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五十六章:顺天应人的天启皇帝
    天启皇帝表面上轻松随意的样子。

    心里却是义愤填膺。

    朝廷的大臣,都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原来这些人,一直都在骗朕,其他的事在骗,便连民心的事,也在骗。

    原本朝廷设置御史,就是希望御史能够起到上情下达的作用,他们本该是百姓与皇帝之间的纽带。

    可现在呢?

    众臣已是惊呆了,万万料不到皇帝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马三等人听罢,一时不知天启皇帝到底说的是讽刺还是真心实意,此时哪里还敢动手,一个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是皇帝啊。

    当着皇帝老儿的面打人……而且还是朝廷命官,谁有这个胆子?

    可天启皇帝却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见他们瑟瑟发抖,反而鼓励道:“打呀,用点力,朕都恩准了,你们为何还不动手?”

    “啊……陛下……草民……草民……”马三现在糊涂了,他很小心地抬头,看着天启皇帝。

    这就是皇帝?

    好像很普通的样子。

    不过他握着拳头在一边助威的模样……倒没有皇帝的架子。

    天启皇帝又道:“快点动手啊,方才的勇气去哪里了?”

    天启皇帝继续催促。

    看着如此随和的皇帝,马三倒是大起胆子了,他娘的,反正打都打了,还能说啥?

    起身,撸起了袖子。

    接着一把将地上已瘫着的刘涛拎了起来,一拳下去。

    刘涛啊呀一声,其实方才他愣住了。

    他浑身都疼,本指望陛下拯救自己,可后头天启皇帝的话,却让他糊涂了。

    现在,真正的铁拳砸下来,他一声哀嚎,口里含糊不清地道:“陛下……陛下如何能人如此殴打大臣……”

    而此时,其他几个茶客,也大起了胆子。

    这是陛下让打的,没办法,难道还能抗旨不尊?

    起初他们打得束手束脚,小心翼翼。

    可见天启皇帝只在旁背着手笑着,好像与自己无关的样子。

    于是他们大胆起来。

    一群拳脚下去。

    刘涛已是鼻青脸肿,他哭嚎着道:“陛下啊……不可如此……臣被打死事小,陛下因此得暴君恶名事大…咳咳……”

    天启皇帝本是面上带着笑,饶有兴趣的样子,可脸却渐渐的拉下来,他沉默着,此时天威难测,谁也不知天启皇帝心里想着什么。

    另一边,终于有大臣反应过来。

    大家纷纷围到了天启皇帝的身边。

    只是此时,绝大多数人都不敢说话,只是无数眼睛,都看向黄立极。

    黄立极则是鼓起眼睛,仿佛是在说,你们又想怂恿老夫做什么?

    不过……想到他是内阁首辅大学士,此等耸人听闻的事,还是得说几句才好,不然下头百官和大臣又要骂他了。

    更重要的是,内阁首辅大学士是需要走廷推程序的,若是到时皇帝希望他继续留任内阁首辅大学士,可廷推的时候大家都不乐意呢?

    于是黄立极道:“陛下……依臣看……还是不要打了,如若不然……”

    “如若不然,怎么样?”天启皇帝平静地道,而后用一种淡漠的眼神,回头看了众臣一眼。

    “只怕有碍观瞻。”黄立极顶着压力,硬着头皮道。

    “有碍观瞻吗?”天启皇帝冷冷道:“依着朕看,不对吧。”

    “啊……这……”

    天启皇帝勾唇一笑,这笑却极尽嘲讽的意味,道:“平日里,大家不都说朕要苦民所苦,要以民为本吗?你们平日里,不都是如此苦口婆心吗?现在朕要敬天爱民,思民所思,顺应民意,卿等怎么急了?”

    “……”

    天启皇帝的脸上,已经看不到愤怒了:“站在朕眼前的,才是真正活生生的百姓,这些百姓们,一个个的,憎厌贪官污吏。恨不得将这朝中百官都杀尽了。他们就是百姓,就是民心。朕现在很想知道的是,这些百姓们,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是因为百姓们……天生暴戾吗?这么多年来,在诸卿的谆谆教化之下,天下的流寇这样的多,似这样心怀怨恨的百姓也这样的多。这是为何?”

    面对天启皇帝的责问,显然所有人都说不出话。

    “……”

    很快,天启皇帝就斩钉截铁的做出结论:“这就是不顺应民意的结果。现在朕就要顺应民意了,百姓们要打刘涛,朕作为君父,就该鼓励这样做,百姓们若是要杀你们,朕也会顺应民意,这才是天子该当做的事。孔子曰:古之为政,爱人为大。朱熹曰:人为国本,是以为政之道,爱人为大。你看,难道圣人们都说错了吗?你们平日里,不也是这样和朕说的吗?”

    说到这里,天启皇帝的视线落在一个人的身上,道:“孙师傅……”

    被点到名字的孙承宗咳嗽道:“臣在。”

    天启皇帝道:“孙师傅平日里教授朕四书五经,朕想问问,方才那些话,是不是圣人说的?”

    孙承宗已经不知道自己这个弟子,将来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了,也不知道这对天下到底是好是坏,但是面对刚刚这个问题,他老实地点点头道:“是圣人说的。”

    “圣人说的话,一定不会有错。”天启皇帝理直气壮地道:“既然如此,朕就更该从善如流,顺应民心,难道你们要让朕做独夫民贼方才开心?你们若有这样的念头,到底出于什么心思?朕现在终于能够理解太祖高皇帝了,原本以为,太祖高皇帝暴虐成性,可现在看来……太祖高皇帝他老人家,是在顺应民心啊。”

    天启皇帝边说,居然淡淡笑着扫视群臣,却让人如芒在背,毛骨悚然。

    天启皇帝笑道:“现在百姓们非要打刘涛,那就让百姓们打嘛,这没什么紧要的,打到百姓们满意为止。百姓们打他,自有百姓的道理,等他们什么时候不想打了,自然就会停手。你们急个什么?”

    张静一在旁忍不住道:“陛下以民为本,实在令臣钦佩,臣一直都听说,民为贵,社稷次之。今日见了陛下如此仁爱百姓,这才知道,原来陛下有如此爱民之心,从此以后,微臣一定好好学习。”

    百官们此时更不言了。

    其实有的人很想说,陛下,这些都是愚民,还没教化呢。

    当然,此时此刻,这些话,他们不敢说,毕竟眼前就有个教训在,生怕天启皇帝会怂恿着人来把他们也揍一顿。

    另一边,刘涛已被打了个半死,起初还哀嚎,到了后头,却连哀嚎的声音都没有了。

    马三几个倒是停了下来,反而手足无措起来,探了探鼻息,还活着,不过都不敢再继续动手了。

    天启皇帝便抚掌大笑道:“诸卿你看,朕早说了,百姓们都是晓事的,他们打累了,自然也就不打了,朕又不幸言中,哈哈……”

    黄立极噗嗤一下,居然想笑出来。

    其实方才为刘涛说两句话,只是因为他是内阁首辅大学士,难免要出来和一下稀泥。

    可本心上,这些御史今日骂皇帝,明日也骂他黄立极,他也早想打了。

    只是这个时候,黄立极还是自觉得失态了,连忙板着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陛下,既然不打了,就让刘涛去医治吧。”

    天启皇帝只淡然地看了地上的刘涛一样,便冷漠地道:“来人,将这狗官拖下去。”

    那马三等人则忐忑不安地上前来,又拜倒在地:“陛下,草民人等打完了。”

    “痛快吗?”天启皇帝好奇地询问。

    这倒是将马三问住了,他迟疑地道:“起初是痛快,后来……便不痛快了,他不喊叫,打了也没什么意思。”

    “起初他喊叫的时候才痛快?”天启皇帝觉得这个问题值得研究一下。

    马三不敢答。

    他无法理解眼前这个人为啥就是天子。

    马三心目中的皇帝不是这样的。

    天启皇帝随即道:“来,将这桌椅都扶起来,店伙计,给朕和这几人都上茶,这一副茶,朕来掏钱。”

    说着,他率先扶起了一个长条凳子坐下。

    店伙计一愣,忙道:“好好,小的这便筛茶。”

    天启皇帝招呼马三等人:“来,坐下说话。”

    马三等人有些疑虑。

    后头的刘鸿训忍不住提醒天启皇帝:“陛下小心这些人暴起伤……”

    天启皇帝便道:“朕又非那些狗官,做了天怒人怨之事,心中坦荡,还怕百姓们伤朕?”

    刘鸿训觉得自己一番好心付诸东流,只是心里白了一眼,便躲到一边去了。

    马三恭谨又不安地道:“草民哪里敢……敢打陛下。草民虽是粗人,却也晓得此番陛下带兵来,救了这城中的百姓,也晓得陛下在此,狠狠惩治了这些狗官。这归德城上下的百姓,听闻陛下这番作为,不知多少人喜不自胜呢,个个都说陛下真是好皇帝……”

    “当真?”天启皇帝顿时眼睛一亮。

    他猛地看到了一条康庄大道。

    原来……民心是这么容易得的?

    马三正色道:“当然是真的,陛下若是不信,可以去问,俺若是骗人,万箭穿心,现在就死在这里!”

    …………

    第四章送到。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