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三十三章:秀才遇上兵
    其实这一路的行走,许多人都已厌烦了,河南已是赤地千里,而归德府就在眼前。

    眼下这个时候,一群读书人眼看着信王所控制的杞县就在眼前,自然安耐不住。

    说实话,读书人先行一步,是因为他们没有官职。

    其实这随驾的百官,也早就将心飞往归德府了。

    那归德府……无疑在他们眼里,乃是圣地。

    此番大家兴冲冲的随驾而来,就是跟着陛下看看这归德府是怎样的太平景象,如此……才好让陛下幡然悔悟,痛改前非。

    天启皇帝见百官都兴致勃勃的样子。

    尤其是礼部尚书刘鸿训。

    现在礼部侍郎温体仁已经成为了信王的长史,这长史之于信王,其实就相当于宰相,是信王的大管家。

    当初,温体仁还在礼部的时候,刘鸿训就对温体仁多有关照,如今刘鸿训想到温体仁虽从侍郎去做了一个小小的长史,却已是名满天下,倒是颇有几分羡慕。

    天启皇帝看着他们个个叽叽喳喳的,很是兴奋的模样,就差当着天启皇帝的面说要不让信王做天子了。

    天启皇帝心里自是生厌,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大臣表面上恭顺,实际上,你若是仔细去听,却总能从他们的话里,听出一些阴阳怪气来。

    于是,他强忍着怒火,将这些人赶走,又将魏忠贤和张静一,还有黄立极几个心腹叫到面前来。

    这时,他道:“朕出了京城才明白,百官和这些读书人,心里只向着信王,对朕这个皇帝,哪里还有什么忠心?这些人,平日里天天说什么四书五经,可在朕看来,都只记得齐家治国平天下,却忘了君君臣臣。”

    黄立极的嘴角几不可闻地抽了一下,莫名有些心虚,觉得陛下好像在骂自己。

    魏忠贤却是堆着笑道:“陛下,奴婢看……这些人个个都是东林党。”

    张静一倒是道:“陛下,这就是人性。”

    天启皇帝诧异地看着张静一,皱眉道:“说来朕听听。”

    张静一便道:“陛下可听说过叶公好龙吗?其实信王距离他们太远,所以他们总觉得什么都是信王好。而陛下距离他们太近,天天生活中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且陛下要治天下,安万民,就少不得想要从他们身上扣一点肉出来,安抚天下的百姓,他们自然觉得陛下坏了。这就好像……男子一样,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天启皇帝和魏忠贤,还有黄立极,便立即用一种极奇怪的眼神看着张静一。

    张静一给看得浑身一抖,立马道:“打个比方而已。”

    “呵……”天启皇帝则是冷笑道:“朕这次亲来,倒想看看,信王到底好在哪里。”

    说罢,下令车驾继续前行。

    …………

    另一边,刘鸿训等人被天启皇帝赶着离銮驾远了。

    一群人禁不住又开始长吁短叹。

    刘鸿训叹息道:“陛下至今,依旧执迷不悟……这张静一每日陪伴在帝驾旁,不知又灌了多少迷汤。”

    这些人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一说到陛下身边的人,往往是不提九千岁的。

    九千岁会栽赃,会扣帽子,会说你是东林余孽,是真的能整死你。

    思来想去,还是张静一这柿子好捏一些。

    因而,大家说到了张静一,并不指张静一一人,而是代表了整个阉党。

    虽然张静一并非是阉党。

    此时,便有人道:“无妨,等到了杞县,陛下自会醒悟。”

    “却不知这杞县还有多久的路程。”

    “只怕要一两日,咱们走的太慢了。”

    “倒是宁愿和那些读书人一样,只怕现在,轻车从简,只怕早就到了。这一路来,眼看着天下到了这个地步,真是令人痛心疾首,好在归德府就在眼前了。”

    “此时我只羡慕那些读书人。”

    …………

    邓天成与一群年轻的读书人,愉快地甩开了队伍快步而行。

    事实上,百来个读书人,在这种地方是十分危险的。

    好在几乎每个读书人,都带着一两个仆从,这些仆从挑着担子,担子里有他们平日爱读的书,还有换洗的衣物,也有一些身强力壮的,身上带着刀剑。

    因而,只要不遇上大规模的流寇,安全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而这里已进入了杞县的县境,大家都知道,不久之前,信王卫就在这里大破流寇,自然而然,这里是根本不会存在流寇的。

    于是,众人心情愉悦,只恨不得立即去杞县。却不知那位声名赫赫的儒将王文之是否驻扎在此,若是在,那便再好不过,大家一起去拜望一番,少不得要谈一些丝竹之事。

    这一路,依旧还是无人。

    眼见沿途的破坏,难免有人咬牙切齿,控诉流寇对于地方的残害。

    而邓天成则骑着一头驽马,心里却已开始痒痒了。

    眼看着这杞县越来越近,这里已开始出现了战争的痕迹了。

    远处,似有斥候在附近徘徊,却不敢上前来。

    邓天成等人瞭望,却见这些人都骑着马,穿着绵甲,此时格外的亲切起来。

    “是官军,不过他们不敢上前。”

    “自然是不敢上前的。”邓天成挥舞着羽扇,坐在马上,气定神闲的道:“官军又取淮西贼,此贼亦除天下宁,哈哈……”

    众人也都意气风发起来,有捋须大笑的,有人说好的。

    “那王文之,听闻也爱吟诗,听闻他久在军中,每日与丘八们打交道,只怕心里也痒得很,今日我等来了,他定要大喜,必定设下大宴,与我等酒水和诗,不亦快哉。”

    邓天成听罢,不禁心驰神往,愉悦的坐在马上摇着羽扇,满心期待地道:“快哉,快哉,我已等不及了。京城虽好,可老夫却一日都等不及来此了。我等来此,得访明主……将来定要相互提携才是。”

    有读书人胆大道:“若非昏君在朝,我等何至长途跋涉至此。”

    说罢,众人都点头,唏嘘不已。

    众人便继续快行,果然,县城的轮廓已到了。

    这县城的夯土城墙上,已是千疮百孔,满是斑驳。

    城墙上,则是许多的官军。

    邓天成拍了拍他的驽马,率先上前,却见这县城的城门关着,城墙上,似乎也有人发现了到来了不少人马,便都探着脑袋从城墙上看来。

    邓天成便中气十足地大喝道:“我等从京城来,是来偷笑信王殿下,不知王公是否在城中,恳请开门。”

    上头的人便继续探着脑袋,居高临下地张望。

    这时,城门却是开了。

    细细一看,只见是几个长大歪瓜裂枣的官军,穿着明军的绵甲开的门,只是他们的绵甲,似乎有些不合身。

    邓天成等人便鱼贯进城。

    邓天成意气风发的询问这门洞里的一个穿着明军甲胄之人,他对丘八自是瞧不起的,鼻孔朝天道:“不知王公可在城中,就说北直隶举人邓天成来访。”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名敕,丢给那人,傲然地道:“你拿这个去,他见了便明白。”

    后头的读书人也七嘴八舌起来,都是要掏名敕的。

    这人便开口道:“什么王公,狗公,俺不着儿咧。”

    邓天成便更轻蔑的看他,冷喝道:“大胆,竟敢骂王文之相公是狗公?”

    这人便大怒,居然一把扯住了邓天成的大袖子,生生将邓天成拽下马来。

    邓天成没有防备,直接落马,脑袋朝下,啪嗒一下,一只脚却还挂在马镫上,这一下子,真是要了老命。

    他疼的龇牙起来:“哎呀,哎呀,嘿哟,嘿哟……”

    纶巾已是落下了,那‘官军’显然是恼火了,半点不手软,一把揪住他的发髻,扯着他的脑袋,口里大骂:“鳖孙,你敢骂俺?俺旱地龙王也是你这鳖孙骂的?”

    说罢,抡起胳膊来,左右开弓,便是七八个耳光下去。

    邓天成还没反应怎么回事,只觉得脑袋空白了,紧接着,啪嗒啪嗒七八记耳光,打的他眼冒金星。

    这一下子,队伍的读书人顿时混乱起来。

    旱地龙王……

    这一听就是匪号啊,哪一家的官军,敢自称自己又是龙又是王的,这不是造反吗?

    很快,终于有人察觉到不对劲了,发现这些‘官军’身上的绵甲几乎都不合身,分明就是胡乱套上去的,而且这里的人,都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个个凶神恶煞,这……这……

    于是有人想回头,想赶紧跑出城去。

    可一回头,却是乌压压的‘官军’,拦住了出城的去路。

    真是不对劲了。

    有人疾呼:“官军……官军……不,王志文相公,不是已经收复了杞县,痛击了流寇吗?怎么这杞县……还在贼人的手里?”

    这么一说,大家要崩溃了,方才个个还笑嘻嘻的样子,满怀着期待,现在却已有人尿了裤裆,也有人一下子瘫坐在地。

    有人捂着脸,嚎啕大哭。

    更有人啪叽一下,便跪在了地上,口里道:“我等误入此地,惊扰了诸位爷爷,爷爷饶命……”

    于是磕头如捣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