温体仁……

    这个名字,张静一还真觉得有些耳熟。

    天启皇帝道:“自从信王就藩,他竟连礼部侍郎都不肯做了,竟是跟着信王去了归德。在归德,任信王府长史,协助信王治理归德府。这奏疏中说,他干的有声有色,许多人慕名而去,归德府在他的治下,在这河南布政使司之中,犹如世外桃源。”

    说着,天启皇帝带着几分奇怪地道:“这就怪了,温体仁一个礼部侍郎,这么快就能署理民政,政绩还这样的好吗?朕那兄弟,对他实在器重有加……”

    又在这时,外头有宦官匆匆而来道:“陛下,陛下……”

    这宦官显得急躁,焦急地道:“陛下,那侍读学士杨芳,奴婢听说,他辞官,要去归德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