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五十七章:为民除害
    天启皇帝顿时之间,腰杆子挺直了。

    朕居然也有被称为好皇帝的一日。

    他顿时殷勤起来。

    太不容易了。

    被人骂了八年,如今才发现,这天下根本不是自己原先被人灌输的样子。

    天启皇帝询问张三道:“你做何营生?”

    马三道:“陛下,草民是脚力,给人挑货的。”

    “能养家糊口吗?”

    马三想了想,才叹了口气道:“勉强还能养家糊口,比许多人日子要好不少,只是……”

    “只是什么?”

    “现在不比从前,从前从早做到晚,工钱是有一些的,可现在,腰越来越疼,腿脚却没有这般利索了,也不知往后会是什么样子?”

    天启皇帝打量着他,肤色黝黑,虽是浑身肌肉,不过似乎确实动作有些笨拙,显然……身子已经熬坏了。

    天启皇帝勉强笑道:“朕也是现在才知民生有多艰难。”

    马三又叹了口气,随即却又高兴起来:“其实草民的日子,比绝大多数人好多了,现如今,满天下都是天灾人祸的,不知多少人饿死,不说城外的农户,便是城内,也好不到哪里去。草民能有一门营生,已是祖宗积德了。”

    这马三是个豪爽的人,起初还有一些拘谨,如今却比之前坦率了。

    天启皇帝倒是突的道:“这样说来,方才你说会投流寇,是假的?”

    马三的脸微微一变。

    没想到天启皇帝会突然问到这个问题。

    天启皇帝自然看出了他脸色的变化,于是笑了笑道:“未来一炷香之内,你说什么,朕都不会治罪,就算你是贼头,朕也定会赦免你,只是朕来此,就想和人说说话,朕身边的骗子太多了。”

    马三这才踟蹰道:“若不是家里有父母在……小人当真想投贼。”

    “这是为何?”天启皇帝诧异道。

    虽说张三这话,多少令天启皇帝有些不高兴,不过天启皇帝此时却很有耐心地听这张三说下去。

    马三想了想道:“许多人投贼是活不下去了,不投贼就是死路一条,可小人这样的……勉强还有口饭吃,只是……只是……不投贼,心不平!”

    天启皇帝皱眉道:“心不平?”

    马三道:“其实在这归德城里,似小人这般的人,成千上万,每日吃糠咽菜,从早上上工,到傍晚才回,每日挑着担子,装货卸货,受东家的盘剥却也罢了,隔三差五,但见差役刁难。这些……也就罢了。可在码头处,见许多的公子哥……”

    “你是说读书人?”

    “一样的。”马三道:“见他们穿着绫罗绸缎,骑着大白马,带着奴仆登上游船去,游船里不晓得有多少从哪里买来的女子陪在左右,为他们吹拉弹唱,我亲见他们将不吃的酒肉从船头丢至河水里,也亲见许多人专门以游船为生,许多人泅下水去,专等船上的人将酒水和肉食还有残羹冷炙丢下来,他们便立即在船下打捞……”

    天启皇帝骇然道:“这等东西也能吃?”

    “怎么不能吃?”马三很认真地道:“捞到了,洗一洗,再回去热一热,便是美味佳肴。当初陛下没入城的时候,每日都有七八艘游船在河道上,哪一条游船下头,不是几十个人泅水候着呢?能抢到的,已算是幸运了。”

    天启皇帝无法想象,这吃剩下的酒菜丢进了水里,还怎么打捞,打捞出来,竟又如何能吃得下口,他只听着,便觉得自己的胃翻腾起来。

    只是,一想到这个画面,他的眼圈竟也不知不觉地红了。

    他不自觉地一口将跟前的茶水饮尽,随即骂道:“他妈的,这群狗读书人。”

    后头百官:“……”

    马三则是接着道:“那游船上,偶尔还会有女子的呼救,可又能如何呢?她们已算是幸运了,至少还可以被船上的人欺负,听外头进城的人来说,不知多少丫头,在城外头逃荒,吃土啃着树皮,直接涨破了肚子,饿死在了道旁。能在这里被人欺负,总还能活下去。”

    天启皇帝一时竟像是找不到可说的话。

    一旁的朱由检,更是凝噎。

    朱由检比天启皇帝的震撼更大,他从前天真的以为,在自己的治下,已经海晏河清,哪里想到……竟是这般的残酷。

    更可怕的是……马三在这城中,日子已算是过的好的,他和那些泅水等酒菜,还有船上那吹拉弹唱的女子,其实都已是治下之民中的幸运儿。

    朱由检偷偷地擦拭着眼泪,心里也好似有一样东西,如鲠在喉。

    此意难平!

    马三继续道:“莫说那些读书人,还有那些官人,便是他们家的家奴,走在街上也是虎虎生风的,小人一个脚力,也不懂什么事,可是小人就是不忿这样的事,宁愿为寇,这天下既不给人生路了,那就杀个天翻地覆,终究还是一死而已,这般的苟活着,真不如一死了之。”

    天启皇帝听到这里,竟是苦笑,他突然能体谅马三了。

    马三叹口气道:“草民不该说这些话,实在万死。”

    天启皇帝摇摇头道:“若朕是你,只怕早就反了,你已算是忠厚老实啦,竟还等到现在,可见你是老实人,是忠顺的百姓。”

    张静一:“……”

    马三苦笑着,不知该说什么好。

    天启皇帝道:“这样说来,说不准等朕回京之后,也该做寇了。不,用你们的话来说,这是从了义师,这样也挺好的。你放心,你从寇之前,朕不会让人刁难你。可是朕……终究是要守着祖宗的江山的,到时疆场上见面,少不得彼此弯弓,血染山河了。”

    说到此处,天启皇帝红着的眼眶眨了眨,眼眶里已是湿润,这是一种说不清的窒息感觉,分明知道对方做的选择未必是坏的,他们有他们的道理,可迟早还是要提刀去杀戮,而这些被杀戮的人,又有多少是马三这样的百姓呢?

    马三此时却道:“我不打算做贼了。”

    “什么?”天启皇帝一愣:“是因为朕吗?”

    马三居然点点头:“陛下进城来,抓了这么多人,草民心里有了一些盼头。今日又见了陛下,也晓得皇帝自有自的难处。当然,也并非是这些才不去投贼,而是因为,现在有了新的去处。”

    “新的去处?”天启皇帝诧异地看着马三:“哪里?”

    马三道:“封丘县。”

    “封丘县……”

    这名字,听着很耳熟啊!

    下一刻,天启皇帝就想起来了,而后看向了张静一。

    张静一也一脸无语之色。

    封丘……

    这不是我的封地吗?

    朱由检也不禁神色微微动容,凝视着张三。

    不清楚情况的马三,则是笑着道:“早就听闻封丘那儿有一个好官……叫什么来着……张什么什么……反正是个姓张的……”

    张静一:“……”

    天启皇帝便道:“你说的是张静一,他竟是好官?”

    “他自然是。”马三很笃定地回答,随即认真地道:“反正……去了封丘县的人都说好,说是在咱们河南,只有那里才能给咱们良善百姓一条活路。我有不少同在码头上做工的人都去了……不只我们去……”

    说到这里,马三压低了声音:“不少的富户也去……”

    天启皇帝不禁哑然失笑道:“那张静一不是在京城里做官吗?”

    张静一心里说,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朱由检意味深长地看了张静一一眼。

    这时候,后头站着的百官们心思复杂。

    尤其是刘鸿训,更是五味杂陈。

    只见马三道:“其实我也不懂,只晓得封丘县有个张静一,他是那儿的头,在那儿……只要去了,就能过上好日子……我现在想着,既然不做贼了,便只好去那里了!这归德,将来是过不下去的,陛下不可能永远镇在此,天知道将来,又会有什么人来害民,迟早这里还是要被流寇攻破。”

    封丘县是个好地方?

    这时候的天启皇帝,心里已勾起了无数的好奇之心。

    于是他道:“你要去封丘是吗?这敢情好的很,朕只怕回京的时候,也要途经封丘县,不,朕绕个圈子,从封丘那儿回京。外头兵荒马乱的,你携家带口不易,到时便跟着朕的队伍走吧。哈哈……实不相瞒,这封丘县,乃是朕特意下了旨,让张静一建藩的,且还是特旨,这是朕的主意。”

    “呀……”马三很配合地露出了惊讶之色。

    天启皇帝顿时心满意足了,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而后精神奕奕地道:“你不必惊讶,总不至于你会以为,朕的身边除了一群害民虫,就没有几个贤臣吧!朕自有识人之明。这虽是机密,但是无妨,朕既然告诉了你,便准许你对外说。”

    马三点头:“是。”

    天启皇帝又道:“不过要去封丘,却还需等一些日子,朕在这里的事,还没处置干净呢,你也在此,好好地看看,朕是怎么为民除害的!”

    …………

    第五章送到,这几章别说水,其实写到这里,必须充实一些细节,接下来,铺垫好,人物最后性格的转变才会合理。

    突然想求点月票了,同学们,订阅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