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六十六章:真相大白
    “什么意思?”天启皇帝懵了。

    他看着宜阳郡王。

    宜阳郡王脸色变了。

    他忙是垂头,想要躲闪天启皇帝的目光。

    另一边的刘文贵也有些慌乱。

    就在百官们中,有为数不少人还在心疼刘文贵‘哥哥’的时候,大家才发现,好像另有隐情。

    这宜阳郡王显然有点慌,下意识地询问管邵宁:“你如何知道?”

    “我如何知道?你用的是一个叫赵钱,另一个叫孙立的身份,将大量王府的钱粮,送到了封丘县里来,你以为只有你一人将钱粮往这里送吗?不只是你们宜阳郡王府,上到周王府,还有这河南布政使司内的多少士绅,都在偷偷送钱粮到这儿来!这些,我作为县令,怎么会不清楚?不只如此,你们不但送钱送粮,还送人,家里有子弟的,就送子弟来;有亲戚的,就让亲戚来。这一点……你会不知?”

    “这……这……”宜阳郡王朱肃汾更慌了,努力摆出镇定道样子道:“无凭无据的……”

    “真要我拿出证据,将你那些亲戚都寻出来?”管邵宁冷笑看他。

    天启皇帝这一下,更加一头雾水了,忍不住问:“这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朱肃汾,你不是说这封丘是贼窝吗?怎的你还将家里的钱粮还有亲戚往这里送?”

    “臣……臣……”朱肃汾这下子直接是有点慌了手脚。

    天启皇帝看他这个样子就明白是有问题了,于是冷着脸道:“看来你们是孤陋寡闻,还不知道朕在归德干了什么事吧,不说是吗?不说的话,朕立即虢夺你的王位,还有你这什么妻弟,朕立即灭他满门!”

    此言一出,朱肃汾已整个人给吓得抖了一抖。

    他其实是多少知道一些归德的事的,知道当今陛下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最终,他垂头丧气地道:“陛下……臣……臣说……臣确实让人送了许多的钱粮来封丘。”

    “这是为何?”天启皇帝死死的盯着朱肃汾。

    百官们看着朱肃汾的脸色渐渐的冷漠,姓朱的,果然没好人。

    朱肃汾苦着脸道:“现在河南没安全的地方啦,到处都是流寇,在关中,不是听说流寇攻入了城中,将宗室上下几百口都杀光了吗?臣还听说,流寇拿人油点灯呢,将那府库中的钱粮,抢了一空。臣……臣乃藩王,不得旨意,不得轻易的离开自己的藩地,可是……臣十几代的积蓄所得,难道就这么留给那些流寇吗?这封丘虽糟糕,处处针对臣的亲戚,可好歹……这地方没有贼寇来……”

    “没有贼寇来?”天启皇帝诧异道:“这又是为何?”

    朱肃汾现在不敢隐瞒了:“这儿有教导队,教导队的人,一个可以打十个,这个大家都知道。何况,封丘一直都在修城,虽只是一个小县城,却比寻常的府县城墙修的更结实。还有……还有……臣听说过一些传言,那些流寇的首领,是不敢轻易在封丘附近转悠的,一旦靠近,流寇内部,就会有许多的传言,人心容易混乱,这队伍就散了。流寇本就是靠劫掠为生,走到哪里抢掠到哪里,可毕竟只是一群临时聚集起来的人,一旦人心散了……便会有许多人逃亡。这几个月,听说有不少流寇都落单跑到封丘去了。因此,许多流寇,宁可去重兵把守的开封城,这方圆百里之内,也绝不会出现流寇。臣就在想……这钱粮总得安全吧,留在王府里,真要是有朝一日,流寇杀来了怎么办,至于送去开封,开封倒是有重兵,可流寇打了几次了,虽然没有破城,却也不安全。”

    他顿了顿,又道:“若是送去京城……这京城一路过去,来回一千多里,需要多少车马和挑夫呢?这些挑夫和车夫,臣也不放心,若是中途遇到了什么危险,岂不都白搭了?臣思来想去,只有封丘这儿最安全,距离宜阳也不远,而且臣的亲戚和子弟,都躲在封丘,安全也无问题,臣在宜阳守藩,心里也踏实一些。”

    听到这里,天启皇帝和朱由检面面相觑。

    这封丘……这么神奇,流寇居然不敢来?

    不过很快,天启皇帝便勃然大怒起来:“既然如此,你为何还状告管邵宁,说他勾结贼寇……说他在此坏人心术!”

    朱肃汾已是吓得身如筛糠:“臣……臣……”

    “不说吗?”天启皇帝冷笑:“你以为朕会看重你这远亲?不能将你剐了?”

    朱肃汾打了个寒颤,连忙道:“是这样的,是这样的……封丘安全是安全,确实适合藏匿钱财,而且……这地方……现在确实非一般的县城可比。只是……他对粮田征取重税,却也是真的,臣的妻弟,真的受了损失啊。而且……他不只收粮税,还收商税,臣不是担心他……他继续这样下去,闹出事来吗?所以臣就在想,得敲打一下他,好好的敲打一下。其实臣怎么会不知道他是新县侯的人,而新县侯又和陛下相得,陛下最终,还是要保他的。可臣想着,他受了敲打,估计以后就不敢这样强硬了,大概会收敛许多……因而……因而就……”

    听完这个真相,天启皇帝怒不可遏,站起来就要踹他。

    朱肃汾下意识地躲。

    天启皇帝怒道:“原来只要不如你的意,你便敢如此,还敢诬告?”

    朱肃汾委屈巴巴地道:“这不是诬告。陛下……明鉴啊,臣句句都是属实……只是……只是臣藏了后半截真相而已。”

    天启皇帝无比鄙视地看着他,随即冷笑道:“好,好,真不愧是宗室,朕的脸都被你丢干净了。”

    朱肃汾便耷拉着脑袋,不敢再吭声。

    事实上,现在封丘城里,充斥着河南布政使司迁来此寓居的士绅和朱肃汾为首的一批宗亲、官员的子弟。

    关中和河南,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谁不是朝不保夕?那流寇可是凶残无比的,在城里的人倒还好一些,乡下的那些士绅们,流寇一到,只凭借他们所征集的那些乡勇,根本就不堪一击。

    而且就算是你击退了一次,下一次你还有这运气吗?

    这流寇是杀不绝的!

    整个河南布政使司,都已弥漫了恐怖的情绪。

    再加上许多人为了渲染流寇的恐怖,早就滋生了各种流寇吃人,杀绝老幼之类的传闻,士绅们早就胆寒了。

    可太远的地方,他们就算想去,家里这么多的家产,也没办法带走,思来想去,哪里都不安全。

    似乎只有这封丘成为了孤岛。

    封丘城里的东林书院教导队威名赫赫,那可是上过辽东战场的,城墙又高又厚实,流寇们似乎也不敢往封丘去,现在大家都已将封丘默认为京城一样的安全区。

    在这安全区里,人才能活命。

    因而,去不去封丘,已经不是问题了,问题在于,怎么去封丘。

    这里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来了之后,原有的特权统统烟消云散。

    不只如此,各种针对他们的税收,也是不少。生活在这里的士绅和官宦子弟们,可谓是处在冰火两重天中。

    一方面,的确是很爽,每日起来,开开心心的,不必为安全而烦恼,照旧还可维持以往奢华的生活。

    另一方面,却是一个小小的县令,都将你不放在眼里。

    这若是换在自己的家乡,莫说是县令,便是知府都要客客气气,否则便将他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地税还有其他一些针对他们的税收,是他们最不能容忍的,这不是钱的事,大明两百多年,都没人敢收税到我头上,你管邵宁算老几?

    可怕的是,现在一些农户,自从加入了农社之后,也不太听话了,有什么委屈,都直接跑去农社状告,农社这边则为之撑腰。

    因此,这封丘什么都好,唯独管邵宁成了大家的眼中钉。

    此时,天启皇帝嫌弃地瞪着他,冷冷地道:“真是猪一般的东西,难怪你姓朱!”

    朱肃汾一听,吓了一跳,忍不住道:“可是陛下您也姓……”

    “住口!”天启皇帝大喝一声,随即怒气冲冲地大骂道:“若是没有这管邵宁在,没有他们约束住你们,你以为流寇不会来这封丘?你以为你们的钱粮就安全了?你居然还想挑唆朕敲打他,你好大的胆,来人……将这混账给朕拿下!”

    朱肃汾便只好磕头求饶:“陛下,臣万死。”

    天启皇帝不为所动,目光却很快落在了管邵宁的身上,道:“管卿家倒是一个很有办法的人,这封丘……以区区一县之地,居然有此政绩,只怕天下三千个县的县令,也及不上你一人。”

    管邵宁显得不卑不亢,道:“陛下,不敢,这都是恩师教学生做的。”

    天启皇帝便惊奇地道:“这些……都是你的恩师,手把手教的?”

    管邵宁道:“正是,什么事都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学生只要按部就班就好了。”

    …………

    打完之后感觉整个人软绵绵的,医生说老虎身子虚,作息也不好。

    这一章写的比较晚,是因为打完针之后有点乏力和头晕,睡了一觉,嗯,等下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