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六十九章:打破你的狗头
    南阳段氏,也算是颇有名望的人家了。

    说是诗书传家也不为过。

    现在却听闻他在此开了一家窑厂。

    一下子,便令许多人免不有人有怪异的眼光了。

    这是异端啊。

    确实是有辱门楣,若是段少保在世,还不要气死。

    天启皇帝却猛地来了兴趣,他是极聪明的人,大抵已经想象到了什么,于是问:“这窑厂是做什么的?”

    段言道:“其实是砖窑,现在封丘这里人口暴增,许多人都需要盖房子,除此之外,县里也有不少工程需要用到这砖头,新修的许多作坊、窑厂对于砖头的需求也很大。因而学生便在此招募匠人,在县里的帮助之下,办起了这座砖窑!”

    “学生生产的砖,是以青砖为主,这青砖要烧制,比红砖要难,不过臣请匠人改进了一些方法,采用了煤炭来烧砖,质量也没得说,几个月前,开了一个窑,现在这里又有一个新窑在建设。”

    他倒是显得很平静。

    似乎没有因为别人异样的目光而露怯。

    显然这些日子,这样异样的目光,他已见得多了。

    天启皇帝于是让段言带着自己走了走,这窑厂占地不小,有大量的粘土运来,而后匠人们开始兑水,调制成泥,此后再用倒模的工具制成一个个砖坯。

    另一边,则是窑了,窑里竖着烟囱,烟囱浓烟滚滚,一进去,便有热浪扑面而来。

    天启皇帝只走了几步,便觉得热得受不了,便又连忙出来。

    天启皇帝道:“能烧多少砖?”

    “一个窑口,一日下来,现在产量是三万块上下。”

    “卖得出去?”

    “供不应求。”

    天启皇帝兴趣盎然,似乎任何赚钱的事,他都觉得有意思:“月利几何?”

    段言想了想道:“要看情况,眼下处于供不应求,月纯利可至纹银八百两,等将来,新窑再建起来,这纯利不敢说翻倍,却也能有一月一千三五百两了。”

    一个月一千三五百两,这一年下来,岂不是就接近两万两纹银了?

    烧个砖而已。

    对此,天启皇帝是有些吃惊的。

    “你这窑厂建起来,开支多少?”

    “其实也不过,主要是需向县里申请土地,县里这边不卖地的,只租赁,譬如学生这里,这个窑口,每个月的地租是六十两,不算多。至于建窑的开支,倒是不大,一千两之内,肯定能建起来,主要应付的还是人员和雇工的开支。”

    段言侃侃而谈,说着他的生意经:“当然,只要窑口建起来,就好办了,当然……这生意要做长久,终究还是靠信用,砖窑不是什么难做的买卖……”

    他说着,随手捡起一块堆砌起来的青砖,翻开青砖的阴面给天启皇帝看,口里道:“所以这青砖,都标了咱们段氏的名号。慢慢的,买卖也就做开了,眼下不少人对砖有需求,这里也不是没有窑厂,可大多还是愿意来找老夫买砖。”

    仔细一看,这青砖上,竟还有铭文,显然是制砖坯倒模的时候,这砖模里已经雕刻好了的。

    天启皇帝兴致盎然地道:“这样说来,你若是继续扩大规模,非要发大财不可了?”

    段言笑了笑:“若是将来还要扩大经营,学生就不再建砖窑了,这青砖虽比红砖的卖价高一些,可毕竟利润微薄,而且现在砖窑厂也多。学生这儿,已经培养了一批窑匠,若是再建窑,只怕就要烧陶和烧瓦了。”

    天启皇帝听罢,笑了:“这便是兵法中所说的水无常势,水无常形。不错,不能总拘泥于一种方法,毕竟,许多买卖是相通的嘛。这样说来,你将来只怕要赚不少银子。”

    段言兴致勃勃地介绍道:“多是多,也是要缴税的,好在封丘县的商税并不算太重,当然,县里收了税,也会帮着解决一些问题。”

    天启皇帝一说做买卖,居然很用心,他打量着匠人们用的模具,却是道:“你这砖模不好,粗制滥造,还有运砖的推车,也太老旧了,怎么就没人想过改进?”

    段言一愣,对于这个,他是真不懂。

    天启皇帝便道:“运送青砖,尤其是那砖坯,本就是需要轻拿轻放,这推车太颠簸了,而且也运不了几块砖,赶明儿,朕帮你改进一下,你按着朕的方法让匠人制出来,一定管用。”

    说着,他似乎无意间看到了什么,眼眸直直地看着不远处,口里道:“你们这里还有水车?”

    随着天启皇帝的目光所落之地,只见沿着河道,一个水车远远矗立着。

    段言道:“是,主要是汲水用的……”

    “这水车也不好……”天启皇帝背着手,只一看那水车,便淡淡道:“这是宋时起就用的水车,太老旧了……朕想想……”

    天启皇帝随即道:“有了,我有一个方子,水车的根本,在于转轴,你们这水车,是不是经常需要修理,尤其是转轴,容易崩坏,不只如此……桨扇也经常需要更换。”

    段言惊讶地看着天启皇帝道:“是,对,是这样。”

    天启皇帝道:“这就对啦,哈哈……过几日,朕教你一个法子。”

    谁也没想到,天启皇帝谈着谈着开始跑题。

    而天启皇帝此时则道:“欲善其工,必先利其器,你既是靠这个营生,怎么就没有想到,生产的用器至关重要呢?”

    这些话,别人听了可能云里雾里。

    可是段言却是听懂了。

    更好的工具,能带来的更大的产量和更低的成本,若是不经营作坊的人,虽也会将这样的话挂在嘴里,可这番话,其实只是用来和人清谈和辩论的,段言却最是能深刻理解这句话的份量。

    此时,他表情凝重,又钦佩地看了天启皇帝一眼,心里不免叹服道:这皇帝……真的什么都懂啊。

    “是,学生受教。”段言心悦诚服地道。

    天启皇帝看着段言崇敬的目光,顿时心里大悦。

    倒是身后百官们看段言的目光,却越发的不同了。

    有人捋着胡须,趁着天启皇帝在前走,与朱由检说话,给朱由检介绍水车的原理时,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段少保若知他的子孙竟是在此锱铢必较,成日开口言利,只怕羞也要羞死了。”

    说这话的,正是翰林王尓。

    而王尓所道出来的,其实恰恰是百官们的心声。

    什么是士大夫,士大夫可不只是一个职业,它是神圣的化身。

    它就垄断了舆论,也要垄断权力,可同时……他们还要垄断道德。

    也就是说,当一个掌握了舆论和权力的群体,他们手持着舆论和权力之后,本身就具有了道德的衡量标准。

    比如说,什么样的人尊贵,什么样的人高尚。

    这王尓一句言利,几乎就将安段言直接打入了道德的最底层,形同于王尓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俯瞰着段言这样的臭鱼烂虾。

    段言驻足,这句话说轻不轻,说重不重,正好被他听见了。

    他回头,看一眼王尓。

    王尓还是得意洋洋。

    这样的事,其实王尓的人生中经历过许多次了,他一般拿这个来骂那些商贾或者是一些店伙计、货郎。

    这种浓浓的优越感,已跃然于脸上。

    其他人被他骂了,要嘛是尴尬一笑,要嘛就是低着头羞愧走开,毕竟……王尓的身份不一般。

    可段言不同,段言本质上,也是士大夫阶层的一员,他的祖父,是做过高官的,是真正的大士绅,这样出来的人,怎么会忍气吞声?

    所以,他突然大喝道:“敢问兄台有何赐教?”

    一开口,读书人的气质就出来了。

    于是,走在前头的天启皇帝、朱由检、张静一和管邵宁纷纷驻足回头。

    好端端的怎么吵起来了呢?赶紧……看热闹。

    管邵宁还好,脸色平静,其他三人,却都是神采飞扬。

    百官们本是窃笑,现在发现段言居然不服气,却都绷着脸。

    王尓没想到段言居然还口,便露出不屑之色,更不客气地道:“老夫说你开口言利,令先祖蒙羞。”

    “你不言利吗?”段言道:“兄台无利,却能锦衣玉食,有人供养着读书,聘请名师,金榜题名吗?若是无利,朝廷的俸禄多少,想来大家都是清楚的,那么兄台何以能吃饱喝足,还有闲心,在此高谈阔论呢?兄台分明占据着天下最大的利,转过头,却又耻于言利。就好像一个人非要进食不可,却偏要耻于庖厨一样。兄台难道不觉得可笑?”

    这话真是字字诛心,每一句里,都暗藏着陷阱,直接对着王尓就开喷。

    开玩笑,以前你王尓这样的人能装逼,并不是因为你真的有什么狗屁道理,不过是因为你这样的人掌控了舆论和权力,便连知识也垄断了。

    现在好端端的,你竟来惹我段言,以为我段言是吃素的?

    我段言也读过书,也是有声望的人家,我家发迹的时候,你姓王还不知道在哪呢!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班门弄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