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四十六章:灭族
    温佶等人跪下,远远便朝着黑暗之中的人叩首。

    虽是张了灯,可此时夜里夜雾弥漫。

    天启皇帝徐徐打马而来。

    看着眼前的一切,天启皇帝都惊呆了。

    这又是什么路数?

    说实话……

    天启皇帝虽也从史书之中看过一些乞降的片段。

    可大多只是寥寥几语而已。

    今日算是深刻领会到了。

    天启皇帝坐在马上问:“你又是谁?”

    这温佶立即道:“草民温佶。”

    “温佶?你与温体仁是什么关系?”天启皇帝觉得这人极可能是温体仁家的人。

    “草民正是他的幼子。草民久慕将军恩德,家父去迎将军,草民在此,携家中亲眷,在此迎候。”温佶喜滋滋地道。

    天启皇帝:“……”

    另一边,似也有人想要邀功,立即道:“学生姓杨,名芳,本为翰林院侍读学士,此后因与皇帝不和,心知明廷败象已露,因此携家来此寄居,学生也早已仰慕将军久矣。”

    “学生王正尔,家父王讳文之……”

    众人你一语我一句。

    天启皇帝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

    他这一笑,随即手持着马鞭,指着地上跪着的人,口里却道:“刘卿家你来……”

    那刘鸿训在后头跟着,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此时听了天启皇帝的呼唤,便只好苦笑着上前。

    天启皇帝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冷笑道:“刘卿家……你说祸不及家人,乞降的只是温体仁之辈,可你现在看看罢,朕能不祸及家人吗?王文之冒功,得了好处,这好处是不是他家人享用?温体仁投贼,若是也得了贼子的封赏,又是不是一家人享用?从贼的是一人吗?这不对,从贼的本就是一家人,你却和朕说什么祸不及家人。现在你看看……这些都是从贼的……且这些人……哪一个没受国恩?反观这寻常的百姓,朕在此,却没见一人。”

    刘鸿训面色羞红,竟无言以对。

    天启皇帝又怒骂道:“天下太平,这些人得好处,占有这么多的田地,家里这么多的女婢,不肯缴纳税赋,牟取官位。天下大乱时,乞降的也是这些人。可寻常百姓……何在呢?这世上可有什么都能吃干榨净都的好事吗?来人……将这些贼子,也统统给朕拿下。”

    刘鸿训便拜倒在地,他其实还想再说点什么,从自己满腹的学识里,挑拣出一些典故来。

    天启皇帝却冷厉地道:“朕实说了吧,寻常百姓若是投贼,朕倒无话可说,他们食不饱,衣不蔽体,活不下去了,投贼又何妨?可这些受了我大明恩惠之人,却还想改换门庭,朕怎么能成他们的好事呢?这些个……可都是你们在朝堂之中自吹自擂的所谓的贤人,还虚夸什么众正盈朝,朕倒来问问刘卿家,他们盈的是哪一个朝廷,是闯王的朝廷,还是朕的?”

    “陛下……”刘鸿训只好叩首,道:“臣……臣……”

    “你们算什么臣。”天启皇帝气愤难平地怒骂道:“你们不过是太平天下时的狗官,每日清谈,贪赃不法,吃着民脂民膏,欺压着良善百姓。等到天下大乱时,你们便又从狗官变成了贼,但凡是什么贼寇,能给你们一口吃的,你们便能摇着尾巴上前去!一群恬不知耻的东西,无耻之尤,还说什么众正,读过什么狗屁书,敢问是哪一本书教你们这般厚颜无耻的?”

    刘鸿训被骂得抬不起头来,最后只能连声说是。

    后头的百官们早已吓得脸色惨白,噤若寒蝉。

    到了这个地步,也没人敢去触霉头了。

    天启皇帝咬牙切齿地道:“都还愣着做什么,这些贼子,都给朕拿下,一个都别想活!他们的家,都给朕全抄了!”

    “陛下……”这一路看的眼花缭乱的张静一,此时终于开口了。

    抄家这等事,怎么能少得了张静一呢?

    毕竟是专业人士嘛!

    上一次抄一个成国公府,就已经花费了不少人力物力了。

    好家伙……这一次是抄一窝啊。

    天启皇帝侧目看张静一,他眼里杀气腾腾,目光落在张静一身上的时候便温和了一些:“何事?”

    “且先别立即杀人……这些人……统统都是属泥鳅的,家里不知藏着多少钱财,更不知窝藏在何处!若是人杀了,钱财藏得太深,寻不到……那便是朝廷的巨大损失了。臣以为……人先拿下,宅邸先封了,而后……再对这些人的一家老幼,进行拷问,等这银子搜抄出来再说,陛下放心,臣觉得臣可以试试。”

    天启皇帝顿时觉得有理。

    抄过家的人,跟没抄过家的人,就是不一样的。

    这年月,土财主们每天瞎琢磨的就是把自己的银子藏好,一般人搜抄,还真未必能抄出什么东西来。

    天启皇帝便道:“很好,此事关系重大,就交给卿家了……”

    张静一打起了精神道:“臣一定不辱使命。”

    天启皇帝等人说着话。

    那跪在地上的温佶和杨芳等人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尤其是杨芳,起初天启皇帝的声音,还只是觉得有些熟悉,再听到张静一的声音……尤其抄家二字,他几乎要跳起来。

    卧槽……难怪这么耳熟,当初在成国公府,不也是在谈抄家的事吗?

    杨芳抬头一看,顿时两眼一黑。

    当初在成国公府,他就差点被抄了一次家,最后幸免……

    最后还是被皇帝敲走了不少税赋,他心里愤恨,想着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你逼我缴税,我就投信王去。

    谁料到,到了这儿……

    人生最大的痛苦,只怕就莫过于,好不容易逃过第一次抄家,却逃不过第二次。

    杨芳噗通一下,直接昏厥了过去。

    天启皇帝大手一挥。

    于是后头如狼似虎的生员和锦衣卫校尉、緹骑便冲出来,直接拿人。

    更有人拔出刀:“谁敢乱动,格杀勿论……查出他们的身份,此后先查封他们的府邸。”

    一下子,街道混乱起来。

    许多人大呼:“冤枉……”

    只是可惜……无人理会。

    本来火气十足的天启皇帝,现在却大喜了,不管怎么说,虽然这些人差点没让他跳脚,可至少……又可以抄家了。

    朕名正言顺的抄,哈哈……

    一想这个,他龙精虎猛,两眼放光。

    人生……真是希望无限!

    张静一则认真地叮嘱道:“都小心一些,仔细将人拿住,别弄死了,弄死了赔钱!”

    众人哭得更厉害了。

    被人一刀砍了,倒也罢了。

    可听张静一说什么千万别弄死了,顿时便觉得毛骨悚然。

    尤其是那温佶,已是吓呆了,立即惊恐地大叫:“爹……爹……”

    人在慌乱之中,难免要哭爹喊娘。

    他这一喊。

    天启皇帝却是大笑道:“别急,你爹就在此呢,现在就是让你去找你爹。”

    此时,因为校尉和生员的人手不够,于是又调拨了一支勇士营来,现将人团团围住,而后再进行拿捕。

    场面十分混乱。

    百官们都不忍去看,他们总觉得……这样过于血腥。

    那刘鸿训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此时,天启皇帝突然道:“刘卿家。”

    刘鸿训只好硬着头皮道:“臣在。”

    天启皇帝看着他,神色不明地道:“若是当初刘卿也在此城之中,是否也和他们一样?”

    刘鸿训浑身一抖,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一道送命题啊!

    刘鸿训半点不敢迟疑,立即拜在天启皇帝的马下,一脸委屈地道:“陛下……臣岂会……岂会和他们一样,臣的忠心,天日可鉴啊!”

    他恨不得要将自己的心肝要掏出来的模样。

    这时,天启皇帝却是眼带深意地回首看了一眼百官。

    百官个个面露惶恐。

    “哼!”随即,天启皇帝直接策马,只留下一句:“去信王府……”

    …………

    信王府里。

    这里早已是灯火通明。

    外头的喊杀声停下的时候。

    信王朱由检本还松了口气。

    他依旧还在苦思冥想着,如何弄来钱粮。

    将士们守城不容易。

    若是不给一些犒赏,他实在心里过意不去。

    还有王文之……

    这王文之先是在外杀贼,而后又赶回来回防,只怕已是疲惫不堪,此时却还肩负着守城的重任,更让朱由检为之感动。

    只是……此时实在没有值钱的东西可变卖了。

    甚至朱由检还动过卖掉王田的念头,只不过……这王田却不是随意能卖的,此乃朝廷所授,必须得经过宗令府的同意。

    子时十分。

    朱由检还是如往常一样,睡不着,看着一份份的奏报,忧心忡忡状。

    这几个月,他已对军政的事务熟稔了,却越发觉得自己的精力不济。

    烛火之下的他,满头白发,这白发如雪一般。

    他眼里布满了血丝,对着奏报正思量着。

    “殿下……殿下……”王承恩匆匆进来,倒地便拜,带着哭腔道:“殿下……不好了……贼子们……入城了。”

    信王朱由检一听,顿时脑子嗡嗡的响……

    不是说……固若金汤吗?

    …………

    还有,顺便求支持,订阅啊,月票啊。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