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三十九章:气数尽也
    温体仁是震惊的。

    他其实的预计是一万五千兵马,能有个七八千人。

    哪里晓得……居然只有三千。

    而入城时,那兵马,他是见过的,一看就有许多老弱病残。

    此刻他凝视着王文之,脸色格外的凝重。

    王文之则是苦笑道:“有七十多匹。”

    “七十多匹?不是有六百匹吗?”

    面对恩师的质疑,王文之硬着头皮道:“养不活的,没这么多饲料。所以……所以……卖了。”

    温体仁几乎窒息。

    他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王文之,道:“不是拨发了钱粮吗?饲料呢?”

    王文之又是苦笑,他沉吟片刻道:“给恩师买了字画,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人……平日里所需的冰敬……更不必说,指挥、同知、佥事等人……也需养家糊口。”

    温体仁颓然坐在椅上,他喃喃道:“好啊,好啊,这样说来,外头贼情似火,当如何,当如何?”

    他连问两个当如何,王文之只低头不语。

    “可以却敌吗?”温体仁凝视着王文之。

    王文之道:“恩府放心,区区流寇,只需迎头痛击……便可……”

    温体仁凌厉地看着他道:“老夫问你,你就说实话。”

    王文之顿了半响,最后才道:“学生心里也没底,突然有人袭府城,那么极有可能,此次带队的便是巨寇张三儿,听闻这张三儿,乃是闯王的义子,肆虐河南,一旦杀入城中,便搜检城中的富户、士绅杀戮。前些日子,他破了建平,杀了数千人,其中最惨的是本地士绅刘文建,一家三百多口,鸡犬不留。”

    温体仁直接打了个寒颤。

    他手点着王文之,气恼不已地道:“你啊你,虽懂世情,晓得人情世故,可是……这一次,你坏事了啊。”

    “恩府,学生死罪。”

    温体仁虽是骂他,可毕竟此人乃是自己的学生,师生是一体,一旦揭发了王文之,那么他这个一直支持王文之的恩师,在这归德府也就好日子到头了。

    温体仁烦躁地扶着椅柄,一言不发,似乎在思虑着什么。

    王文之见恩师不言,想了想道:“要不,我这便去见信王,和信王议论一议守城之事?”

    温体仁想也不想便摇摇头道:“不可,信王殿下此时志得意满,若是你显得没底,以信王的性子,势必要追究,到了那时……该如何掩盖?”

    王文之听罢,便低头不说话了。

    温体仁叹了口气道:“且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事实上,归德府还算稳定,并没有因为传闻出现了流寇攻城而引发什么混乱。

    搬迁来此的读书人和士绅,有为数不少都对王文之有巨大的信心。

    因而街头巷尾,依旧是歌舞升平。

    只是信王朱由检,却又熬了一夜,他连夜批阅了奏疏,已是十一个时辰不曾合眼了。

    信王妃周氏派人来请他歇一歇。

    他也只是摇头,对身边的王承恩道:“孤王眼下万事缠身,去告诉王妃,孤王现在还精神。”

    清早吃了一碗糙米粥,呼了一口气。

    他现在为钱粮而发愁,将士们要打仗,大战在即,可实在是无米下炊了。

    没有钱粮,怎么让将士们拼死呢?

    搁下笔,朱由检对王承恩吩咐道:“诸佐臣到了吗?”

    “都已到了,就在王府外候着。”

    “请他们进来吧。”朱由检显得面色平静。

    随即,数十个文武便鱼贯而入,众人在温体仁的带领下向朱由检行礼。

    朱由检露出了温和的笑容,眼下这些人,都是名闻天下的人物,贤臣忠将,俱都收揽在了他这个王爷的门下。

    他和颜悦色地道:“诸卿不必多礼。”

    于是众人便道:“殿下客气了。”

    朱由检请大家坐下,随后笑了笑道:“流寇们已至了吗?”

    这时,王文之便站了出来,道:“殿下,城外已出现了零星的流寇,只怕不久之后,后续的人马就要到了,臣下奉诏守城,请殿下放心,此城固若金汤,除非神兵天降,绝不会动摇分毫。”

    朱由检很是满意地点头道:“子言辛苦了。”

    说着,一旁有人捋须笑道:“有子言在,我等便无忧也,昨日学生还在和几位朋友打趣,都在说子言几日可以克敌。”

    众人都笑了起来,连朱由检也不禁莞尔。

    在归德府,朱由检与文武们议事,往往是比较轻松和随意的。

    朱由检享受这样的气氛。

    不过今日……

    朱由检却是话锋一转,道:“如今府库之中的钱粮已经告罄,孤王这里……也已砸锅卖铁了,不怕众卿笑话,孤王现如今可是一两银子也拿不出了,只是眼下守城要紧,孤王思虑再三,觉得当务之急,还是筹措一笔钱粮……诸卿若是能够慷慨解囊,捐纳付饷,那么就再好不过了。”

    朱由检想了一夜,似乎觉得眼下也只好如此了。

    捐钱。

    大家都出一点力,先度眼前的难关。

    等将来大军收复了整个河南布政使司,还怕财政的问题不能缓解吗?

    他面带微笑,看向众人。

    可是……气氛却突然变得诡谲起来。

    原本照着朱由检的意思,这些自己身边的肱骨之臣们先捐一点,他们做了表率,士绅们就肯慷慨解囊了。

    只是……

    久久的安静。

    朱由检不由道:“怎么,诸卿何故不言?”

    大家明显已没了方才的轻松,有人低头不语。

    有人闭上眼睛,作假寐状。

    朱由检显得有些无奈,只好先看向温体仁,道:“温卿家,你是长史,不如你来做一个表率吧。”

    温体仁身子微微一颤,随即慢悠悠地站了出来,行了个礼,道:“殿下,臣家贫,家中族人太多,生活已是极艰难了。”

    朱由检听罢,面上一红。

    他这时候才意识到,似乎大家不太愿意捐纳,这和他起初所想象的不一样啊。

    于是他只好看向其他人,只是目光扫过,大家都低头不敢直视,明显是在躲避。

    到了这个份上,若是继续催借,显然更为尴尬了。

    朱由检只好叹了口气道:“孤王知道了。”

    于是,君臣们陷入了死一般的尴尬境地,又安静了良久。

    朱由检才笑道:“孤王还有许多奏报要处置,大家各行其是吧。”

    文武们这才松了口气,各自起身告辞。

    温体仁皱着眉,与众人一起走出王府。

    王文之已追了上来,低声道:“恩府……”

    “唔……”

    王文之道:“今日殿下催借钱财,让学生甚是担忧。”

    “担忧什么。”

    王文之道:“这府库里看来是真的一粒粮也没了,可是……下头的将士们……却还在等着发饷呢,若是发不出饷来,他们可不依的,便是学生,只怕也控制不住,到时若是哗变起来……”

    “够了。”温体仁的心情很不好,此时不禁失态。

    温体仁的一声冷喝,王文之便默不做声了。

    温体仁想了想,忍不住长叹一声:“连信王都不能大治天下,看来这大明的气数,是真的尽了。”

    说到此处,温体仁道:“你一定要和老夫说实话,没有钱粮,这城……还守得住吗?”

    “恩府真要学生说实话吗?”

    温体仁定定地看着王文之,点头。

    王文之道:“有钱粮也未必能守住,何况没有钱粮呢?如今军心……很是不稳,有不少兵丁,都在私下说……还不如去投贼……”

    温体仁大为震惊:“这些将士,你不是说……已经接受了教化,都是赤胆忠心……”

    王文之露出鄙夷之色,不由道:“丘八们冥顽不宁,怎么教化得通。”

    温体仁便低头不语,他沉思着,而后道:“你再说实话……”

    温体仁算是被王文之骗怕了。

    “那巨寇张三儿,一旦杀入城中,当真鸡犬不留?”

    “却也未必。”王文之低声道:“若是肯降,说不准能留下性命,只是……我等读书人,怎可降贼,自是一死而已。”

    温体仁则意味深长地看了王文之一眼:“却也未必,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王文之身躯一震,眼眸张大了一些,看着温体仁道:“恩府的意思,莫非是……”

    “你派信得过的人,去见张三,看他怎么说。”

    王文之露出犹豫之色,却也点头。

    家小都在城中呢,人若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此事一定要保密,到时……我等迎闯军入城,哎……”

    温体仁叹了口气,接着道:“若非万不得已,谁愿如此啊!只是贼子逞凶,为了这城中的军民百姓,我等只好做这千古罪人了。”

    王文之便安慰温体仁:“恩府不必如此自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如今为了保全城中百姓,恩府便是气节有所亏,却也是瑕不掩瑜,似张三这样的巨寇虽是凶残,想来也不杀降的,否则将来他们如何骗开城池。”

    王文之本是有些不忍这样做,可见自家恩师都愿这样干了,良心也跟着舒坦起来,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

    终究……还是不能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