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五十九章:下民易虐 上天难欺
    凌迟不是一天能割完的。

    第一天,刽子手的经验并不丰富,只割了两百二十多刀。

    温体仁已经体无完肤了。

    当即送回去,到了次日,又继续割。

    只是第三日的时候,温体仁再拉出来,身上的伤口已生了脓疮,人已奄奄一息。

    终究这里是归德,不是在京城,很难寻到专业的刽子手,还未开始割,这温体仁已是气绝了。

    王文之也好不到哪里去,行刑的过程,固然是惨不忍睹,又是求饶,又是痛骂,有时大哭,有时狂笑。

    天启皇帝一直坚持到了最后,等二人最终首级割下来,身首异处,被人拖下去的时候,围看的百姓,既有遗憾,也有人觉得解恨。

    许多人甚至不肯散去。

    而百官的心情,大抵是悚然的,太可怕了,这样的死法,让人记忆犹新。

    天启皇帝这几日都板着脸,源源不断的财富挖掘出来,随即,他新任命了知府和县令,却对百官们道:“朕要留着一支兵马在此,将这抄没的钱财押送回京,可朕不能在此久留了,诸卿随朕先行起驾回宫,只是这一趟,却需先去封丘县一趟。”

    听闻要去封丘,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先看了张静一一眼,绝大多数人,心情复杂。

    天启皇帝则接着道:“太妃们,也日夜思念着信王,此番,信王也暂随朕回京去吧,让他去给太妃们问安,尽一尽孝心。”

    说着,天启皇帝起身:“明日启程!”

    天启皇帝是雷厉风行的,说走便走。

    百官们到了现在,也没什么可说的,归德之事,给了他们太大的震撼,令他们记忆犹新,此时看天启皇帝,总觉得怪怪的,心里隐隐间有着几分惧怕。

    当夜,天启皇帝心情颇为糟糕,他有熬夜不睡的习惯,很巧,朱由检也喜欢熬夜,只是一个熬夜骑马击剑,另一个是熬夜读书批文。

    不过如今二人,却都无法拾起自己的爱好,天启皇帝特命信王妃收殓之后,置于棺椁之中,送回京城安葬。

    毕竟归德这一处藩地,信王就藩之后,连王陵都还未命人修建,只能送回京城安葬。

    朱由检去守了灵,半夜三更时,正是心情最为悲切之时,被天启皇帝召到了行在。

    朱由检见天启皇帝的时候,悲伤的情绪收敛了一些,却见此时只有天启皇帝一人独坐,便左右张望一眼道:“新县侯呢?”

    天启皇帝道:“他受不了,熬不住去睡了。”

    朱由检点头:“他白日里倒也辛苦……”

    “他只是贪睡而已。”天启皇帝道:“不似你我兄弟,夜里方才有精神。你坐下吧。”

    朱由检颔首,欠身坐下。

    天启皇帝道:“朕这一次来归德,大受震动,可现在五内俱焚,却又找不到改良天下的方法。这天下两京十三省,不能再这样的下去了,河南布政使司,已到了赤地千里的地步,关中也好不到哪里去,淮南那里,也有奏报,说是又出了灾害,灾情已极可怕了,若是再加上人祸,可如何得了?朕欲奋发,却发现身边除了魏伴伴,便只有张静一,实在无人可用。更不知这改弦更张,又该怎么改。”

    朱由检也是忧心忡忡:“臣弟也为此忧虑。”

    “所以此番决心还是用你。”天启皇帝目光幽幽地看着朱由检,平静地道。

    朱由检显得诧异。

    “一直以来,对宗室都只是进行奉养,不允许他们干涉朝政,这固然是因为天下太平,免得祸起萧墙的缘故……”

    天启皇帝顿了顿,随即又道:“可今时不同往日了,到了现在,大厦将倾,你我兄弟还看不出来吗?照这样下去,要出大乱子的。你在归德,做了许多错事,可朕也知道,你为了治理这归德,不尚美食,不爱华服,兢兢业业,除了用错了方法走错了路之外,其他一切都好。”

    除了走错了路,这走错了路,一切就都变成无用功了。

    “臣弟误信了人……”朱由检不禁苦笑,脸上不免显出悔恨,随即便恨恨地道:“今日方知,这些人有多可恶,不诛这些豺狼,大明一日不宁。”

    天启皇帝点头:“能见识到自己的错误就好,所以朕打算让你以宗亲的名义,让你接触一些实际的军政事务。你多学,多看,这世上,不怕走错了路,也不怕误信了人,就怕消磨了意志。如今你也算是收到了沉重的教训了,自此之后,咱们兄弟该同心,才可将来避免这归德之祸。”

    朱由检却显出几分迟疑道:“如此,岂不违背祖制?”

    “祖宗就是用来违背的。”天启皇帝笑着道:“若是连祖制都不敢违背,那还改弦更张做什么?奉行祖制等着做亡国之君便好了。”

    朱由检身躯一震,目光渐渐坚定了起来,道:“臣弟明白了,臣弟自当效力。”

    兄弟二人议了一夜,到了次日清早,这两兄弟依旧还是精神奕奕,车驾已准备好了,行营将离开归德。

    天启皇帝在宽敞的马车里,居然仍旧精神抖擞地召了张静一和朱由检来车中细谈。

    张静一见这龙精虎猛的兄弟二人,忍不住道:“陛下和信王昨夜没有睡吧。”

    天启皇帝带着几分调侃的意味笑着道:“你睡的可好吗?”

    张静一心里翘起了一根大拇指,你们两个,真他娘的是人才。

    归德与封丘之间距离并不远,渡过了黄河,封丘便遥遥在望了。

    浩浩荡荡的銮驾过了黄河之后,刚刚抵近封丘县。

    前头的驿站,便突然跪了许多人。

    前头开路的校尉,连忙飞马来禀报:“陛下,前头有人,自称是宜阳郡王派来的宫人,特来此拦轿状告。”

    天启皇帝听罢,下了车驾,其他人也纷纷围拢上来。

    天启皇帝笑道:“有趣,宜阳郡王怎么跑来封丘告御状了?走,去见识见识。”

    这宜阳郡王,乃是周王一脉,周王从太祖高皇帝时起便被封在了河南,就藩开封。

    而他的儿子们,则大多封为了郡王,整个周王一系,除了周王乃亲王之外,还有十五个郡王府。

    几乎可以说,这河南虽然敕封的亲王多,但是周王一系,却是最枝繁叶茂的,宗亲有千人之多,从亲王到郡王再到镇国将军、辅国将军,数都数不清。

    这宜阳郡王……突然派人来此告状,却不知有什么冤屈。

    天启皇帝打头。

    后头百官们也窃窃私语,纷纷随天启皇帝步行上前。

    果然见这官道正中,乌压压的跪在地上。

    为首一个是个太监,后头的太监也不少,居然还有不少富户。

    天启皇帝皱眉,那太监则显得不安,小心翼翼的上前,拜下:“奴婢王安,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道:“你是宜阳郡王府的?”

    “正是。”王安陪着笑。

    “你来此做什么?”

    “奉王命,来告状的。”这叫王安的宦官哭笑不得的样子:“郡王爷照祖制,不得旨意,不得离开自己的藩镇,只是他受了委屈,听闻陛下銮驾将至,故而特命奴婢人等在此等候。”

    天启皇帝道:“那么其他人呢,其他的是什么人?”

    “其他的,是镇平郡王府和顺阳郡王府以及罗山郡王府的人,此外还有一些士绅和商贾。”

    天启皇帝一听王府居然和士绅搅合在一起,心里更是不悦了。

    不过这些藩王们,久在地方,比如周王一系,已经出镇河南两百多年了,早就和京城里的亲戚疏远,却与本地的世家大族们彼此联姻,不分彼此了。

    天启皇帝道:“你们要状告谁?”

    “状告封丘县令管邵宁。”王安很认真地道。

    天启皇帝低声念着:“管邵宁……”

    这个人,有些耳熟,不过既然是封丘县,那么一定是和张静一有关了。

    天启皇帝便又道:“状告什么?”

    “封丘县令管邵宁……反了……”

    反了……

    天启皇帝失神,不会吧……

    他看向张静一。

    张静一道:“怎么反了?”

    王安抬头看一眼张静一,不知张静一是谁,不过见张静一敢直接在陛下面前直接询问,定不是简单的人物。

    王安道:“就是反了啊,他在封丘,处处虐待良民,居然……还处处效仿流寇,每日干的,就是流寇干的事……封丘的军民百姓……现在都和流寇没有什么分别了。”

    天启皇帝震惊,不会吧,不会吧……

    随即,却问出了一个致命的问题:“既如此,他封丘做了流寇,可和你宜阳郡王府有什么关系?还有……这又和镇平、顺阳、罗山郡王府,以及你们这些富户们有什么关系?你们八竿子打不着,为何来状告。”

    王安:“……”

    天启皇帝不耐烦地道:“说。”

    王安只好跪下,老半天才道:“陛下……这不是宗亲嘛,宗亲……察觉到有人谋反,自然忧心,又听闻陛下御驾要来,怕陛下出什么危险。”

    天启皇帝却是大笑起来,道:“哈哈,朕倒要看看,这封丘县,究竟怎么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