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五十三章:昏君就要有昏君的觉悟
    张静一蛮横无理。

    这对于刘御史而言,就有些无法接受了。

    最近你张静一确实比较硬这没有错。

    可也不能这样侮辱人。

    好歹也是御史,本来就是拾漏补遗,专门谏言的,你骂人做什么?

    莫说刘涛看不过去,便是不少大臣也看不过去。

    你张静一莫非比九千岁还凶?

    刘涛便道:“我乃御史,此乃仗义执言……难道御史竟也不能说话了吗?新县侯这番话,真是好没道理,陛下乃是九五之尊,却更应该广开言路,下官难道连这样的话也不能说吗?”

    他的话,确实得到了很多人的共鸣。

    张静一居然比他还理直气壮:“妖言惑众,自然不能说!”

    “这……”刘涛不禁怒了。

    他抬头看一眼天启皇帝,却见天启皇帝似乎也想退让的意思,毕竟……这事儿,刘涛占着理。

    于是刘涛便道:“敢问新县侯,我如何妖言惑众?”

    张静一道:“百姓们想什么,你如何知道?你是百姓?”

    “我乃朝廷命官,捕风捉影……”

    “那么请问,你捕风捉影的结果如何?”

    “百姓们……”

    “哪一个百姓?”

    “百姓便是百姓。”

    “百姓也有甲乙丙丁,你说一个名字,请他来说。”

    “这……”刘涛本以为自己骂人是专业的,谁晓得今日一脚踢到了铁板上。

    正中了那句,凡事就怕较真。

    天启皇帝却是大义凛然地道:“好,你穷举不出是吗?既然如此,那么不妨我们就亲眼去看看,你眼里的百姓是怎么样的?如何?”

    “当真!”刘涛眼前一亮。

    他居然大受鼓舞。

    你张静一这般的凶残,居然想和我这等清流争夺人心,你这不是找虐吗?

    一旁的众臣似乎也来了精神,然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张静一。

    这些厂卫,有些不识好歹了,也不想想,他们在百姓之中,是什么形象。

    天启皇帝拼命咳嗽,心里便先怯了几分。

    朱由检也不禁心里没底起来。

    对付这些人,当然要用高压的手段,可在朱由检的认知里,只怕在天下的百姓眼里,这是不得人心的事。

    现在好了,张静一居然要亲自寻百姓来问。

    这不是公开处刑吗?

    刘涛显然是很有自信的,立即精神奕奕地道:“依着我看,不能让你们锦衣卫去寻百姓,如若不然,谁晓得这百姓是不是被你们买通或者恫吓了。”

    许多人纷纷暗暗点头,心说这刘涛厉害,直接抓住了张静一的话柄,绝地反击。

    且看这张静一如何的应对。

    张静一却是微笑道:“那你要如何?”

    刘涛倒是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

    张静一便道:“这个简单,大家便装,走出这里,寻个茶馆,听人议论,便一切都知道了。”

    刘涛一听,倒也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于是他便道:“若果然百姓们怨声载道呢?”

    张静一道:“这个,我可不敢轻易做主,得陛下决定。”

    “哼!”刘涛冷冷地看了张静一,此时他底气十足,随即对天启皇帝道:“陛下……以为如何?”

    天启皇帝心里说,朕高高兴兴的抄着家,这时怎么节外生枝。

    朕在这外头,哪里有什么好名声?

    朕自己什么德行,自己不知道?

    朕是昏君啊。

    这不但要受辱,岂不是还要逼着朕暂缓抄家之事?

    他阴沉着脸,想耍赖。

    百官之中,倒是有不少人也来了精神,那刘鸿训率先站出来道:“陛下,天子采风,春秋时便开始了,若是为天子的,不知民风人情,便难以明辨是非,又如何做出正确的决定呢?臣以为,新县侯这个主意很好,乃是谋国之言。”

    天启皇帝:“……”

    天启皇帝则是在心里道,这一次,张静一是站哪一边啊。

    许多大臣也纷纷道:“陛下,如此甚好,臣等附议。”

    张静一居然也来凑热闹:“陛下……听一听百姓们的风评,也没什么不好的。”

    天启皇帝此时很纠结,绷着脸道:“要去你们去,朕不去。”

    张静一反而苦口婆心的道:“他们人多,臣人少,若是他们指鹿为马,曲解百姓的意图,臣又辩不过他们,陛下若去了,便可圣裁。”

    天启皇帝见张静一这般说,便好像被家长拿着棍子冲进网吧抓了个现行的读书郎,只好硬着头皮道:“罢罢……去,去吧……”

    这一下子,许多人满意了。

    尤其是那刘涛,高兴得眉开眼笑。

    众人便各自换了常服。

    这常服其实很好弄,比如……现在的信王府里,就有许多的素衣。

    只是这些衣物分发给大家穿了,朱由检却万分的不乐意。

    这些衣物,都是周王妃亲自纺织和缝制出来的,再想到自己将穿着这衣服,却跑去被百姓们痛骂,就心如刀割。

    好在天启皇帝虽然极不想去,不过他毕竟脸皮厚,就算有人跳起来骂,他也习惯了。

    朕这样的昏君,还怕挨骂吗?

    他一脸没脸没皮的模样,还安慰朱由检,拍拍他的肩,低声道:“别怕,凡事都有一个适应的过程,骂多了也就习惯了,朕知道你是第一次,起初肯定是会有些害羞的,可到了后头,没人骂一骂,你心里还痒呢。”

    接着又低声道:“都怪这张静一,专出此等馊主意。”

    朱由检只点点头,深吸一口气:“皇兄放心,臣弟会习惯的。”

    一番装束之后,命人抬了轿子来。

    天启皇帝和信王先后入轿。

    其余穿着素衣的一些大臣,只好步行。

    张静一倒是骑着马。

    不过此时他是众矢之的,所有的眼睛都盯着他,好像生怕张静一有什么小动作似的。

    张静一心里甚是鄙视他们,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于是一行人出了王府。

    有人倡议道:“往前头有一处文庙,文庙附近……有许多的茶摊,那儿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去那里采风是最好不过。”

    张静一心里无语地道,这些家伙就爱装逼,下基层就下基层,非要说是采风,我还采花呢!

    等轿子至文庙,落定。

    天启皇帝和朱由检还有张静一三人在前,其余人看似是路人似的,生恐被人看出身份,附近的护卫,早已散落在四周了。

    漫不经心思地走了几步,便到了一处小巷,小巷里果然摆了许多茶摊。

    这巷子幽森,边上就是高墙,如此一来,这些买卖人便在此摆了小茶桌,想来喝茶的客人,便可借助这遮风挡阳的地方喝茶。

    这几天,归德城渐渐又恢复了平静,虽然那一夜,将城里的人吓得不轻,可如今,人终究还是要生计的,慢慢的便开始有人走出来活动,等到最后,该出来的人都出来了。

    这里的附近有一处河水流过,因而河堤这里,则有一个小码头,于是乎,不少的商贾和脚力,还有过往的百姓疲乏了,都愿在此坐一坐,让茶摊的伙计,给自己筛一碗茶喝,这茶水很劣质,不过胜在价格便宜。

    一行人直接进入了小巷。

    突然见到来了这么多的客人,那伙计顿时便打起了精神,喜滋滋地上前道:“诸位客官,想喝一点什么?这里有……”

    天启皇帝看了这里一眼,便随意地捡了一个位置落座。

    其余人则纷纷自觉地离远一些。

    只有张静一和朱由检坐在天启皇帝的身边。

    当然,刘鸿训和刘涛二人,虽是隔着一张桌子,却离得近一些。

    天启皇帝坐定,便豪气地道:“来,给我取茶来……”

    此时,他倒是觉得新鲜。

    毕竟,他从小生活优厚,用的吃的穿的,都是最好的,而此地则很狭小,都是小矮凳,人坐上去,就缩着。

    他这一呼,那伙计便兴冲冲地道:“好咧。”

    说着,直接从铜壶里,直接倒出茶水,一碗碗斟上。

    喝茶还用碗,而且还是陶碗。

    最无语的是,看着这茶水里漂浮的东西很可疑。

    甚至是茶碗的边缘处,好像还浮了一层油。

    刚刚还兴致勃勃的天启皇帝,顿时恶寒,本来还觉得渴了,可此时却不忍喝了。

    其他人和天启皇帝差不多,个个只假装端起了茶盏,却没一个人将茶水喝下。

    刘涛于是朝着那伙计招呼道:“伙计,你来,问你一件事……”

    刘涛按奈不住了。

    众人也都打起精神。

    只有天启皇帝口里说被人骂习惯了,可实际上,却还是有些心虚,像做贼一般,左右张望。

    朱由检也铁青着脸,准备承受着这暴风骤雨。

    倒是张静一的表情,是这里最是气定神闲的。

    刘涛的声音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店小伙堆着笑容道:“赵九……”

    刘涛笑了笑道:“我是外地来的客商,听说归德城近来出了大事是吗?怎么……那边总是听到有人哀嚎。”

    “噢,是这样的……陛下来了归德,正下旨令锦衣卫杀人呢。”

    刘涛微笑道:“杀人,却不知杀的是什么人?”

    这店小伙的笑容收敛了几分,随即斩钉截铁地道:“狗官!”

    刘涛听罢,脸顿时就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