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五十五章:往死里打
    一直以来,天启皇帝都是弱势的。

    当然,不是物理意义上的弱势,而是精神层面的弱势。

    身边的人总是反复在他的耳边念叨,你要亲贤臣啊,你看看你身边这些奸佞。

    或者说,百姓们很不安啊,百姓们对陛下很是失望。

    陛下一定不要做昏君啊,要如何如何。

    否则天下人怎么看待?

    时日久了,天启皇帝当然形成一种固有的印象。

    那便是……他是个昏君。

    而那些被他打压的人,虽然在他的眼里很坏,可这些人在百姓眼里,却都是正人君子,是好人。

    产生这种根深蒂固的印象之后,天启皇帝虽然已是破罐子破摔,但是也有一种自知之明,自己所做的事,肯定是遭致天下人反对的。

    可现在……听了这店伙计之言,天启皇帝却疑似梦中一般。

    原来那些正人君子们,实则才是祸害天下的恶徒。

    他们总是在朝中奢言什么镇守太监们如何残暴,锦衣卫们如何破家。

    原来……这些狗官们,也是一样啊。

    而且听着比厂卫还要残酷的多,毕竟厂卫主要针对的对象是大臣,寻常的百姓,还真入不了厂卫的法眼,那令人闻之色变的诏狱,连县令都没有资格进去,更何况是寻常百姓呢?

    天启皇帝此时心情大好,乐呵呵地又将剩下的半碗茶水喝下,而后才笑容可掬地道:“这样说来,这些狗官都该杀。”

    店伙计便笑着道:“当然,天幸当今陛下带兵进了城,将这些人统统抓了起来,大家一听这些人被拿了,都不知有多高兴呢!”

    天启皇帝倒是很公道地道:“也不是所有的官儿,都是坏的吧。”

    店小伙道:“若是全杀了,或许能有一两个冤枉的,不过其余的……小的却不觉得冤枉……这倒不是小人胡言乱语,这里来喝茶的人都这么说。若不是因为如此,这天下哪里来的这么多贼寇?虽说是大灾之年,可又有多少是官逼民反的?而且现在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小人也要活不下去了。”

    “苛捐杂税?”朱由检眉一挑,在旁终于忍不住道:“信王不是减赋了吗?”

    店小伙便很直接地道:“减的是别人的赋,于我百姓何干呢?”

    这话的意思足够明白了。

    朱由检直挺挺地坐在那里,半响也再说不出一句话。

    他现在才真正的知道,他从前所谓的德政,原来都是天大的笑话。

    另一边,刘涛等人已经脸色变了。

    百官们个个低着头不语。

    他们那里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原以为自己的名声很好呢,所以起初的时候,他们都很有自信,哪里晓得,人家竟是恨自己入骨。

    刘涛还是不甘心,于是冷凌地道:“胡说,你这小二,好不懂事,竟敢妄议国事,这不过是你一家之言……不要在此胡言乱语了。”

    店小伙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客人竟这样凶,连忙告饶:“万死,万死,是小的多嘴。”

    做买卖的,都讲究和气生财,自然不会和客人顶嘴。

    天启皇帝顿时大怒,正想说点什么。

    这时,一旁一个拿着扁担坐下喝茶的汉子突然拍案,怒道:“什么叫多嘴?方才便是你问他,因而人家答你,怎到了这里,却成了他多嘴?他说的都是实话,有什么不可以说的?现在这些狗官,都被陛下给拿了,都会被陛下治罪,这叫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怎么你倒是处处维护起那些狗官?”

    这汉子四旬上下,面上黝黑,赤身坦着胸,下头扎了一个马裤,还带来了一个扁担,扁担直接靠在墙上,脚下穿着的是一双草鞋。

    显然,他是这附近的脚力,是来这儿喝茶的。

    他另外还有两个同伴,一个年轻一些,一个年长一些,也都是和他一样的打扮。

    刘涛没想到这等人竟还反驳自己,不禁大怒。

    此时,他确实有些慌神,本是以为要让陛下见识见识民意,哪里晓得,居然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瞧这些刁民,一口一个狗官,实在气不打一处来,又怕这其他的大臣怪自己当初不该多事,现在好了,自取其辱。

    眼下看到有人滋事,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他立即摆出一副官威来,喝道:“你这厮,竟敢如此和本……和我说话,这朝廷的命官,都是科举得了功名的生员,是你能骂的吗?莫非你是流寇?”

    转眼之间,便给人戴了一顶流寇的帽子。

    这汉子更怒了,瞪大着眼睛,毫不客气地道:“我倒宁愿做流寇。否则迟早活不下去。”

    “好胆,你叫什么名字?”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这汉子被激怒,他肤色古铜,浑身的肌肉隆起,怒视着刘涛:“在下马三,怎么,你还想向狗官报信不成?哼,狗官都被拿了,痛快得很!”

    “你……你……”刘涛没想到自己竟没吓住他。

    于是他冷冷地道:“你定是流寇同党,敢说这样的话,一定不是寻常小贼,我看定是大贼,你自己仔细了,小心到时候祸及家人。”

    此言一出。

    其余坐在这里喝茶的百姓,一个个噤若寒蝉。

    他们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文涛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可那脚力听罢,却是勃然大怒,很明显……这一句祸及家人,让这脚力意识到,眼前这人,十有八九不是狗官,就是狗官的亲属了。

    这叫马三的人怒道:“我入你娘!”

    “你还敢骂人,来……”刘涛志得意满,其实他就是故意想要激怒眼前这个人,让他故意做一些失去理智的事,到时还不是随便寻个罪名抓了了事?

    果然,那马三暴怒,这些码头上的脚力往往脾气火爆,尤其是涉及到了家人的时候,此时那脚力直接暴起,嗖的一下便冲了上来。

    刘涛面带得意的笑容,自己身边有几十个人,附近还有不少护卫,区区一个脚力,几十个打一个,优势在我。

    “果然……”刘涛心里想着:“这刁民都很愚蠢啊。”

    下一刻,马三已一把冲到了刘涛的面前。

    刘涛稍稍有些失神,他本以为自己这边人多,却发现坐在自己身边的礼部尚书刘鸿训却已贴着墙根,跑到另一边去了。

    人呢……

    马三已揪起了刘涛的领子。

    刘涛有些慌,却假装镇定道:“我们有数十人,我奉劝你小心……”

    哗啦啦……

    同来的百官已是吓得个个色变,纷纷各自起身,然后躲得远远的。

    隔壁桌的天启皇帝,还有朱由检,以及张静一也早已站了起来,此时已跑到巷口去了。

    附近的护卫没有得到陛下的旨意,一个个只是戒备,却没有发难。

    “你定是狗官了!”马三大骂道:“时至今日,你们还敢嚣张,难道不知陛下已经带兵入了城,便是要杀尽你们?”

    这句话说的……天启皇帝心里暗爽。

    下一刻……

    刘涛面上的最后一丁点镇定不见了。

    马三一拳头砸中他的面门。

    他哎哟一声。

    马三的举动,却一下子惹来了附近茶客们的共鸣。

    这等事就是如此,起初大家都对刘涛厌恶,只是忌惮对方的身份,只好忍气吞声。

    现在马三打了头,于是好像炸开了一样。

    “打!”

    先是两个脚力的朋友一并冲上来揪住刘涛,而后其余人见状,似乎都受到了鼓舞般,也不少人冲了上前。

    呃啊……

    刘涛被打翻在地。

    而后便是雨点一般的拳打脚踢。

    刘涛自己都想不明白,原以为是数十个对一个,怎么现在却变成了十几个人对他一个。

    便连一旁的茶小二,起初也有些心疼,口里道:“哎……哎……哎,别拿凳子……小心我的桌子,小人做的小本买卖……”

    可到了后来,发现有人拿长条凳砸了刘涛,那刘涛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

    店小伙居然心里一阵暗爽,却也不做声了。

    刘涛死命抱着脑袋,被一群人打的在地上打滚,此时哪里还有半分的斯文,他猛地想到了什么,口里大叫起来:“陛下……陛下……救命……”

    陛下二字,绝对如晴天霹雳一般。

    一下子让马三这些人戛然而止。

    他们惊慌失措地左右张望。

    地上已被打的半死的刘涛大叫道:“我乃朝廷命官,乃是御史,你们打我,死罪一条……陛下……陛下……”

    马三等人这才开始有些惶恐,想要逃,却发现巷口处人影绰绰。

    到了这个时候,天启皇帝才摸着鼻子,徐徐走出来,咳嗽了一声:“大胆,你们怎么可以打人,这是朕的大臣……朕没同意,你们便打……”

    马三等人吓了一跳,没想到方才坐在一旁的人,竟是当今陛下……于是个个面如土色,纷纷惊慌失措地拜倒在地:“万死!”

    天启皇帝摸了摸鼻子,他觉得好像方才的茶水有点问题,吃的肚子有些不适,见众人都拜下,便淡淡道:“看在你们初犯的份上,朕同意了,他是朕的大臣,你们继续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