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六十三章:万岁
    城外,銮驾预备入城。

    入城之前,百官们都默默地捏了一把冷汗。

    事有反常即为妖。

    这一路过来,乡下几乎没见农人。

    官道上也不见多少行人。

    人都去哪里了?

    再加上宜阳郡王绘声绘色的说起这县里的人在管邵宁的怂恿之下,如何的胆大包天,又如何不将朝廷放在眼里。

    许多人的心里都不免打鼓,心里的担忧不由地越来越浓郁。

    不会这城中,已成了贼窝,只等着大家自投罗网吧?

    自从经历了上一次进归德的经验后,大家难免心有余悸。

    天启皇帝倒是没觉得有什么担心的,这是张静一的藩地,有什么怕的?

    只是现在告状的人太多,大家说到封丘县,都在破口大骂,他所担心的,是不是张静一在这儿玩过火了,以至于……封丘对他这个皇帝离心离德。

    若是如此,封丘这边没办法将新政铺开,天启皇帝又只能走仰赖士绅的老路了。

    可那条老路,在天启皇帝眼里,其实已经走不通了。

    别看天启皇帝这几日成天的自诩自己是个昏君,每日行事也是疯疯癫癫。

    可实际上,他是个很有想法的人,有自己的判断力。

    除了容易心软,看重私人的情感之外,天启皇帝是具备‘明君’的素质的。

    派进去的几个斥候,没有回来。

    宦官居然也没有回命。

    进入了封丘的人,就好像石沉大海一般。

    这就不免令大家又增加多了几分不好的猜想。

    不管大家是怎么想的,天启皇帝的车驾,已至城门前。

    坐在车中,见到这巍峨的城楼。

    城楼显然是最近有所修葺的。

    可城中很诡异。

    居然没有一点杂音传出来。

    甚至连接驾的人都没有。

    天启皇帝露出一抹复杂的笑,对‘车夫’张静一道:“莫非是空城计?”

    张静一心里其实也捏了一把汗。

    他对管邵宁的要求是,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

    将封丘县的本钱统统都拿出来。

    这绝不是一次浪费民脂民膏的盛典这样简单。

    而在于,封丘的新政已经全面的铺开,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刹不住车了。

    也没有回头路可走。

    一旦回头,当初得了土地的农户,难道让他们退还土地吗?

    当初催缴了大量粮税,接近到了破产边缘,不得不低价卖地的地主,他们会甘心吗?

    四书五经,可能又要回来。

    有功名的读书人,又可以免征粮税,鲜衣怒马。

    那么原先安置的百姓怎么办?

    现在在这封丘,无论是管邵宁,还是通过这一次提拔起来的大量官吏,以及各村的农社,都是没有回头路走的。

    而今,必须得把天启皇帝绑上战车,若是不将天启皇帝拉上车,而后将车门焊死,一脚油门,继续将这一条路走到底。

    只怕……当真这天下除了造反,就没有其他任何的途径了。

    就是不知管邵宁在这封丘组织得如何。

    也不知这封丘的新政成效到底是好是坏。

    张静一此时是比天启皇帝还要紧张。

    天启皇帝已下了车驾。

    而在此时,那百官在后头,一人窜了出来。

    却是那宜阳郡王朱肃汾,他小跑着上前,道:“陛下,不可贸然入城,城中危险啊,不如让臣先带一卫人马进去……若流寇要杀人……”

    “你怎么话这么多。”天启皇帝不悦地瞪着他,怒道:“走开。”

    朱肃汾讨了个没趣,在皇权之下,也只能乖乖退到一边去。

    不过他心里是很担忧的。

    封丘县的贼寇太可怕了,在他看来,这封丘县上上下下都是贼。

    天启皇帝道:“入城。”

    他口里蹦出两个字来,而后便快步前行。

    百官显得犹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带难色。

    不过此时……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上皇帝了。

    天启皇帝率先走进了门洞。

    便看到了门洞的尽头,管邵宁带着县中文武,正恭恭敬敬地站着等候。

    他们见圣驾进来,管邵宁倒是一副荣辱不惊的样子,远远地先行拱手,作了一礼。

    天启皇帝则是踱步从门洞里走出来。

    而后,放眼眺望。

    却见自城门口开始,一直延伸到了街道的尽头。

    密密麻麻的两道旁尽都是人。

    数不清的人头攒动。

    可偏偏这数以万计之人,却一个个都没有发出声音。

    只是无数双明亮的眼睛,朝着他看过来。

    这么多人……

    天启皇帝头皮发麻。

    不知是数万还是数十万人,居然一个个的都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如此令行禁止,不会真是贼吧?

    好在……

    道旁,一队队东林军校的生员一个个跨刀,齐齐整整列队于此,一个个笔直,犹如标枪一般,却令天启皇帝放下心来。

    他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地赞一句,这东林军校的生员,越来越有样子了。

    此时,管邵宁已上前,作揖行了一个大礼:“臣封丘县令,见过陛下!”

    说罢,拜下。

    后头众官吏纷纷行礼:“恭迎陛下。”

    天启皇帝依旧感觉到一股说不清的气氛。

    他入城迄今。

    放眼看去,这数不清的人,此时依旧异常的安静。

    直到他笑呵呵地朝管邵宁道:“卿家不必多礼。”

    这时,才有人唱喏一声:“陛下驾临封丘县了!”

    此言一出……

    方才还安静无比的封丘县内,突然之间……爆发出了一股如山洪宣泄一般的狂潮:“万岁!”

    这万人欢呼的声音。

    连天启皇帝都给吓了一跳。

    他看到数不清的人,无数的面庞,此时已是喜气洋洋,一个个朝着他注目而来。

    那万岁的声响,由数十万人一齐呼出来,顿时如山崩地裂一般,便连大地,都随之震颤。

    天启皇帝只觉得自己耳边,充斥了万岁的声音。

    那距离他最近的那些脸孔上,都带着一种发自肺腑的喜悦。

    这一刻,天启皇帝疑如在做梦一般。

    他先是一愣,而后才慢慢的缓过神。

    许多人将手从人群中伸了出来,摇着手,似在朝天启皇帝招呼。

    这万岁的声浪,已是一浪开始高过了一浪。

    街道旁整齐的生员们,则组成了人墙,犹如劲松一般,让天启皇帝心里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管邵宁此时的话,天启皇帝已听不清了。

    不过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天启皇帝内心的情绪,也开始渐渐的调动了一些。

    他深吸一口气,开始沿着这净空的街道尽头前行。

    后头的百官,听到那瞬间爆发出来的声浪,个个吓得面如土色,腿立即就软了。

    有人下意识地调转身子,想赶紧逃跑。

    还说这里不是贼窝?

    不过在经历了短暂的混乱之后,大家才意识到,似乎这是无害的。

    这才战战兢兢的,跟随着天启皇帝亦步亦趋而行。

    其中最受震惊的,却是孙承宗。

    他放眼看着这人山人海,无数的彩旗飘扬,孙承宗清晰的记得,方才还没有任何的响动,现如今才察觉到……这里竟是一片人海。

    孙承宗是出镇过辽东的。

    自然清楚,要组织人力,真是千难万难。

    何况是短时间内,组织数万数十万的人力。

    这么多的人力,还要做到聚而不乱,且静若处子,动若脱兔,那么就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了。

    若是辽东能有此声势,能迅速组织起数十万数百万的辽民,又何愁区区一个小小的建奴呢?

    想到这管邵宁以这区区一县之力,竟可以做到这样的地步,真是……

    恐怖!

    天启皇帝感受着眼前的一切,此时已是心潮澎湃起来。

    他走了没多少步,街道两旁的百姓,已是争相歇斯底里地朝着他大声高呼。

    天启皇帝本以为……这些人不过是叫来逢场作戏的。

    朕是什么德行的人,朕难道不清楚?

    虽然可能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比某些狗官要好一丢丢。

    但是朕还会不知自己是昏君?

    可是……

    最触动人心之处在于。

    当他能清晰看到数丈外地百姓面容时,看到这一张张面容上所展露出来的欣喜和期盼,天启皇帝心里咯噔一下。

    因为……一个人可以逢场作戏。

    可是成百上千人,怎么可能都在逢场作戏?

    作戏是骗不了人的。

    天启皇帝能看到这一个个激动无比的人,他们的表情和嘶哑的声音,显是发自肺腑。

    沿街的,有短装打扮的匠人,有风尘仆仆的农人,甚至还有人将自己娃儿,扛在自己的肩上,朝着他激动而喜悦地挥着手。

    一时之间,已是锣鼓喧天起来。

    无数的彩旗挥舞。

    欢呼声不绝于耳。

    从天启皇帝的脚下,一直延伸到城中的深处。

    天启皇帝这时的心情也不禁为之激昂,他脚步开始轻快,咧嘴,笑一笑,他极想摆出皇帝的威严出来。

    这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换做以往,他才懒得在乎别人的看法。

    可在今日,他倒是很害怕自己有哪些行为变得不得体。

    他不再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露出他招牌式的摆烂神情,像以往一样:朕就是昏君,怎么滴吧。

    此时,他容光焕发,腰杆也挺得笔直,宛如圣君临朝。

    ………………

    第一章送到,求点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