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四十章:入城
    天启皇帝下旨大军疾行。

    因为从许多的斥候送回来的消息来看。

    似乎有一伙流寇就在归德府的府城附近。

    天启皇帝虽然觉得信王这个兄弟事多还没本事,可终究还是有兄弟之情在的。

    只是大军疾行,却让百官吃不消了。

    体力不足啊。

    天启皇帝让他们留在后队,这些人又不依,纷纷表示,无论如何也要和陛下在一起。

    傻子都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哪怕留下一小支军队保护,他们也不安心,毕竟皇帝身边随行的都是精锐兵马,而保护他们的人大抵都是歪瓜裂枣。

    因此,大家每日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可天启皇帝却依旧不肯停。

    一到了夜里,百官们在夜帐里便怨声载道起来。

    纷纷又去求告天启皇帝。

    为首的还是刘鸿训。

    这刘鸿训乃是礼部尚书,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多了,这样折腾,自然是受不了!

    他一瘸一拐地带着几个大臣来见驾,行了礼。

    天启皇帝只朝他点点头:“何事?”

    刘鸿训苦笑道:“陛下,臣等这一路,实在是苦不堪言,眼下归德城就在眼前,陛下何必争这半日的长短呢?臣的脚都生血泡啦,得找大夫治一治。“

    天启皇帝冷冷道:“流寇若是围了归德,攻入城中,害了朕兄弟性命怎么办?”

    于是众人面面相觑。

    刘鸿训很是诧异地道:“陛下担心的乃是信王?陛下啊,信王殿下在归德城中,可谓是固若金汤,他身边有这么多文臣武将,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区区一群流寇,真要敢撞过去,还不是弹指之间,便可灰飞烟灭?陛下……您太多虑啦。倒是陛下这般疾行,难免诸军首尾不能相顾,若是遭遇了贼子,岂不要糟?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陛下……三思啊。”

    天启皇帝听罢,只是冷笑:“朕自有自己的考量,至于信王……朕顾虑他的安危也有错吗?”

    “陛下,据臣所知……”

    此时大臣们议论开了。

    刘鸿训又道:“据臣所知,信王有左卫、右卫和中卫,此三卫之中,左卫最强,有一万五千精兵,信王兵多将广,又有这么多的贤士在侧,怎么可能有失?陛下以信王为由,却是这般疾行……”

    “沙场之上,瞬息万变,谁能确保万无一失?你不懂兵家的事,在此胡说什么!”天启皇帝实在忍不住了,怒气冲冲地打断他道。

    这一下子,刘鸿训就不敢多说了。

    只是他心里难免还有一点不忿。

    心里只好说一句,陛下如此固执己见,偏听偏信,一定又是张静一这个奸佞说了什么了。

    于是意有所指地,眼睛看向站在一旁的‘车夫’张静一。

    张静一则是一脸懵逼,卧槽,这也关我的事?

    劝不了皇帝,众臣也只有泱泱散去。

    军中却也少不得的引发了不少的牢骚。

    当然,牢骚多是随行的清流言官们所发。

    天启皇帝只当没有看见,次日继续疾行,眼看着,这归德便遥遥在望了。

    当然……很快就出现了特殊的情况。

    銮驾居然开始遭遇到了小股的流寇。

    足有数百人。

    而遭遇他们的,却是第三教导队的一小队人马。

    这三十多人在遭遇了流寇之后,倒是很果断,一面派人飞马去禀告行营,让他们随时派军来接应。

    另一面却是结阵,直接与流寇厮杀。

    流寇大多都只是身体孱弱的农户,碰到了寻常的官兵倒还有一些战斗力,可教导队的生员们显然不是普通的官兵。

    被教导队的生员们一冲,顿时大乱,居然头也不回,鸟兽一般的散去。

    这一次算是有惊无险,不过却让张静一警惕起来。

    于是他命教导队随时护驾在銮驾边,以防不测。

    …………

    朱由检在文武们的拥簇之下,登上了城楼,自城楼朝下看去,却见遮天蔽日一般的流寇已开始在外扎寨。

    这些流寇与其说是扎寨,倒不如说人来了之后,将自己浑身的行囊搁下,便算是在这‘住下’了。

    队伍之中,不但有男子,还有不少妇孺,甚至还有妇人抱着自己的孩子,依偎在自己男人身边。

    因而,这里有婴儿啼哭,有妇人叫骂,也有人不知从哪里抱着鸡,鸡鸣不止的声音。

    当然,却也有一队人马,他们驻扎在远一些的位置,与其他的流寇不同,这一伙人就显得森严了许多。

    他们几乎都是男丁,身上穿着的是明军官军的绵甲,手中不是寻常的棍棒或者杆子,而是正儿八经的刀剑与长矛。

    如众星捧月一般,他们围着一处大帐扎下。

    朱由检见状,脸色已是苍白如纸。

    随即,低头不言。

    后头的文武自是安慰朱由检:“殿下放心,此乃乌合之众,有左卫出马,定可制胜。”

    朱由检在此劳军,只是他实在没粮了,自是没有将犒劳的赏银带来,却只匆匆在城楼这儿,对着守卫这一座城门的将士们说了一些将来必有重赏的话,便狼狈地带着文武们离开了。

    而在城下……

    张三儿此时就在那大帐之中。

    他乃是关中安塞人,和闯王高迎祥乃是同乡,追随了高迎祥半年,此后带着一伙弟兄,分兵至河南,到了河南之后,打出了闯王的旗号。一时之间,从者如云,已席卷了大半的河南。

    此番他直奔这里,乃是听闻信王乃是当今皇帝的亲兄弟,不久之前来此就藩,因而便认为这是一头大肥羊。

    此时,他安坐在大账里,正盘算着破城之法,外头却有人道:“城里来了一个说客。”

    张三儿只冷冷一笑,其实他外表憨厚,若不是被一群流寇众星捧月一般的围着,放在任何一个地方,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佃户。

    听说城中来了说客,张三儿却一点也不吃惊,当初跟着高迎祥在关中,此后横扫河南,张三儿每一次围城,这样的事见的多了。

    只要摆开了架势,城中便一定有怂货偷偷派人出来,表示愿意开门迎接闯军入城。当然……前提是保证他们家小的安全。

    否则以流寇人数虽多,但是武器却简陋无比,带来的也多是老弱病残,怎么能破城?

    这张三儿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淡淡地道:“叫进来。”

    于是,便有一人小心翼翼地进来。

    只见此人肤色白皙,与流寇的粗糙黑皮肤形成鲜明对比。

    “小人王青,见过诸位大王。”

    张三儿等人于是大笑起来,似乎觉得眼前这人很是滑稽有趣。

    这叫王青的人便吓了一跳,更加的小心翼翼,随即陪着笑道:“我奉我家主人……”

    “你家主人是谁。”张三儿脚踏在长条凳上,叉着手,斜眼看他。

    “忝为信王左卫监军,这各处的城门,便是由他来统领,姓王,名文之。他与其恩师温体仁,素来敬仰诸位大王,大王之名,如雷贯耳,今大王杀奔而来,家主欣喜若狂,愿献城门,迎大王入城。只是……家主希望……大王能够留一条性命……”

    “这个当然好说。”规矩,张三儿懂,张三儿听闻来的乃是守城的大将,心里便有数了。

    “他和他恩师是吗?你回去告诉他,我张三儿是有卵子的男人,说过的话,自然是算数的,你放心便是,只是他何时开门?”

    “今夜子时,城门自然大开,到时家主便供大王驱策。”

    张三儿道:“要得,汝自去,今夜入城之后,少不得他的好处。”

    这王青才松了口气,讪讪着去了。

    张三儿此时心里有底了,不禁大笑起来,众人亦是纷纷哄笑。

    “今夜入城之后,传令下去,搜杀信王和城中的富户,一个都不留,噢,对啦,留那王什么文之还有他师傅的性命……”

    正说着,外头却有人匆匆而来道:“不得了,出大事啦!”

    张三儿大惊,朝眼前这人看去:“赵头领,怎么啦?”

    “十数里外,有大量的官军。”

    “官军有什么可怕!”

    “浩浩荡荡,只怕有万人以上。”

    这一下子,张三却显得谨慎起来,皱眉道:“这么多?”

    “不只如此,我们还遭遇了一队人马,只有数十人,和寻常的官军不同,穿着的是封丘县官军的衣甲,一见着我们,非但不跑,竟直接冲杀,弟兄们数百人,被他们杀散了。只怕这一次……遇到的,是那狗皇帝的精锐,是封丘县那般的官军了。”

    张三儿听罢,竟是脸色微变。

    “这边有人要献城,另一边却有官军朝着这里杀奔而来,这……莫非是什么诡计?”

    “要不,咱们今夜杀入城中,便立即撤了。”

    听说是封丘来的官军,又来了这么多人,大家顿时露怯。

    张三儿摇摇头道:“依着俺看,这可能是计策,便是趁我们入城,他们里应外合,将俺们围困于城中,统统杀了。”

    “这该怎么办?”

    张三儿显得犹豫不定,眼看着一条大鱼就在眼前……

    只是……

    最终,张三儿下了决定,咬牙切齿地道:“撤,传令下去,咱们立即撤,天一黑,统统走个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