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三十八章:撒豆成兵
    这一路,不会有什么危险。

    而且流寇的主力,还在关中一带,河南这边的流寇,还远远没有成气候。

    正因为如此,所以张静一主张朝归德府疾行。

    不过张静一也察觉到了一些情况,因而向天启皇帝禀告:“陛下,好几个放出去向归德府移送书信的快马,要嘛没有了音讯,要嘛就没了影踪,臣觉得……不会归德府出了什么事吧?”

    一般情况之下,通讯乃是行营的过程之中至关重要的问题。

    在这个时代,通讯的方式比较原始,无非就是派出快马而已。

    若是在平时,天下太平,自然会有一系列的措施来保障通讯的问题。

    可现在河南的情况不同,早在许多天之前,天启皇帝的行营就和归德府中断了。

    这就说明,横在归德府和行营之间,可能有某种‘神秘的力量’,截断了通讯。

    天启皇帝对军事很了解,一听这个情况,立即便道:“并非怕是出事了,而是一定出事了!结合在杞县出现的流寇,朕以为……附近应该还有大股的流寇。张卿……看来要放出大量的斥候了,选快马,十个精锐的斥候为一队,令他们自数路出发,搜寻是否有贼子的踪迹。若是遇敌,不必短兵相接,观察其规模之后,就立即撤回。”

    张静一的表情亦凝重起来,便道:“臣去安排这件事。”

    天启皇帝叹道:“朕万万没想到,河南的情况糜烂成了这个样子。张卿,你是朕的肱骨心腹之臣,现在这里也没有外人,你说句实在话,和朕交交底。”

    交底?

    张静一道:“人没了饭吃,就要离开祖籍地,当初京城收了不少的流民,可杯水车薪,百姓们活不下去了,先是三五成群的流浪,找吃食。可找不到的时候,要嘛就饿死,要嘛就为寇。这流寇之中,总会出现一些草莽渐渐学会如何组织人手,如何凝聚人心。于是,许多首领就出来了。”

    “就如那闯王高迎祥一般,又有张献忠、李自成之辈。他们起初,可能只是单纯攻破府县,只是为了得粮苟活……可渐渐的……当他们发现自己有了攻克州县的能力,于是就进化了,转而成为了巨寇,攻城拔寨,组织营团,选拔精锐,自称为王。现在的流寇,便到了这第二个阶段。”

    天启皇帝点头表示认同。

    本质上,流民就是在养蛊,在不断的破城和被围剿的过程中,只有最坚韧不拔的人,才能渐渐脱颖而出。

    张静一接着道:“到了第二个阶段,其实还不算可怕,毕竟……终究他们没有根基,只要朝廷下定决心围追堵截,或是招抚,总还能制胜。”

    “最麻烦的是到了第三个阶段。流寇已经不满足于四处流窜,开始经营自己了,到时他们会吸纳人才,并且开始争取人心,这从无数流寇中脱颖而出的巨寇,往往已经通过无数的战争,培养出了一大批精兵强将。除此之外,又有不少追随他们,成长出来的治民之臣,到了那时,便是这天下土崩瓦解的时候。”

    天启皇帝忍不住皱眉,遥想当初的建奴人,不就是这样壮大的吗?

    天启皇帝道:“长此下去,不是办法啊!信王来了奏疏,说归德府如何,又说能轻易平豫,朕还在想,或许信王真有用处呢?可现在细细思来,却总觉得有许多蹊跷之处。如何平这流寇,朕不得不谨慎啊。”

    说罢,又想了想道:“先去归德府吧,朕倒要看看,这些东林和读书人,到底将这归德变成了什么样子。”

    …………

    一支军马,已抵达了归德府府城。

    温体仁则一脸欣慰地亲去城门迎接。

    大军入城,穿着的是官军的甲胄,这是在外征战的信王左卫。

    为首的正是王文之,他骑着高头大马,却没有穿着甲胄,而是纶巾儒衫,十数个军将拥簇着他。

    这些军将,虽是动辄是三品的指挥,或者是四品的佥事,可在这王文之面前,却个个恭顺无比。

    眼看着大军入城,温体仁松了口气。

    他能看出这些入城的军士,分明有疲惫之色,不过官军历来如此,温体仁没有多注意。

    王文之见了温体仁在此,连忙下马,向温体仁行礼,口称道:“学生王文之,见过恩府。”

    温体仁道:“子言……”

    子言乃是王文之的字。

    “老夫刚刚发出书信,命你立即率军回防,你驻在杞县,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王文之道:“恩府,我闻有一伙流寇奔着府城来了,因而还未等到恩府的书信,便火速带兵回来。”

    温体仁听罢,露出宽慰的样子,微笑着道:“回来的好,现在府城空虚,老夫确实有所担心,现在你带着这精兵强将回来,便再好不过了。信王殿下已久候多时,走,我等先去见王驾。”

    二人一前一后,路上叙说别离之情。

    说到了流寇即将要围城,温体仁本想问,为何这流寇突然杀出来,又是从哪里来的流寇。

    当然,这些话最终没有问出口。

    倒是听这王文之兴高采烈的谈起沿途的风情,又说府城之外的百姓如何安居乐业。

    二人进入了王府,信王朱由检连忙见了二人。

    等王文之行过了礼,朱由检便激动地上前,拉住了王文之的手,哽咽道:“卿家辛苦了。”

    王文之谦恭地道:“臣在外将兵,忠君之事,何谈辛苦?”

    于是,朱由检眼睛通红,连连点头:“孤王得此良才,外患何足道哉。”

    说着,各自落座。

    朱由检便道:“城外的情形如何,为何会有流寇杀奔来此?”

    王文之道:“这些流寇,想是臣从前杀散的,此番胆大包天,竟敢来犯。”

    朱由检大为宽慰,不疑有他地道:“若是如此,那么就不足为惧了,正好,就在这城外决战,到时卿尽力杀贼,孤王在城楼观战,为卿助兴。”

    王文之便道:“请殿下放心,不出三日,贼子必破。”

    说着又道:“只是将士们一路疾行入城,辛劳无比,接下来又有一场大战,所谓皇帝不差饿兵,现如今,所需的犒赏……”

    一听要钱,朱由检头上的发丝似乎又增添了许多的雪色,只是他觉得这很合理,毕竟现在将士们即将杀敌,哪有不赏赐的道理?

    于是朱由检道:“孤王会尽力的筹措,你放心便是。”

    王文之便道:“殿下如此,臣等怎么敢不尽力呢?”

    朱由检又问:“此番你带来了多少人马。”

    王文之道:“悉数带来了,一万五千人。”

    朱由检振奋道:“大军先行驻扎各处城楼,朕若是能分身,自会去劳军。”

    王文之应下。

    朱由检又感慨:“军务之事,孤王尽托付给了子言,相信子言一定能令孤王刮目相看。”

    王文之也不禁感动了,眼中闪动着泪意。

    朱由检见他如此,也不禁伤感起来,彼此又啜泣起来。

    叙话了半天,温体仁和王文之才一并告退,出了王府,而后自然去了温体仁的宅邸。

    进了温府,二人穿过重重的门牌,而后进了里厅,几个女婢训练有素地上前斟茶。

    二人各自押了一口茶,温体仁却突然道:“子言,方才你说,你将全数的兵马都带回来了?”

    “这是当然。”王文之道:“恩府,这府城毕竟要紧。”

    温体仁却是奇怪道:“只是我迎你入城的时候,见你领来的兵马,似乎并不多。”

    虽然没有数人头,可温体仁也不是傻子,更没有眼瞎,队伍的规模多少,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起初以为,王文之因为担心信王的安危,所以只率了一支先锋军先回来,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可现在……

    王文之见恩师追问,一时也支支吾吾起来:“确是一万五千人……恩府……”

    “你说实话。”看王文之的反应,温体仁的脸色渐渐变了,甚至铁青着脸。

    “恩府……”王文之脸露难色,似乎觉得瞒不过了,只好道:“其实……只有九千。”

    温体仁脸色却依旧还是凝固着,只冷冷地盯着王文之,声音清冷:“有九千?”

    是的,他不信。

    王文之便苦笑,最后道:“不敢隐瞒恩师,其实是六千人……那些个丘八,只晓得吃空饷和吃兵血……若是不报一万五千人,如何……如何……”

    温体仁的眼眸像刀子一样,依旧死死地落在王文之的身上。

    王文之见温体仁如此,索性道:“那么学生就直说了,实际上,只有三千人……恩府,学生有苦衷啊……”

    温体仁听到这里,铁青的脸一下子惨白起来,整个人不禁眩晕起来。

    温体仁忍不住道:“可是你送来的名册,有名有姓……”

    王文之理所当然地道:“这……既是领饷,当然要有名有姓。”

    这句回答,温体仁居然觉得蛮有道理。

    而后温体仁又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又问道:“军械呢,你说实话,还有多少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