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六十一章:摊丁入亩
    这宜阳郡王趁机叫屈起来。

    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天启皇帝看了他一眼,倒没说什么。

    大臣们纷纷聚拢上来,看着这墙面上的粗鄙之语,纷纷窃窃私语。

    这时有人道:“快看那儿。”

    “绝不准许拉丁,所有劳役都需付钱。”

    “官兵一律平等,绅民一视同仁。”

    “摊丁入亩,利国利民。”

    看到这些玩意。

    那刘鸿训见此,忍不住道:“这不就是要造反吗?这是动摇国本啊。陛下……他们连读书人的功名都不放眼里了,那还谁会在意科举考功名。还有……百姓们不服徭役,不纳粮,可怎么得了?”

    天启皇帝看到这里,不禁也心虚了。

    居然玩的这样的大。

    以至于刚刚还想废黜祖制的天启皇帝,也觉得这有些过了头。

    宜阳郡王则在旁哭了,落下泪来:“他们支持农民社,强迫要清丈土地,说是按土地的多少来收税,地越多,就税越高,这不是要将人逼死吗?许多人都已经活不下去了。还有……有一些刁民,借此机会污蔑乡中的乡贤和善人,说他们犯了罪,居然还抓起来,要过堂。”

    “现在这封丘,人人都晓得朝廷的法度已经不算数了,咱们朱明在这里的威信荡然无存,大家只晓得有个叫管邵宁的县令,是这里的土皇帝。他们是有苦也没处去说啊。陛下,臣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外戚吃了亏,才来告状,而是担心我大明的江山社稷啊。现在不少农户,还有不少市井无赖,都被这管邵宁鼓动了起来,甚至在臣的王庄那里,也有一些大逆不道的读书人,不知是不是中了管邵宁的邪,说是要清丈王庄。”

    宜阳郡王哭着继续道:“现如今,别说是封丘,这附近各县的百姓,都已不安分了,个个都说管邵宁好。除了管邵宁,其他人都是赃官污吏,地方上的乡贤和善人们成了劣绅和豪绅,有功名的读书人也被污蔑。”

    “更可怕的是,他们还说蓄养奴婢是犯法的,农社的人,到处去查谁蓄养了私奴,满县都是揭发检举,许多人,实在是日子过不下去啦。现在乌烟瘴气的,而且遗毒极深,他们不但四处张挂这样粗鄙不堪的话,还四处招揽流寇,要邀流寇入城,共襄大举。”

    天启皇帝听的晕乎乎的,不过宜阳郡王这边一哭,百官们也觉得事态严重起来。

    大家齐刷刷地看向天启皇帝,以至于连最温和的黄立极也道:“陛下,若真是这般,确实贻害无穷啊。这不是闹着玩的,这样弄,和流寇有什么分别?流寇也没这样的。”

    天启皇帝则是看向了孙承宗。

    孙承宗倒是道:“到底如何,实地看了便知道。”

    天启皇帝点头道:“这封丘乃是张卿的封地,朕可管不着他怎么折腾,话又说回来,既然封丘这般的不好,你们去其他县避难就是啦。”

    宜阳郡王等人一听,顿时低头不做声了,好像想着心事。

    不过倒是那宜阳郡王府的王安此时怯怯地道:“现在谁不晓得在这河南,只有管县令,没有大明朝廷啊,陛下……奴婢这话,绝不是虚言。”

    “对对对。”宜阳郡王连忙点头:“陛下,臣之所以来告状,担心的就是这个,列祖列宗们创业艰难,子孙们守着江山,更是不易。我还听说,现在县里兴办的县学,都不教君君臣臣的四书五经了,这不是大逆不道,是什么呢?”

    “好啦,好啦。”天启皇帝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随即便看向张静一:“是这样的吗?”

    “应该是这样吧。”张静一道:“陛下当初……”

    经张静一这样一提醒,天启皇帝想了想,当初自己好像是许诺过张静一的。

    他顿了顿,只是道:“进城去。”

    此时,随驾的百官,都已经急疯了。

    摊丁入亩是什么?

    听说还要收重税,纵容农户去清查士绅的土地,还要揪出隐户出来。

    听闻有一万亩以上的地,竟要征税达亩产量的七成钱粮,这不等于是给官府白干吗?

    有一千亩地,需征高达五成的钱粮。

    而到了百亩才好一些,只征三成。

    若是十亩,则大大降低,只征一亩即可。

    叫什么阶梯税额,就是地越多,税越重。

    还听闻如今这地价暴跌了。

    这一次是真的暴跌,无灾无难的,许多士绅都在抛售土地,卖的人太多,大家反而不敢轻易买了。

    要知道在以往,士绅们但凡是有了银子,就会疯狂的兼并土地,家里有多少银子,便拼命地想法子买多少土地去,这就成了士绅们的祖产,而几乎所有的士绅,给子孙们定下的规矩都是不得发卖土地。

    土地是什么,土地就是根本啊,关系着一个家族的兴衰,卖地的,往往是不肖子。

    于是乎,两百年下来,有的人家土地越买越多,以至于有的县,几家人就占据了全县近半的土地。

    现在好了,这么一弄,谁还敢拿地啊,地越多,缴的税越高。

    以往的时候,像这种拥有万亩土地的人家,那可了不得,在县里都是了不起的人,而且一般还兼着县里的差事,几乎和每一任县令都是朋友。

    他们是不必征税的,现在好了,不但要征,而且直接是七成的重税,这就等于种一亩地,你得倒贴钱。

    地留着就是死路一条。

    避税也完全没有可能,因为以往的避税手段,往往是买通官府,跟差役们打好关系即可。

    可如今这地方多了一个农社,而农社里都是乡下的农户,你家里有多少水田,谁不晓得?有一人闹起来,便无法收场了。

    这等于是一人囤地,万人围观,无所遁形。

    而且据闻,县里还规定,抗缴税赋的乃是重税,已经已惩办了一大批人了,封丘几个大家族,已好几个子弟都吃了牢饭。

    活不下去了啊。

    有人开始妥协,于是开始卖地,地越多税越重,那就只好将多余的地卖了。

    可大家都不囤积,都在发售土地,市面上的土地一下子暴增,一些小农倒是美滋滋地随便拿了些许银子,便得了土地。也有人还在观望,反正也不急,先看看再说,指不定地价还要跌。

    整个封丘县,许多人怨声载道。

    而且这封丘,还在办学堂,西桥铺路,修城墙,招募壮丁。

    这许多的举措,按理来说,应该借助的乃是地方的士绅。

    以往的县令到了地方,无论要干什么事,都要先去向士绅们化缘,请某某善人出面主持。

    可现在,那管邵宁完全不按惯例办事,对这些士绅是理也不理,直接一脚踹开。

    宜阳郡王现在就很火大,因为他的王妃就出自封丘刘氏,而刘氏乃是此地最大的士绅,祖上不但出过几个进士,土地也是极多,故而此次受害最大。

    不只如此,封丘这边开始刮起了管邵宁这一股风潮之后,附近各县,已有不少人跃跃欲试了。

    眼看着刁民们开始生出妄想,便是宜阳县里的士绅们,听说现在有一些农户看他们的眼神,也是怪怪的。

    想想都吓人。

    正好收到信息,陛下要来这里,于是宜阳郡王下定了决心来告状,一方面是因为从妻弟和士绅们这边得到的讯息来看,这管邵宁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流寇土匪。

    而另一方面,他也担心这大明朝……可别真的给人霍霍完了。

    此时,他绘声绘色的开始在百官之中,和百官们讲着这新县的事,什么清查奴婢,什么强征税赋,吓得百官个个脸都绿了。

    要知道,他们家……也是有地的啊。

    怎么能这样的搞,还给百姓们活路吗?

    宜阳郡王道:“那些刁民们,现在都养刁了,他们现在在哪里都打着管邵宁的招牌,那管邵宁借此邀买人心,又勾结了流寇,迟早要反,本王听说……现在各种大逆不道之词都有,只是可惜,陛下受到了蒙蔽,居然毫无察觉,等着吧……河南再这样下去,不再姓朱了。”

    百官们默默地听着,表情都很凝重。

    因为这些手段,虽然并不完全像流寇,可在他们眼里,和流寇的举止也没什么分别了。

    显然,宜阳郡王很满意大家的反应。

    而宜阳郡王还在滔滔不绝地道:“不能再纵容啦,管邵宁此人,就是一个酷吏,他干的勾当,便是谋反。如今这封丘的百姓,哪里还认朝廷,我实话和你们说了,本郡王派了太监到了他那去,人家也是理也不理的。”

    “还有读书,你是不知这管邵宁教授的都是什么东西,都是胡编乱造的。有功名的读书人,按理来说,是可以去拜见的,可他理也不理,就将人晾在那,你说……这是人干的事吗?他自己也是进士出身,却对人说,八股之道,既不能上马杀敌,又不能学到经济之道,除了反反复复的拿圣人的话鹦鹉学舌,毫无用处,鼓励大家别科举,去学新学。”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