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三十章:众正盈朝
    天启皇帝听到这杨芳要去归德,自是显得很是不悦。

    而后带着气恼道:“他缴了税吗?”

    看陛下生气,宦官浑身打了个颤,接着才道:“陛下,听说是嘱咐了家人,要缴税,不过……言辞之中,多有不忿。”

    天启皇帝皱眉起来。

    魏忠贤在旁道:“陛下,这杨芳……要不……不能留了,奴婢让人在京城外头……”

    天启皇帝自是对那杨芳恨之入骨的。

    偷偷经商,挣了这么多钱,让他缴税,他便一副要鱼死网破的样子,跑去归德,这不是故意让他这个做皇帝的难堪吗?

    本来,天启皇帝和信王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此前那些大臣,就曾挑拨着信王差点作乱,可如今……这般一折腾,倒又显得天启皇帝和信王好像在打擂台了。

    这是离间自己兄弟。

    天启皇帝倒不是意气用事之人,便看向了张静一,道:“张卿对此如何看待?”

    张静一倒是很直接地道:“放他去便是了。陛下,这孰是孰非,谁好谁坏,倘若只靠杀戮,只会授人以柄。信王在归德,臣也听说过一些事,这京城里头,都在流传信王如何贤明,又说多少贤人去投奔他,据闻还有不少是携家带口的。既然这天下人有不少人认为信王是贤王,何不敞开了口子让人去投奔呢?人心在信王那里,信王呢……人年轻,有时确实经受不住挑唆,这也情有可原,可若是不让他治理一方,他自然也不甘心。”

    “现在陛下和信王,都认为自己是对的,那么何不敞开来,大家各管各的,迟早会有定论的。”

    天启皇帝听罢,觉得这话也甚是有理,便颔首道:“听张卿的。”

    天启皇帝顿了顿,又道:“这奏疏中说,信王卫已占据了杞县,这杞县乃是开封府治下,后来被流寇攻破,此后这杞县被信王卫克复。只是这杞县等地,已没有人敢去任知县了,信王卫的军马,也驻扎在那里,你看……是否朕调兵马,驻扎在杞县?”

    张静一摇摇头道:“陛下让信王就藩,其本意就是,让信王经略河南,抵御流寇,倘若这信王殿下真有本事,占了杞县,这是好事,这地占了,便是他的,有什么不可以呢?与其将土地落入流寇手中,倒不如在信王的治下。”

    天启皇帝一听,好家伙,这是养蛊啊。

    连魏忠贤都觉得这有点不妥当,于是忍不住道:“张老弟,这……是不是给与的恩宠太过了?这样下去,岂不坐视信王坐大吗?这样算来,信王的藩地,岂不是要日益膨胀,将来朝廷如何制约?”

    魏忠贤觉得张静一很不靠谱。

    别到时候流寇没了,养出了一个权势滔天的信王。

    事实上,魏忠贤对信王还是很忌惮的。

    现在人心都在信王那里,想想那礼部侍郎温体仁,这样的高官,连乌纱帽都不要,宁愿去做信王的长史呢!

    这说明什么,说明信王真的得人心。

    也可见魏忠贤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晓得自己名声臭。

    所以他才担心,就怕信王得到无数人的支持,在河南迅速的膨胀,迟早有一日,做了燕王朱棣第二。

    张静一便道:“魏哥,敢问陛下和信王,谁更贤明?”

    魏忠贤脸色一变,立即道:“当然是陛下。”

    张静一便理所当然地道:“既然陛下更贤明,为何担心区区一个信王呢?”

    魏忠贤皱眉道:“只是外间,人心思变……”

    张静一摇头:“所以才要大破大立。现在朝廷是处处掣肘,到了今日这个地步,若不大破,天下的局势迟早要糜烂下去。今日陛下拿下了一个成国公朱纯臣,可是……这天底下,到底有多少个朱纯臣?成千上万啊,陛下能诛杀一个朱纯臣,却能诛杀千千万万个这样的人吗?”

    “局势糜烂至此,且陛下已经看清楚了这天下的问题所在,那么只要陛下深信自己是对的,又何患信王所谓的人心呢?陛下能除建奴,还怕有人图谋不轨吗?”

    张静一的意思是,大明这样下去没救了。

    那就得下猛药,要嘛吃药的人死,要嘛就药到病除,没有选择了。

    魏忠贤一时语塞。

    天启皇帝年轻,张静一的提议,某种程度是对他胃口的,这样糜烂下去,确实不是办法。

    何不找出一个玄机去打破这个格局。

    于是他当机立断道:“就按张卿说的办,下旨,命信王击流寇,所收州县,暂由信王治理。朕倒要看,信王有几斤几两。”

    事情有了定论,终于谈完了事,张静一其实已经很疲倦了,随即便告辞出宫。

    他本想回去大睡一觉,不过心里不放心,还是去了新县县衙一趟。

    到了县衙,却见卢象升手中拎着一堆撕扯下来的废纸,正和一个坊长说着什么。

    见了张静一,卢象升才停下,向张静一行礼。

    张静一便笑着道:“这些日子,我有事在身,县里的事,倒是有劳你啦。”

    卢象升道:“这是哪里的话,这是下官的分内之事。”

    张静一盯着卢象升手头上的废纸,不免好奇地道:“这是什么?”

    卢象升显出几分烦躁,皱眉道:“这是……哎……”

    “拿我看看。”

    卢象升只好将东西送到张静一的面前,一面解释道:“这是一些读书人,夜里偷偷贴出来的布告,咱们新县张贴的不算多,其他县才多呢……都是一些胡说八道的话……”

    张静一随手打开一张‘废纸’,随即看的眼睛都直了。

    里头之乎者也,却都是说信王如何贤明的,什么重用贤人,归德府内,群贤毕至,众正盈朝,百姓得到了教化,信王卫如何奋勇,犹如王者之师云云。

    张静一看了心里想,这也行?

    就是太之乎者也了,这话百姓们听得懂?

    不过……看到了后头,却是鼻子都气歪了。

    你夸信王也就罢了,却为何来骂我?

    里头竟厉数张静一的罪状,其中一条,竟是通贼。

    张静一面上没有表情,只将这纸揉碎了,轻描淡写地丢在一旁,才对卢象升道:“新县也有人张贴?”

    “是,都是夜里偷偷张贴的。”卢象升显得有些尴尬:“下官准备夜里纠集一些人手,蹲守拿人呢,这些人……太大逆不道了。”

    张静一摇摇头道:“算啦,你拿了人有什么用?越是拿人,他们还觉得光彩呢。”

    卢象升道:“不过现在信王的风头,确实盛的很,尤其是此番陛下抄了成国公府之后,听说又有不少读书人,想结伴去归德了。下官有朋友在江南,江南那边,对信王更是趋之若鹜,都说信王乃是不世出的贤王,在归德所干的事,无一件不是遵循了古礼。他轻徭役,减赋税,礼贤下士,仁爱待人……”

    张静一忍不住道:“我懒得听这些。”

    张静一虽是露出不屑于顾的样子,可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钦佩这些读书人的。

    能将舆论控制到这个地步,只怕连卢象升这样的人,可能或多或少也相信一些这样的言论吧。

    毕竟,三人成虎。

    说难听一些,若不是张静一两世为人,知道信王这一套走不通,多半在这个时代,张静一说不准也是信王的拥趸者,坚信只有信王才能拯救天下。

    张静一此时太疲倦了,只在县里走了一圈,便回府睡下不提。

    此时,这京城里其实已经炸开了锅。

    因为起初是成国公被抄了家,其实已经引发了许多议论。

    而到了后来,又传出传闻,陛下要收商税之外,还要提高商税,据说不缴的,便要抄家。

    这一下子……人人自危起来。

    各种传言都有,有的说不只要收商税,各种的苛捐杂税要多交不知多少倍。

    又有说厂卫的爪牙已经开始准备动手了,要寻一些人来抄家灭族。

    莫说是商贾,便是寻常百姓,也不禁害怕起来。

    毕竟,外间各种传闻都是榨取民脂民膏,自己不就是民吗?

    许多百姓听信了这些话,纷纷开始想办法,将积攒了半辈子的一点儿碎银藏起来。

    这厂卫还未开始查,就已人心惶惶,各种流言四起了。

    而一夜之间,京城里到处都是张贴的布告,都是夜间有一些人偷偷张贴的,起初是一些读书人偷偷地张贴,后来有不少人觉得骂的痛快,便也有样学样。

    已到了愈演愈烈的地步。

    天启皇帝开了逼杨芳上税的头,而且直接从杨家那儿拿走了十几万两银子,这却是一下子捅了马蜂窝。

    朝中的百官,许多人已没心思当值了。

    往归德府跑的士人多不胜数。

    在这种情况之下,内阁大学士黄立极也慌了。

    任其发展下去,不是办法啊!

    于是连忙觐见天启皇帝,商议了一个上午。

    到了正午时,张顺又往宫外跑来了一趟,请张静一火速入宫觐见。

    张静一这锦衣卫指挥使佥事,自然是晓得京城里变化的,便忙动身,往日西苑勤政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