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六十五章:张家大赚
    天启皇帝大受感动。

    随即笑了:“这画画的极好,来人,给朕收了,回了京城,给朕送到勤政殿里去张挂。”

    于是,宦官忙将画收了。

    天启皇帝拍拍杨舍的头:“很好,好好用功读书。”

    他一说用功读书。

    一旁的张静一便松了口气,这封丘县不学四书五经的事,便算是尘埃落定了。

    都是读书,我想教什么便教什么。

    须知教育才是一切的根本。

    天启皇帝继续前行,此时龙颜大悦,一路走起来都轻快了许多,随即,便抵达了县衙。

    只见这县衙占地不小,原有的县衙功能很简单,可如今,县里要管理的事方方面面起来,人员也比从前多了许多!

    天启皇帝进入大堂入座。

    升座之后,百官纷纷也进入衙中。

    此时,天启皇帝命人叫宜阳郡王朱肃汾上前来说话。

    朱肃汾知道躲不过了,只好站出来,道:“陛下……”

    天启皇帝一改方才对着那些孩子时的亲切随和,此时恶狠狠地看着他:“你不是说这封丘县已经反了吗?”

    朱肃汾一脸委屈地道:“本来以为反了的,不过……”

    还不等他说下去,天启皇帝就不耐烦地打断他道:“朕走了这么多的府县,也不见有人这般忠心,你这狗东西,却在此搬弄是非,是什么意思?”

    朱肃汾哭道:“臣……臣只是觉得封丘县……实在荒唐,臣的妻弟,被他们封丘县坑苦啦……”

    说着,朱肃汾便真落泪下来。

    “坑苦啦?”天启皇帝板着脸:“就是因为要缴税?你将你妻弟叫来……今日朕倒要说个明白。”

    于是便有宦官前去寻那朱肃汾的妻弟。

    过了半个多时辰,一个叫刘文贵的士绅才惨兮兮的来。

    见到了天启皇帝,立即拜下,哭告道:“陛下,有人要侵占臣的祖产。”

    天启皇帝打量他,却见他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样子,跪在地上,显得格外的可笑。

    天启皇帝冷声道:“如何侵占了你的祖产?”

    “这封丘县,不按朝廷的制度办事,尤其是那县令管邵宁,勾结了锦衣卫,直接将草民的税赋提升到了七成,草民哪里缴的起这么多的税赋,自是不肯,这县里的差役,便凶神恶煞的拿人!对啦,还勾结了农社的人,草民一家十几口人,抓进去了七八个,受了不知多少罪,等草民缴纳了税款,才将草民放出来。草民没奈何,只好卖地,这都是草民的祖先们,不吃不喝省下来的银子才买下来的地啊。当初买的时候,几十两银子,可如今,这地价却是三两银子都没有……就得发卖出去,这不就是侵占了草民的祖产吗?”

    天启皇帝眯着眼,抚案道:“这地是你自己要卖的,既然你自己要贱卖,与人何干?”

    刘文贵急了:“他不征这么重的税,草民怎么会急着卖地?不是这么多人急着卖地……祖产怎么没了?”

    天启皇帝便道:“管邵宁,他说的都对吗?”

    管邵宁一直站在旁边沉默,此时恩师就在自己的身边,所以他心里颇有底气,于是慢悠悠地站出来道:“陛下,是有这样的事。”

    刘文贵又大叫道:“陛下,这管邵宁办的恶事,还不只如此……他……他勾结了流寇,这可是铁证如山的,他甚至派人和附近的流寇去谈事,在这县里,收留了不少的流寇。”

    于是天启皇帝又看向管邵宁。

    管邵宁依旧点头:“确实安置了不少流民。”

    看管邵宁都承认了,刘文贵g更起劲了,于是又道:“他到处横征暴敛……许多良善守法的百姓,都活不下去了。这一点,你管邵宁敢抵赖吗?”

    管邵宁道:“对有些人,确实苛了税赋。”

    刘文贵此时道:“陛下,臣这样奉公守法的人,尚且活不下去了,敢问陛下,这管邵宁到底是朝廷命官,还是流寇的同党?”

    一旁的朱肃汾也哭告道:“陛下,臣所言不虚啊,这管邵宁来了河南,弄的天怒人怨,臣身为宗室,实在害怕他鼓动人心,坏了我大明江山,恳请陛下明察。”

    说着,这二人一起呜呜的哭了起来。

    百官们见了刘文贵,有不少人不由心生同情。

    于是有人低声道:“陛下……管邵宁所为,确实有些荒唐,似刘文贵这样的乡贤,朝廷大多时候,都依仗着他们。这税赋是他们帮着催缴的,修河、建桥,哪一样都离不开他们。现在管邵宁在这里,如此暴戾,这不是将人往死里整吗?这样下去,刘文贵人等若是都对陛下和朝廷离心离德,臣只怕……这天下要乱啊。”

    “是啊,陛下,凡事就怕矫枉过正……真将刘文贵这样的人逼到了绝路上,朝廷靠谁来治天下?”

    天启皇帝不为所动。

    这倒是有趣,一边有人说天启皇帝是圣君,另一边呢,却有人将天启皇帝骂的狗血淋头。

    天启皇帝却不急着发表任何看法,而是道:“刘文贵。”

    刘文贵忙是道:“草民在。”

    “像你这样的人有多少?”

    “至少有数百。”刘文贵道:“不过,草民这样的人倒了霉,这封丘县上下八万五千百姓虽是暂时受了管邵宁的蛊惑,现在能蛊惑一时,可到了将来……”

    “且慢着……”就在此时,管邵宁突然气定神闲地道。

    刘文贵一看管邵宁打断他,便道:“陛下,你看,此人就算是在御前,也如此胆大包天,陛下问话,草民知无不言,他却这样打断,这是不将陛下放在眼里。”

    天启皇帝看向管邵宁:“管卿家为何要打断他。”

    管邵宁道:“臣只是给刘文贵揪一个错而已,方才刘文贵说,封丘县八万五千百姓,这一点……他算错了。”

    “噢?”天启皇帝随即看向百官。

    此时一个翰林站出来,立即道:“陛下,确实是八万五千百姓,总计一万九千户。”

    翰林们都博学,而且每日跟文牍以及各部的档案打交道,有些数目,还是能记清的。

    管邵宁却笑了笑道:“确实,在户部的黄册里,百姓确实是一万九千户,八万五千人,可臣上任之后,却发现,远远不止这个数目,实际上的数字是,四万二千九百三十余户,二十三万一千二百人。”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封丘地处中原之地,人口众多,有接近两万户,已经算是大县了,没想到……现在却多算出了两万多户人口……这……

    管邵宁又道:“不只如此,再加上这些日子以来,臣招揽了大量的流民,请他们在县中安置,这又是一万三千多户,因此,现在封丘县,是五万五千户,三十一万人。”

    天启皇帝这时坐不住了。

    管邵宁继续道:“从太祖高皇帝开始,封丘县的人口在这两百年就没有增长,甚至……还减少了。臣一直觉得很奇怪。太平了两百多年,人口哪里有不增反减的道理?这封丘也并非是穷山恶水之地,可到了地方,建立了农社,请农社清查了土地和人口之后,方才知道,这县中接近半数之人,竟不存在于朝廷的黄册之中!”

    “这些人有土地,有田产,却不缴纳税赋,从前的时候,封丘的税赋,却一直都是那些没有田产,给人租种粮田的人来负担,敢问陛下,这合理吗?”

    天启皇帝点头。

    “所以,臣才按着恩师的方子,实行摊丁入亩之策,谁的地多,缴的税赋便多,谁有地,谁就纳税。一改从前的人丁税,事实土地税,以土地入税有两个好处,其一是人可以隐藏,但是土地没有办法隐藏,按地来征收税赋,可大力的打击偷税漏税的情况,就比如说,以往的时候,封丘县每年征粮三十万担,可今年,封丘县征粮,却是两百四十万担,不只如此,这些征来的粮,并没有加重百姓的负担,百姓们非但没有负担,反而许多无地的贫民,税赋大大的减轻,欢欣鼓舞。”

    两百四十万担。

    此言一出。

    这县衙中的人又都哗然起来。

    人口暴增。

    粮食的征收也是暴增。

    这放在任何一个府县,都是无法想象的事。

    尤其是现在的河南,要知道河南已经发生了大规模的流寇,许多州县的生产情况都已经破坏。

    甚至可以说,户部的河南吏清司今年能从整个河南征收到两百四十万担粮就算不错了。

    他一个县……居然做到了。

    天启皇帝也大为惊愕:“能收这么多?”

    “除了这些,还有盐税、铁税、商税……这些也都不是小数。”管邵宁道。

    “这是杀鸡取卵。”刘文贵咬牙道:“这般横征暴敛,谁还敢在这封丘县呆着。”

    对呀,征了这么多的税,谁还往封丘县跑。

    管邵宁却笑了笑,看着朱肃汾和刘文贵二人:“当然有啊,就比如宜阳郡王殿下,不就将大量的钱粮,还有财货,都往封丘县里搬吗?城东的几个仓库,都装的满当当的。”

    什么意思?

    宜阳郡王居然偷偷地将财产往封丘县搬?

    那他来告什么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