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七十五章:弑君
    而张静一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他努力地观察着对面的骑兵。

    骑兵层层叠叠,却没有太多动静,似乎也在观察着他们这边。

    双方的对峙,显然是短暂的。

    因为对方不会久战。

    他们显然是希望迅速的拿下天启皇帝,而后火速地退走。

    “几乎可以确认了。”邓健凑上来。

    他本来领着锦衣卫正在架设没良心炮。

    筒子是现成的,在地上刨坑就好,而火药包却是不多,只有二三十个,这些本是随军时带着备用的。

    正是因为少,所以张静一才特地的吩咐,没有他的命令,绝不轻易开火。

    邓健表情凝重地道:“这定是关宁铁骑了。”

    “怎么看得出来。”张静一诧异道。

    邓健便分析道:“那些马的毛色,一看就是西北马场那边来的,天下能凑足这样骑军的,在大明,也只有关宁了。还有这些人的举止,虽然没动用我大明的旗号,可联络和传递命令的方式,都与关宁军相同。这下糟啦,我还没娶媳妇呢!”

    邓健禁不住忧郁起来,若是关宁……那么在数倍的骑兵面前,尤其还是在旷野上,这基本上就等于是找死了。

    邓健苦着脸又道:“关宁军内部,对朝廷本就多有不满,而且大多骑兵,都是上上下下武官们的家丁,袁崇焕在辽东整治,唯独没有动的就是关宁,你道是为何?”

    张静一甚是好奇地道:“为何?”

    邓健便道:“因为其他人,反了也就反了,立即斩杀便是。可若是激起了关宁的谋反,辽东就完了。这关宁……朝廷可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才缔造出来的……只不过万万没想到,他们还是反了。”

    张静一皱眉道:“这些人……难道就不怕遗臭万年?”

    只是这话一出口,张静一就立即觉得自己失言了。

    开玩笑,这些鸟人什么德行,张静一算是见识了,在历史上,在那些建奴面前瑟瑟发抖,可入关屠戮两京十三省军民的人还少了吗?

    张静一道:“对方的军容很整齐,料来很快就会进攻,他们显然比我们急,昨夜突袭了勇士营,此时虽有些人困马乏,却肯定是希望迅速解决掉我们,而后再做休整!告诉大家,我等没有退路,唯有向死而生!”

    张静一说罢,咬了咬牙。

    对方显然是想打一场突击。

    值得庆幸的是,对方出击的比较匆忙,显然不可能带上火炮或者其他远程的武器。

    那么接下来……就看第一教导队的了。

    至少在这个时代,几乎没有少量步兵在正面击溃人数更多的骑兵的记录。

    因此,张静一心里也是忐忑。

    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他快步回到了阵中。

    三百多个生员此时都齐刷刷地看着张静一,张静一一脸肃然地道:“情况十分危急,陛下就在此,这些人都是骑兵,不是寻常的流寇,他们人马精良,训练也很充足,昨夜,一夜之间就迅速的击杀了勇士营一千人马,实力不容小觑。”

    对于敌人的阐述,张静一选择了诚实,因为这些是骗不了人的。

    张静一又道:“他们来此的目的,我们暂时还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就是希望能够通过弑君,还有杀死我们这些人,彻底地中断我们的新政,扶持他们想要的天子,继续像从前一样,做士绅与皇帝还有那军头们共治天下的美梦!”

    生员们一个个有所触动了。

    在军校里,会有专门的文化思想的灌输,并不只是教你读书写字这样的简单。

    所以,在此时的军校之中,有一套打翻旧制的理论思想正在慢慢的形成。

    张静一扫视了众人一眼,又接着道:“你们本该有好的前途,未来学好本领,从前又立下不小的功劳,如今文武双全,将来不敢说封侯拜相,但是陛下青睐你们,新县和封丘也需要你们,将来……总能让你们光耀门楣。你们的父母兄弟,也在新县和封丘有着很好的安置,有的有田耕种,有的有工可以作,至少不必再像从前那样饿着肚子,也不用和你们的父兄们曾经经受的一样,妻离子散。”

    这些沉重的记忆,骤然之间在每一个生员们的心头转化为了愤恨。

    之所以他们能接受打倒旧制,本质上就在于,他们在旧制之下,是属于被压榨和随时颠沛流离,随时饿死的对象。

    张静一随即又道:“今日我等死在此,他日,新县和封丘就会有人杀进去,恢复他们原来想要的样子,你们的父兄,还要经受第二茬的苦。所以,我并非是命令你们去无畏的战死!我的命令是,大家要活下去,只要我们活下去,就还有希望。”

    “准备战斗吧。”

    说罢,张静一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可在此时,几乎所有人,面容肃然,接着迅速地进入了阵列。

    不需命令,大家开始检查自己的火铳和火药,人们虽是沉默,却好像即将迸发着一股说不清的力量。

    李定国就在其中,他一想到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便忍不住咬牙切齿,不过他沉默寡言,却什么都没有说。

    而在此刻……

    远处……突然有人吹起了号角。

    对方的铁骑……开始进攻了。

    …………

    “总兵……”

    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的人,正是李如桢。

    李如桢和寻常人不同,却是穿戴着甲胄,此时,他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从出生开始,他的父亲就是辽东的土皇帝,所有的军将,不得父亲李成梁的提拔,都绝冒不出头来。

    李家就是辽东的王,这一点……是寻常人难以撼动的。

    在辽东,人们可以痛骂皇帝,但是绝不会有人敢于痛骂李家。

    即便是袁崇焕清理辽东的骄兵悍将,也绝对不敢清理到他李家头上来。

    李如桢此行所带来的两千多铁骑,都是山海关的关宁军中挑选出来,近半都是他李家的家丁,其余的,都是李家的亲信将领。

    此时,一人飞马而来,道:“时候不早,该及早进兵了。”

    李如桢只看了此人一眼,便点头道:“是该进兵了!吴襄,此番你打头阵,若是胜了,便推你为首功。”

    这叫吴襄的人,现在不过是个游击将军,此人是武进士出身,一身蛮力,当然,他最出名的,并非是他自己,而是历史上的吴襄有一个儿子……叫吴三桂。

    此时的吴襄,也不过是在关宁军里慢慢地崭露头角罢了,他一听李如桢令自己做先锋,骤然之间,什么都明白了。

    在他看来,这些明军,想要斩杀他们,有关宁铁骑在,不过是切瓜切菜一般的容易。

    可杀过去之后,真正要面对的最大问题是,需就地斩杀皇帝。

    这是皇帝啊……是弑君。

    李如桢显然是在考量吴襄的忠诚。

    吴襄知道……自己一旦如此,那么就无法回头了。

    可是……

    一想到即将到来的平步青云和锦绣前程就在眼前,吴襄的眼中闪过一抹狠戾,随即就道:“总兵放心,这里不会有一个人活下来。”

    说罢,他翻身上马,手持着马槊,气势汹汹的样子。

    而后勒马,一声大喝:“前头的不过是一群散兵游勇,都随我来,破阵之后,人人赏银二十两,他们携带了大量的珠宝,等杀去之后,统统都分赐尔等。”

    于是,一声号令之下,吴襄已是当先策马,开始冲锋。

    其余数百铁骑见状,个个打起了精神,他们若是在关外作战,或许还有几分胆怯,可来了关内,他们却是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尤其是遇到对方以车阵环绕,手持火铳的军马,心里更是轻蔑不已。

    火铳兵在这个时代,并不算什么出奇。

    因而,数百战马纷纷催动起来,先是慢跑,一个个的关宁兵在马上起伏着,他们手持着的多是刀枪,此时顿时摆出了一副箭头的阵形。

    而后,战马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继而……风驰电掣。

    这数百铁骑在此刻发出来的威势,已是势不可挡。

    …………

    在明军阵中,远远见着这铁骑由远及近地杀来,顿时百官大乱。

    想要自杀成仁却没勇气的,嚎啕大哭的,尝试着想要跳进河水里的,亦或者是口里大呼贼来了,贼来了,陛下……咱们降了吧之类话的人,大有人在。

    天启皇帝一直冷着脸,抓住一个大臣,直接给了他一个耳光,大骂道:“哭什么,无非是死而已,朕难道不怕死吗?只是到了如今,也唯有死而已,要死,那也站着死!”

    他提着刀,在百官之中逡巡,一副谁敢造次,便剁了谁的样子。

    这一下子,总算大家安静了下来。

    只是能稳得住一时,天启皇帝却知道,这一次只怕没有办法幸免了,心里禁不住长叹一口气,轻声呢喃着:“死且容易,终究还是对不住列祖列宗啊。”

    而在另外一边,只听有人大喝:“预备!”

    哗啦啦,一队队的生员们开始变阵。