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五十二章:你是什么东西 也敢饶舌
    温体仁一辈子没受过苦。

    他出身于士绅的家庭,很快便凭借着科举进入仕途。

    此后凭借着他的声望,迅速的升迁。

    这一辈子,可谓是顺风顺水。

    如其他所有似他这样家世的人一样,无论是寒冷还是炎夏,都有人尽心伺候着。

    可今日……

    他却如死狗一般,被朱由检拖拽着,一拳拳的打下去。

    温体仁疼得血泪混杂在脸上,口里胡乱地喊着:“殿下……殿下啊……啊……殿下,听我一言。”

    可此时,已没有人听他说了。

    朱由检一拳拳打下去,每一拳都聚满着他内心无法压制的愤恨,直到他的拳头已是麻木,拳上全是血,以至于连朱由检自己都分不清,这血是他自己的,还是这温体仁的。

    温体仁起初还拼命挣扎。

    他的眼睛已睁不开了。

    他本想说话,直到他的牙被砸落,更有牙齿咽进了肚子里,于是他发不出声音,只是拼命咳嗽。

    他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可眼睛早已肿了,微微动一下,便疼得脑子要炸开一般。

    他拼命地呼吸,可鼻里已被血水堵住。

    于是,只能拼命地张大着口。

    此时,他才突的后悔起来。

    这最后一拳,正中他的面门。

    温体仁才知道,原来被人殴打,居然如此疼痛。

    他只拼命发出哎哟的声音。

    身子已开始无法动弹了。

    朱由检这才冷着脸,站了起来。

    此时的朱由检,身上溅了血,他穿着一件素衣,因而鲜红的血格外的醒目。

    他的手已经张不开了,小臂不断地在颤抖。

    或许是这短暂的稍息,让温体仁松了口气。

    朱由检这时却道:“温体仁乃是孤王的家臣,现在犯法,自当由孤王来处置,他既已从贼,便是叛逆,又贪墨大量钱财,罪无可赦。以我之见,理当灭族,其至亲只要高过车轮的,统统处死。而温体仁大逆不道,理当凌迟。陛下,不如先杀其子,再将他的肉,一片片的割下。乱世当用重典,如若不然,再有似温体仁这般的人,朝廷还如何治理天下?不令这些人灭门破家,他们便会为了一家之私,行悖逆和苟且之事。”

    温体仁最后一点意识尚在,他本来只是觉得疼痛,原本还想装一装可怜,这信王朱由检素来性子软,或许出出气就好了。

    而听到朱由检的这番话,他两眼一黑,直接昏厥了过去。

    完了!

    外头众臣已是心惊肉跳,万万料不到,朱由检居然如此狠毒。

    一时之间,这堂内和堂外,竟是没有人发出声音。

    缓了半响,倒是天启皇帝率先反应过来,点头道:“这既是皇弟的建言,朕自当照准,这里的贼子,一个都不要放过!”

    张静一自也是最看不起这等无耻之徒,立即打起了精神道:“圣人云,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讨之,不必士师也。这是朱熹他老人家的话,为了维持纲纪,自要遵从圣人之言,如若不然,这还配做人吗?现在这些贼子……一个都不要放过,邓健。”

    “卑下在。”邓健立马应道。

    张静一道:“没听到陛下和信王的话吗?你们还是手段太温和了,对付乱贼,需疾风扫落叶,给我抄家,拿人,明正典刑,不可漏网一人!”

    邓健听罢,顿时杀气腾腾:“遵命。”

    说罢,他按着刀,带着一队人,已去传达命令了。

    天启皇帝则冷漠地端坐着。

    抬头看了一眼外头的百官,冷声道:“进来说话。”

    于是百官们纷纷进来,这大堂虽不小,却容纳不了这么多人,于是大家只好挨着,没有转圜的余地。

    天启皇帝抬头看着他们,道:“方才信王所言,诸卿以为如何?”

    百官个个脸色复杂,竟是无言。

    “怎么?”天启皇帝冷冷道:“你们觉得信王不对?”

    此时显然是谁也不敢开口。

    倒不是没有人对此支持,而是任谁都知道,此时站出来,今日说的话,可能就要传入天下读书人的耳朵里,那么……接下来,便可能引起士林清议的哗然了。

    天启皇帝便冷笑道:“朕养着这么多大臣,给你们高官厚禄,可与朕同心同德者却是寥寥无几,你们啊……都顾念着自己的家族,总都想着……要做长久的打算。而至于朝廷……至于这些向流寇乞降的叛逆,你们倒是颇有仁心,这便是你们的忠心吗?”

    这话落下,终于有人慨然而出,黄立极正色道:“陛下所言甚是,纲纪不存,那么社稷焉附?现在这么多人从贼,理当整肃。”

    兵部尚书崔呈秀也躬身而出,道:“臣也附议,到了这个地步,若是从贼,还与贼暗通款曲的,为何不杀?诚如陛下所言,乱世用重典!”

    孙承宗也徐徐而出:“不忠之臣,百死莫恕,臣以为,信王的手段,虽颇有几分偏激,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这三人出来……更多人却是沉默。

    天启皇帝万万没料到,自己的恩师居然会站了出来,他当然清楚孙承宗的名望很高,可今日说了这些话,这名望就未必会像从前了。

    其实……

    这世上哪里是讲道理的。

    只不过有人早就有了自己的立场,只要能够抨击你,总能想出无数个抨击你的地方。

    这时,天启皇帝目光落在了礼部尚书刘鸿训的身上:“刘卿家呢?刘卿家为何不言?”

    礼部尚书刘鸿训的脸色此时显得很难看,他很在乎自己的名声,其实本心来说,他也确实觉得那温体仁过分了,确实该死,只是……

    他嚅嗫道:“温体仁其罪当诛。”

    这话颇有一些两面讨好的意思。

    这么大的罪,当然要诛。

    可是呢,他可没说抄家灭族这等太祖高皇帝的手段。

    天启皇帝站了起来,而后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百官:“人们都说,犬最忠诚,你给它骨头,它们便时刻伴着你,若有人对你不敬,它们便对人狂吠。”

    张静一在旁心道:“那是陛下孤陋寡闻,没有见过哈士奇。若是见过哈士奇,陛下就不会这样说了。”

    天启皇帝继续道:“可是有的人连狗都不如,难怪温体仁会骂这朝中尽都是狗官,连他这样的逆贼,尚且称这百官为狗,可在朕看来,他却将这朝中百官想得太好了。有些人啊,是狗都不如……”

    这一下子,许多人的脸红了。

    他们想要争辩,陛下怎么骂人呢?

    不过……仔细一想,自己若站出去,岂不是说自己就是那狗吗?

    而天启皇帝此时却是冷笑道:“都退下吧。”

    于是百官唯唯诺诺的,纷纷退出。

    天启皇帝眼里掠过了一丝寒芒。

    随即见朱由检依旧杀气腾腾的样子,倒是劝他:“信王不必如此苦大仇深,该杀的人当然要杀,可不能因为这些不值得的人让自己难受。”

    朱由检倒没有辩驳什么,只是道:“是。”

    搜抄已经开始。

    其实这些文臣和读书人是最受不得刑的。

    若是当真有骨气,也不至向流寇乞降。

    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仗着自己功名在身,皇帝一般情况之下不能将他们怎么样,因而每日呱噪。

    现在他们和他们的家人一个个被搜出来,直接关押,而后一个个的过审。

    还未开始动刑,就已有人开始跪下来拼命的求饶。

    只不过,问到他们的家财在何处时,才表现出了一些风骨。

    紧接着,便是严刑拷打。

    虽然新县千户所不爱用刑,可到了这个时候,真要使手段,却还是足够了。

    一番拷打之后,自然有人招供。

    只是招供还不成,这供词只是一面之词,谁知道是否有遗漏。

    于是,还要将这一家的父子或者是兄弟分开审讯,若是彼此之间的口供对不上,便又是一番折磨。

    于是乎,这一条街上,哀嚎阵阵。

    凄厉的吼叫,到了夜间格外的恐怖。

    此时……实在有人憋不住了,却是一个御史,寻到了天启皇帝,道:“陛下,这些人固然该死,只是这般用刑,日夜拷打,臣听闻,人们已经谈虎色变,这只怕对陛下的圣名有损。”

    天启皇帝便看向张静一道:“张卿,你来回答。”

    “啊……”张静一一脸发懵,他怎么觉得天启皇帝这是因为自己扭捏着不肯娶公主而故意挟私报复。

    这个我怎么答?

    不过……

    张静一笑了笑道:“是吗?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这人小心翼翼地看了张静一一眼,倒是有些畏惧。

    在他看来,张静一这家伙,现在可是杀人不眨眼的。

    他胆怯地道:“下官刘涛。”

    “刘御史这个问题问的很好,也确实是为了陛下着想,不过……凡事都得以事实为依据,敢问你说人们对此谈虎色变,这些人是什么人?“

    “这……”

    “莫非你没有调查过?”

    “下官以为……”

    “你不要总是你以为你以为,你以为是什么就是什么吗?”张静一眼里,突然掠过了一丝杀气:“你是什么东西,何时可以代表天下的百姓,敢在此饶舌?”

    …………

    第五章送到,累了,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