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六十章:打的就是你
    王安还想说点什么。

    天启皇帝就随即道:“你一个奴婢,也敢跑来状告大臣?要告,让你家王爷来!朕这就下旨,命宜阳郡王人等统统都来,要告就好好的告,自己躲在后头做什么。”

    王安刚想要尴尬的笑一笑,便见天启皇帝接着道:“来人,快马加鞭,将宜阳郡王、罗山郡王几个混账东西,给朕抓来……”

    一旁的邓健早已跃跃欲试:“遵旨。”

    说着,邓健直接呼喝一声,将校尉和緹骑们集合起来,分为几队,火速往宜阳、罗山各县去。

    这宜阳和罗山距离封丘都不远,而且这河南地多是平地,快马加鞭的话,至多一天时间就可到达。

    王安本还讪讪笑着,前头的话他是能理解的,让自家王爷来告,那也挺好的,自己落了个轻松。

    可后头的话,他就不太懂了。

    给朕‘抓’来?

    王安已是吓了一跳,打了个激灵,道:“陛下,我们是原告啊,我们是原告……”

    天启皇帝和颜悦色地道:“知道你们是原告,又没说不是,你这么害怕做什么?到时候真要杀头,也不杀一个奴婢。”

    王安不知这时自己该不该松一口气。

    却又听天启皇帝道:“朕对诬告的人,一般是将他绑在车道上,让马车来回碾压,将他的骨头统统一点点的碾碎了,怎么能让他这么便宜就去死?”

    王安吓尿了,他本是跪着,此时惊得咚的一下,对天启皇帝叩了一个头道:“陛下,奴婢有话说……”

    天启皇帝笑着道:“不必说,你告都告了,还有什么可说的?来人,把他塞到队伍里去,找个人看着他。”

    “还有那些人。”天启皇帝手指着远处一群各家王府的宦官还有富户,笑着道:“他们也一并给我监管起来,随朕一道进封丘。”

    那官道上,上百个人还乌压压地跪着。

    道旁是一群伺候这些人的仆役。

    仆役们都提着篮子,篮子里准备好了茶点,还有各种丝绢扇之类的玩意。

    而跪在道路中间的人,却一个个捶胸跌足,好像死了娘的样子。

    有人低声道:“来人了,来人了,看来王公公已经见着陛下了,哭,给我哭。”

    “啊啊啊啊啊……”有人开始号丧,捶打着心口,几近要昏厥的样子,然后嚎啕大哭:“不想活了,活不下去了,管扒皮他不是人,他勾结流寇,他要造反……”

    有人急了,低声道:“哭的像一点,别好像喝酒发酒疯似的,能不能别这样惊天动地的吓人。”

    那先前号丧的人便低声道:“我已尽力啦,不像不怪我,你说我不行,你行你上啊。”

    又有人担忧地道:“怎么朝这来的是锦衣卫,哎呀……王公公呢?”

    很快,他们便收声了。

    一个锦衣卫百户打头,带着一队人走来,看了他们一眼,就道:“就是他们了,都拿起来,统统拿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这时人群哗然,有人嚎叫:“为啥拿人,为啥拿人,我们是来告状的。”

    这一次,倒是嚎叫得情真意切。

    天启皇帝没有理会这些鼓噪,銮驾继续前行,封丘距离渡口这儿,不过七八十里。

    不过因为銮驾人多,所以走的慢,一日才二三十里罢了。

    到了第三日,封丘县即将要到了。

    眼看着就要进入县境,邓健那边的效率很高,已逮着几个郡王来了。

    他们是飞马来回的,路上几乎没有多少歇息,所以虽然来回三四百里,反而走的比天启皇帝这边还快一些。

    紧接着,几个受惊的郡王便被送到了天启皇帝的面前。

    为首的便是宜阳郡王。

    宜阳郡王朱肃汾,年纪不过二十多岁,此时一脸疲惫,他没想到陛下派了锦衣卫来,早已慌了。

    此时见了天启皇帝,立即拜下:“臣……”

    天启皇帝上去就先踹了他一脚:“狗东西,你做的好事。”

    好歹也是亲戚,朱肃汾在地方上好歹也是郡王,他的兄长,更是分封在开封的周王,平日里颐指气使惯了。

    谁晓得到了皇帝的面前,上来便是一顿打骂!

    朱肃汾吓得面如土色:“陛下……臣有何罪。”

    “你民告官。”天启皇帝凌厉地道。

    朱肃汾听罢,却是无语,立即道:“臣乃宗亲,不是民……”

    天启皇帝于是道:“你宗亲告官也是罪!”

    朱肃汾便委屈道:“陛下啊,请陛下明察,大明律和太祖高皇帝的《大诰》里,何曾有宗亲告官犯法的道理?”

    天启皇帝志得意满地道:“想来你还不知道吧,现在规矩改啦,朕现在要更改祖宗之法,太祖高皇帝的律令,在朕这里已不算数了。所以朕现在说你有罪,你还敢不服?”

    朱肃汾心里大抵一句卧槽。

    列祖列宗怎么生下你这么个昏聩玩意!

    不过朱肃汾心里虽无数痛骂,面上却非常老实:“臣服了。”

    天启皇帝又道:“朕问你,你该不该死!”

    “不该。”朱肃汾接着道:“臣倒要问,我宗亲告状有罪,他管邵宁勾结流寇,图谋造反,又是什么罪?”

    天启皇帝勾唇冷笑,作势又要踹他。

    朱肃汾很有骨气的身子一侧,想要躲避。

    天启皇帝瞪大了眼睛,骂道:“你敢躲?”

    朱肃汾道:“臣万死。”

    天启皇帝瞪着他道:“你的事,到了封丘自会查明,来人,将这几个狗东西,先押起来。”

    说罢,立马有锦衣卫将几个郡王拿下。

    朱肃汾顿时大呼:“不服,不服,这是我大明江山……”

    天启皇帝理也不理,他朝朱由检和张静一道:“这就怪了,马三说这封丘是个好地方,宜阳郡王这些人说此地有人造反。封丘啊封丘,有趣,有趣。”

    张静一却道:“陛下对宗亲还是过于苛责了,依臣看,不必如此,如若不然,只怕宗亲们寒心啊。”

    心里却在吐槽,陛下,你那些鬼亲戚受了侮辱,可不敢找你算账的,说不准集火到我身上来了。

    天启皇帝满不在乎的样子道:“这有什么关系?列祖列宗们这样养着宗亲,就是为了今日我想打他们就打他们,想骂他们便骂他们,反正一群酒囊饭袋,还能反了不成?这是列祖列宗们的美意,朕若是不打骂几下,倒是可惜了。”

    张静一直接服了,天启皇帝果然是人才呀,居然还能这样理解!

    说着,天启皇帝已抖擞精神道:“走,进封丘去。”

    于是队伍继续前行,浩浩荡荡地进入了封丘县。

    斥候先行在前开路,很快,这斥候回来,天启皇帝询问道:“朕看前头好像有一村落,那里可有百姓吗?”

    这斥候却是支支吾吾起来。

    天启皇帝见斥候这般,不禁怒道:“有什么不能说的?”

    “卑下不敢说。”

    天启皇帝冷着脸道:“朕且去看看。”

    说着,立即叫人取了马,他一马当先,倒是带着銮驾直接进入了村落。

    一进这村落……才知道这村落已是荒废了。

    高高矮矮的都是断壁残垣,多是土夯的墙。

    天启皇帝打马在村落里穿梭,这时………他却越来越不懂了。

    却见进村的墙壁上有人似用红漆刷出一行大字,这大字格外的醒目:“乡亲别走,来了封丘都是客。”

    下头还有落款:封丘县宣传司宣……

    天启皇帝忍不住笑了,道:“这个有意思……”

    说着,又继续打马朝前走了几步,却又见红漆的标语:“打劣绅,清土地,清理冤案错案,利在千秋。”

    而这一次,落款却是司法司。

    天启皇帝忍不住道:“张卿……”

    张静一一直跟在天启皇帝的身后,此时立即道:“臣在。”

    天启皇帝道:“这都是你授意干的吧。”

    张静一倒是很老实地道:“是的,都是臣……”

    天启皇帝刚想说好,谁知又走了几步,目光却一下子定格在了一面墙壁上。

    顿时,天启皇帝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却见这墙壁上写着:“吃他娘,喝他娘,来了封丘不纳粮……”

    不纳粮……

    还骂娘?

    天启皇帝喉结滚动了一下。

    这标语倒是朗朗上口,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怎么看着………这么像反贼的口号?

    下头题跋,赫然是封丘县衙宣。

    后头跟来的百官都哗然了。

    不纳粮……这朝廷吃什么?

    那宜阳郡王被人盯着,躲在人群里,形同是软禁。

    可这个时候,他却立即跳出来,大叫道:“陛下……你看……臣早说了管邵宁反了……这不就是明证吗?其实还不只如此呢,臣实不相瞒……臣的妻弟,是个老实人,在这封丘,乃是积善人家,老实本分,大家都叫他大善人,德行也高的很,谁料这管邵宁竟是建了一个农民社,居然将我那妻弟抓起来,说他有许多无端的罪孽,直接抓起来,连田产都没收了,可怜我那妻弟,这般温良恭俭之人,实在受不得这样的侮辱,几次想要自尽,生不如死。臣的亲戚尚且是如此,何况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