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七十三章:一决雌雄
    黄立极不是傻子,立即察觉到了问题的所在。

    这勇士营的士卒道:“我也不知道,只知大家夜里宿下,突然四面都是喊杀,对方显然都是精兵强将,人数极多,卑下当时是在营外方便,躲到丛中,这才趁机在乱军之中夺了一匹马逃回来,可是……其他的弟兄……”

    黄立极与孙承宗对视了一眼。

    “看他们的装束,像是流寇,可是……他们分明都骑着战马……真的是战马……而且进退自如,又不像流寇……”

    听到了这里,孙承宗眼眸掠过了一丝锋芒,冷冷道:“流寇何来的战马?就算侥幸缴获了一些,可要独立成军,却还差的远呢。当真是战马吗?”

    马和马是不一样的。

    关内绝大多数的马,都不过是代步的畜力而已,而真正的战马,却需精心喂养,所用的饲料,比人吃的还要金贵。

    这士卒笃定地道:“绝对是战马,这一点,可以肯定……”

    他毕竟是勇士营之人,也是有些见识的。

    黄立极在旁道:“孙公,是不是流寇?”

    孙承宗道:“若是流寇,反而好了。就怕事情比我们想象中要严重的多,只是……这些人怎么可能会悄无声息的抵达了这里呢?按理来说,他们要穿过北直隶,就算是绕道京城,那也需要经过不少的州县,可为何,此前一丁点的先兆都没有?”

    孙承宗喃喃念着,此时他似乎想到了一个更可怕的可能。

    那就是……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行动,牵涉此事的人……很多。

    孙承宗吸了口气,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来,陛下……终究还是太急啦。”

    黄立极见孙承宗这样的表情,已比他还要焦急了:“你的意思是,有人按奈不住了?”

    孙承宗叹道:“都说天子尊贵,人人都要仰他的鼻息,可天子之所以是天下共主,是因为他保障着许多人的利益,一旦天子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许多事可就不好说了。我大明自武宗皇帝之后,哪一个天子在宫中,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当今陛下终究还是年轻,太急了。”

    黄太极脸色一变,急道:“那么孙公打算怎样做?”

    “还能怎样做?”孙承宗瞪他一眼:“当然是立即奏报陛下,预备应变,怎么,你方才在想什么?”

    黄立极道:“没什么。”

    孙承宗一脸不信的样子,而后骂道:“你将我当什么人?”

    黄立极则是道:“好了,还是速去见驾吧。”

    很快,大帐便已灯火通明,天启皇帝人等汇聚一堂。

    听闻勇士营遇袭,这是天启皇帝万万不曾想到的。

    他站起来,愤怒道:“是流寇吗?”

    孙承宗站出来:“八成不是,像官军。”

    一听官军二字,天启皇帝突然面上阴晴不定起来:“好啊,看来……应当是有人想取朕的人头吧,朕若是死了,那么许多人便可松一口气了。”

    孙承宗道:“陛下,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臣以为,陛下应该立即南行,先回封丘,再做定夺。”

    “来不及了。”天启皇帝咬牙道:“他们是骑兵,骑的乃是战马,朕有多少匹马?何况……勇士营在十里之外扎营,是前锋,此番遇袭,这些贼子,一定会立即朝朕这里杀来,你认为这短短的路程,还跑得掉吗?一旦调头,被骑兵追至,便是万劫不复。”

    天启皇帝坐下,眯着眼,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而后,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道:“山海关,现驻扎的总兵是谁?”

    孙承宗猛地瞪大了眼睛,挑眉道:“怎么,陛下难道怀疑是山海关?”

    天启皇帝眼带深意地看着孙承宗道:“你以为呢?”

    孙承宗道:“陛下怀疑是李如桢……”

    孙承宗对辽东的事务非常熟悉,他沉吟着道:“这李如桢乃是李成梁的第三子……朝廷本是用为将,想要借助李家在辽东的声望,固守辽东一线,所以让他守沈阳。建奴人攻铁岭的时候,他拥兵却不肯向铁岭派去援军,龟缩在城中不出,导致了铁岭的失陷,因此被罢官论罪。只是后来,大臣们建议念在他父亲的功劳份上才免死。此后……又有人三番四次的上书,陛下才同意重新起用此人,只是已对他不放心了,所以才让他驻在山海关。”

    这李如桢的父亲李成梁,在明朝末年,可是十分重要的人物,他出镇辽东数十年,无数的辽东出来的将军,都出自他的门下。

    当初大明对建奴人犁庭扫穴,也有他一份功劳。

    当然,也有人说,努尔哈赤能够崛起,某种程度,也确实拜李成梁所赐。

    当时李成梁扫灭了不少女真的部落,却都将这些土地和人口,赠送给了努尔哈赤,给这位努尔哈赤统一整个女真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无论这是有意还是无意,声名赫赫的李成梁,在辽东有着无以伦比的声望,任何一个辽东的军将,几乎都受过他的恩惠和提拔。

    而他的几个儿子,也都因为李成梁的缘故,被任为大将。

    即便是李成梁的第三子李如桢,也不例外。

    如今李成梁已死,这李如桢早早就被任为总兵,却因为怯战而获罪,可终究……为李如桢说话的人太多了,天启皇帝不得不对他重新启用。

    此时,天启皇帝深深地看着孙承宗道:“若是果然是这李如桢,那么就麻烦了,如今在山海关驻扎的,乃是一支关宁军啊!”

    孙承宗听罢,也是脸色凝重起来。

    关宁军是辽人守辽土的产物,乃是边镇的三大精锐之一,其中大多都为骑兵部队,已算是大明少有的精锐了。

    这么一支精兵,在辽东声名赫赫,朝廷为了养这支军马,也算是花费了无数的苦心。

    只不过……

    关宁军虽好,这些边镇的精锐,却大多骄横,因为朝廷欠饷的缘故,所以他们大多对朝廷有所不满。

    只要……带兵的总兵一声号令,这些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天启皇帝深吸一口气,道:“若真是关宁军,现在要跑,只怕更来不及了……只是……到底这李如桢,有什么样的胆子,竟敢做这样的事,他勾结的人又是谁?”

    李如桢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的,这一点,天启皇帝非常清楚。

    这个人虽精于算计,可不过是仗着父兄的荫庇才有的今天罢了。

    可究竟是谁借他的胆子呢?

    想着,天启皇帝不由自嘲地冷笑道:“真是可笑,朕万万想不到,朕养了关宁军这么多年,到头来,他们竟敢噬主。”

    “要嘛陛下立即先走吧。”此时,一直只站在旁沉默不言的张静一终于开口了。

    他还是忽视了眼下大明的复杂性,没有料到,在天启皇帝遭遇了下毒之后,现在居然还有人胆敢直接派出军队来袭击。

    既然如此……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尽一切办法让天启皇帝活下去。

    张静一比谁都清楚,天启皇帝若是不活,那么他们张家的人,一个都别想活着。

    只有天启皇帝平安到了京城,张家才能安全。

    此时,张静一目光坚定,咬了咬牙道:“这些人,既然如此丧心病狂,那么就让臣在此与之决一雌雄,陛下先率一支人马,先至封丘,到了封丘,自然有军马护送陛下回京。”

    黄立极和孙承宗都不禁看了张静一一眼,此时都不由地对张静一刮目相看。

    天启皇帝道:“你太不了解这些人了,你固然有赴死的决心,想要保朕安全。可是……历来敢做这样事的人,他们既然决心去干,那么就绝不会让朕活着。”

    “现在朕若是带着一队人马出逃,只怕……他们早就预备了一支伏兵在那里候着了。眼下……没有地方是安全的,只有大家在一起,才有一线生机。”

    天启皇帝看了看张静一,却突然笑了:“朕有时也觉得奇怪,这世上……竟有这么多人想要取朕的性命,只怕这些人,宁愿让建奴人做他们的天子,也不情愿朕坐这江山。”

    “咦……”张静一身躯一震,震惊道:“陛下如何知道?”

    “你说什么?”天启皇帝同样奇怪张静一的反应,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张静一在搞什么?

    张静一顿时醒悟,他还以为天启皇帝也是穿越者,先知先觉了。

    哪里想到,这天启皇帝只是随口一说,张静一立即表情凝重道:“陛下,臣……臣方才确实有些慌乱失态了,既然如此,那么……臣等这便在此……想办法设寨自保,且看是陛下和臣等命大,还是这些乱臣贼子们的运气好。”

    天启皇帝凝视着张静一:“我们身边,只有军校的生员吧。”

    “其他的护卫也有,还有一部锦衣卫,只是……臣以为……这些只能为辅助,眼下真正动用的,怕也只有第一教导队了。”

    天启皇帝苦笑道:“历来都是朕人多欺负人少,不成想今日,朕竟是被人以众击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