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四十五章:千刀万剐
    大明皇帝……

    一下子,跪在城外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

    跪在里头的一些人,已经开始想着赶紧开溜了。

    只是他们刚刚想要猫着身站起来。

    天启皇帝就立马大喝道:“谁动一下,立即千刀万剐!”

    一句千刀万剐。

    让所有人都窒息了。

    王文之更已是吓得魂飞魄散,他努力地张大着眼睛,看着这浩浩荡荡的君臣。

    下意识的……

    王文之立即一个耳光啪嗒打在自己的脸上。

    而后……哭了。

    这一次是真的哭了。

    方才他哽咽劝进,还有几分演绎的成分。

    可如今……

    他嚎啕大哭道:“陛下……陛下……臣……臣……”

    天启皇帝看着他,目光如冰锋一般,口里冷笑道:“你什么?”

    “臣……冤枉啊……”他痛哭流涕:“臣……”

    天启皇帝的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却是笑得越发的冷:“噢,原来朕冤枉了你,朕还没有治你的罪呢,就已经开始冤枉你了?不过……也有道理,朕是瞎子和聋子嘛……至于……其他人……”

    天启皇帝点了点身后,手指的方向直指刘鸿训。

    刘鸿训急了,忙侧身避让。

    可天启皇帝的手指头,就好像制导导弹似的,又自动指住刘鸿训:“朕这狗皇帝的身边,不都是一群尸位素餐的狗官吗?他们也都是瞎子和聋子。如若不然,怎么容得下你们这些跳梁小丑在此狂吠。”

    王文之整个人萎靡下来,哭泣道:“臣等……是实在没有办法啊,那流寇攻的急,臣等只好暂时委身为贼,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今日幸赖陛下圣明,及时赶到,咱们归德府有救了……”

    天启皇帝无尽嘲讽地道:“你说的哪一个陛下?”

    王文之打了个寒颤,却忙道:“天无二日,人无二主。”

    天启皇帝忍不住大笑起来。

    王文之还想再说。

    天启皇帝却在此时猛地收起了笑声,只一瞬间,脸上尽显怒色,随即一脚将王文之踹翻在地。

    这一踹,带着浓烈的怒火,下脚极重。

    这一脚,直中王文之的肋骨,这肋骨似要折了,王文之哀嚎一声。

    天启皇帝怒骂道:“狗东西,天无二日、人无二主的话,你也配说吗?你们这些人……哪一个配说这样的话?今日……你们既已从贼,这很好,朕今日带兵前来,就是来剿流寇的。没曾想,刚来这里,便见了这么多的流寇,这些都是抓了现形,一个冤枉的都没有,贼首就是温体仁和这王文之……来人啊……”

    说着,天启皇帝指着刘鸿训道:“刘卿家,你是礼部尚书,你来说说看,他们是不是流寇?”

    刘鸿训一时懵了。

    为何偏叫我?

    他虽然恨铁不成钢,觉得温体仁和王文之虽然不争气,可却觉得,说人家是流寇……这会不会有点过了?

    此时陛下问到,此情此景,他又怎么不知道自己的答案只有唯一的选择?

    他只好硬着头皮道:“算是。”

    “什么叫算是!是便是,不是便不是!”天启皇帝怒喝道。

    天启皇帝此时是起到了极点。

    刘鸿训此时也不免害怕盛怒中的天启皇帝,于是连忙点头:“是。”

    “那么朝廷该怎么对付流寇呢?”天启皇帝气势汹汹道。

    刘鸿训苦笑着道:“处斩!”

    一听处斩二字,温体仁和王文之便几乎要昏厥过去。

    他们投降流寇,本就是为了活着,要留着有用之身,毕竟自己的身子又不是那些寻常的刁民和丘八们可比。

    现在……竟还是没摆脱被杀的命运。

    温体仁和王文之,以及那些士绅、读书人们,纷纷叩首道:“饶命,饶命啊,罪臣是吃了猪油蒙了心,恳请陛下开恩哪,陛下……”

    在这夜深人静的城门口,响起此起彼伏的嚎叫。

    天启皇帝此时却是铁石心肠,他只死死的盯着刘鸿训:“谋逆大罪,竟然只是处斩吗?难道不该是抄家灭族?”

    这一下子……

    那些求饶的人,一下子失去了呼吸一般,一个个不嚎叫了。

    丢了性命……突然在这个时候变成了好事。

    一想到族灭,他们便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天启皇帝又道:“而且这首犯,朕看不只是要抄家灭族,还要将其处以极刑,要千刀万剐,只有如此,才可震慑流寇,狗官,你说对不对?”

    刘鸿训听陛下骂他狗官,一下子肾上腺素便开始飙升,皇帝叫人狗官,这就有点侮辱人了。

    他好歹也是礼部尚书,被这样骂……

    可天启皇帝却是杀气腾腾地看着他。

    刘鸿训极聪明,他知道自己质问皇帝的话,皇帝一定会说,这又不是朕说的,这是王文之这些人说的,于朕何干?

    而刘鸿训若是想反驳,只能说,他们还骂了你狗皇帝呢,你这狗皇帝。

    当然……刘鸿训不敢骂。

    所以,他只能吞了吞吐沫,极艰难地道:“陛下……他们虽是犯了滔天大罪,可毕竟……犯法的只是他们一人,何必要祸及家人呢?他们终究是士大夫,恳请陛下,留他们一个体面吧。臣忝为礼部尚书,并不掌管刑名,因此臣以为,陛下应该此时展现仁厚的一面,如此……天下人知道,这才会对陛下钦佩不已!”

    “至于这些人的族人,他们若知陛下如此的宽厚,也一定会仰受陛下恩德,感激涕零。”

    大抵的意思是,刑不上大夫。

    不能随意开了先例,否则的话,随意滥杀,这残暴之名也就背上了。

    天启皇帝本就盛怒之中,此时这火气……

    却在此时,张静一在旁提醒道:“陛下……信王……”

    一听信王二字,天启皇帝陡然想到了什么,这些人,自然谁也跑不掉,但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先寻到信王要紧。

    于是,天启皇帝厉声道:“将这些乱臣贼子,统统给朕拿下拘押着,先随朕入城,再行定夺。”

    刘鸿训松了口气,接下来,可能就有缓颊的余地了。今日他这番顶着陛下的压力,劝说陛下要宽仁,一定会让他在士林之中留下美名,甚至可能名垂青史。

    一干生员,早已不客气了,统统涌了出来,将这城门前的数百个文武和士绅、读书人统统拿下。

    天启皇帝则急匆匆地带着百官入城。

    穿过了门洞,走了不远,便见这城中已是张灯结彩。

    天启皇帝忍不住诧异,这个时候……怎么好像过年一样?

    却见这城内,有公子哥模样的许多人,早已带着自己的家丁出来,也有不少没有资格跟随到城门去的读书人,以及一些藩王府里的低下官吏。

    他们一个个强颜欢笑的样子,提了许多灯火出来,又将街道两旁也修葺了一番。

    为首的那个公子哥,手里摇着扇子,正是温体仁的三儿子温佶。

    这温佶此时神采飞扬,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指使着其他府里的子弟们道:“待会儿义军进来,大家都要笑,得高兴一点,不能愁眉苦脸,如若不然,惹怒了义军,到时候谁也没有好果子吃。都要学我这般,我爹和二哥,都已去城门处迎义军大驾啦,可咱们也不能落下,要教义军知道,我等倾慕义军久矣……都笑起来,笑起来。”

    大家心里都是惴惴不安。

    流寇……不,义军入城,谁也不知接下来的命运如何。

    可家里有这么多的亲眷呢,而且还有这么多的钱粮。

    得保住才成啊。

    此时不赶紧迎义军,还等什么时候?

    众人一个个露出喜悦的样子,其实他们都是各家的亲眷,此时大家都打出了恭迎义军入城的牌子,又或者上书,张将军爱民如子之类的话。

    反正……怎么捧怎么来。

    却也有几个平民,是真心支持义军的,这些都是平日在这归德府里,被温体仁家里的几个儿子,或是其他士绅们欺负得狠了,听闻义军来,竟也凑上来。

    这一下子,温佶看到几个衣衫褴褛的人混了进来,顿时勃然大怒,手指着这些人道:“这是谁家的家奴?”

    身旁的随从便立即道:“公子,这怕是城里的流民。”

    温佶大怒,匆匆走上前去,拉住了一个流民,抬手便给他一个耳光,盛气凌人地道:“狗一样的东西,你也配迎义军。”

    那几个流民和乞丐早已吓得跑了,被打的那个,叫了一声饶,便也跑去了巷尾。

    温佶随即得意洋洋,又招呼其他的士人和各家的公子哥:“都听好了,待会儿要跪好,如若不然,义军爷爷发怒,要侵门踏户,破家的,还有……预备好的几个女子,准备好了吗?张三儿将军今夜辛苦,要给他解解乏……”

    众人轰然应诺。

    此时,正远远看到,街道的尽头,有浩浩荡荡的人马已朝这里来。

    早有仆役大呼:“公子,公子……来了,来了……”

    于是温佶二话不说,纳头便先拜倒在地,口里高呼:“草民人等,恭迎大王入城……”

    后头的人便都跪了一地,纷纷高呼道:“恭迎大王入城!”

    …………

    还有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