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三十五章:陛下 全死了
    浩浩荡荡的銮驾,依旧在大量的官兵和护卫的护送之下前行。

    进入了杞县县境之后,百官的心情更加的愉悦了。

    关于归德府有大量的传闻。

    而这些传闻……似乎让不少一直处于厂卫暴力之下百官们,生出了期望。

    信王殿下的治理,很快就卓有成效,这说明了啥?

    说明经学是有效的啊。

    经学可以治理天下,而且天下还可大治,这难道不比那陛下宠溺厂臣要强?

    现在天下流寇四起,只有通过教化,才可让百姓们知晓忠义,才不敢胡乱造反。

    否则,礼崩乐坏,人人都是贼,这大明江山还能延续多久呢?

    见这河南满地的疮痍,赤地千里,大家心里才越发的急迫起来。

    等到了归德府,便可见信王。

    信王的贤明,远播天下,也让陛下能从此幡然醒悟,亲近君子,而疏远小人。

    刘鸿训是最活跃的人之一,他作为礼部尚书,与百官交谈,一路上谈兴都十分浓厚。

    其他的翰林和御史,都尊重他的品行,也愿意围在他的身边,一面行走,一面高谈阔论。

    “百姓到了这个地步,若是不减税赋,日子是没办法过的。”

    “是极,是极。不轻徭赋,天下要大乱的啊,这一点归德府便做的很好。”

    “这是因为信王殿下心里想着百姓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更是心神荡漾。

    刘鸿训捋须,颇为得意,见黄立极和孙承宗二人在前头,却没有其他人议论,心里不禁想,黄立极乃是阉党,可孙承宗却是清流正宗,他一定也有高见,只是不知,今日为何不言。

    于是,他满面红光地将黄立极与孙承宗叫住:“黄公、孙公。”

    黄立极二人对视一眼,都不禁露出苦笑,这才驻足,回头看一眼刘鸿训。

    刘鸿训已带着百官上前来,这刘鸿训志得意满地先向两位大学士行了个礼,随后道:“方才大家的言论,不知黄公与孙公意下如何?”

    黄立极是个老滑头,他虽是阉党,其实又不算阉党,虽依附魏忠贤,却又和魏忠贤不算特别亲近,当着这百官的面,却只是微笑,不吭声。

    他在等孙承宗说话,孙承宗性子比较直,果然道:“减税赋?好,很好。”

    刘鸿训等人一听,就都笑了。

    看来孙公还是很有见识的。

    “不过……”孙承宗拉长着声音。

    众人听了,都不禁皱眉起来。

    凡是最怕的就是‘不过’、‘可是’、‘但是’。

    孙承宗道:“这税减与不减,又有什么用处呢?诸公看这里,寻常的百姓,连饭都吃不上了,都成了流寇,他们在乎你加税还是减税吗?那些真正有产且有田有地的人,他们仆从如云,家里多的是牛马,反正税也征不到他们头上,加税和减税,又对他们有什么用?可见啊,诸公在此欣喜讨论加税与减赋的问题,不过是在空谈,坐而论道而已,不过是用根本不存在的仁义,来让自己显得高明而已。”

    “可实际上的情况,大家也都看清楚了,问题的根本就在于,百姓们活不下去了,活不下去了就成了流民,流民再饿着,就成了流寇,不想着怎么让流民吃饱肚子,现在说减税,岂不是本末倒置?依我来看,与其谈论这些,不妨想想,为何有人谷仓里堆着如山一般的粮食,为何非要等到流民们变成了流寇,侵门踏户,杀了他们的全家,劫走了他们的钱粮,等到这样的悲剧发生,才后悔不及。”

    孙承宗这番话,顿时让刘鸿训等人的脸上都挂不住了。

    只是碍着孙承宗乃是帝师,又享有很大的名声,所以不便发作。

    黄立极在旁笑着道:“对对对,孙公说的对,老夫很赞同。”

    刘鸿训拉下脸来:“看来孙公是不赞同实行仁政了。”

    “赞同。”孙承宗道:“这仁政……我愿天天挂在嘴边,我也可以每日念一百遍我爱这天下的百姓。可又如何?百姓还是反了,你口里说一百遍先天下之忧而忧,也没人理你。”

    “你……”刘鸿训不客气地道:“百姓安分守己,便是百姓。可若是这些人敢反,便是乱贼!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似这等不肯安分之人,个个该杀。”

    一说到了流寇,许多人忍不住咬牙切齿起来。

    这可是那种丝毫没有妥协的仇恨。

    这些人席卷州县,杀官吏,杀士绅,劫掠财富,百官之中,不知多少人受害。

    孙承宗的面色则是很平静,道:“你说该杀,自然就该杀,那么你去杀便是。”

    孙承宗是真的厌烦了。

    一路所看,满目疮痍,耳边却是听着一群人在这里讲仁义。

    他最后的一点好脾气,也到此为止。

    刘鸿训不免面色羞红,孙承宗这是在讽刺他呢。

    说起杀贼,孙承宗毕竟是真正经略过辽东,和建奴人厮杀过的。

    而你刘鸿训人等,却是张口闭口杀贼,却大多都安稳地在京城里,连个贼都没见过。

    刘鸿训深吸一口气,随即便道:“王文之这样的人,自可为我们代劳,不出半年,这流寇便要被王文之荡平,到了那时……自可见分晓。”

    半年平豫,这在百官心目中可不是大话,那王文之将兵,连战连捷,官军王师所过,贼子丧胆。

    你孙承宗有什么了不起的?

    孙承宗懒得和他们争执,只是道:“似尔等这样高谈阔论,贼是杀不尽的。”

    在他看来,话不投机半句多。

    说罢,直接转身便走。

    黄立极则是很兴奋,将孙承宗当枪使的感觉挺好的。

    便也不搭理刘鸿训人等,往孙承宗的身后,追了上去。

    只留下了刘鸿训人等,僵在了原地。

    “走着瞧吧。”有人恼怒地低声道:“我看这孙公,也要成阉党了。”

    ……

    浩浩荡荡的人马一路前行,终于抵达了杞县县城。

    只是这里还是荒凉,看不到人烟。

    刘鸿训等人便又兴奋起来,似乎是在脑补着当初王文之在此与流寇的一场大战。

    只是进入了县城之后,大家才发现……这里竟是一座空城。

    没错……这里早就没有人烟了,既无官军,也不见居民,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断壁残垣和满目疮痍。

    刘鸿训等人忙到了銮驾附近,想打探一下消息。

    天启皇帝此时也觉得诧异,忙召人来问。

    一个勇士营的百户上前来道:“陛下……”

    “此处为何无人,信王卫在何处?”

    大家都看着这百户,没有发出声音。

    这百户便道:“卑下先行来此打探的时候,就发现……这里的人早就跑光了,尸横遍野。”

    天启皇帝越发的奇怪起来。

    刘鸿训人等却觉得匪夷所思,刘鸿训终于忍不住走上前,道:“这是什么话,信王卫分明在此驻扎,这里早就被信王卫收复啦,会不会是搞错了,又或者……有其他的隐情?”

    这百户也是无奈,我说的是实话啊。

    只是质问他的人,哪一个都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他只好道:“卑下之前在这里,寻到了一个书生……”

    天启皇帝等人心里狐疑着,急于要解开疑惑,于是天启皇帝便道:“去,将这书生叫来,朕要亲自询问。”

    过了一会儿,那披头散发和被打的似猪头的邓天成,便被带了上来。

    他神情很是涣散,眼里无神,似乎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一到了銮驾旁,便跪在了泥地里。

    “你是何人?”天启皇帝道。

    跪在地上的邓天成却依旧呆愣愣的不说话。

    一旁的百户尴尬地道:“陛下……这人发现时,就是这个样子了……什么也不肯说,只是傻笑……”

    众人鄙夷地看着眼前这人,说是读书人,却毫无读书人应有的朝气,衣衫褴褛的,浑身是血迹,像乞儿一般。

    不过……

    当这百户说到陛下的时候。

    邓天成似乎一下子有了一些反应。

    他茫然的抬头,看着天启皇帝,目光似乎缓缓地有了一点焦点,而后……却突然呜哇一声,嚎啕大哭起来,口里含糊地道:“陛下……陛下……请陛下为我们做主啊,学生……学生邓天成……”

    邓天成……

    此言一出。

    所有人都哗然起来。

    看着这鼻青脸肿的人,还有这衣衫褴褛的模样,谁也无法将他和当初纶巾儒衫,羽扇在手,谈笑风生的邓天成联系在一起。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与你同行的读书人呢?”

    天启皇帝询问。

    邓天成悲不自胜,不过方才嚎哭,倒是一下子将心里积攒的郁结给宣泄出来了一些。

    他泪流满面,悲切地道:“死了,都死了,全都死了……”

    死了……

    从邓天成这个狼狈不堪的样子,再到邓天成的话,众人不禁汗毛竖起。

    刘鸿训已是急了,这一路,他对邓天成这个人颇有印象,虽只是一个举人,却颇有几分倜傥。

    他跨前一步,细细辨认,果然……真是邓天成。

    于是他瞪大了眼睛道:“好端端的,怎么就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