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五十四章:罪恶昭彰
    嚯,好家伙!

    整个巷子里的君臣们,一个个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刘涛只听狗官二字,脸已拉了下来。

    一旁的刘鸿训顿时觉得不对劲,然后开始脑袋歪到一边去,假装没有听见。

    其他大臣,没想到这区区一个伙计,居然如此直接,如此暴力。

    不讲武德啊。

    天启皇帝骤然之间来了兴致,此时看着身前的那一碗茶,他居然也不嫌脏了,端了起来,扑哧扑哧的,一口气就喝了半碗,然后口里哈出了一口气,随即道:“此茶好,此茶好。”

    而后,许多诡异的目光朝天启皇帝看来。

    天启皇帝却不以为意。

    那刘涛则是急了。

    觉得可能眼前这个伙计误会了他的意思,于是忙道:“狗官?什么狗官?听闻这些人……都是读书人出身……”

    伙计对于刘涛这些人,自是小心翼翼的,毕竟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客人,自然知无不答,他赔笑着道:“哪一个狗官不是读书出来的?”

    “……”

    这话说的。

    刘涛的脸微微一红,不过很快便是稍闪即逝。

    刘涛道:“我是外乡人,倒也听闻过归德……听闻……这里有不少贤人……”

    “贤人没有,狗官太多了。”伙计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道:“从前咱们归德,日子总还能勉强过得去,此地毕竟是通衢之地,就说小人吧,小人一直在此做伙计,你也知道,这是小本经营,以往的狗官也坏,不过大多数都只是纵容一些人登门来摊派,取一些钱财走。”

    说到这里,伙计顿了顿,才又道:“可是后来……信王就藩了,这信王一来……小人们真是苦不堪言啊。”

    此言一出,群臣都不发一言,连咳嗽都没有了。

    朱由检也不由得一愣。

    他虽然后悔自己从前的所为,可是……他原本以为,自己从前的形象还是很好的,毕竟……天下人都说他是贤王。

    怎么到了这里……

    天启皇帝越听越有兴趣,他朝张静一看一眼。

    张静一却是坐的纹丝不动,似笑非笑的样子。

    “这……这是什么缘故呢?”刘涛最终还是硬着头皮问了出来。

    伙计就笑嘻嘻地道:“还能有什么缘故,信王招揽了许多的读书人来,这些人蜂拥而至,你是不晓得,日子真的没有办法过了,以往要应对的,是一个衙门,哪里晓得,现如今,这里不但有了县衙、府衙,还多了王府、信王卫指挥使衙,除此之外,还有了什么鸿儒馆诸如此类。这些狗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今日拉丁,明日摊派。”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码头道:“咱们归德府里的许多人,都是靠那码头为生的,自打这些人来了,不但他们的亲戚和子弟弄出什么游船来,每日在那河道里荡漾,又是要赏景,又是要作诗,一个个穿着绫罗绸缎,带着许多凶恶的小厮。可这游船,却是直接堵住河道,过往的客船、货船,便只好塞在河道里,偏生不敢去理论。若是理论,他们便放恶奴出来,动手就要打人。上个月,就有一个船主,因为码头上等着他的货,若是再不将货送上去,便要扣他的钱。”

    伙计顿了顿,抿抿嘴,继续道:“这船主当时急了,便想赶紧穿过去,谁晓得就那么倒霉,碰到了一条游船。你是不晓得啊,当初小的就在这儿,一听到动静,便也和人赶去码头看。当时见十几个恶奴,直接将那船主揪上岸来就是打,那船主我是认得的,极本份的人,只是一味的求饶,结果被打的肋骨断了,家里人来,请了大夫,说是活不过月末,果然,到了月末就死了。”

    众人一听,个个鸦雀无声。

    天启皇帝听到最后,脸上的轻松已经全无,不禁愤慨起来。

    一旁的朱由检则是不自觉地露出了惭愧之色。

    刘涛垂着头,不回应了。

    倒是张静一立即道:“后来呢,难道打死人就这么算了?”

    “算了?”伙计冷冷一笑,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怎么可能这样算了呢?当然不能算。”

    呼……

    许多人长舒了一口气来。

    刘涛脸色也微微的缓和,便笑着道:“这等人命关天的事,自会有人……”

    伙计此时情绪也开始上来了,将自己的抹布挂在了肩头上,认真地道:“那命恶奴打人的人,是决计不肯这样算了的,于是又给县里下了一个条子,紧接着,又亲自写了一份诉状,一纸诉状,直接送到县里。次日的时候,县里的差役就去船主家拿人了,因为那船主都快要一命呜呼了,自是不能索拿去县里,于是便抓了船主的两个儿子,说是这船主有意撞船,定是图谋不轨,肯定是私通了流寇。不只如此呢,还说这船主的货,定是那流寇劫来的赃物,送来归德府发卖的……”

    天启皇帝听到这里,已是气的眼珠子都要鼓出来。

    其实一直以来,天启皇帝都被人教训要怎么样才能做道德君子。

    而孜孜不倦的教导他的人,都是那些读书人。

    一直以来,在天启皇帝看来,这些人迂腐又愚蠢,但是……他是万万没想到这些人在地方上,是这般面孔的。

    这简直又刷新了他对无耻之徒的认知。

    天启皇帝气愤不已,便道:“县里会听此人的诬告之词?”

    “怎么不信?”店伙计道:“你是不晓得,县令那狗官,据说和那船上的读书人,是什么文友。而且投递状纸的,还是一个举人老爷,当日,县令拿了诉状,便狠狠的将这船主的两个儿子打得半死不活,这船主的儿子,最后是实在熬不过了,被逼着承认了通贼,于是被直接戴枷示众了几天。那船主家的人,实在是急了,最后只好将宅子和船都卖了,又四处借钱,在县里活动,花了不知多少钱,才去寻到了那举人,向他告饶,这举人方才撤了诉状。只是可怜了那船主,最后一命呜呼不说,两个儿子虽是后头放了出来,却也都落了个残疾,家里本是薄有一些资财,却也一扫而空,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刘涛听到这里,心都凉了,他已不敢让这店伙计说下去了,便立即道:“这县令真是……糟糕,既如此,为何不状告到知府,状告到王府里去?”

    那店伙计听到这个,脸上闪过一丝讽刺,冷笑道:“那县令也是新任的,你猜是谁给他的乌纱帽?还不是王府!什么知府、县令,都是一丘之貉,是一伙的!那举人早放出话来,这里没有他疏通不了的关系,一张名敕,便可畅通无阻,那船主家还敢状告,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刘涛:“……”

    店伙计说着说着,也带了几分怒气和怨气,气恼地道:“那个信王,真是将咱们这里的百姓害苦了啊,一群读书人,什么秀才、举人、进士,又来了这么多官,还有这么多的兵。”

    “说到兵,那信王卫的兵,是最凶的,每日打着备寇的名义,征发这里的船只,却专门用来给他们偷偷的运东西,被征用的船,一文钱也不给,若是不肯的,就立即将人打的半死。”

    “莫说是举人,咱们寻常百姓惹不起,还听闻信王最是看重读书人,看重什么名教,礼贤下士,于是连秀才在这儿,腰杆子也挺直了几分,任何的官司,只要秀才下了帖子,往往都要偏袒他们。”

    说到这里,店伙计突然咬牙切齿起来,恼怒地道:“他们闹归闹,欺人就欺人,这狗官什么样,我们会不知吗?偏偏……这群狗官,平日里厮混一起,官官相护,不做正经事也就罢了,这流寇一来,他们居然都争相跑去投贼。”

    店伙计痛心疾首地继续道:“你们是外乡来的,是有所不知啊,当日为了备寇,他们征了多少钱粮,又是这个摊派,又是那个加饷,便连家里有口锅,也要缴铁税。征用牛马的时候,谁敢不依,就立即拿人,谁敢不从,又是往死里打。他们若是当真是要备寇,也就罢了,可流寇当真来了,他们干了什么?”

    “他们是一窝蜂的跑去城门那儿……是为了向流寇投贼!咱们归德城里,也有一些百姓想投贼,反正是活不下去了嘛,结果那些人跟上去凑热闹,便被打了回来,好嘛,连投贼……咱们都没资格,这世上的便宜,他们算是占尽了。”

    天启皇帝和朱由检听的如芒在背。

    这……太狠了。

    天启皇帝一直自诩自己是昏君。

    可现在才发现……和这些狗东西比起来,他觉得自己真的纯洁得如白莲花一般。

    以至于天启皇帝都有些不信,怀疑这是不是张静一暗中让人做的手脚。

    朱由检就更糟糕了,因为……他一直觉得自己当初……最大的政绩,就是减税,大大的减轻了百姓们的负担……

    可是现在……

    朱由检只觉得自己的心口堵得慌。

    …………

    第二章送到,又是新的一天,求月票和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